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三百一十一章 老魏的線索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夕陽殘照,衰草離披。

  烏鴉振翅而去,卻有人破空而來。

  這是一個骨瘦嶙峋,頭發稀疏的老者。

  他身著一襲猩紅長袍,臉上有著一道從額頭斜著劃過鼻梁的傷疤,似蜈蚣趴在那,讓其面容也顯得格外猙獰。

  “觀主,你可還記得老夫?”

  老者甫一抵達,便聲音沙啞開口,一對眸冰冷地盯著遠處蘇奕的背影。

  蘇奕轉過身,凝視這老者片刻,皺眉道:“你是誰?”

  “想不起來了?”

  紅袍老者自嘲道,“也對,貴人多忘事,更何況當初在天海關一戰中,我連觀主的一劍也不曾擋住。”

  蘇奕哦了一聲。

  紅袍老者忍不住道:“想起來了?”

  他眉梢間浮現刻骨的恨意。

  蘇奕搖頭道:“沒有。”

  紅袍老者:“……”

  旋即,他羞憤似的指著自己臉龐上的疤痕,憤然道,“這道劍痕,便是拜你所賜!你……竟然忘了?”

  一個人,一心復仇。

  可仇敵卻根本不記得他是誰,這世上還有什么比這更打擊人的?

  蘇奕努力思忖片刻,道:“我只記得,當初的天海關一戰,我殺了三十九個自命不凡的老家伙,以及上百個小魚小蝦般的角色,莫非……你是其中之一?”

  “小魚小蝦……”

  紅袍老者額頭青筋爆綻,臉色都陰沉下來。

  “老家伙,你該不會是來自取其辱的吧?”

  魏山忍不住笑起來。

  紅袍老者猛地深呼吸一口氣,冷靜下來,道:“小魚小蝦也好,忘記老夫是誰也罷,我此來只為一件事。”

  蘇奕道:“說來聽聽。”

  這一刻,紅袍老者卻忽地笑起來,道:“觀主可想知道瘸子老魏的下落?”

  此話一出,魏山頓時如遭雷擊,難以置信道:“我義父他……沒死!?”

  聲音都微微有些顫抖。

  蘇奕也不由挑了挑眉,萬沒想到,會聽到這樣一個消息。

  他穩了穩心神,道:“先告訴我,老魏是否還活著?”

  紅袍老者禁不住仰天大笑起來,老神在在道:“想知道?可以,我聽聞觀主一生行事,向來不曾跟任何人低頭,可我不信,現在只要你低頭求我,我立刻告訴你。”

  蘇奕眸子深處冷芒一閃,正欲說什么。

  紅袍老者已提醒道:“你若敢動手,我保證,你什么也得不到!”

  魏山震怒,道:“老東西,你當真不怕死嗎?”

  紅袍老者冷笑道:“老夫若怕死,為何會主動前來?”

  說著,他目光看向觀主,道:“觀主,該你做決斷了!”

  “就憑你信口開河,就想讓我低頭?”

  蘇奕忽地邁步,朝紅袍老者行去。

  一股無形的威勢,隨之從蘇奕身上彌漫而開,在這暮色中籠罩四野,一時間,落葉簌簌,山河皆顫。

  紅袍老者臉色微變,道:“我既然敢來,怎可能會是玩鬧的?站住!你若再靠近,這輩子休想得知瘸子老魏的生死!”

  他雙手各握一道秘符,嚴陣以待。

蘇奕沒有止步,自顧自前行,道:“你既然知道我從不曾低頭,就應該也聽說過,我向來不忌憚任何威脅,若你  配合,就老老實實告訴我你此來的目的,若不配合……”

  剛說到這,紅袍老者似承受不住那等恐怖的威壓般,叫道:“我說!”

  蘇奕這才止步,拿出酒壺,暢飲了一口,諷刺道:“膽魄也不過如此。”

  紅袍老者臉色難看,陰晴不定。

  可最終,他不敢再造次,咬牙說道:“我此次是奉命前來,請你觀主前往一個地方,到了那里自然就知道瘸子老魏的下落。”

  蘇奕道:“奉誰人之命?”

  紅袍老者搖頭道:“我說了,我只是一個跑腿的角色,等你去了,自然知道。”

  蘇奕眉頭微挑,道:“我再問你,老魏是否還活著?”

  紅袍老者這一次卻改口了,道:“我……我也不清楚。”

  “艸!你這是耍我們?”

  魏山破口大罵。

  紅袍老者冷冷道:“既然我們拿瘸子老魏的下落來請觀主,那自然意味著,此人還沒死,他若死了,焉可能還有利用價值?”

  蘇奕直接道:“去哪里?”

  紅袍老者道:“跟我來便是。”

  說著,他轉身朝遠處掠去。

  可下一刻,他脖頸驀地被一只大手攥住,軀體頓時發僵,驚怒道:“觀主,你這是何意?”

  出手的人,自然是蘇奕。

  他淡然道:“我不喜歡處處受制于人,既然你們能找到我,必然是有所圖謀,既如此,就乖乖地主動來見我。”

  說著,他松開紅袍老者的脖子,拍了拍他肩膀,道:“回去告訴派你來的人,我就在此地等著,過了今夜,恕我不奉陪,去吧。”

  紅袍老者驚魂甫定,道:“你……就不怕撕破臉,徹底得不到那瘸子老魏的消息?”

