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三百二十三章 正逢其時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天地肅穆,山河皆寂。

  羽衣中年來到天穹下,遙遙朝蘇奕稽首見禮:“赤城道門、劍修牧云安,見過道友。”

  他周身流淌飛仙光雨。

  而腳踏之地,則有燦然若神金般的劍氣涌現,化作一幅幅劍道秘圖映現虛空,襯得他如神似仙。

  那些逝靈神色皆收斂許多,眉梢間甚至隱隱忌憚之意。

  赤城道門!

  太古時期最頂尖的修仙道統之一,門中曾走出一批驚天動地的劍仙,底蘊雄厚。

  而牧云安生前,便是赤城道門的蓋世劍修之一。

  “赤城道門的人……”

  青釋劍仙眼神有些恍惚,想起了許多往事。

  作為太古時期最頂尖的劍修巨擘之一,青釋劍仙自然清楚,赤城道門的底蘊何等恐怖。

  很久以前,便有“赤城一門九劍仙,氣壓仙凡一線天”的美譽。

  說的就是,赤城道門最輝煌的時候,同時擁有九位真正踏足仙道的劍仙!

  “怪不得剛才見到此人時,會感到那般熟悉,原來他們來自赤城道門。”

  皆空劍僧輕語。

  在太古時代的劍道路上,有諸多流派,包括萬象。

  可能夠屹立劍道最巔峰的劍道勢力則寥寥無幾。

  赤城道門便是其中之一!

  據傳,赤城道門的劍修甚至在仙界都建立了屬于自己的勢力,擁有自己的一方疆域!

  可惜,末法浩劫之下,強大如赤城道門也遭受重創,幾乎消散于歷史長河中。

  “這次,蘇道友可遇到真正的大敵了。”

  青釋劍仙輕語。

  皆空劍僧點頭。

  同一時間,蘇奕目光上下打量了牧云安一番,道:“請。”

  牧云安微微頷首,邁步而出。

  他身影頎長,一襲道袍鼓蕩,隨著邁步,一幅幅劍道秘圖從腳下涌現,燦然奪目。

  而在其身上,一股恐怖的劍意沖霄而起,劃破天宇。

  轟隆!

  十方皆顫。

  眾人恍惚間,仿佛看到在他牧云安身上,有一座接天通地的城池涌現。

  城池內,劍仙如林,當空飛舞,演繹諸般神妙劍法。

  而在城池大門上空,則懸掛著一柄仙劍,劍柄朝天,劍鋒朝地,如火燃燒。

  劍柄鐫刻兩個蠅頭小字:“赤城”!

  忽地,劍吟響徹。

  這座劍仙匯聚的城池驟然化作光雨不見,唯有城門上那一柄鐫刻赤城二字的仙劍,忽地扶搖而起,落入牧云安手中。

  那一瞬,牧云安的氣勢再變。

  一如執掌一輪大日,橫空而行的劍仙,劍意如火霞,鋪滿這片天地!

  “赤城煉日劍經!”

  青釋劍仙眉梢浮現異色,“這牧云安,竟把赤城道門最為艱澀的一門劍經煉成了!”

  皆空劍僧也動容,傳聞中,此劍經是由一門仙道劍經的殘篇所化,奪盡造化,內藏至高玄機!

  場中轟動,無不被牧云安身上映現的恐怖威能震懾,便是那些逝靈皆露出深深的忌憚之色。

  太強了!

  明明都是實力堪比神嬰境層次的逝靈,可是和牧云安一比,之前的秦虹鈺、邱少池、梁觀等人,明顯要暗淡許多。

  一時間,蘇奕眉頭微挑,感受到撲面而來的壓力。

  這讓他不驚反喜。

  隨著煉化九色蓮蓬那一顆蓮子的力量,他的實力已明顯精進許多,距離歸一境后期只一線之遙。

  而此時,遇到牧云安這樣的大敵,讓蘇奕強烈預感到,自己的修為必將在此戰中突破!

  牧云安出手了,手中道劍橫空,簡簡單單斬下。

  大道至簡,劍亦如此。

  當劍道造詣達到極高深的地步,便能化腐朽為神奇。

  牧云安這一劍,便盡顯這等神韻。

  他手中道劍,并非真實,乃是由他一身道行所凝聚,燦若烈日燃燒,明耀九天。

  蘇奕沒有遲疑,揮劍迎了上去。

  轟!!

  在他身上,玄墟奧義流淌,充盈于一身劍意之中,讓他整個人宛如一方青冥天幕般,呈現出壓蓋山河般的無上神威。

  當兩種迥然不同的劍意碰撞——

  天地驟然一黯,眾人耳膜刺痛,眼前白茫茫一片,心境和神魂皆遭受沖擊。

  那些界王境人物,哪怕站在極遙遠處觀戰,依舊被那等威能波及到,一個個眼前直冒金星,渾身哆嗦,差點癱坐在地。

  便是場中那些逝靈,都齊齊色變,下意識遠遠避開一段距離。

  轟——!

  那片虛空似徹底崩塌,徹底陷入混亂動蕩中。

  而在毀滅力量肆虐中,就見蘇奕和牧云安已激烈廝殺在一起!

