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二百九十九章 紅云真人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這逝靈曾自稱早在末法時代就踏入羽化之路,曾執掌一方修仙道統。

  在和蘇奕他們對談時,更顯露出睥睨驕橫的姿態。

  可此時,面對那一塊懸浮的青銅碎片,他卻匍匐跪地,神色敬畏而忐忑!

  “不怪你。”

  青銅碎片內傳出一道溫和的男子聲音。

  緊跟著,光雨流轉,一道身影憑空出現。

  他作道士打扮,頭戴芙蓉冠,手握拂塵,面容俊秀,眼眸顧盼時,有絲絲縷縷的仙光氤氳。

  如神似仙!

  “之前那人,執掌輪回之力,或許修為微不足道,但僅憑這等大道力量,便足以對我們產生致命威脅。”

  這位模樣俊秀如少年的道人,聲如晨鐘暮鼓,

  “這也是為何,之前我提醒你,讓你盡早離開的緣由。”

  輪回!

  匍匐在地的逝靈渾身顫抖,難以置信道:“主上,此等禁忌力量,不是早已被諸神契約所扼殺,不允許存在于世間?”

  “這也正是讓我困惑的地方。”

  道人輕語,“傳聞中,過去現在未來,一切秩序皆由諸神所掌控,可唯獨輪回,不在此列!”

  “而今,世間竟有人重演輪回,并且還不曾遭劫而亡,這無疑是一個前所未有的變數。”

  說到這,道人眸子中仙光蒸騰,“同樣,這對我們而言,也是一個萬古難遇的機會!”

  那逝靈怔怔道:“主上,此話怎講?”

  “松鶴,我們雖然從末法時代僥幸存活下來,可卻遭受詭異的詛咒力量纏身,只剩下這人不人鬼不鬼的魂體茍延殘喘。”

  道人眉梢浮現一抹冷意,“這一切,皆拜那一場斬斷羽化之路的禁忌浩劫所賜!”

  “縱使在當今歲月,周天規則發生劇變,讓我們擁有重塑道軀重走修仙路的機會,可只要身上的詛咒力量不除,就是恢復往昔的道行,都千難萬難,更別提以后羽化成仙了。”

  “不過……”

  說到這,道人眸子變得亮若烈日,“現在機會來了!因為輪回的力量,可以終結過去的枷鎖和詛咒,從而讓我們這樣的逝靈徹底解脫!”

  跪在地上的逝靈渾身一震,激動得渾身顫抖。

  身為逝靈,他焉可能不明白,這樣的機會何等難得?

  “萬古悠悠,當初在末法時代,羽化之路被斬,我輩修仙者皆遭受浩劫,身陷萬劫不復之地,便是能夠活下來的,也遭受詛咒力量困擾,以至于當世那些修士,竟都敢視我輩為獵物,任憑狩獵。”

  道人眉梢浮現一抹悵然,頗為感慨,“還好,大道五十,天衍四九,尚有一線生機,這或許便叫天無絕人之路!”

  匍匐在地的逝靈說道:“主上,按您所言,那人掌握輪回力量,同樣會嚴重威脅到我們,要想收拾他,可不容易。”

  道人笑了笑,道:“為何要打打殺殺?找個機會,去跟他結一樁善緣,請他幫我們,豈不是更好?”

  逝靈一怔,道:“可……他若拒絕呢?”

  道人笑了笑,自信滿滿道:“我一向堅信,人定勝天,事在人為!”

  說到這,他想起什么,道:“松鶴,我們一起去拜見一下‘紅云真人’。”

  紅云真人!

  逝靈渾身一僵,想起了一位極端恐怖的存在。

  刺目的血色雷電,化作一朵朵血色蓮云,籠罩在一塊漂浮在無定魔海上的陸地上空。

  陸地堪比一座城池大小,其上如若廢墟,到處是坍圮斷裂的墻體和碎裂的瓦礫。

  唯有中央處,坐落著一座簡陋的石屋。

  石屋前,開辟一方菜園。

  菜園內栽種著各種在世俗中尋常可見的蔬菜,諸如萵苣韭菜青瓜茄子等等,看起來皆很新鮮。

  菜園不大,以籬笆圍繞了起來,籬笆外,一只黃色土狗懶洋洋臥在那,眼簾閉合。

  一個女子坐在一張石桌前,手握一柄短刀,正在切割一捆水靈靈的韭菜。

  她布衣荊釵,像個農婦般,烏黑長發盤起。

  姿容略顯平庸,肌膚略顯蠟黃,唯有一對眸像秋水般剔透干凈。

  最特別的,是她的氣質,恬靜質樸,有一種發自骨子里的從容和安靜。

  這一幕畫面很反常。

  畢竟,這里是無定魔海深處,附近海域怒浪排空,煞霧翻騰,天穹上垂落一朵朵血色雷霆所化的云朵,詭異滲人。

  就連這塊漂浮的陸地上,也到處是破敗的廢墟。

  便是洞宇境界王在此,都會感到膽顫心驚。

  可在此地,則有石屋菜園土狗和宛如農婦的女人。

  顯得格格不入。

  遠遠地,被稱作松鶴的逝靈看到這一幕,渾身一哆嗦,下意識低下了頭顱,不敢再看第二眼。

  而在他身前,漂浮著的一塊青銅碎片內傳出一道溫和的聲音:“你就在此等著便是。”

