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三百零六章 有酒余生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天地俱寂,氣氛壓抑得讓人喘不過氣。

  紅云真人憑空一閃,已來到蘇奕不遠處。

  她雙手各拎著鬼書生和血燈佛主,道:“喏,他們不能掙扎了,你可以了斷恩仇了。”

  眾人:“……”

  這感覺,就好比別人擒下了兩只土雞,盛情邀請你給土雞放血,充滿了荒誕感。

  蘇奕唇角也微微扯動了一下,嘆道:“這未免也太……無趣。”

  他本欲親自動手,以輪回奧義試一試鬼書生和血燈佛主的能耐。

  可誰曾想,紅云真人直接就把這兩個老東西擒下了,并且還送到自己面前,讓自己動手。

  鬼書生和血燈佛主皆又是驚恐又是羞憤。

  什么時候,他們受到過如此侮辱!?

  “這……好像的確很無趣。”

  紅云真人自語。

  “道友,我道行不如你,要殺要剮,悉聽尊便,可你不該這般羞辱我!”

  鬼書生再忍不住嘶聲開口,滿臉鐵青色。

  紅云真人掌指一捏,鬼書生魂飛魄散。

  求死,還不容易?

  血燈佛主連忙道:“我已認輸,還望真人手下留情。”

  他聲音都在顫抖。

  紅云真人問:“我殺了他,卻不殺你,這公平么?”

  血燈佛主:“……”

  不等他開口,紅云真人已自語道:“當然不公平。”

  血燈佛主也隨之魂飛魄散。

  將這一幕盡收眼底的眾人,無不悚然,背脊直冒寒氣。

  無論鬼書生還是血燈佛主,皆是無定魔海中最不能招惹的恐怖存在,生前曾是羽化路上的頂尖人物。

  可如今,卻如螻蟻般,被紅云真人漫不經心之間抹殺!

  “觀主!”

  猛地,遠處的漁夫開口,聲音沙啞,“躲在女人背后算什么本事,就不敢親自和我一戰嗎?”

  眾人:“……”

  蘇奕忍不住笑了,他哪會看不出,漁夫是被嚇壞了,寧可和自己拼命,也不想被紅云真人滅殺?

  蘇奕目光一轉,看向紅云真人身旁那只土狗,道:“你這條狗厲害嗎?”

  那只土狗頓時不悅,道:“小子,你怎么說話呢!信不信本座一巴掌拍死你?”

  蘇奕不理會,對紅云真人說道:“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我已經沒興致去收拾那老家伙,讓你這條狗去吧。”

  土狗瞪大眼睛,這小子……竟還敢使喚自己!?

  而在遠處,漁夫如遭雷擊,氣得渾身發抖,讓一條狗來對付自己?

  未免欺人太甚!

  不過下一刻,漁夫轉身就逃。

  紅云真人見此,輕輕踢了土狗一腳,“去。”

  土狗渾身一激靈,眼神幽怨地瞪了蘇奕一眼之后,邁開腳丫子,身影憑空消失不見。

  而后,眾人就看到一幕不可思議的畫面。

  極遠處天穹下,一只遮天般的巨大狗爪子轟然拍下,正自逃跑的漁夫都來不及閃避,就被拍得稀巴爛。

  “這……”

  莊壁凡他們目瞪口呆。

  松鶴則暗自感嘆,誰敢想象就連紅云真人身邊的一條狗,都強勢至此?

  土狗憑空挪移而至。

  它來到蘇奕身前,抬起爪子晃了晃,

  冷冷道:“看到了嗎,本座一巴掌之下,羽化境之下的角色也和紙糊一般不堪,至于你……呵呵,自己掂量掂量!”

  蘇奕笑著揉了揉狗頭,贊許道:“厲害!”

  土狗:“……”

  這一瞬,它雪白的犬牙顯露,恨不得一口咬死這混賬。

  這時候,松鶴送上前,恭恭敬敬朝紅云真人行禮道:

  “真人,血燈佛主和鬼書生已死,他們老巢中的寶物斷不能便宜了他人,在下斗膽,懇請真人允許,前往處理此事。”

  紅云真人想了想,道:“可。”

  說著,她目光看向蘇奕,道:“可還有其他未了之事?”

  蘇奕微微搖頭。

  “那就走吧。”

  紅云真人折身而去。

  蘇奕朝魏山莊壁凡等人招呼了一下,便一起跟上。

  石屋前。

  那只土狗蹲在那,正在照看一鍋在沸水中浮沉的餃子。

  紅云真人來到一側菜園中,采摘了一些水靈靈的青瓜,用籮筐裝著,拿給了蘇奕等人。

  “我去給你拿酒。”

  紅云真人又折身走進了石屋。

  眾人面面相覷。

  總感覺有些不真實。

  一位那等恐怖的一位存在,如今卻似隱居田園的農婦似的,在這里操持一切。

  若非親眼所見,怕是無人敢相信。

  “大可無量小可無形,這位真人無愧是仙神般的存在。”

  莊壁凡唏噓。

  咔嚓!

