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三百零九章 又見漁夫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蘇奕不由沉默了。

  松鶴心中咯噔一聲,主動出聲,道:“我的實力或許遠遜色于真人,但以前也曾是‘合道境’大圓滿地步的羽化修士,如今的實力相比以前,雖然跌落許多,但也堪比‘神嬰境’后期強者……”

  他耐心解釋,希冀能夠獲得蘇奕認可。

  而聽到他這番話,魏山等人都不禁倒吸涼氣。

  他們如今都已知道,羽化之路分作神嬰合道舉霞三大境。

  可誰都沒想到,這個擁有智慧的逝靈松鶴,生前竟是一位合道境存在!

  而如此對比,讓人們都無法想象,作為仙之后裔的紅云真人,又該強大到了何等地步?

  須知,那鬼書生和血燈佛主明顯要遠比松鶴更強大,可卻在彈指間就被紅云真人抹殺!

  “道友,松鶴的實力或許談不上頂尖,但也正因如此,他才能夠有機會在世間行走,不至于被周天規則扼殺。”

  紅云真人道,“換而言之,起碼在當前天下,松鶴的實力可稱得上是頂尖層次。以后你若遇到和松鶴同等實力的仇敵,自可以讓松鶴出手。”

  松鶴也連連點頭,道:“大人放心,若能跟隨您身邊效命,我必鞍前馬后,無慮生死!”

  他連稱呼都變了,可想而知,為了博得這次機會,已是在所不惜。

  蘇奕想了想,道:“答應我兩件事。”

  松鶴精神一振,道:“還請大人直言。”

  “一,不得擅作主張。”

  “二,不得招搖過市。”

  松鶴最初還以為,蘇奕的要求會無比苛刻,內心難免緊張,可聽到僅僅只是這樣的要求,頓時松口氣,毫不猶豫便答應下來。

  “這是我以前祭煉的一件小玩意,名喚‘廣寒枝’,還請道友收下。”

  紅云真人掌心一翻,浮現出一柄九寸長的青碧竹劍,“此寶最多可動用三次,斬殺如松鶴這樣的逝靈,當不在話下。”

  她言辭毫無遮掩,聽得松鶴驚出一身冷汗,意識到紅云真人這番話,未嘗不是在敲打自己。

  “這是仙道符劍?”

  蘇奕饒有興趣道。

  紅云真人解釋道:“充其量只能算羽化級符劍,只不過是烙印了一絲仙道妙諦在其中。”

  當天,冥王孟長云留了下來。

  而蘇奕魏山莊壁凡松鶴四人啟程離開。

  路上。

  蘇奕坐在寶船中,在打量松鶴從鬼書生和血燈佛主那里搜刮到的戰利品。

  這些寶物堆積如小山,有神料丹藥法寶秘法傳承等等,琳瑯滿目。

  幾乎都是羽化級寶物,價值不可估量。

  “不是說,那鬼書生手中的‘屠靈劍陣’是由二十四把飛劍組成,為何卻只剩下十二把了?”

  蘇奕問道。

  當初在和漁夫交手時,后者曾祭出一把“谷雨飛劍”,仙光燦燦,一劍之間便把南岳印斬出一道裂痕,威能驚人。

  這給蘇奕留下了深刻印象。

  而今,他已經知道,這谷雨飛劍僅僅只是組成“屠靈劍陣”的二十四把飛劍之一。

  “回稟大人,依照在下推測,其他飛劍都已損毀和遺失。”

  松鶴在一側耐心解釋。

  他們這些逝靈,

  生前遭受末法大劫,不止他們道軀被毀,連身上的寶物大多也都早已在末法浩劫之下腐朽和毀掉。

  像鬼書生血燈佛主,以往被視作是無定魔海中最不能招惹的恐怖存在。

  可他們手中所掌握的古寶,也大多殘損不全。

  “原來如此。”

  蘇奕自語,如此對比的話,紅云真人的底蘊和財力就太驚人了。

  不止有心思耗費各種曠世神珍栽種果蔬,還能拿來釀酒和做飯,堪稱財大氣粗。

  接下來,蘇奕整理了一下那些戰利品。

  可卻遺憾發現,能夠用來修煉的丹藥,僅僅只占一小部分,并且這些丹藥遠無法和紅云真人的“余年酒”媲美。

  “倒是這些羽化級神料,可以用以淬煉人間劍,甚至……也可以把玄黃造化藤煉入人間劍內。”

  蘇奕陷入思忖。

  人間劍是觀主當初最得意的佩劍,此劍本就是由混沌神物“玄磁混沌金”煉制而成,內蘊玄磁本源。

  論品相和底蘊,此劍完全不遜色于玄黃造化藤。

  若能將這兩件混沌神物融合,威能注定將產生脫胎換骨的變化!

  “看來,必須得去一趟神都星界了。”

  蘇奕暗道。

  在神都星界,有一個名喚“神工坊”的地方,以鍛造寶物而名揚星空各界,被視作世間最頂尖的煉器圣地。

  神工坊的主人有兩樣神物。

  一是混沌神物‘萬妙爐’。

  一是混沌火種‘九清道火’。

  憑借這兩種神物,讓神工坊煉制出不知多少震爍世間的道兵。

  觀主當初在祭煉人間劍的時候,就曾前往神工坊,借用過萬妙爐和九清道火!

