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三百一十八章 打碎枷鎖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皆空寺上空仙光蒸騰,佛光浩蕩,一派神圣景象。

  “終于出現了!看來這座神秘的佛剎,有了不得的事情在發生!”

  極遠處天地間,出現一群身影。

  “快去稟報蝶女大人,就說皆空寺已經出現!”

  “喏!”

  一片幽暗昏沉的世界中。

  “主上,剛傳來消息,皆空寺出現了。”

  一只黑色蝴蝶翩躚翅膀,化作一個少女,出現在裁縫身前。

  裁縫正在烹茶,聞言只笑了笑,說道:“觀主生氣了,打算找我這個老家伙算賬。”

  少女一怔,滿頭霧水,“主上,皆空寺和觀主有什么關系?”

  裁縫道:“過往那段時間,你安排那么多力量前往探尋皆空寺,也不曾找到,可如今,皆空寺卻反倒自己出現了,你就不奇怪?”

  少女吃驚道:“皆空寺的出現,和觀主有關?”

  裁縫微微頷首,取下爐火上的茶壺,為自己斟了一杯,道:“皆空寺的空照和尚,是觀主的至交好友,這世上若有人能找到皆空寺,那定然是觀主。”

  少女道:“主上,可這和找您算賬有什么關系?”

  裁縫眼神有些復雜,輕嘆道:“那是很久以前的往事了,不提也罷。簡單而言,觀主要想找我算賬,空照和尚的確可以幫到他。”

  少女頓時吃驚,道:“主上,那我們該怎么做?”

  裁縫將杯中茶水一飲而盡,道:“很簡單,把觀主前往皆空寺的消息傳出去,自會有人幫我們出手。”

  說罷,裁縫補充一句:“另外,從今天開始,把我們分布在神都星界的力量全部收縮起來,沒有我的命令,不許再外出行動。”

  少女心中一凜,肅然領命。

  旋即,她禁不住道:“主上,那您覺得,這次觀主能否活下來?”

  裁縫笑起來,道:“他的生死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們是否還能趁機撈取好處,壯大自身。”

  說著,他揮了揮手,“去吧。”

  皆空寺。

  天地間的異象已消失。

  那一株月桂樹前,兩道身影憑虛而立。

  一個是身著長袍,作書生打扮的中年男子,鬢角發白,眉梢眼角盡是歲月滄桑的痕跡。

  一個是骨骼粗大,眉目堅毅的僧人,身著白色僧袍,額頭光潔,渾身氣息沉凝如鐵。

  前者是曾是末法時代充滿傳奇色彩的劍修,被人尊稱“青釋劍仙”。

  后者是皆空寺的開派祖師,一方佛門祖庭的始祖,在末法時代更有皆空劍僧的美譽!

  時隔無盡歲月,兩者重新覺醒意識,再度重逢,彼此交談,皆感慨良多。

  遠處,蘇奕若有所思。

  事實上,無論是青釋劍仙、還是皆空寺祖師,如今同樣也是逝靈,是一種魂體。

  只不過兩者的道行極為強大,看起來和正常修士無疑。

  “你派祖師生前是什么修為?”

  蘇奕傳音問道。

  空照飛快回答道:“我若知道,在你前世的時候就跟你說了,何須等到現在?”

  蘇奕一怔。

而此時,空照已大步上前,雙手合十  ,神色莊重稽首,道:“皆空寺傳人空照,見過祖師!”

  皆空劍僧看著空照,感慨道:“我可著實沒想到,歷經末法浩劫之后,皆空寺一脈竟還能延存到當今時代。”

  空照:“……”

  皆空寺若不延存到如今,哪有我空照今天?

  接下來,空照為其祖師引薦蘇奕和魏山。

  彼此寒暄后。

  眾人在空照安排下,一起進入一座殿宇中,席地而坐,攀談起來。

  交談中,蘇奕終于了解到,皆空劍僧和青釋劍仙在生前都是舉霞境修為!

  不過,兩者如今皆是逝靈狀態,且從無盡歲月的沉寂中蘇醒不久,實力已遠不如生前,大概相當于舉霞境初期層次的羽化真人。

  即便如此,也已堪稱驚人。

  據蘇奕了解,當初死在紅云真人手底下的血燈佛主和鬼書生,如今的實力也僅僅相當于合道境初期而已。

  而像松鶴生前是合道境羽化真人,但目前淪為逝靈的他,只有神嬰境后期的實力。

  事實上,在當今世上,也只有像松鶴這樣的神嬰境逝靈,才能不受周天規則的反噬。

  像青釋劍仙,之前藏匿于太宇劍內,根本不敢顯露出來,直至在皆空寺融合了其生前遺蛻,才終于從太宇劍內脫困,成為真正的逝靈形態。

  可同樣,無論是青釋劍仙,還是皆空劍主,目前根本無法離開這座寺廟。

  否則,必遭周天規則反噬。

  這在交談中,兩者也談曾談起。

  “著實沒想到,輪回之力竟然出現在了當世。”

  皆空劍佛感嘆。

  按他的說法,早在太古時期的時候,世間就已沒有輪回。

  也曾有來自仙界的仙人下凡,在東玄域各界探尋輪回之秘,甚至還曾前往過玄黃星界的幽冥界。

  可最終都一無所獲。

  “的確出人意料,按照古老的諸神契約,輪回早已被抹除,不允許世間再有人重演輪回。”

  青釋劍仙眼神異樣,“可看起來,蘇道友明顯是個例外。”

  他和皆空劍佛都清楚,執掌輪回的蘇奕,對他們這些逝靈而言是何等特殊的一位存在。

  既可以讓他們超脫,擺脫詛咒捆縛。

  也可以讓他們徹底消散,了無痕跡!