  冥王吃了一口青瓜,脆甜可口。

  旋即,她睜大美眸,吃驚道:“這青瓜……簡直比一些靈果的滋味都好吃,并且還蘊含著純厚的靈氣。”

  眾人一怔,陸續吃起來,果然發現,這看似尋常的青瓜,簡直堪比世上一等一的絕世寶藥,且滋味妙不可言。

  眾人皆明顯感受到,自身的道行竟是得到明顯的滋養和洗練,渾身毛孔舒張,飄飄欲仙。

  “土鱉。”

  遠處,土狗鄙夷開口,“這青瓜種子從種下那一刻開始,就被我家主上以‘無垢真泉’之水澆灌,每隔七天,就需要汲取一部分五色壤的混沌氣息,直至其花開結果,每日清晨需汲取三斤左右的羽化靈水,直至七七四十九天后,方才成熟。”

  “若非這無定魔海大道力量枯竭,充斥詛咒氣息,以我家主人的能耐,足可種出真正的仙品青瓜。”

  “即便如此,如你們現在所拿的青瓜,也堪比羽化路上第一等的靈丹妙藥。”

  “你們可悠著點,別吃多了,無福消受把自己給撐死。”

  說罷,土狗翻了個白眼,不再搭理蘇奕他們。

  眾人:“……”

  他們這是被一只狗深深鄙視了?

  “一條狗東西而已,別跟它一般見識。”

  蘇奕懶洋洋坐在藤椅中,一邊啃青瓜,一邊心不在焉道。

  土狗:“???”

  它聳拉著狗臉,眼神不善,恨不得咬那出言不遜的小子一口。

  可最終,它忍住了。

  不管如何,這是古來至今的歲月中,主人請來的第一個客人,它就是狗膽包天,也不敢太造次。

  蘇奕打量著遠處那座菜園。

  此地的確很不凡,看似只九丈方圓,卻充滿難以言說的沛然生機。

那栽種在菜園內的青  瓜萵苣韭菜蘿卜等物,在世俗中皆尋常可見,可仔細感應,則能清楚感受到,有一縷縷仙氣在那些果蔬中氤氳。

  就連泥土中都蘊積著晦澀的混沌氣息!

  這無疑太過驚人。

  直至將手中青瓜吃光,蘇奕都不由驚訝發現,自己那一身的道行竟精進了少許!

  再看莊壁凡魏山等人,也都渾身沐浴道光,氣機轟鳴,一個個如喝醉酒般飄飄然。

  尤其是冥王,此時竟隱隱有突破的跡象!

  她修為最弱,依舊在皇極境大圓滿地步,此刻若突破,必會迎來踏足登天之路的同壽境大劫!

  “現在突破,為時尚早。”

  一道清冷平淡的聲音響起。

  就見紅云真人從石屋中走出,屈指一彈。

  頓時,冥王一身的氣機被壓制住,歸于沉寂之中。

  “什么時候煉化了我留在你體內的那一道力量,什么時候便可破境,若強行破境,以后無望踏足羽化之路。”

  紅云真人道。

  冥王起身致謝,感激道:“多謝前輩指點!”

  紅云真人拿出一壺酒,隔空遞給了蘇奕,“這是我在末法時代釀的酒,取名‘余年’,你且嘗嘗。”

  說著,她自顧自來到篝火前,拿起勺子,把煮熟的餃子盛放在了一個瓷盤內,轉身放在了蘇奕身旁的石桌上。

  而后,她自己這才落座,道:“等你吃過,我們聊一聊。”

  蘇奕點頭道:“好。”

  土狗將這一切盡收眼底,內心又是震驚又是困惑。

  它還是頭一遭見到主人會對一個陌生的年輕人如此好。

  幫忙殺敵不說,還親自為其煮餃子,甚至連珍藏多年的余年酒都拿出來了一瓶!

  很久以前,土狗曾壯著膽子小心翼翼地提出,想品嘗一下余年酒的滋味,結果被一腳踹飛了出去。

  從那以后,土狗就再不敢惦念此酒。

  可它卻萬沒想到,才初次見面而已,主人就直接給了那名叫蘇奕的家伙一壺!

  “那小子難道是某個仙道世家的后裔?亦或者是某位仙道大能的親傳弟子?否則,怎會被主人如此另眼看待?”

  土狗驚疑。

  在它看來,輪回之力縱使再神妙和禁忌,可也不至于讓主人如此熱忱的待客。

  這其中,怕是另有緣由!

  而此時,蘇奕已經打開酒壺,一邊吃餃子,一邊飲酒,顯得很自然和愜意,渾沒有一絲拘謹。

  餃子皮薄餡多,香噴噴的可口。

  蘇奕嘗出來,一下子就判斷,這所謂的韭菜雞蛋餡,以及那餃子皮的材料,皆大有講究,明顯都是難得一見的靈物,不止滋味鮮美,且蘊含著超乎想象的靈氣!

  但,相較而言,這余年酒則更神異。

  這酒壺僅三寸高,通體如墨玉打磨而成,按蘇奕估算,最多也就能裝三杯酒的分量。

  事實上,也的確如此。

  不過,當飲盡這三杯酒之后,蘇奕才深刻意識到,此酒是何等神異!

  一杯下肚,他渾身氣機沸騰,體內大道洪爐隆隆作響,大道力量共鳴。

  兩杯下肚,他的的修為神魂軀體都似受到一場前所未有的洗禮和升華,在產生驚人的蛻變。

  而直至第三杯下肚,蘇奕只覺渾身一震,似捅破了一層窗戶紙,一身的修為長驅直入,突破至歸一境中期!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