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三百零一章 陷阱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聲音是從墳墓中響起。

  而伴隨聲音,墳墓悄然裂開一道縫隙,一道身影憑空出現。

  這是一個男子,頭戴斗笠,一襲布袍,腳踏芒鞋,一半面容遮掩在斗笠陰影下。

  他看似三四十歲的中年,面頰清瘦,頜下蓄著柳須,鬢角霜白。

  他眼眸清澈明亮如嬰孩,可當轉動時,卻似有歲月浮沉其中,不經意流露出風霜滄桑之氣。

  漁夫!

  星河神教教主,星空各界最頂尖的巨頭之一。

  當看到他出現,魏山、莊壁凡皆露出凝色。

  “既然你已擁有脫困的能力,為何還要留在此地?”

  蘇奕一眼看出,漁夫已從自己當年鎮壓在此的力量中脫困。

  “自然是等你前來,一雪前恥。”

  漁夫有些感慨,“兩年前,在輪回池之畔時,你還只是皇境修為,可如今,你都已踏足歸一境了,這輪回之力,果然無愧是世間最一等的禁忌大道。”

  蘇奕若有所思道:“看得出來,你似乎信心十足嘛。”

  在星空巨頭勢力中,漁夫性情沉凝如鐵、殺伐果斷,不弱于九天閣言道臨、太乙道門鄧左這些角色。

  漁夫笑起來,道:“若無信心,又怎會留守于此,盼君前來?”

  他一指腳下的墳墓,道:“當年,你將我鎮壓于此,而今天,我把此地還給你!”

  蘇奕道:“試試?”

  漁夫微笑道:“別慌,等我先為你引薦一些來自太古時代的大能,他們可同樣想和你觀主聊一聊。”

  說著,他神色變得莊肅,朝一側山峰上空微微拱手,道:“各位前輩,還請現身一見。”

  “果然有問題……”

  蘇奕心中自語。

  而莊壁凡等人則頓感不妙,這怎么看怎么像闖進了一個精心布設的陷阱中!

  天穹下,忽地涌現出一陣飛仙光雨。

  緊跟著,陸續有三道身影憑空出現,皆宛如仙神般,渾身縈繞著出塵的氣息。

  那赫然是三個擁有智慧的逝靈!

  并且,氣息一個比一個恐怖!

  莊壁凡他們心情沉重,這果然是個陷阱,并且是專門針對蘇奕所布設。

  蘇奕瞇了瞇眼眸,道:“怪不得你這老家伙有恃無恐,原來是投靠了這些逝靈。”

  投靠一詞,透著毫不掩飾的譏諷。

  漁夫不以為意地笑了笑,道:“過往那些歲月,我曾不止一次聆聽這三位前輩的授業和教誨,于我而言,他們亦師亦友。”

  說著,他眼神意味深長道:“這就叫禍兮福之所倚。”

  蘇奕道:“那你得好生感謝我,畢竟,若非我鎮壓你于此,焉可能讓你獲得如此福緣?”

  一道陰柔的聲音悄然響起:

  “你倘若也想獲得如此福緣,眼下就是一個機會。”

  一個身著月白僧袍,眼眸呈碧綠色的僧人從天穹處走來。

  他面容妖異俊美,光潔的頭頂,烙印一朵血色蓮花圖案。

  漁夫介紹道:“觀主,這位是臨河前輩,來自太古修仙勢力蘭若寺,曾是羽化路上呼風喚雨的大能,功參造化。”

  蘇奕敷衍地哦了一聲,“這等福緣,我可消受不起,這個機會,不要也罷。”

被稱作臨河的  僧人氣息很詭異,眼眸碧綠,額頭印著血蓮圖案,明顯不是什么好鳥。

  “這位小友似乎對我們有偏見吶,你放心,我等只是想和你聊一聊而已,相信小友得知我們的善意,定會改變主意。”

  一個背負一桿青銅短矛的高大男子掠來。

  他須發如戟,笑容爽朗,氣息卻恐怖如山岳橫移,壓抑人心。

  “這位是華景前輩。”

  漁夫再次出聲介紹,此人來自太古一個頂尖修仙勢力,生前同樣也是羽化路上的強者。

  “聊什么?”

  蘇奕問道。

  華景神色誠懇道:“我們欲參悟輪回,還請道友行個方便。”

  此話一出,全場寂靜。

  莊壁凡他們也終于明白過來,這三個擁有智慧的逝靈,竟是盯上了輪回奧義!

  “只要道友成全我等,我等自有厚報。”華景說道。

  蘇奕淡淡道:“若我不樂意呢。”

  華景沉默片刻,道:“這樣的話,我等就只能自取了。”

  自取?

  說的好聽,無非是強奪罷了。

  蘇奕笑起來,道:“那也得看爾等是否有這個能耐。”

  “我早說了,直接動手便可,根本無須廢話,可你們卻不聽,非要和他談判,難道你們不清楚,言辭往往是最無力的?”

