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三百一十七章 枯骨化仙 舍利成佛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一個高大威猛如在世羅漢般的和尚,卻背著一座巨大的廟宇在狂奔。

  這一幕,讓魏山差點以為眼花了。

  事實上,那和尚狂奔的速度極快,如若一道金燦燦的光,只能用神識才能捕捉到其身影。

  天地都在轟震,劇烈震顫。

  那是和尚的腳步聲在響起,密集如天鼓轟震。

  “觀主你還愣著干啥,快搭把手,沒看到和尚我在被追殺嗎?”

  那和尚大吼,氣急敗壞。

  魏山這才注意到,一柄銹跡斑駁的鐵劍,正追在那和尚身后,速度太快了,幾乎讓人難以看清楚。

  轟隆!

  和尚背著廟宇,在附近區域繞圈子,一刻也不敢停下,似唯恐被那灰撲撲的骨劍給戳一下。

  蘇奕不禁笑起來,這和尚,號稱皆空寺護教伽藍,性情則奸猾似鬼,無賴之極。

  他還是頭一次見到,這和尚被殺得如此狼狽。

  “快啊!你不是劍修?快降服了這把鐵劍,這可是末法時代遺留下來的至寶!”

  眼見蘇奕一動不動看熱鬧,那和尚頓時急眼了,大聲嚷嚷。

  “末法時代留下來的至寶?”

  蘇奕心中一動,道,“答應我一件事,我就出手。”

  “趁火打劫?你觀主何時變得如此不要臉了?”

  和尚一邊狂奔,一邊破口大罵。

  那銹跡斑駁的鐵劍猛地一掃,擦中了和尚的屁股。

  他痛呼慘叫,再不敢遲疑,叫道:“觀主大爺,求求你了!”

  “答不答應?”

  蘇奕笑吟吟問。

  “答應!”

  和尚大叫。

  蘇奕這才邁步上前。

  一股洶涌的輪回劍意從蘇奕身上沖霄而起,天穹驟然變得幽暗下來。

  那正在追殺和尚的鐵劍猛地一顫,似有智慧般,鏘的一聲橫空揚起,劍鋒直指蘇奕,如臨大敵。

  趁此機會,和尚終于解脫,背脊一抖,那座巨大如山嶺的佛廟就轟然落地。

  而他則一屁股蹲坐在地,大口喘息,嘴里兀自咒罵,“這鐵劍太他媽邪門,追了我七天七夜,差點沒把我累死。”

  蘇奕目光看過去。

  這把鐵劍似被歲月腐蝕嚴重,覆蓋著斑駁銹跡,就連氣息也暗啞晦澀,顯得很神秘。

  “輪回?”

  一道干澀沙啞的男子聲音從鐵劍中傳出。

  “不錯。”

  蘇奕頷首。

  和尚則驚愕道:“你他娘追殺了我七天七夜,為何不見你放一個屁?”

  鐵劍劍鋒一轉,指向和尚,驚得后者渾身一哆嗦,額頭直冒冷汗。

  他連忙道:“觀主,快降了它!這把劍有問題,極可能藏著一個極端恐怖的逝靈!”

  “我雖忌憚輪回,可卻無懼生死。”

  鐵劍微顫,傳出那男子干澀沙啞的聲音。

  蘇奕若有所思道:“那你為何要追殺那和尚?”

  男子道:“我若真要殺他,斷不會讓他逃奔七天七夜,之所以不動手,是擔心真正出手,他連一劍都擋不住,便因此喪命。”

  和尚:“???”

  自己這是被鄙視了?

  蘇奕則饒有興趣道:“那為何非要追他?”

  男子道:“我生前的遺蛻,就在那座寺廟中,我必須取回來,才能重塑形骸。”

  和尚驚訝道:“不可能,我鎮守皆空寺這么多年,可從不曾見過任何遺蛻。”

  遺蛻,便是遺體。

  “那是你不懂,當年,我和你們皆空寺始祖論道千年,彼此枯坐,印證彼此道途,不料突遭末日浩劫,倉促之下,你派祖師將我的遺蛻藏在了那一株月桂樹之下。”

  男子道,“而如今,我從沉寂中醒來,若能得到我的遺蛻,我便可從太宇劍中脫困。”

  和尚動容,失聲道:“太宇劍!你是青釋劍仙?!”

  太宇劍!

  蘇奕略一思忖,也想起來。

  前不久在無定魔海深處,他在識海中鎮壓血燈佛主的那一道神魂時,后者曾被九獄劍驚到,說出一些和太宇劍有關的話語。

  據說,此劍為末法時代最強大的一把劍!

  “青釋劍仙?呵,虛名罷了,一日不為仙,有何顏面自稱‘劍仙’?”

  鐵劍中,響起男子自嘲的聲音,“更別說,太宇劍已在浩劫之下遭受重創,延存至今,已幾乎等同于一塊頑鐵。”

  說罷,他長聲一嘆。

  歲月無情,往昔風流,終究成煙。

  “這家伙,竟真的是青釋劍仙?”

  蘇奕挑眉,他不清楚對方來歷,但卻能大致推測出,既然對方能掌握末法時代第一仙兵太宇劍,生前定然是一位驚天動地的絕代人物!

