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三百一十二章 圍堵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夜色下。

  魏山跟隨在蘇奕身后,漸行漸遠。

  青銅面具男子一對眸變得冰冷下來,道:“既如此,我等就只能請觀主前往走一遭了。”

  一個“請”字,加重了語氣。

  一道風雷般的轟鳴之音,在夜色下響徹。

  虛空崩碎,一道若金色流光般的短矛,撕裂空間,朝蘇奕暴殺而去。

  金色短矛仙光繚繞,碾碎這片荒蕪的山林,大地都被壓迫得轟然塌陷。

  人間劍在蘇奕手中橫空斬出。

  金色短矛被抵住。

  并且,伴隨著飛劍爆綻光雨,硬生生把這金色短矛震飛出去。

  幾乎同一時間,一柄玉尺、一把銅錘、一枚道印憑空而出,從不同方向,朝蘇奕轟去。

  太快了。

  這三件寶物幾乎是一起出現,皆縈繞著耀眼奪目的仙光,威能超乎想象的恐怖。

  可蘇奕卻似未卜先知,搶先一步抓住魏山的胳膊,身影一晃便消失在原地。

  轟隆!

  他所佇足之地,轟然崩壞,大地龜裂開,虛空混亂。

  “竟然躲過去了。”

  “畢竟是曾獨尊一個時代的觀主,非尋常可比。”

  “舊時代的一個劍修罷了,何足道哉。”

  一陣交談聲響起。

  就見四面八方,除了那青銅面具男子外,又出現三道身影。

  分別是一個手持玉尺的老者,頭戴綸巾,身著羽衣,仙風道骨,周身縈繞著燦然奪目的大道法則。

  一個須發潦草,如若蠻神般的魁梧男子,肩扛一柄流光溢彩的銅錘,眸似銅鈴,電芒流竄。

  一個翩翩美少年,玉樹臨風,頭頂懸浮一枚巴掌大小的道印,道印滴溜溜旋轉,蒸騰起一朵朵青色蓮花。

  而青銅面具男子,則手握金燦燦的短矛,氣焰滔天。

  “少爺,他們手中的寶物,都似乎是羽化級寶物。”

  魏山吃驚。

  “可認出他們的來歷?”

  蘇奕問。

  這四人,皆是洞宇境界王,可面孔則很陌生。

  “不認得。”

  魏山搖頭。

  這個事實,無疑很反常。

  須知,在星空各界,但凡踏足洞宇境的角色,皆大有來頭,哪怕模樣陌生,也可以從對方的打扮、氣息中看出一些端倪。

  可現在,以蘇奕和魏山的眼力,都沒能看出對方來歷,這無疑證明,對方要么故意隱匿了身上氣息,要么來自某個神秘勢力!

  夜色如墨,布滿殺機。

  壓抑人心的氛圍,如若洶涌的波瀾,在這片天地山河間席卷。

  而在更為遙遠的地方,萬柳城燈火通明,喧囂熱鬧,城中的修士似乎都不曾發現,在這偏遠的一片山林地帶,正有一場恐怖的大戰就將上演。

  “小心些,有人在暗中動用秘寶,逆轉周虛大勢,將我們所佇足的這片天地徹底封鎖。”

  蘇奕神色不動,輕聲傳音。

  有人動用秘寶,化天地為籠。

  而他和魏山便成了籠中獸!

  能夠悄無聲息地辦到這一步,足以證明,對方此次是有備而來。

  對面四人不曾廢話,悍然出手。

  炫亮的寶光,劃破天宇夜幕,帶著毀天滅地般的威能,朝蘇奕殺去。

這四人的道行皆遠非尋常洞宇境大能可比  ,再加上所動用的乃是羽化級寶物,讓得他們的實力,超乎想象的恐怖。

  蘇奕眉梢間浮現一絲不屑。

  這些家伙,的確準備充足,實力不容小覷,換做是當世那些洞宇境大能面對這等圍攻,注定在劫難逃。

  可惜,在蘇奕眼中,早已不夠看。

  人間劍清吟,蘇奕手持此劍,當空一轉。

  一道渾圓的劍氣浪潮涌現,倏爾間擴散十方。

  轟隆!

  虛空崩壞,山河坍圮。

  一道劍氣而已,所過之處,摧枯拉朽。

  來自四位洞宇境大能的圍攻,皆被輕而易舉破開。

  “好強!”

  “不是說動用羽化級寶物,就能將其輕松拿下嗎?”

  驚呼聲隨之響起。

  四人皆吃驚,露出凝重之色。

  “小心一些,他的實力和我們的預判明顯有出入!”

  青銅面具男子飛快傳音。

  在他們行動之前,早收集過有關觀主轉世之身蘇奕的各種情報和戰績。

  最終的出一個讓他們心驚肉跳的答案——

  在界王境層次,便是洞宇境界王,都已很難威脅到觀主!

  故而,他們此次出動時,皆帶上了羽化級的寶物充當大殺器,本以為足可手到擒來。

  可真正動手時,他們才意識到,判斷有誤!

  觀主的轉世之身,遠比那些情報上所描述的更強大!

