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三百二十二章 還有誰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皆空寺。

  “前輩,這是否意味著,我家少爺如今的實力,已可斬殺神嬰境層次的羽化人物?”

  魏山認真詢問。

  “不好說。”

  青釋劍仙搖了搖頭,耐心解釋道,“逝靈是一種魂體,沒有道軀,先天不足,縱使擁有神嬰境的實力,可終究不是真正的……活人。”

  “像剛才那個秦虹鈺,原本是合道境修為,淪為逝靈后,只能擁有弱于神嬰境中期的力量。”

  “可若讓她和真正的神嬰境強者對決,必輸無疑。”

  “這就是逝靈的不足之處,失去道軀,便如水上浮萍,無根之木。”

  “簡單而言,蘇道友如今的實力,已足可以去和神嬰境初期的羽化真人對抗。”

  一側的皆空劍僧也頷首說道:“這等力量,已足以震爍古今,擱在太古時期,除了寥寥一小撮最驚艷的仙人后裔之外,無人能辦到這一步。”

  他和青釋劍仙生前皆是羽化路上最頂尖的大人物,論閱歷和見識,自然遠超當世之人。

  魏山聽罷,心中高興,道:“堪比神嬰境初期也足矣,并且我注意到,少爺的實力還在進步!”

  青釋劍仙和皆空劍僧皆點了點頭,心生感慨。

  他們又哪會沒看出,在廝殺戰斗中的蘇奕,一身實力得到進一步的淬煉和挖掘?

  而如今的蘇奕,僅僅是歸一境修為而已。

  假以時日,當他踏足洞宇境時,其道行又該強大到何等地步?

  若當他踏足羽化之路呢?

  想一想,就讓人無法不震撼!

  外界。

  天穹下,蘇奕的聲音傳出后,場面一時詭異地寂靜了許多。

  那些擁有智慧的逝靈彼此對視,反倒沒人著急站出來了。

  誰能看不出,此刻的蘇奕,正處于最巔峰的狀態?

  但,也有逝靈躍躍欲試。

  “化陽仙山,刀修梁觀,愿和道友一決!”

  很快,一個身影瘦高的白袍男子站出,頓時引發全場矚目。

  他肩寬腰窄,眸子狹長,掌間握著一柄青色長刀,身上有一縷縷的道意如潮汐般起伏,氣息則沉凝如鐵。

  “此人不俗。”

  青釋劍仙點評。

  化陽仙山是太古七大刀宗之首,門中曾走出過多位明耀一方的絕代刀仙!

  這名叫梁觀的逝靈,生前的實力大致和秦虹鈺相當。

  可此人的實力,明顯要勝過秦虹鈺一籌。

  這從他身上的氣息中就能看出端倪。

  “這或許也正是蘇道友所期待的遇到的對手。”

  皆空劍僧輕語。

  交談時,戰斗已經拉開帷幕。

  梁觀邁步長空,拔刀斬出。

  他的刀道,可以用“迅疾如火、霸道如雷”八字形容,一身刀意通天徹地。

  在他動手時,天地間都是明晃晃的刀光,如排山倒海,似怒海狂濤。

  只遠遠看著,便讓人肌膚刺痛,心神如被刀鋒切割。

  可最終,梁觀敗了。

  倒并非他不夠強大,而是蘇奕在歷經前兩場廝殺戰斗后,一身實力早已發生明顯變化。

  又吞服了九色蓮蓬的一顆蓮子,讓他一身修為水漲船高,只差一線就能邁入歸一境后期。

  故而,在廝殺戰斗中,哪怕是硬碰硬的正面搏殺,隨著時間推移,蘇奕也是一步步穩居上風。

  最終,在戰斗不到半刻鐘時,蘇奕一劍東來,把梁觀連人帶刀劈飛出去,遭受重創。

  “可惜,我的道軀不存,否則,這一戰不會敗得這般快。”

  梁觀一聲喟嘆。

  他拿出一個青銅盒,隔空放在了皆空寺前。

  蘇奕淡淡道:“你是沒有道軀的逝靈,我是不曾踏足羽化之路的歸一境界王,何來可惜一說?”

  梁觀一怔,點了點頭,起身拱手見禮道:“受教了。”

  他轉身退到場外。

  蘇奕長吐一口氣。

  這一戰,他也付出極大代價,身上有許多觸目驚心的刀傷,衣袍染血,尤其是背脊處,一道血淋淋的刀傷深可見骨,差點將他身軀劈開。

  可蘇奕根本不在意。

  這樣的激烈廝殺太難得,他已很久不曾遇到,便是世上最烈的美酒,都比不上此時此刻在戰斗中所痛快酣暢的感覺。

  他能清楚感受到,渾身每一寸地方,都似在涌動著洶洶烈火,每一個念頭都在戰意的刺激下,產生無比的渴望。

  何謂劍修?

  以掌中劍斗天戰地,永無止境!

  “下一個。”

  蘇奕開口,輕飄飄的三個字,清晰地響徹在場每個人耳畔。

  氣氛沉悶。

  直至此時,蘇奕已連勝三場!

  這讓那些觀戰者瞠目結舌,如視神跡。

  也帶給在場那些逝靈極大的壓力!

  “蘇道友,可敢以神魂之力與我一決高低?”