  “前輩,您怎么不早說了,這還真是大水沖了龍王廟,自家人不認得自家人。”

  和尚感慨。

  他們皆空寺的祖師,曾和青釋劍仙為摯友!

  兩者皆修劍道,而他們皆空寺祖師,則有“皆空劍佛”的美譽。

  “我之前意識模糊,是那位道友的輪回氣息,讓我徹底從渾噩中醒來,若有得罪,還望見諒。”

  男子歉然開口。

  和尚笑說道:“這大概就叫不打不相識。”

  說著,他神色不動傳音給蘇奕,“你覺得,那家伙究竟會否是青釋劍仙?”

  “我怎么知道,我連他什么來歷都不清楚。”

  蘇奕傳音回復。

  “青釋劍仙,被視作末法時代最傳奇的劍修,據說曾有天上仙人欲收他為徒,接引他前往仙界修行,可卻被他拒絕了,言稱要自己求索出一條劍指仙門的大道。”

  “我也是在宗門古籍中得知,青釋劍仙曾和我派祖師是至交好友,曾一起論劍問道。”

  “但我可沒想過,像他這樣早在末法時代就該殞命的老家伙,竟活到了現在!”

  空照和尚說著,不由擦了擦冷汗。

  這實在駭人聽聞。

  蘇奕則相對很淡定,道:“放心,我前不久還曾見過一位來自仙界的仙人后裔,同樣遭受末法浩劫,化作了逝靈。”

  “仙人后裔?”

  空照和尚驚愕,倒吸涼氣。

  蘇奕道:“怕什么,逝靈而已,更何況剛才那位可說了,若真要下殺手,根本不可能讓你逃亡七天七夜。”

  空照和尚:“……”

  他總感覺,自己被鄙夷和侮辱了。

不過,仔細一想,倒也的確是這  么回事,心中頓時放松下來。

  “你派祖師的逝靈不曾蘇醒過來么?”

  忽地,那柄銹跡斑駁的鐵劍中,再次傳出那男子的聲音。

  空照和尚搖頭道:“不瞞前輩,有關末法時代的事情,我也僅僅只知道一些皮毛,并且早在很久以前,隨著我的授業恩師圓寂之后,這皆空寺就只剩下我一人。”

  “原來如此。”

  那男子慨然道,“能夠從末法時代活下來的角色,終究只是一小撮,其他人……都早已徹底消亡于浩劫之下。”

  頓了頓,他說道:“我記得,當年你派祖師的遺蛻,化作了一顆舍利子,同樣埋葬于那一株月桂樹下。”

  空照和尚先是一怔,旋即激動道:“前輩,按您所言,我派祖師的逝靈也極可能蘇醒過來?”

  “不清楚,但可以一試。”

  男子說道,“那位道友掌握輪回之力,若你派祖師逝靈猶在,當可憑借輪回之力,將其喚醒。”

  空照和尚精神一振,眼神發光地看著蘇奕,道:“緣,果然妙不可言,似冥冥中自有天注定,讓你這家伙出現在我面前!”

  蘇奕:“……”

  “走走走,進我皆空寺一敘!”

  空照和尚熱情邀請。

  皆空寺內如若一方凈土,栽種著各式各樣的奇花異草,數人合抱的古木,一座座古建筑鱗次櫛比,在天光下泛起神圣莊重的神韻,清寧靜謐。

  一株高大的月桂樹前。

  空照和尚掘地三尺,挖出一個大坑。

  很快,坑底露出一個青銅盒,其上覆蓋著禁制秘紋,完全將這青銅盒的氣息遮掩。

  “怪不得過往歲月中,無人發現此物,原來被祖師以禁制秘紋封印起來了。”

  空照和尚很激動,心潮澎湃。

  他敢肯定,祖師的舍利子就藏于青銅盒內!

  “觀主,快,幫和尚一把,若能請出我派祖師,我叫你祖宗都成!”

  空照和尚催促道,一副急不可耐的樣子。

  蘇奕沒好氣道:“我可沒你這樣的孫子。”

  話雖這般說,他還是運轉輪回之力,掌指按在了那青銅盒上。

  咔嚓!

  青銅盒忽地一顫,自動開啟,一團濃郁柔和的佛光頓時涌現而出。

  還不等蘇奕他們看清楚。

  忽地,那一口銹跡斑駁的鐵劍中,傳出那男子的聲音:

  “我也感應到了我的遺蛻。”

  鐵劍輕輕一掃,地面裂開。

  在那青銅盒一側,一口丈許長的青銅棺浮現而出。

  緊跟著,鐵劍立在青銅棺之上。

  這一瞬,蘇奕似有察覺,帶著空照和尚、魏山一起朝遠處退去。

  青銅棺轟鳴,仙光流轉,光焰直沖九霄。

  同一時間,那青銅盒內,佛光如潮,轟然彌漫天上地下,偌大的皆空寺,沐浴上一層神圣威嚴的光輝。

  而在蘇奕他們眼中,那一柄銹跡上空,有一道偉岸身影悄然涌現,周身飛仙光雨飄灑,如夢似幻。

  那舍利子前,則有宛如佛陀般的身影盤膝而坐,身后映照出大千世界。

  一者銹劍立地,枯骨化仙。

  一者跏趺而坐,舍利成佛!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