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三百一十五章 舉世皆敵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深夜。

  赤州境內,一座隔絕于世的秘境內。

  雷霆交織,電弧閃爍。

  一座古老的道壇前,一塊雪白如玉的骨頭帶著石榴裙少女憑空出現。

  白骨滴溜溜一轉,懸浮在了道壇上空。

  而石榴裙少女則跌坐于地,神色慘淡。

  “雨落,莫要沮喪,那觀主身懷輪回之力,天生是我們的克星,哪可能是那般容易對付的。”

  一道柔和的男子聲音響起。

  就見道壇上空,浮現出一個青年模樣的男子身影,一把將那塊白骨收入了掌中。

  男子渾身縈繞著烏黑的仙光,眸光顧盼時,充斥莫大威嚴。

  可當他看向石榴裙少女時,神色間卻泛起一抹憐惜。

  “掌教師兄,無論如何,我要讓那蘇奕死!!”

  石榴裙眼睛發紅,恨意十足。

  男子頷首道:“好,我答應你。”

  他身著黑色寬袖長袍,頭戴一頂金色高冠,端坐道壇上,周身的仙光衍化出三千魔域虛影,恐怖懾人。

  烈南葉!

  太古時期三大魔門之一“天隱仙門”的掌教至尊,曾經踏足羽化之路舉霞境的蓋世魔君!

  哪怕如今他只是一道逝靈,可所擁有的實力,依舊恐怖到不可揣測的地步。

  而石榴裙少女寧雨落,則是烈南葉的師妹。

  “師兄,經過這次的事情,我已斷定,在當前世上,一般的洞宇境界王,已不是此人對手。”

  深呼吸一口氣,寧雨落道,“而像我這般的逝靈,受制于輪回力量,也根本奈何不了他。這等情況下,要想將其擒下,可著實不容易。”

  烈南葉笑了笑,道:“不,要想收拾此子,有的是辦法。”

  寧雨落一怔。

  就見烈南葉抬手一點。

  一道光幕乍現,光幕內浮現出一個黑衣長冠的老者身影。

  “掌教有何吩咐?”

  黑衣老者恭敬行禮。

  烈南葉語氣淡漠道:“告訴那個裁縫,我答應他的條件,讓他選出一批洞宇境界王,送往我們的祖庭遺跡,最遲半年,必可讓他擁有一批神嬰境羽化修士。”

  “而我只一個要求。”

  說到這,烈南葉眸子中浮現出駭人的血光,“把那名叫蘇奕的小家伙給我帶過來!”

  “喏!”

  黑衣老者肅然領命。

  光幕悄然消散,黑衣老者的身影隨之消失不見。

  寧雨落禁不住道:“掌教師兄,那個裁縫心機深沉,陰險無比,你幫他這么大一個忙,萬一他……”

  烈南葉笑著打斷,“最多兩年內,羽化之路便可重現周天規則之內,到那時,我便可重走于世間!”

  他眸子中血芒蒸騰,神色淡漠威嚴,“他若不賣力,我讓他吃不了兜著走!”

  身為太古時期最頂級的魔道巨頭,在當今世上,唯一能讓他忌憚的,唯有輪回。

  至于當世那些修士,縱使走了狗屎運踏足羽化之路,也入不了他的法眼!

  “那蘇奕執掌輪回,就像我們的克星,那我們便和這世上最強大的勢力合作,栽培出一批踏足羽化之路的人物,借刀殺人,坐享其成。”

烈南葉說到這,眸子中泛起期待之色,“接下來  的數年內,一場前所未有的劇變就將來臨,師妹,以后等我們打碎身上的詛咒力量,何愁無法重登道途,舉霞登仙?”

  寧雨落撇嘴道:“我現在想不了那么多,只恨不得第一時間滅了那蘇奕!”

  烈南葉一怔,啞然失笑,輕語道:“在我眼中,可視作對手的,也只有那些和我們一樣,從末法時代延存下來的絕世強者。”

  “至于這蘇奕……充其量只是個獵物罷了。”

  一片幽暗昏沉的世界中。

  身著布袍,頭戴黑色圓帽,身影消瘦的裁縫,正在研讀一篇羽化境層次的傳承。

  “主上,天隱魔門的行動失敗了。”

  一只黑色蝴蝶翩躚而來,化作一個巴掌大小的少女。

  裁縫笑起來,道:“早料到會如此,我和觀主斗了不知多少歲月,怎可能不清楚,要收拾這家伙,是何等艱難的一件事?”

  他似乎很愉快,眉梢間都是笑意。

  “主上,您為何會這般高興?”

  黑色蝴蝶所化的少女不由問道。

  “只有他們敗了,才會意識到我的提議有多重要,我也才能攫取到更多的好處!”

  裁縫悠然開口,“換而言之,在他們行動之前,我就沒想過他們能贏!”

  少女怔然,眨巴著眼睛道:“主上,您不怕他們怪罪嗎?”

  “他們敢嗎?”

  裁縫笑起來,“現如今的觀主,就像一把懸在他們頭頂的一把劍,憑他們那些逝靈的手段,根本撼動不了這把劍,只有我……可以幫他們!”

