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三百章 人間劍示警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無定魔海深處。

  煞霧彌漫,浩渺無垠般的黑色海水洶涌奔騰。

  蘇奕一行人飛馳其中。

  在莊壁凡掌間,定海分水珠流淌著億萬如水流般的幽藍霞光,將他們一行人籠罩其中,一路乘風破浪。

  此寶極為神妙,可讓萬丈范圍的海域風平浪靜,也可鎮壓藏匿在深海中的恐怖妖獸。

  尤為重要的是,憑借此寶,讓修士在潛入大海深處時,如履平地,渾不受任何影響。

  “逃!快逃啊——!”

  一陣急促的大叫從遠處海域響徹。

  遠處有一道道遁光破空,一群修士倉惶逃竄,驚恐不安。

  在他們身后,海浪洶涌,颶風肆虐,一頭巨大如山嶺般的骨鳥,拍打著翅膀在追擊。

  那骨鳥氣焰滔天,眼眸似一對血色湖泊,雙翅拍打時,有滾滾血色雷電奔涌而出,毀滅氣息驚人。

  它所過之處,天穹都似要被掀翻,海水席卷起肆虐的亂流,那等威能,動輒可鎮殺歸一境界王!

  “不——!”

  一個界王境人物發出凄厲的慘叫,軀體被一片血色雷霆轟碎,形神俱滅。

  “活得不耐煩了嗎,還不快逃!?”

  當一個手握大戟的中年看到蘇奕一行人朝這邊掠來,不禁厲聲大喝。

  “這家伙心腸倒是不壞。”

  莊壁凡嘿地笑起來。

  “按他們的速度,不出片刻,就會被那只骨鳥追上,有死無生。”

  魏山飛快道。

  他看得出,實力懸殊太大,那些修士根本不可能逃出生天。

  “蘇叔叔,咱們要不要幫忙?”

  冥王一對美眸看向蘇奕。

  蘇奕唇角不易察覺地抽搐了一下。

  這一路上,冥王似乎已經接受了自己是她長輩的事實,在叫自己叔叔時,那叫一個自然。

  “路見不平拔刀相助,本就是行善之舉,為何不幫?”

  蘇奕說著,袖袍一揮。

  一道充盈著輪回氣息的劍光掠空而去。

  砰!!

  遠處,那如若山嶺大小的骨鳥軀體猛地一僵,而后轟然炸開,四分五裂。

  那些正在逃亡的修士皆震驚,瞠目結舌。

  那等恐怖的一道逝靈,就這般被抹殺了?

  當他們回過神時,蘇奕一行人早已消失在茫茫大海深處。

  接下來的路上,蘇奕一行人遇到了很多類似的事情,漸漸地已經見怪不怪。

  有時候遇到一些修士遇險,蘇奕也不介意順手幫一把。

  在此期間,蘇奕也終于印證了一件事——

  輪回的力量,專門克制逝靈!

  其實,早在天祈星界烏鴉嶺闖蕩時,蘇奕就已經發現,輪回的力量在斬殺逝靈時,能夠發揮不可思議的妙用。

  而如今,他只不過是進一步驗證了此事。

  “一切逝去的,皆將被終結,當初戲法師就曾施展神通,重塑過去歲月中的人和物,但面對輪回奧義,皆如鏡花水月,一戳即破。”

  “而在對付逝靈上,輪回同樣有著無與倫比的威能,這是否意味著,但凡針對過去的力量,輪回皆可鎮殺?”

  蘇奕思忖。

  他掌握諸般至強法則,可唯獨在參悟輪回和玄墟這兩種大道法則上,感到極為吃力和艱澀。

哪怕時  至如今,他對這兩種大道法則的掌控,都還不曾達到小成地步。

  這無疑彰顯出,輪回和玄墟奧義是何等超然,遠不是這世間一般意義上的至強法則可比。

  在和當世大敵廝殺時,無論是飛光法則、還是玄禁法則,皆比輪回奧義更好用。

  可在對付一些堪稱詭異和不詳的力量時,輪回則往往能爆發出超乎想象的威能。

  除此,玄墟法則也很特殊,這種來自命運長河上的大道,威能本就恐怖之極,但此道最大的妙用,則在于淬煉和鞏固自身的道基!

  “那是一座神山?”

  忽地,莊壁凡驚訝出聲。

  遠處海面上,竟然出現一座綿延起伏的大山,山勢雄渾巍峨,通體呈黑色,寸草不生。

  一眼望去,竟看不到盡頭。

  “那便是在星空各界令人談而色變的‘黑黿山’。”

  蘇奕眼神泛起一絲恍惚。

  當年,觀主就是在此地,以人間劍把星河神教教主漁夫徹底鎮壓于此。

  黑黿山!

  眾人心中凜然,明白過來。

  傳聞中,黑黿山是由太古時期的一頭黑黿的尸骸所化,那黑黿軀體足有八千里之大,四蹄如擎天之柱,頭顱都堪比一座巨大的山峰。

  “嗯?”

  忽地,蘇奕注意到,和當初相比,黑黿山明顯不一樣了,那綿延起伏的山體上,竟有許許多多的裂痕出現。

  一陣陣兇煞邪祟的氣息,從那些裂痕中涌出,如若濃郁的狼煙般沖霄而起,把那天天穹都染成黑色。

  遠遠一望,黑黿山宛如籠罩在如墨般的暗夜中,令人心悸。

  “走,過去看看。”

  蘇奕思忖時,已帶著眾人朝黑黿山上掠去。

  才剛進入黑黿山的外圍地帶,異變陡生,一群逝靈暴沖而出。

  這些逝靈,有修士打扮的男女,也有一些飛禽走獸之屬,渾身彌漫著詛咒氣息,兇厲之氣滔天。

  每一個,隨便拎出來都能滅殺歸一境界王!

