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三百一十章 故鄉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星河神教的祖庭,被人踏滅!

  當天,這則消息就如一道風暴般,席卷神元星界,引發一場大地震。

  星河神教是星空各界赫赫有名的巨頭勢力之一。

  可如今,連祖庭都被人踏滅,這簡直就是萬古未有之事,所造成的風暴,也超乎想象的大。

  那些依附在星河神教麾下勢力,皆為之震動,寢食難安。

  也就在當天,星河神教的一位老古董站出來,憤怒斥責觀主卑鄙,趁人之危,令人不恥。

  同時,這位老古董對外宣布,星河神教上下并未出現傷亡,并揚言待他們祖師踏足羽化之路后,自會斬殺觀主,報仇雪恥!

  當這樣的消息陸續傳出,天下為之轟動。

  人們這才猛地意識到,星河神教祖庭的覆滅,竟是拜轉世歸來的觀主所賜!

  “觀主都已佇足風口浪尖之上,竟一點也不收斂和低調,反倒變得比以前更為強勢,他……真不擔心被清算?”

  許多人難以置信。

  畢竟,一個新的時代已經在星空各界拉開帷幕,消失萬古的羽化之路就將重現世間。

  以后,必將是羽化境修士引領風騷的時代!

  除此,最近一段時間里,因為觀主轉世歸來的消息,早已在星空各界鬧得沸沸揚揚。

  到如今就連世間大多數修士都清楚,有人在推波助瀾,要讓觀主成為眾矢之的,麻煩纏身。

  可觀主卻還如此強勢,完全不在意局勢的變化,踏滅星河神教的山門!

  這任誰能不驚?

  “低調和收斂又如何?難道還能置身事外?不可能的!”

  “可以預見,針對觀主的殺劫,注定將會越來越多,就是不知道,觀主究竟能活到幾時……”

  “唉,或許當觀主隕落時,便意味著一個舊時代的謝幕吧?”

  當外界沸沸揚揚時,蘇奕和魏山早已啟程離開神元星界。

  七天后。

  浩瀚的星空中,一葉扁舟載著蘇奕和魏山飛行其中。

  “少爺,前方就是神都星界了。”

  魏山低聲道。

  他眼神復雜,帶著感慨。

  神都星界!

  星空第一界。

  它有著諸多光環,被視作是東玄域的“心臟”是星空各界的中樞是仙界遺落于人間的凈土是四大祖源星界之一是……

  一個個耀眼的頭銜,讓神都星界披上了數之不盡的神秘色彩。

  這里道統林立萬族并列。

  六大護道古族的祖地,皆分布其中。

威震星空各界的  巨頭勢力冠絕一方星界的八大界王世家皆在此界占據一席之地!

  不夸張的說,神都星界便是東玄域的中央,是天下億萬修士眼中的大道圣地。

  東玄域其他星界加起來,都遠無法和神都星界媲美。

  傳聞中,在最初時候,神都星界更有著一條接通著仙界的路徑!

  而對魏山而言,神都星界只有一個名字:

  故鄉!

  他和少爺從小就是在神都星界長大在這里修行和闖蕩,也在這里留下了太多的記憶。

  扁舟上,蘇奕悄然睜開眼眸,望向遠處。

  遠處的浩瀚星空中,懸浮著一個大到無法想象的世界輪廓,哪怕遠遠望著,也僅僅只能看到這一方世界的一角!

  無數星辰旋轉循環,一條條星河拱衛。

  可在這一方世界面前,皆顯得格外渺小。

  一如巨人腳下的一粒粒塵埃。

  那就是神都星界!

  和其他星界囊括大大小小各種世界位面不同,在神都星界,只有一方世界,神都!

  此時,當看到神都星界,一幕幕屬于觀主的記憶畫面,浮現在蘇奕心頭。

  在觀主一生中,曾游歷天下各大星界曾闖過諸多未知而神秘的地帶,猶如漂泊浪子,浪跡天涯。

  可心中最舍不下的,唯有神都星界。

  因為這里是他的故鄉!