  根本不給他們更多的思考時間,蘇奕已經持劍殺來。

  夜色下,他青袍飄曳,若謫仙出行,超然空靈。

  可手中的人間劍,則彌漫著滔天般的肅殺凌厲之氣,如夢似幻的道光化作劍意,在劍鋒之上蒸騰,明耀山河。

  蘇奕揮劍,若仙人拂袖。

  無匹的劍意,似神光垂落人間,通天徹地。

  四位洞宇境大能聯手對抗,皆動用全力,不敢有任何保留。

  寶光如潮,劍氣如沸。

  僅僅剎那間,四人的聯手就被打破,寶物都差點被震飛,一個個皆為之色變。

  蘇奕余勢不減,縱劍而上。

  一劍斬出,伴隨震耳欲聾的碰撞聲,一柄玉尺被被震飛出去,而催動此寶的羽衣老者,被一劍轟殺當場。

  血灑如瀑!

  “死!”

  那魁梧如遠古蠻神的男子揮動銅錘砸來,天地劇顫,勢大力沉,光爆的道光如瀑般傾灑。

  蘇奕手腕一轉,人間劍驟然轟鳴,如一抹飛光般刺入魁梧男子的咽喉。

  后發先至,一劍封喉!

  魁梧男子瞪大眼睛,似難以置信。

  最終他的軀體和神魂皆轟然湮滅。

  “退!快退!”

  青銅面具男子駭然,轉身就逃。

  可一掛若九天銀河般的劍氣從天而降,封死他的退路。

  他目眥欲裂,拼命般催動手中金色短戟,可在這等恐怖的劍氣面前,卻似螳臂擋車。

  轟隆一聲巨響,青銅面具男子的軀體湮滅在劍氣洪流中。

  僅僅眨眼間而已,三位大敵伏誅!

  “別過來——!”

  遠處,響起尖叫聲。

  就見那如若翩翩美少年的男子,瞬息間來到魏山身前,以手中的道印鎮壓在魏山頭頂之上。

  “你敢過來,我就殺了他!”

  男子厲聲大喝。

  蘇奕瞥了他一眼,就對魏山說道:“我先去殺了那躲在暗中的家伙。”

  說罷,他轉身而去。

  男子:“???”

  “他就不擔心你的死活?”

  男子難以置信道。

  魏山咧嘴一笑,道:“你還是擔心一下自己的死活吧。”

  “什么意思?”

  男子心中一跳。

  就在此時,一只大手忽地憑空出現,抓住了鎮壓在魏山頭頂上空的道印。

  “這寶物不俗,可憑你的道行,根本不足以發揮出此寶的真正威能,簡直暴殄天物。”

  松鶴的身影憑空浮現,手握著那枚道印,認真點評道。

  那男子毛骨悚然,駭然道:“你……你是羽化修士!?”

  松鶴頭戴芙蓉冠、一襲道袍、周身縈繞淡淡的飛仙光雨,如神似仙,那超然的儀態,遠非世間的界王境人物可比。

  “聰明。”

  松鶴笑了笑,“你且安心,等我對你進行搜魂后,就送你上路,讓你再也不必承受世事動蕩之苦。”

  男子驚恐尖叫,瘋了般轉身就逃。

  一口道印垂落,綻放一朵朵青色蓮花,將男子的軀體砸碎。

  而男子的神魂剛沖出來,就被松鶴一把抓在了手中。

  “這寶物的確厲害。”

  魏山不由贊嘆。

  “若你喜歡,拿去就是,當然,前提是蘇大人得同意。”

  松鶴笑說道。

  他身影頎長,卓然出群,一舉一動,的確和世人眼中的神仙般。

  可那言辭間,卻儼然以蘇奕馬首是瞻。

  說話時,松鶴開始搜魂。

  以他的實力,哪怕如今只是一道逝靈,可也絕非是一個洞宇境界王的神魂能夠對抗。

  搜魂自然更不在話下。

  可僅僅瞬息,松鶴瞳孔一縮,一把抓住魏山,暴退到數百丈之外。

  他們原本佇足的地方,那男子的神魂轟然炸開,灰飛煙滅。

  “這……”

  魏山吃驚,“難道那家伙的神魂被人做了手腳?”

  松鶴眉頭皺起,點頭道:“不錯,有羽化境人物出手,在此人神魂中留下了神魂禁印,一旦有人進行搜魂,必會遭受反噬。”

  “羽化境存在留的后手?”

  魏山倒吸涼氣,意識到這些敵人的來歷,注定非同小可!

  “時代不一樣了,我既然能夠行走世間,必然也有其他的逝靈可以做到這一步。”

  松鶴眸光閃動,“依我看,在當今世上的許多頂尖修行勢力中,恐怕都已經擁有了羽化級逝靈坐鎮。”

  “并且,這種狀況以后會越來越多。”

  “而那些逝靈行走世間,最渴望的事情就是解除身上的詛咒力量,而能夠辦到這一步的,只有蘇大人。”

  說到這,松鶴輕吐一口氣,“這也就意味著,接下來的一段時間里,恐怕會有越來越多的麻煩找上門來。”

  魏山聽到一陣心驚肉跳,眉頭緊鎖。

  “道友放心,輪回力量天生克制如我這般的逝靈,他們必然也清楚這一點,故而若非逼不得已,恐怕不敢親自出現。”

  松鶴道,“當然,他們若真敢來,也無須多慮。”

  說罷,他眉梢間浮現一絲睥睨自信之色。

  作為在太古時期曾執掌一方大教的合道境真人,他松鶴……可不是吃素的!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