  “你且等著,用不了多久,他們就會來跟我示好。”

  剛說到這,虛空中霞光一閃,浮現出一個老仆的身影,恭敬道:“老爺,天隱仙門掌教傳信,說答應我們的條件,不出半年,便可幫我們栽培出一批羽化境真人。”

  裁縫笑得臉上的皺紋像菊花般綻放,道:“瞧瞧,這就叫謀略,根本無須我動手,便可利用觀主為棋子,從那些逝靈身上掘取到最大的利益。”

  他心懷舒暢,拿出一壺酒仰頭飲了一大口,道:“告訴天隱仙門,這次我會選三十個洞宇境界王前往,這些界王在以前皆曾和觀主有血海深仇,當他們踏足羽化之路之后,就會化作斬殺觀主最鋒利的刀!”

  “喏!”

  老仆領命而去。

  “主上,屬下明白了,您是把觀主當做了棋子來利用,那些逝靈最渴望得到觀主的輪回力量,但也最害怕觀主的輪回力量,這等情況下,他們只能選擇和主上合作。”

  少女面露崇拜之色,“而主上就可以利用這一點,不斷從那些逝靈身上獲取好處!妙,實在是妙!”

  裁縫笑了笑,道:“莫要小覷那些逝靈,那些家伙都是從末法時代活下來的絕世人物,一個比一個強橫。如今我只不過是占了天時罷了。”

  “隨著時間推移,這世間踏足羽化之路的強者注定越來越多,那些逝靈也將被陸續重現世間,到那時……我這點謀略可就不夠看了。”

  說到這,裁縫不由輕聲一嘆,“可惜,若再多給我一些時間布局,無論是觀主,還是那些從末法時代活下來的逝靈,皆將對我俯首稱臣。”

  “主上何出此言?”

  少女不由困惑。

裁縫眸光閃動,輕語道:“那  些逝靈可以選擇與我合作,也可以選擇和當世其他修行勢力合作。”

  “那六大護道古族,如今都已經分別和末法時代的一方頂級道統合作。”

  “像青鸞靈族,背后站著‘萬靈仙山’,這可是末法時代最頂級的妖修道統,底蘊不弱于天隱仙門。”

  “像古族鐘氏,背后站著‘幻劍仙樓’,號稱末法時代最強的四大劍仙門派之一。”

  “這還僅僅只是六大護道古族的狀況。”

  “除此,像當世其他一些頂尖勢力,大多都在和那些末法時代的逝靈聯系,試圖進行合作。”

  “這一切,都是為了在接下來的全新時代中,逐鹿天下,問鼎羽化之路。”

  “據說一些底蘊恐怖、來歷神秘的逝靈,早已鴆占鵲巢,徹底掌控了當世一些修行勢力。”

  說到這,裁縫忽地笑起來,“可以預見,接下來的天下,必將陷入前所未有的動蕩和混亂中!”

  “舊時代的秩序和格局,將就此打破,進行重新洗牌。”

  “誰能在新時代統馭天下,問鼎諸天,就看誰能盡早地制霸羽化之路!”

  裁縫眼眸中不由泛起憧憬之色,“于我而言,這便是最好的時代!”

  少女聽得心潮起伏,道:“主上,那您覺得,觀主是否還有機會像以前那般問鼎諸天,劍壓大世?”

  裁縫一陣沉默。

  他和觀主斗了無數年,向來不敢小覷這個老冤家。

  許久,他才說道:“接下來的一段時間里,他將舉世皆敵!那些逝靈皆視他為獵物,必會和當世那些頂級勢力一起合作來對付他。”

  “而我,也決不會給他踏足羽化之路的機會!”

  說到最后,聲音一字一頓,擲地有聲。

  少女不禁笑起來,道:“屬下也很期待這一天來臨!”

  “蝶女,接下來由你來行動,向外界宣布,就說觀主已經返回神都星界,并且,把天隱仙門慘敗的消息也傳出去。”

  裁縫吩咐道。

  少女不解道:“主上,這樣做的話,豈不是顯得觀主太威風了?如此一來,誰還敢貿然對他動手?”

  裁縫笑起來,“笨,觀主越厲害,我們才能從那些逝靈手中撈取更多的好處。更何況,和我們合作的,可不僅僅天隱仙門一個,那些其他的修仙勢力得知這些情況,哪可能會坐得住?”

  “只要他們坐不住,就必然會重視和我們的合作,而想要讓我們賣力,不給出足夠多的好處怎么行?”

  少女這才恍然。

  歸根到底,主上還是拿觀主為棋子,趁機從那些逝靈手中撈好處!

  “屬下這就去做。”

  少女身影一晃,化作一只黑色蝴蝶,正要離開。

  裁縫忽地想起一件事,道:“可曾查出皆空寺那個老禿驢的下落?”

  少女搖頭道:“沒有,數年前的時候,皆空寺就不見了,我們的力量一直在打探消息,可至今一無所獲。”

  裁縫頓時皺起眉頭,自語道:“那老禿驢……究竟去了哪里?”

  前文出了個小bug,松鶴原本應該是“李悲山”,不過不影響劇情,等以后金魚會把前文精修一遍。

  另,多謝書友“紫劍飛揚”的指正。

  晚上7點前,還有一更。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