  除此,無論是探尋瘸子老魏他們當年遭遇的災禍,還是去見青棠,亦或者是去“皆空寺”查探裁縫的線索,皆需要前往神都星界。

  “不過,在此之前得先去星河神教走一遭。”

  蘇奕很懷疑,漁夫并未真正死掉。

  以他對這老家伙的了解,哪怕曾在黑黿山布局,試圖借那些逝靈的力量來滅殺自己。

  可這老家伙斷不可能不給他自己留后路!

  兩天后,神元星界。

  赤銅神山。

  此地就是星河神教的祖庭,號稱神元星界第一神山。

  虛空波動,蘇奕和魏山的身影憑空浮現。

  在離開無定魔海之后,莊壁凡已經辭別離開,返回其宗族。

  而松鶴則藏身在了那一塊青銅碎片中,懸掛在了魏山的腰畔。

  沒有蘇奕的命令,這位神通廣大的逝靈不會冒然現身。

  “敢問可是觀主大人駕臨?”

  星河神教山門前,大陣轟鳴,一道身影走了出來,遙遙朝蘇奕和魏山見禮。

  這是個灰袍白發男子,大袖翩翩。

  蘇奕眉頭微挑,自語道:“那老漁夫果然沒死。”

  “是漁夫讓你等候于此?”

  魏山沉聲開口。

  灰袍白發男子微微頷首,道:“我家祖師吩咐,若觀主大人駕臨,就將這塊秘符呈給觀主大人。”

  說著,他取出一塊秘符,雙手虛托。

秘符崩碎,化作一個  頭戴斗笠身披蓑衣的男子。

  赫然是漁夫的意志法相。

  他抬眼看著遠處的蘇奕,微笑道:“早料到瞞不過你觀主,故而,我便將這一道意志法相留在了此地。”

  蘇奕揉了揉眉宇,道:“這么說,死在無定魔海深處的,僅僅只是你的大道分身?”

  漁夫坦然道:“不錯,我雖然曾和那鬼書生血燈佛主合作,但我從不曾真正信任他們這些人不人鬼不鬼的逝靈,故而早在很多年前,就已提前為自己留下了后路。”

  說到最后,他神色復雜,嘆息道:“不過,我可真沒想到,你觀主竟能夠從無定魔海深處活下來,著實……了不得!”

  蘇奕神色古井不波,道:“你留下這一道意志力量,總不會就是為了扯淡吧?”

  漁夫斂去臉上的笑容,微微抱拳道:“我的本尊正在飛仙禁區爭渡,他日必可踏足羽化之路,在此之前,希望觀主手下留情,莫要將怒火宣泄到我星河神教的門徒身上。”

  頓了頓,他說道:“而我可以保證,自今以后,哪怕是對付你觀主,也決不會牽累你身邊其他人。”

  蘇奕聞言,卻嗤地笑起來,道:“想的美。”

  漁夫眉頭皺起,道:“據我所知,你和言道臨鄧左兩人皆曾有過如此約定,為何卻拒絕我?”

  蘇奕淡淡道:“很簡單,我相信他們兩個的秉性和為人,唯獨不可能相信你。”

  漁夫沉默片刻,忽地笑起來,道:“果然,你觀主從來都不把我放在眼中。”

  他笑容顯得格外冰冷,“既然如此,那以后等我本尊歸來時,可別怪我無所不用其極!”

  蘇奕都懶得再廢話,袖袍一拂。

  漁夫的意志法相爆碎,化作光雨飛灑。

  遠處山門前,那灰袍白發男子大驚失色,道:“觀主大人,如今的星河神教上下,只剩下我一人鎮守于此,您就是再生氣,想來……也不會對我這等小人物出手吧?”

  一道劍氣乍現,將灰袍白發男子斬殺當場。

  “蒼蠅若不拍死,難道還留著故意惡心人?”

  蘇奕微微搖頭。

  魏山皺眉道:“少爺,這老漁夫著實狡猾,分明早已提前把宗門的強者撤離,卻還假惺惺要和少爺談條件,簡直太無恥!”

  “所以,我從不會相信漁夫任何一句話。”

  蘇奕說著,邁步上前。

  人間劍橫空而起。

  隨著蘇奕心念一動,此劍扶搖而上九霄。

  轟隆!

  恐怖的劍意遮天蔽日,附近千里的山河皆隨之劇顫,虛空嗡嗡顫抖哀鳴。

  “逃得了和尚逃不了廟,人不在,便毀了他星河神教的祖庭。”

  蘇奕輕語,衣袍獵獵作響。

  而后,他指尖當空一劃。

  人間劍若九天銀河,斬落而下。

  直似天塌地陷,狂暴耀眼的劍光,將遠處的赤銅神山完全淹沒,明耀十方。

  當煙霞彌散。

  被視作神元星界第一神山星河神教祖庭的赤銅神山,徹底土崩瓦解,化作滿地廢墟。

  大地上留下一道長長的溝壑,蔓延向無盡遠處。

  觸目驚心。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