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三百二十四章 以牙還牙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戰斗已慘烈到快要分出勝負之時。

  可偏偏地,牧云安卻忽然認輸了!

  那般突兀,完全讓人猝不及防。

  人們面面相覷,場中的氣氛一時也變得沉悶死寂。

  遠處天穹下,蘇奕微微頷首,道:“你可以不用留下戰利品。”

  他軀體殘破,負傷太重了,渾身都在淌血。

  可卻對牧云安在此時選擇認輸并不意外。

  “規矩就是規矩,我還輸得起。”

  牧云安拿出一個儲物寶貝,隔空擱在了皆空寺大門前。

  “牧兄,為何要認輸?”

  有人忍不住問。

  這是所有人的困惑。

  牧云安搖了搖頭,沒有解釋。

  這讓許多人抓狂,這一場對決絕對堪稱曠世罕見,驚心動魄,慘烈恐怖,傳出去足以轟動天下。

  可到最后,卻爛尾了!

  打破腦袋,人們都想不出明明占據上風的牧云安為何要認輸。

  “前輩可看出其中真相?”

  魏山心癢難耐,虛心向青釋劍仙請教。

  青釋劍仙思忖道:“其中緣由,我只能猜出兩點,其一,牧云安自知再戰斗下去,必輸無疑,才會罷手。否則,如他這般心堅如鐵的劍修,哪怕稍有一絲勝算,也斷不會放棄。”

  “其二,之前的廝殺中,蘇道友應該有獲勝的手段,但一直不曾動用,這被牧云安看出出端倪,自知棋差一著,甘愿認輸。”

  魏山聽罷,不由苦笑,還真是聽君一席話,如聽一席話,還是那般稀里糊涂。

  “還有一點。”

  皆空劍僧忽地開口,補充道,“蘇道友即將破境,牧云安應該清楚,只要蘇道友在戰斗中破境,他注定不會是對手,故而才選擇放棄。”

  “如此,他既不會輸得太難看,也不會影響到蘇道友破境,也算是一種磊落坦蕩的決斷。”

  魏山連連點頭,他感覺這個理由靠譜要靠譜一些!

  交談時,青釋劍仙忽地發出一聲冷哼。

  天穹下。

  牧云安轉身正欲離開。

  蘇奕正要破境。

  人們正自百思不得其解。

  在這一剎,異變陡生。

  一口猩紅的缽盂忽地憑空出現,朝蘇奕當頭罩去。

  有人出手,欲趁蘇奕重創之際,將其鎮壓收走!

  關鍵時刻,牧云安揮劍橫擋。

  砰!!

  劍氣如紙糊般炸碎。

  連帶著牧云安也被震飛出去。

  那猩紅的缽盂,威能竟是恐怖無比,隨著紅艷艷的光霞流轉,直似要把蘇奕所佇足的那片虛空吞噬掉。

  這一剎,蘇奕眉頭皺起。

  遠處人群中,一個文士中年露出微笑。

  也是這一剎——

  有鏘然人鳳鳴的劍吟驟然炸響。

  一道劍氣從皆空寺內掠出,看似緩慢,卻不可思議地后發先至,斬在那猩紅缽盂之上。

  鐺!!

  震耳欲聾的巨響中,紅艷艷的光霞潰散,那一口猩紅缽盂如斷了線的風箏般,被狠狠劈飛出去。

  表面都裂開一道痕跡,哀鳴震天。

  全場騷動,驚呼聲四起。

  “什么情況,有人要刺殺觀主?”

許多人這時候才反應過來  ,一個個臉色大變。

  “這是有人趁火打劫啊!”

  那些逝靈都被激怒。

  他們此來,都是為了打碎身上的詛咒,可現在,竟有人要趁人不備,掠走觀主!

  這讓誰能忍?

  “哪個狗曰的偷襲?給老子站出來!”

  空照和尚大吼,殺氣騰騰,氣得怒火萬丈。

  人群中,那中年文士臉上的微笑凝固,眸泛驚疑之色,竟有人一劍擊潰化血缽盂,難道有某位羽化境大能坐鎮于皆空寺?

  想到這,他轉身就要離開,連那一口猩紅缽盂都不要了。

  “宵小鼠輩,凈干些見不到光的下作事情,死來!”

  一道殺伐氣驚世的聲音響徹。

  中年文士臉色驟變,閃身要退避。

  可這一瞬,一道浩蕩劍光乍現,轟然斬下。

  這劍氣,氤氳無數梵文符號,充盈大威嚴、大光明,一劍之下,簡直如一方神圣的大乘佛國鎮壓而至。

  劍光斬落,中年文士都來不及發出聲音,剎那間化作灰燼飄灑。

  佇足在附近區域的那些修士,皆嚇得駭然失色,紛紛退避。

  就見那片地帶,梵音禪唱、劍意如昊日光焰,久久不散。

  而目睹這一幕,在場那些逝靈皆驚出一身冷汗。

  “原來,這皆空寺內還坐鎮有了不得的羽化境大能!”

  秦虹鈺倒吸涼氣。

  “不,不止一位,應該是兩個人!”