  兩者簡直如絕世劍仙在爭鋒,一者如執掌大日橫行,焚天滅地,火霞騰空。

  一者似青冥天幕壓蓋人間,劍勢如天,大而無量。

  每一次爭鋒所產生的戰斗波動,如若風暴般肆虐席卷,直似要將那片天地打破。

  那些界王境人物,都已不敢再用神識去觀戰,唯恐被那戰斗余波傷及神魂。

  而那些逝靈也一個個神色凝重,運轉道行,才抵擋住那肆虐擴散的劍氣洪流。

  “太強了,這赤城道門的劍修,果然一個比一個恐怖,無愧是曾誕生過多位劍仙的頂級劍道勢力。”

  有人驚嘆。

  “牧云安的強大,誰都清楚,談不上太奇怪,真正可怕的是那個蘇奕!沒看到嗎,牧云安一時都沒能拿下他!”

  有人低語,“若非親眼所見,誰敢相信,一個歸一境界王可以逆天到這等地步?”

  “這必然和輪回有關,畢竟……可以轉世重修,一次次彌補和修正自身道途!”

  有人神色復雜,“如此下去,何愁無法鑄就至強無上的道途?”

  “或許,也正因為這個緣由,輪回力量才會被諸神契約所不容,不允許其存在于世間。”

  有人滿臉的嫉恨和無奈。

  “我可著實沒想到,蘇道友在劍道上的造詣竟已臻至如此不可思議的地步。”

  青釋劍仙此刻也無法淡定,為之動容。

  身為劍修,他自然比誰都清楚,蘇奕此時能夠在劍道上和牧云安爭鋒,是何等彪炳耀眼的壯舉。

  “可惜,生錯了時代,若換做是在太古時期,以他的底蘊和劍道天賦,輕松可踏足羽化之路,可讓諸天為之震顫、可讓天上仙人為之驚艷,根本不愁無法踏破仙道門檻,劍指仙途!”

  青釋劍仙扼腕嘆息。

  “不,依我看,蘇道友生于這個時代,正逢其時!”

  皆空劍僧眸光深邃,沉聲道,“羽化之路將重現,天下將重新洗牌,唯有如斯人物,方可主宰沉浮!”

  青釋劍仙怔了怔,道:“此言大善!”

  廝殺中,血水飛濺。

  蘇奕背脊再多一道劍痕。

  他此刻渾身血淋淋的,傷痕累累,軀體都殘破。

  牧云安的確太強了!

  同樣是堪比神嬰境層次的逝靈,可之前那些對手,根本無法和牧云安這樣的蓋世劍修媲美。

  這也讓蘇奕深刻意識到,同為擁有智慧的逝靈,哪怕他們生前的境界相當,可實力也是千差萬別。

  無疑,牧云安便是最頂尖的那種角色!

  不過,越是如此,越讓蘇奕斗志強盛,縱使軀體殘破,負傷嚴重,可他在廝殺中的氣勢,則愈發凌厲起來。

  舉世無敵,不免無趣。

  得遇如斯大敵,才是人生最快意之事!

  激烈廝殺到最后,蘇奕早已渾然忘我,心境和神魂完全集中于一種空明純粹的境地中。

  這是一種久違的體驗。

  也是在這種奇妙難言的境地中,一直沉寂在蘇奕識海中的九獄劍,產生一陣震顫,似是在和蘇奕那沸騰如燃的斗志共鳴。

  同一時間,一縷縷細微晦澀的力量波動,從九獄劍上涌現,在蘇奕那殘破的軀體內彌漫和擴散……

  潤物細無聲。

  “此人,竟如此了得?”

  廝殺中,牧云安內心也掀起波瀾,有驚嘆、有震撼,也有一絲掩飾不住的欽佩。

  在他們赤城道門,曾誕生過諸多堪稱曠世的劍道傳奇人物,每一個皆可以在歲月中留下濃墨重彩的一筆。

  正因如此,牧云安才清楚意識到,此次的對手,是何等之逆天,甚至可以用絕無僅有四字形容!

  因為哪怕是在赤城道門以往一代代先賢中,都很難找出能夠類似這樣的奇才!

  而這一切,愈發激起了牧云安的斗志。

  劍修,對對手最大的尊重,便是全力以赴出手!

  廝殺中,蘇奕的傷勢越來越重了。

  空照和尚笑不出來了,心都懸在嗓子眼,空前緊張。

  魏山亦如此。

  “敗在如此人物手底下,倒也可以接受。”

  青釋劍仙道。

  皆空劍僧輕嘆,“修為差距太過懸殊,蘇道友能夠做到這一步,已堪稱舉世無雙,擱在太古時代,也無出其右!那些真仙后裔怕都要遜色一籌。”

  無疑,在這兩位生前皆佇足在羽化境巔峰的大能看來,蘇奕已么有多少獲勝的希望。

  而這,也正是在場眾人的想法。

  任誰都看出,他的處境岌岌可危。

  反觀牧云安,雖然也負傷在身,但卻談不上嚴重。

  兩相對比,一目了然。

  可出人意料的一幕發生——

  就在這激烈廝殺中,牧云安忽地抽身而退!

  他收起手中道劍,稽首見禮道:“無須再戰,牧某……已經輸了。”

  聲音透著一絲若有若無的悵然和苦澀。

  全場皆寂。

  眾人皆愕然,面面相覷。

  輸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