  “先回‘萬柳城’看一看。”

  蘇奕吩咐道。

  “好!”

  魏山答應。

  神都世界,分作三十六州。

  一州之地,便堪比星空中最龐大的世界位面,疆域浩瀚。

  除此,在三十六州之外,還有諸多不可知的神秘地帶,以及大大小小許多洞天秘境和禁地。

  便是最巔峰時的觀主,歷經漫長歲月探尋,也沒能丈量出神都世界的疆域范圍。

  萬柳城,位于赤州境內的數千座城池之一。

  在赤州境內的修士眼中,萬柳城并不起眼,甚至可以用窮鄉僻壤來形容。

  可這也僅僅是相較于赤州其他城池而言。

  若是拿蒼青大陸來對比,萬柳城的規模都足以去和整個大夏的疆域媲美。

  兩天后。

  萬柳城。

  天穹飄灑著朦朧細雨。

  蘇奕和魏山風塵仆仆而來。

  城內繁華如水,車水馬龍。

  蘇奕和魏山行走其中,便如漂泊在外的旅人回歸故土,觸景生情,腦海中浮想起諸多小時候的畫面。

  對于蘇奕而言,這些經歷和記憶皆屬于觀主,

  但也屬于他的前世,談不上陌生和隔閡。

  反倒是當體會到這些記憶中的情緒時,讓他也油然而生許多感慨。

  可惜,時光荏苒物是人非。

  萬柳城依舊還是萬柳城,可早已不是蘇奕記憶中的模樣。

  “還記得嗎,那里原本有著一座青樓,樓中的姑娘一個比一個漂亮,十六歲那年,我帶著你去樓中喝酒,你卻羞紅了臉,手足無措,還曾被姑娘調笑。”

  蘇奕指著遠處一座酒樓,笑著調侃,“后來,你曾發狠,揚言以后要把那座青樓和青樓中的姑娘統統買下。”

  魏山呆了呆,尷尬道:“當初是年少輕狂,提這些做什么。更何況,當初的我是個老實孩子,可不像少爺你那般放浪形骸,小小年紀,都成了青樓有名的風流子。”

  蘇奕悠然道:“人不風流枉少年嘛,更何況我也僅僅只是去喝酒而已,又沒干別的。”

  兩人一邊交談,一邊前行。

  直至暮色時分,兩人來到城東一片荒蕪的山地前。

  這里古木狼林,大樹參天,散落著許多荒廢的建筑,一群烏鴉在樹梢上盤繞飛旋,發出難聽刺耳的叫聲。

  到了這里,魏山臉上的笑容不見,眉梢間浮現出揮之不去的陰郁之色,低聲道:“少爺,‘琳瑯秘境’已徹底毀掉了,我們……再也回不去了……”

  很久以前,這片荒蕪的山林原本是一座古老的宅邸,宅邸內有著一個進入琳瑯秘境的入口。

  而觀主和魏山,從小就是在這里長大。

  這里,就是他們的家。

  “琳瑯秘境徹底崩碎消失了?”

  蘇奕問道。

  魏山點了點頭,神色黯然。

  當年,一群來歷神秘的強者,忽然闖入琳瑯秘境,掀起了一場血雨腥風。

  他的妻子活生生被敵人燒死。

  他的義父瘸子老魏,選擇留下來和那些敵人拼命。

  只有他則帶著僅僅三歲的女兒阿九,殺出一條血路,逃了出去。

  時至如今,魏山都沒有查清楚,當初那些兇手究竟是什么來歷,又是受何人指使。

  蘇奕負手于背,獨自坐在荒煙蔓草的山林間,內心也是涌起難以遏制的殺意。

  當初那些兇手分明是要趕盡殺絕,不留后患!

  “這件事,我自會查清楚,以牙還牙,以血還血。”

  沉默許久,蘇奕自語出聲,夕陽余暉下,他那清俊的臉龐上沒有一絲情緒波動。

  忽地,遠處傳來一道破空聲。

  枝椏上的一群烏鴉被驚動,撲棱著翅膀飛向遠處的夕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