  有人低語。

  一道劍氣斬飛猩紅缽盂。

  一道劍氣斬殺中年文士。

  這兩道劍氣無論神韻、還是威勢,截然不同,分明是來自不同的兩位大能。

  “這豈不是意味著,若之前我們抵達時,直接殺進那皆空寺……和自尋死路也沒區別?”

  有人毛骨悚然。

  那些逝靈皆被驚到了,心中后怕。

  那兩道劍氣,太過超然和恐怖,換做他們任何一個人,都注定擋不住!

  這也就意味著,他們最初時若選擇直接和蘇奕開戰,怕是早已被殺得一干二凈!

  一想到這,誰能不為之驚悸和慶幸?

  而他們看向蘇奕的目光都悄然發生變化,誰說這位人間觀觀主沒有靠山?

  “原來是我多此一舉了。”

  牧云安自嘲一笑,轉身要走。

  “且慢。”

  蘇奕開口。

  “道友還有事?”

  牧云安頭也不回問道。

  旋即,他軀體一震,只覺體內的詛咒力量,竟脫體而出!

  而在眾人眼中,只看到蘇奕一抬手,就隔空從牧云安身上抓出一股充斥詭異災劫氣息的詛咒力量!

  牧云安哪會不明白發生了什么事情?

  他霍然轉身,看向遠處的蘇奕。

  旋即,躬身見禮道:“我牧云安,欠道友一條命!”

  而場中,那些逝靈皆騷動,又是震撼又是眼紅,一個個無法淡定了。

  果然,輪回的力量,可以輕而易舉打碎他們身上的詛咒!

  蘇奕屈指一彈,那一股詛咒力量潰散消弭。

  而后他這才淡然說道:“你剛才出手幫我,我才出手幫你,無須你再欠我一條命。”

  牧云安怔怔,最終沒說什么,只不過在心中,已記下了這筆恩情。

  此時,蘇奕身上悄然發生翻天覆地的蛻變。

  一股沛然無匹的道光,從其體內迸發,渾身殘破的傷勢在幾個眨眼間便愈合如初。

  而他身上的氣息,則如雨后春筍般節節攀升!

  這一幕,也是再度引發全場震動,萬眾矚目。

  “破境了……”

  那些逝靈神色復雜。

  他們早料到會如此,因為之前誰都看出,蘇奕那一身道行在廝殺戰斗中得到了進一步的挖掘和提升。

  故而,當看到他一舉踏入歸一境后期,倒也并不意外。

  只不過他們心緒皆很沉重,也很無奈。

  之前的蘇奕,都已強大到令人忌憚無比,更何況是現在?

  “我大概明白了,牧云安之所以認輸,恐怕也是意識到,觀主的破境勢不可擋。”

  有人恍然。

  “是否有人還要再戰?”

  皆空寺內,傳出青釋劍仙的聲音,一股莫大的威嚴隨之籠罩全場。

  所有人心中發緊,感受到難以言喻的威懾。

  無疑,正如他們猜測,這皆空寺內,有道行深不可測的恐怖大能坐鎮!

  一時間,久久無人應答。

  可就讓那些逝靈就這般放棄,卻無人甘心。

  秦虹鈺禁不住道:“蘇道友,我等能否用其他辦法,換來你出手幫我們解除詛咒?”

  此話一出,那些逝靈目光都看向蘇奕。

  蘇奕可記得清楚,紅云真人曾提醒,那些逝靈絕非善茬,在不知根腳的情況下,最好不幫忙。

  畢竟,解除了逝靈身上的詛咒,也就意味著對方再不必忌憚輪回力量,說不準就會直接翻臉,搶奪蘇奕身上的輪回力量。

  當然,此時此刻,蘇奕無須擔心這些。

  但卻不得不提防以后發生類似的事情。

  不過,蘇奕心中早有準備。

  他目光一掃那些逝靈,道:“想讓我幫忙,倒也不是不可以,不過,卻需要你們去爭取。”

  那些逝靈皆精神一振,露出喜色。

  秦虹鈺當即問道:“還請蘇道友指教。”

  蘇奕道:“第一,誰能把裁縫的腦袋給我拎過來,我便答應幫其解除身上的詛咒力量。”

  此話一出,那些了解裁縫的界王境人物皆嘩然,誰還能不清楚,觀主這是要借那些逝靈的手,收拾裁縫?

  那些逝靈皆露出思忖之色,他們大多不了解裁縫是誰,可都清楚,只要打聽一下,必然就能打探出來。

  蘇奕自顧自道:“第二,我手中掌握著裁縫麾下一批勢力分布在神都星界的的據點,共有三十六處,無論是誰,只需搗毀其中一處,便可得到我的幫助。”

  說著,他拿出一個玉簡,隔空遞給秦虹鈺,道:“看過之后,交給其他人。”

  秦虹鈺點頭答應。

  而此時,場中已徹底轟動。

  所有人都意識到,觀主動怒了,不止要收拾裁縫,更要把裁縫所掌握的力量一網打盡!

  想一想,如今分布在世上的逝靈,絕對不在少數,他們誰不渴望打碎身上的詛咒?

  尤其是那些擁有智慧的逝靈,一個比一個強大,皆擁有堪比羽化境層次的實力!

  而觀主開出這樣的條件,可以預見的是,接下來的裁縫和他手底下的勢力,必將成為那些逝靈獵殺的目標!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