  說話時,那頭戴芙蓉冠的俊秀道士憑空浮現。

  當看到遠處廢墟中那坐在石屋前的女人時,道人眉梢間也不由浮現一抹凝色。

  整了整衣冠,他邁步上前。

  直至來到距離那座石屋三十丈之地時,道人飄然落地,選擇步行。

  而他眉梢間的凝色,已是越來越重,如臨大敵。

  直至抵達十丈之地時,道人腳步頓住,稽首見禮:“千秋魔山李悲山,見過紅云真人。”

  菜園籬笆前,那只懶洋洋爬在地上的土狗眼睛睜開了一道縫隙,目光則看向坐在石桌前的女人。

  女人已經把一茬韭菜切成整整齊齊的細條,皆兩寸長,分毫不差。

  她似渾然不覺,自顧自取出一袋面粉和一壺水,挽起雙袖,開始和面,直接無視了那前來拜訪的道人。

  十丈外,自稱李悲山的道人非但不著惱,神色反倒愈發莊重,道:“我明白真人的規矩,不過,我此來是有充足的理由,相信真人知道我的來意后,定會感興趣。”

  在無定魔海深處,對于他們這些擁有智慧的逝靈而言,有三人是不能得罪的。

  一個是萬窟洞的妖僧。

  一個是黑玄島上的鬼書生。

  一個便是血雷廢墟上的紅云真人!

  其中,紅云真人最為低調和神秘,也最令人忌憚。

  她的規矩很特別,無論是誰前來拜見,若說出的緣由讓她不感興趣,注定是死路一條!

石桌前,女子已經把面揉成面團,神色平靜專注,自始至終都不曾  理會前來拜訪的李悲山。

  而那只懶洋洋臥著的土狗,此刻則睜開眼眸,碧油油的瞳孔閃爍著莫名的光澤,朝遠處的道人李悲山看過去。

  那一瞬,李悲山軀體悄然緊繃,再不敢耽擱,直言道:“我已經找到解除大道詛咒的辦法。”

  此話一出,那只土狗悄然爬起身來。

  正在揉面的女子,似終于產生興趣,道:“說。”

  一個字而已,可那聲音似空谷清泉叮咚響徹,若天籟般在虛空中回蕩。

  李悲山深呼吸一口氣,道:“一個執掌輪回奧秘的年輕修士,出現在了無定魔海!”

  輪回!

  女子手中動作停頓下來。

  那只土狗則似躁動般,不斷搖晃尾巴。

  而見到這一幕,李悲山暗松一口氣,他敢確信,這位來歷神秘可怕的紅云真人,已經被勾起興趣!

  若非如此,自己今天注定不可能活著離開。

  “我此來,就是想邀請真人一起去謀奪這次機會。”

  李悲山飛快道,“不瞞真人,我這么做,一是自忖憑自己如今的實力,擔心吃不下這個機會,二是也想借此契機,在真人面前留下一個好印象。”

  他顯得很坦誠,把自己的心思說出,不敢隱瞞。

  這就是紅云真人的威勢!

  她自始至終只說了一個字,就讓李悲山竹筒倒豆般把自己真實意圖一一交代出來。

  此時,她取出搟面杖,開始搟面皮,又不說話了。

  而那只土狗則忽地開口:“你為何不去找那個妖里妖氣的老和尚?亦或者是去找那個滿嘴仁義實則滿肚子壞水的書生?”

  李悲山沉默片刻,道:“他們可不會顧念我的好,甚至,會做出卸磨殺驢過河拆橋的事情,但……真人不會。”

  土狗嘿地笑起來,道:“你這老魔頭,倒是有點小聰明。”

  “你去把那人帶來,若真如你所言,我自會記你一個人情。”

  女子開口,她兀自專注在自己手中的事情上,自始至終都不曾回頭看李悲山一眼。

  李悲山精神一振,道:“是!”

  他再次躬身見禮,而后才轉身而去。

  遠處,一直等候在那的松鶴見到李悲山活著歸來,也長長松了口氣,懸在嗓子眼的心總算落下。

  很快,他和李悲山一起離開。

  “小姐,輪回重現,萬古未有的一個變數已來,這次……咱們總算能夠從這鬼地方離開了!”

  菜園籬笆前,土狗振奮地搖著尾巴。

  女子神色恬靜,道:“你可記得在故鄉的今天,是什么日子?”

  土狗一愣,搖了搖頭。

  “是中秋。”

  女子抬眼望向天穹,“月是故鄉明,可我的故鄉……還能回去么?”

  眉梢眼角,泛起一絲悵然。

  土狗沉默片刻,道:“小姐,被諸神契約禁掉的輪回都出現了,我們焉可能回不去故鄉?”

  女子怔了怔,唇邊泛起一絲若有若無的笑意,道:“此話在理,今天就賞你一頓餃子吃。”

  說著,她開始動手包水餃。

  一側,土狗咧嘴笑起來。

  小姐她……心情總算好一些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