  忽地,那立足在白玉象上的黑袍老者開口。

  他渾身妖氣沖霄,宛如一尊蓋世妖神。

  一些逝靈皆露出嘲弄之色,能提出這樣無理的要求,可見這老家伙有多無恥。

  “老家伙,你哪怕是逝靈,可也是羽化境存在,怎么就能這么不要臉呢?”

  空照和尚嗓門像喇叭似的響起,充滿諷刺。

  “老朽生前便修的神魂之道,眼下只是提一個建議而已,又不曾說非讓蘇道友答應。”

  黑袍老者淡淡開口,根本不介意四周投來的嘲諷目光。

  蘇奕上下打量了這黑袍老者一番,道:“若比拼神魂之力,我擔心你會敗得更快。”

  全場愕然。

  那黑袍老者道號“華陰真人”,精通神魂秘術,在他們這些逝靈中,也是最頂尖的人物之一。

  畢竟,逝靈皆是神魂,最忌憚的就是和華陰真人這種精通神魂秘術的角色對敵。

  可現在,蘇奕卻似根本不怕!

  “你……確定?”

  黑袍老者華陰真人神色古怪。

  蘇奕道:“試試?”

  華陰真人笑起來,目光一掃四周,道:“諸位可都看到了,是蘇道友主動選擇以神魂之力對戰,可不是老朽故意恃強凌弱。”

  他顯得很開懷和得意,眉梢眼角都是笑意。

  這讓眾人皆沉默,蘇奕都答應了,他們還能說什么?

  “蘇道友,那老朽就不客氣了。”

  華陰真人聲音還在回蕩,身影忽地憑空消失。

  剎那間,無數個華陰真人憑空出現,從四面八方朝蘇奕暴殺而去,密密麻麻,遮天蔽日。

  許多逝靈色變,倒吸涼氣。

  身化萬千!

  這是一種極端詭異的神魂秘法,那每道虛影,皆是神魂分身,一經施展,如若萬千個華陰真人一起動手。

  哪怕那些神魂分身的實力遠不如華陰真人的主魂,可也足以給對手致命的打擊。

  蘇奕立在原地沒動。

  既然說過要比拼神魂力量,他自不會食言。

  他識海轟鳴,化作一個巨大的劍道漩渦。

  華陰真人見此,不禁仰天大笑,帶著那無數的神魂分身,直接沖進了那劍道漩渦內。

  轟隆!

  劍道漩渦旋轉,將華陰真人的神魂分身磨滅一大片,可終究沒能抵擋住全部。

  華陰真人一鼓作氣,直接殺進了蘇奕的識海!

  “這……”

  眾人皆驚。

  一些逝靈更是眸光閃爍,蠢蠢欲動。

  任誰都看出,華陰真人殺入蘇奕的識海,而這也就意味著,蘇奕隨時都有可能被華陰真人奪舍!

  “怎會這樣?”

  許多觀戰者駭然,觀主怎會如此大意?

  青釋劍仙和皆空劍僧也都有措手不及之感,臉色也都齊齊變了。

  就在兩人正要出手救助時,

  “啊——!”

  一道凄厲的慘叫劃破天宇。

  眾人皆嚇了一跳。

  而后就見華陰真人的身影,從蘇奕身上踉蹌跌了出來,雙手抱頭,嘶聲慘叫,一副痛不欲生的樣子。

  他身影都像發羊癲瘋似的抽搐起來。

  眾人皆悚然,被這突來的一幕驚到。

  “服不服?”

  蘇奕笑問。

  當初,血燈佛主也曾闖入他的識海,結果被徹底鎮壓。

  而這華陰真人,在沖入他的識海后,結果也和血燈佛主一樣,被輕松鎮壓,差點被九獄劍的氣息轟碎。

  “服!”

  華陰真人顫聲大叫,滿臉都是驚恐。

  “早跟你說過,若比拼神魂力量,你敗的只會更快。”

  蘇奕道,“留下戰利品,退下吧。”

  華陰真人連忙拿出一個儲物手鐲,而后第一時間退場,坐在那白玉象上療傷去了。

  他負傷太重,魂體都快要龜裂,慘不忍睹。

  這一幕,也讓在場眾人皆震撼,無法想象,華陰真人剛才究竟經歷了怎樣的遭遇,才會敗得如此凄慘。

  一時間,那些逝靈看向蘇奕的目光再次發生變化。

  青釋劍仙、皆空劍僧皆暗松口氣,彼此對視,都不免有些自嘲。

  連他們都沒能看出其中玄機,大驚失態,著實不應該。

  “還有誰?”

  空照和尚豪情萬丈,眸光掃視全場。

  蘇奕連勝四場,讓他也心潮澎湃,與有榮焉。

  當然,更重要的是,還收割了一批豐厚誘人的戰利品,皆是羽化級的寶貝,價值不可估量!

  氣氛沉悶壓抑。

  只有空照和尚那句“還有誰”在眾人耳畔回蕩。

  那些逝靈的神色皆陰晴不定,目光下意識都看向同一個地方。

  那個地方有著一條金色劍氣長虹。

  一群羽衣修士佇足其上。

  “既然無人應戰,那就讓我來吧。”

  察覺到眾人的目光,那為首的一個中年道人開口,邁步來到場中。

  他一襲羽衣,頭戴道冠,頎長身影四周流轉飛仙光雨。

  一出場,就成為萬眾矚目的焦點。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