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二百九十八章 羽化之秘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蘇奕深深看了聞伯符一眼,沒有再計較,談起別的話題。

  “你們聞氏對羽化之路的了解又有多少?”

  蘇奕問道。

  聞伯符想了想,道:“目前也僅僅只了解一些皮毛,大致清楚,在這條貫通在登天之路和仙道之間的道途上,分作三大境界。”

  “分別是神嬰合道舉霞。”

  “神嬰,又被視作陽神,此境功參造化,以道軀為根,以神魂為干以大道力量為源泉,淬煉出的神嬰品相越高,代表底蘊越強大。”

  “合道境,則需要融合九種至高大道法則,此境最為重要,承前啟后,關乎在舉霞境的底蘊。”

  “舉霞境,顧名思義,臻至此境,可舉霞飛升,故而此境又被稱作飛升境。”

  “此三境,皆被稱作是羽化境,在太古‘末法時代’,唯有羽化境強者,才有資格被稱作是‘人間至強’,舉世無上,威能無疆!”

  聞伯符說到這,感慨道,“在世間眾生眼中,羽化境人物的確已和真正的仙人也沒區別。”

  莊壁凡不禁動容,他也是今天才知道羽化之路三大境的一些玄機。

  蘇奕撫摸著下巴,道:“青鸞靈族的鐘天權天火靈族的虛天罡都疑似踏入羽化之路,你們聞氏一族呢,是否也有人已踏足其上?”

  聞伯符呃了一聲,苦笑道:“不好說。”

  “這是何意?”

  蘇奕皺眉。

  聞伯符輕嘆道:“道友有所不知,鐘天權虛天罡或許都已踏足羽化之路,可也因此,讓他們和被困的逝靈一樣,短時間內無法重現于世間,否則,必會遭受周天規則力量的反噬。”

  “據我所知,鐘天權和虛天罡二人,如今都還在飛仙禁區內。”

  頓了頓,聞伯符道,“而我族‘無淵老祖’若沒有出現意外,應該也已在飛仙禁區內探尋到羽化之路,不過無淵老祖至今不曾傳回消息,故而我族還無法斷定,他老人家是否真的已成為羽化境人物。”

  蘇奕這才明白過來。

  接下來的閑聊中,讓蘇奕又獲知了一些和羽化之路有關的秘辛。

  比如,在當今星空各界,唯一可以確定的是,飛仙禁區內的確存在著和登臨羽化之路有關的機緣!

  不出三年,天下將發生劇變,到那時,羽化境修士便可重現于世。

  同樣,被困在各大禁區內的逝靈,也將就此解脫,可以行走于世間!

  當了解到這些,蘇奕都不禁挑眉。

  三年!

  又是這個時間段!

  在這段時間內,不止域外戰場將重現,就連羽化之路也將重新出現于世間。

  除此,類似手骨主人珞瑤神秘女槍客戲法師這些來歷神秘蹊蹺的家伙,也將陸續歸來!

  這一切,讓蘇奕意識到,當這一系列變數上演,整個東玄域星空各界,恐怕將迎來一場不可預測的劇變!

  “還真是讓人期待……”

  蘇奕內心升起期待。

  窮則變,變則通。

  人如此,世事也如此。

以前的星空各界,羽化之路早在末法時代就被斬斷  ,從此人間歸人間,仙界歸仙界,絕地天通。

  也因此,讓不知多少驚采絕艷的界王境大能,在苦苦尋覓中含恨而終。

  便是觀主,當初也不得不選擇轉世重修。

  一切,皆因為路斷了!

  可現在不一樣,三年內,世間將迎來一場前所未有的大變!

  和青鸞靈族天火靈族一樣,聞伯符此來無定魔海,同樣是為了捕捉擁有智慧的逝靈。

  按照他的說法,最近這段時間,無定魔海深處出現了許多變數,從沉寂重寶覺醒的逝靈越來越多。

  而這時候的逝靈,也是最虛弱的時候。

  只要準備充足,足可以擒獲那些擁有智慧的逝靈!

  前不久的時候,來自古族云氏的一批老家伙,就聯手擒下了一個擁有智慧的逝靈,消息一出,轟動天下。

  古族云氏,同樣是護道古族之一。

  任誰都清楚,當云氏擒獲一個擁有智慧的逝靈,也就意味著,獲得了一樁和羽化之路有關的造化!

  這任誰能不心動?