  一個女子掠來,身著黑色長衣,纖細的腰肢上纏繞著一條火紅如燃的鞭子。

  她氣質冷厲,眸如刀鋒,剛一走來,一股滔天的殺機便彌漫而開。

  “這位是流螢前輩。”

  漁夫再次介紹,和華景、臨河一樣,這名叫流螢的黑衣女子來自末法時代一個修仙勢力。

  “觀主,我清楚你不怕死,可你定然不忍心看著你那些朋友喪命于此。”

  漁夫輕嘆,“為何你就不能配合一下,大家皆大歡喜呢?”

  蘇奕瞥了漁夫一眼,似笑非笑道:“你不妨猜猜,我若說把你殺了,就能換來輪回奧義,你眼中的那三位亦師亦友的前輩會如何做?”

  漁夫眼皮一跳,登時默然。

  卻見那氣質陰柔妖邪的僧人臨河搖頭道:“殺了你便可獲得輪回奧義,我們為何要對自己人動手?”

  華景深以為然道:“不錯,人無信不立,我等可不會干這等有損風骨的事情。”

  流螢也點了點頭。

  漁夫的神色頓時緩和輕松下來。

  卻見蘇奕笑了笑,道:“是嗎,那我倒真想試一試,這樣吧,你們三個誰若能摘了漁夫的腦袋,我不介意拿出輪回做交換。”

  此話一出,

  臨河、華景、流螢三人彼此對視,似有些猶豫。

  這微妙的變化,讓漁夫心中咯噔一聲,臉色頓時難看起來,咬牙道:“你觀主何時也變得這般卑鄙了!?”

  蘇奕笑道:“別怕,逗你玩呢。”

  眾人:“……”

  這一下,臨河等人的臉色難看下來。

  “剛才那番話,你是故意耍我們?”

  流螢眉梢殺機縈繞,神色不善。

  蘇奕驚詫道:“這么說,你剛才還真打算摘了他的首級?”

  漁夫:“……”

  “的確已無須廢話,動手吧。”

臨河冷冷道,那碧綠的眼眸深  處,有暴戾的殺機在蒸騰。

  可就在此時,一道清朗的聲音響起:

  “這個人,我松鶴保了!”

  聲傳全場。

  眾人側目,紛紛看過去。

  就見遠處地方,一個頭戴芙蓉冠的俊秀道人踏步虛空而來。

  當看到此人,臨河、華景、流螢三人眉梢皆皺起。

  蘇奕也有些意外,這家伙是誰,竟跳出來要要保自己?

  “松鶴,這黑黿山可不是你撒野的地方。”

  華景眼神如電,語氣森然。

  “想替人出頭?呵呵,我看你是想趁機分一杯羹吧?”

  臨河冷笑。

  “憑你一人,若敢摻合,必死無疑。”

  流螢一字一頓,殺伐氣滔天。

  任誰都看出,這三位擁有智慧的逝靈,對那突然到來的俊秀道人極為反感和排斥。

  松鶴抵達后,笑著朝蘇奕拱手道:“你放心,我此來只為結一樁善緣,帶你去見一位了不得的存在。”

  蘇奕眉頭微挑,事情……好像越來越有意思了,這些擁有智慧的逝靈,似乎都盯上了自己?

  “哈哈哈,想把人帶走?你松鶴也配?”

  華景仰天大笑。

  松鶴淡淡說道:“我奉紅云真人之命而來,你覺得,我配嗎?”

  紅云真人!

  一個稱謂而已,卻讓場中氣氛猛地寂靜下來。

  華景的笑聲戛然而止,他身旁的臨河、流螢皆露出驚愕之色。

  漁夫也不由倒吸涼氣。

  過往那些年,他一直呆在這無定魔海,焉可能不清楚,紅云真人是最不能招惹的三位恐怖存在之一?

  蘇奕則終于明白過來,在這些擁有智慧的逝靈中,原來還有更為恐怖的存在。

  比如這個紅云真人!

  “空口無憑,誰知道你是否在狐假虎威?”

  華景冷哼道。

  松鶴反問道:“你覺得,我有膽子敢冒然打著紅云真人的旗號行事嗎?”

  華景神色陰晴不定。

  的確,在無定魔海,還沒有誰敢冒充紅云真人的使者!

  “換做其他時候,我們自會給紅云真人面子,可今天不同,我們是在為萬窟洞的‘血燈佛主’做事!”

  臨河忽地冷冷說道,“紅云真人若想要人,盡可以去找血燈佛主。”

  萬窟洞的血燈佛主、血雷廢墟的紅云真人、以及黑玄島上的鬼書生,便是無定魔海中最強大的三位存在。

  而今,臨河報出血燈佛主的名號,讓松鶴也不禁皺眉。

  一時間,氣氛沉悶壓抑。

  這一幕幕,看得魏山他們都一陣心驚肉跳。

  蘇奕則有些不耐了,目光看向松鶴,道:“不管你是什么目的,現在開始,莫要再插手,否則,我必視你為敵。”

  松鶴:“???”

  這家伙,難道認為自己不懷好意?

  他正欲解釋,蘇奕已再次開口。

  “還有你們,若不動手,就盡早消失。”

  蘇奕目光掃視臨河等人,語氣很不客氣,“若不然,今天你們也別想活了!”

  臨河等人:“???”

  誰敢想象,一個被視作獵物團團圍困的家伙,都敢囂張到這般地步?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