  而此時,這些逝靈足足有上百之眾。

  蘇奕眉頭皺起,果然和當初完全不一樣了,起碼當初的黑黿山上,根本就見不到一個逝靈。

  “去!”

  蘇奕袖袍鼓蕩,無數劍氣如暴雨般排空而起,橫空一掃,便將那上百個逝靈屠戮當場。

  干脆利索。

  莊壁凡他們都早已見怪不怪。

  這一路上,若非有蘇奕帶著,他們根本就沒有機會抵達此地。

  “走。”

  蘇奕當先帶路。

  一路上,時不時會有成群結隊的逝靈沖出,氣勢洶洶,悍不畏死的殺來。

  這讓眾人都差點以為闖入了逝靈的老巢。

  那逝靈的數量實在太多了,蟄伏在黑黿山內,密密麻麻。

  不過,這些逝靈幾乎都沒有智慧,意識渾渾噩噩,縱使戰力都無比強大,但在蘇奕面前,根本沒多少威脅可言。

  很快,蘇奕就帶著眾人輕松殺出一條血路。

  不過,他心中卻升起不好的預感。

  距離他當初在黑黿山上鎮壓漁夫已經過去了漫長歲月,可此地明顯已經發生驚變。

  這讓蘇奕不禁懷疑,被鎮壓在此的漁夫是否早已脫困。

  “應該不會。”

  蘇奕想起一件事。

漁夫的大  道分身,曾駕馭萬星舟出現在了幽冥界輪回池之畔。

  而無定魔海的劇變,則是在二十年前的時候上演,若漁夫的本尊真的早已脫困,何須動用分身前往幽冥?

  更別說,當初在輪回池之畔,蘇奕曾見過萬星舟,那艘黑色寶船內,承載著漁夫的半世道業,但卻遭受著人間劍的鎮壓。

  有人間劍在,縱使這艘萬星舟依舊能夠被漁夫操控,可他本尊的力量注定一直被禁錮,無法脫困。

  簡單來說,人間劍就像一座囚籠,只要鎮住了萬星舟,漁夫的本尊就無法脫困。

  就在蘇奕思忖時,內心驀地產生一絲奇妙的感應。

  幾乎同一時間,一道劍吟從遠處大山中響徹,激蕩九霄。

  人間劍!

  蘇奕眸子發亮,漁夫果然還被鎮壓于此。

  但旋即,蘇奕眉頭皺起,他聽出人間劍的劍吟聲,竟是在示警!

  “難道鎮壓漁夫的地方,潛藏著某種危險?”

  蘇奕暗道。

  人間劍是觀主生前最得意的佩劍,雖無劍魂,卻擁有靈性。

  而以人間劍對觀主的了解,竟在此時進行示警,這無疑意味著,那地方潛藏的危險,極可能威脅到最巔峰時的觀主!

  想到這,蘇奕吩咐道:“老莊、小魏子,待會你們護著其他人,務必跟緊我。”

  眾人皆凜然,警惕起來。

  蘇奕不再遲疑,繼續前行。

  他此來的目的,就是要收回人間劍,自不會畏難而退。

  片刻后。

  一座籠罩在黑色煞霧中的山峰出現在人們視野中。

  山腳下,修著一座墳墓。

  墳墓前立著一塊墓碑,上寫“未死之人臧天云之墓”。

  字跡飄逸恣肆。

  正是觀主當年為漁夫所留。

  臧天云,便是漁夫的本名。

  墳墓內,便鎮壓著漁夫的本尊!

  而在墳墓不遠處地面上,有著一艘黑色寶船,形似一尾靈魚,兩端狹窄,中部寬大,其上還覆蓋著一層船篷。

  船首的位置,插著一柄造型奇特的戰劍。

  狹長的黑色劍身和橫直的劍柄呈“十字”形狀。

  劍身與劍柄呈十字,呈現出開天劈地、橫壓十方的大勢,讓人一眼看去,就感到撲面而來的肅殺凌厲之氣,如面對天罰審判!

  而劍柄四周圍繞的圓環,則有周而復始、圓滿如一的神韻。

  圓環內的劍柄,恰似“一元復始”。

  這一剎,冥王認出來了,當初她曾和蘇奕一起闖蕩輪回池,曾見過這艘黑色寶船和造型奇特的道劍!

  而她清楚記得,那時候的漁夫,曾說正是此劍,當初毀了他半世道業,一腔心血,猶如一道禁錮,鎮壓他至今!

  而當蘇奕看到此劍,內心卻憑生一種莫名其妙的寂寥滋味。

  似孤寂、似悵然。

  似君埋泉下泥銷骨,我寄人間雪滿頭的落寞!

  此劍,名喚人間。

  曾追隨觀主征戰星空各界,被視作天下第一兇劍!

  可此劍此時卻在激烈顫抖,發出激昂急促的劍吟,就像在催促蘇奕速速離開。

  “觀主,你終于來了,我這個被你鎮壓的未死之人,可在這里等了你太久太久……”

  也就在蘇奕他們抵達的同時,一道溫醇如春風般的感慨聲,悠悠響起。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