  “觀主,和尚我想請你幫個忙。”

  忽地,空照和尚吞吞吐吐地開口,“那個……”

  不等他說出,蘇奕已直接道:“可以。”

  空照和尚一呆,旋即如釋重負似的,笑道:“我就知道,還是你最懂我!”

  而此時,青釋劍仙和皆空佛主明顯也聽出了弦外之音,精神一振,齊齊起身。

  “多謝道友成全我二人!”

  青釋劍仙和皆空劍佛皆抱拳行禮,面露激動之色。

  不怪他們激動和失態,任何逝靈若能打破身上的詛咒力量,完全可以重活于世,重修仙道!

  反之,則一輩子都無緣再在道途上更進一步。

  若蘇奕能幫到他們,這無異于再造之恩!

  “不過,無功不受祿,不知蘇道友可有什么未了之事,若我二人能幫到,定義不容辭。”

  青釋劍仙鄭重說道。

  皆空劍佛也點了點頭。

  蘇奕卻搖了搖頭,道:“兩位無須客氣,我和空照和尚是至交好友,怎會貪圖什么回報,若真這么做了,才是打我自己的臉。”

  此話一出,讓兩位在太古時代就已名震天下的頂尖級大能皆不免有些慚愧。

  不過,也正因此,越堅定了兩人報答蘇奕的心思。

  “老和尚,這位蘇道友明顯非尋常人,依我看,必須好好想一想,以后該如何報答他這份大恩才行。”

  青釋劍仙傳音道。

  “自當如此。”

  皆空劍佛肅然回應,“佛祖曾割肉飼鷹,亦不曾心生回報之念,這是真正的大慈悲,可于我們而言,若不報恩,何異于蠻夷?”

  青釋劍仙頷首,深以為然。

  一時間,兩位太古時代的頂級大能,皆對蘇奕的印象發生極大的改觀。

  空照和尚也很高興,笑得合不攏嘴。

  蘇奕那番話,給足了他面子,讓他在祖師面前顏面有光,心中別提有多高興。

  魏山目睹這一切,心中暗道,少爺這一番話,讓所有人皆大歡喜,著實妙不可言。

  接下來,蘇奕沒有耽擱,直接出手,為兩人解除身上的詛咒力量。

  蘇奕掌指間,輪回光影流轉,

  當感受到那輪回氣息,青釋劍仙和皆空劍佛皆如芒在背,心生無法抑制的忌憚和危險之感。

  若非信得過蘇奕,兩者甚至都差點忍不住出手抵抗這等力量!

  嘩啦!

  隨著蘇奕掌指發力,輪回力量如若漩渦,憑空從皆空劍佛的魂體中,抓攝出一道灰濛濛的詭異劫難力量。

  它如若一條長蛇般,覆蓋著繁密晦澀的秩序紋理,一眼看去,就像一只只扭曲猙獰的細小觸手般。

  這就是詛咒力量!

  一種誕生于太古那一場浩劫中的秩序力量,代表著“過去”曾發生的劫難,若不根除,會永生永世捆縛在逝靈身上,讓其變得人不人鬼不鬼!

  原本,蘇奕還想查探一下這詛咒力量的奧秘,可誰曾想,這詛咒力量無比詭異,如若活物般,憑空朝他撲來!

  “小心!”

  空照和尚禁不住色變。

  就見蘇奕笑了笑,輪回光影中浮現出一片黃昏般的光澤,那是終結奧義的力量。

  那一道詛咒力量轟然崩碎,消散于黃昏光影中。

  頓時,青釋劍仙如打碎了捆縛身上無盡歲月的枷鎖,整個人軀體一震,煥發出別樣的神采。

  “捆縛在身萬古歲月的桎梏,就這樣……超脫了……”

  青釋劍仙神色恍惚,似不敢相信般。

  而接下來,蘇奕如法炮制,幫皆空劍佛打碎身上的詛咒。

  皆空劍佛雙手合十,稽首見禮道:“善哉無量壽佛,多謝道友,助我脫離苦海,于今日登岸!”

  他明顯也激動無比,堅毅的神色間難掩喜色。

  “舉手之勞罷了。”

  蘇奕隨口道。

  對他而言,解除這等詛咒力量,的確輕而易舉。

  可對青釋劍仙和皆空劍佛而言,這可是天大的恩情!

  就在此時,皆空寺外,忽地響起一陣異動。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