  蘇奕淡淡道:“正如你所言,死人是沒有利用價值的,若老魏在你們手中,在沒能達成你們的目的前,他就不會死。”

  紅袍老者沉默片刻,便一語不發,轉身而去。

  這一次,蘇奕沒有阻止。

  直至目送紅袍老者的身影消失在暮色中,蘇奕才收回目光。

  “少爺,我們不追蹤?”

  魏山忍不住問。

  “追蹤的話,和跟著對方一起前往有什么區別?”

  蘇奕道,“我們才剛返回故土,便有敵人冒出來,并且還拿老魏來充當脅迫,這次的對手……明顯非同尋常。”

  說到這,他似松了口氣般,喃喃道,“不過,于我而言,這也算是個好消息,起碼證明,老魏應該沒有死,這就足夠了。”

  魏山怔了怔,心中也翻騰不已。

  的確,若義父在當初的慘禍中死掉,那才是讓人最無法接受的。

  “少爺,那我們就等在此地?”

  魏山道。

  蘇奕微微頷首,隨手取出藤椅坐了進去,道:“靜等風來便可。”

  他拿出一壺酒,自顧自暢飲起來。

  夕陽如火的光影,將他整個人沐浴其中,顯得平靜且從容。

  目睹這一幕,魏山也徹底冷靜下來,默默立在了一側。

  “其實,我已經想起剛才那家伙是誰。”

  忽地,蘇奕開口道,“當年的天海關一戰,六極魔君率領一眾洞宇境界王布設殺局,試圖將我滅殺,剛才那老家伙,就是六極魔君身邊的一個屬下。”

  “當初我著急趕路,在那一戰中,我殺出重圍之后便匆匆而去,并未趕盡殺絕。”

  “這老家伙就是當初的一個余孽。”

  “只是,我想不明白的是,這次為何是他找上門來了,六極魔君和他背后的‘天血魔門’不是早已覆滅了么?”

  蘇奕說到這,眉頭不由皺起。

  六極魔君,很久以前的一位巨頭級存在,在天海關一戰中慘死于觀主劍下。

  此戰在當初,曾轟動天下,驚動十方。

  也是在那一戰之后,六極魔君所在的頂級魔道勢力“天血魔門”群龍無首,樹倒猢猻散,就此土崩瓦解。

  “我也很奇怪,過往那些年,我一直在星空各界行走,從不曾聽說,天血魔門死灰復燃的事情。”

  魏山道,“早知道,剛才就該把那家伙留下來了。”

  蘇奕笑了笑,道:“他既然是一個跑腿的角色,那么為防止消息泄露,他注定不可能了解到太多內幕,我敢肯定,哪怕對他進行搜魂,注定也什么也得不到。”

  魏山略一思忖,深以為然。

  天色漸漸深沉,暮色褪去,夜幕來臨。

  遠處的萬柳城燈火通明,照亮夜空,隱隱約約地,還能聽到若有若無的喧囂熱鬧聲傳來。

  也襯得蘇奕他們所在的這片荒野愈發蕭瑟冷清。

  時間在點滴流逝。

  直至凌晨時,一片烏云忽地悄然籠罩在天穹之上,遮蔽星辰。

  一股壓抑人心的氛圍,開始在這片區域彌漫。

  魏山肌膚微冷,霍然抬頭望去。

  黑夜中,霧靄彌漫,一道身影無聲無息地挪移虛空,朝這邊走來。

  這是一個帶著青銅面具的黑袍男子,身影瘦削高大,并沒有遮掩身上的氣息。

  他邁步之下,縮地成寸,眨眼便來到此地。

  魏山眉梢浮現凝色,嚴陣以待。

  蘇奕則躺在藤椅中,眼眸閉合,似是睡著了。

  “這是那個老瘸子身上的一塊玉佩。”

  青銅面具男子在百丈外佇足,甩手扔出一塊玉佩。

  魏山悄然運轉秘法,將玉佩接在手中,發現并沒有威脅后,這才仔細打量起來。

  片刻后,他深呼吸一口氣,沉聲道:“少爺,的確是我義父常年攜帶在身上的‘養心玉佩’。”

  蘇奕悄然睜開眼睛,看向遠處的青銅面具男子,道:“說出你們的條件。”

  青銅面具男子明顯也不是廢話之輩,道:“跟我去一個地方。”

  這樣的說辭,和之前那紅袍老者如出一轍。

  但旋即,青銅面具男子又補充道:“你若不去,那老瘸子必死無疑。”

  話語平靜,卻流露出不容置疑的味道。

  魏山心中一顫,目光下意識看向蘇奕。

  就見蘇奕從藤椅中起身,神色平靜得毫無一絲波瀾,道:“看來,你也不是主使者,回去告訴你身后的人,想談條件,就帶著老魏來見我,老魏若死,我必一一跟你們清算。”

  “小魏子,我們走。”

  說罷,他收起藤椅,轉身而去。

  青銅面具男子明顯愣住。

  這家伙……真的就無法被威脅!?

  ps:爭取晚上再來2更,時間會有些晚,但會盡全力的!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