  故而,最近這段時間,世間諸多頂尖勢力皆紛紛出動,來到了這無定魔海中,試圖搏一把。

  逝靈很可怕。

  尤其是擁有智慧的逝靈,哪怕現在處于極致的虛弱狀態,可他們生前畢竟是最頂尖的羽化境人物,足可嚴重威脅到洞宇境人物的性命。

  故而,類似捕獵逝靈的行動,可謂步步殺機,便是洞宇境界王,也隨時有殞命的可能。

  “就像剛才那個逝靈,就是一個極端恐怖的存在,超乎想象的可怕,我甚至懷疑,這世間的洞宇境存在,都根本不可能是他的對手。”

  聞伯符說到這,笑著對蘇奕道,“當然,道友不在此列。”

  此話一出,莊壁凡魏山等人皆深以為然。

  之前誰都清楚看到,蘇奕一出手就差點奪走那個逝靈手中的青銅碎片,強勢得一塌糊涂。

  若不是被虛若行等人干擾,足可輕松拿下對方。

  又閑聊了片刻,聞伯符便告辭而去。

  他已在無定魔海闖蕩多天,遇到了不少堪稱致命的危險,不敢再多待下去。

  臨走前,他告訴蘇奕,最好不要前往無定魔海深處。

  那地方太過兇險和詭異,疑似是逝靈的老巢,一些擁有智慧的逝靈,皆盤踞其中!

  “這聞伯符倒是很會來事嘛。”

  莊壁凡感慨道。

  “凡是和我家少爺同一時代的老家伙,皆不會輕視和怠慢我家少爺。”

  魏山說道,“剛才那些家伙,或許也算當世最頂級的大人物,可在我家少爺面前,也不過是一群小輩罷了。”

  蘇奕微微搖頭,道:“莫要小覷聞伯符,剛才的那一場戰斗中,這老家伙一直藏匿于暗中,打算坐山觀虎斗,坐收漁利。”

  眾人一怔,旋即心中凜然。

  當時,蘇奕曾說過,誰是黃雀誰是螳螂誰是蟬,尚未可知。

  事實果然如此,被視作獵物的逝靈,率先突圍逃走。

  而聞伯符,無疑是藏的最深的那一個!

“他之所以主動站出來,一  是再沒有機會坐收漁利,二則是擔心我早識破了他的蹤跡,于是站出來緩和與我之間的關系,擔心被我記恨上。”

  蘇奕隨口道,“除此,古族聞氏和天火靈族雖然都是護道古族,但這兩族之間明爭暗斗了不知多少歲月,關系根本談不上好,這次若能借我的手,殺了那虛若行三人,聞伯符自然樂見其成。”

  眾人皆動容。

  他們最初都以為,聞伯符是路過此地,仗義出手。

  誰曾想,這其中竟還藏著如此多心思!

  “不過,這都算不上什么,聞伯符應當也清楚,我已經識破了他的那些小心思,故而才會在剛才時候,坦誠地把一些羽化之路上的秘辛說出,以此表達善意。”

  蘇奕淡淡道,“總之,如聞伯符這樣的老東西,一個比一個心思縝密,一舉一動皆有意圖,可不能認為對方是熱心腸的大善人,純粹是來幫忙的。”

  前世身為觀主時,他曾和六大護道古族打過多次交道,很清楚這些底蘊深不可測的古老勢力,是何等恐怖。

  和他們打交道,絕不能只看表面,否則,被人吃了怕都反應不過來。

  莊壁凡唏噓道:“這就是現實,你強大時,他們樂得錦上添花,花花轎子抬人高。可一旦你落難,可別指望他們能雪中送炭,不落井下石,趁機踩你一腳,就已經算仁慈了。”

  “走吧。”

  交談時,蘇奕已朝遠處掠去。

  其他人跟隨其后。

  一處霧靄繚繞的海域中。

  聞伯符佇足在一塊星骸上,靜默等待了許久,這才長松一口氣,渾身輕松下來。

  之前,他看似和蘇奕談笑風生,實則一直繃著心弦。

  他很清楚,這位觀主的轉世之身,必然早已識破了他那點小心思,也很清楚,以觀主的性情,說不準就會因此而震怒,翻臉無情。

  故而,就在剛才辭別離開后,聞伯符一路上也在戒備和警惕,唯恐觀主冷不丁追上來,一劍劈了他。

  還好,這一切并未發生。

  “螳螂捕蟬,黃雀在后,老子這黃雀沒當成,反倒命懸一線,差點被清算。”

  聞伯符暗自一嘆。

  思忖許久,他取出一塊秘符,決定通知宗族,接下來一段時間內,莫要摻合任何和觀主有關的事情。

  “這家伙雖然是轉世之身,可所掌握的力量,都足以輕松鎮殺洞宇境人物,比之他前世最巔峰時,也不逞多讓。”

  聞伯符眸光閃動,“除非羽化境人物能夠在世間行走,否則,誰若敢認為觀主已是昨日黃花,隨便誰都能踩一腳,那可就真的大錯特錯了!”

  虛若行等三位洞宇境界王的覆滅,就是血淋淋的代價!

  同一時間——

  無定魔海深處。

  一片銀色閃電交織,飛仙光雨飄灑的區域中,漂浮著一座荒涼的小島。

  小島上,那身著黑袍,眼眸猩紅的逝靈,此時卻匍匐在地,朝懸浮在身前的一塊青銅碎片叩首道:

  “主上,屬下無能,讓您受驚了。”

:祝大家中秋快樂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