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二百九十七章 逝靈的根腳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鶴氅男子三人神色陰晴不定。

  最近這段時間,天下都在瘋傳和觀主轉世之身有關的消息。

  他們焉可能沒有聽說?

  可誰也沒想到,在這無定魔海中,會讓他們給碰到了!

  “之前是我等有眼無珠,沒能認出觀主大人,以至于言辭間多有冒犯。”

  那灰袍老者深呼吸一口氣,沉聲道,“不過,我等可沒想到,堂堂觀主大人,卻會選擇在剛才的廝殺中趁火打劫,惱怒自然難免,也希望觀主大人莫怪。”

  莊壁凡頓時氣笑了,道:“趁火打劫?簡直是臭不要臉!之前若非觀主出手,爾等可還有性命在?”

  灰袍老者頓時語塞。

  莊壁凡冷冷道:“我再問你,那逝靈可不是你們天火靈族的,觀主出手獵殺逝靈,怎能叫趁火打劫?”

  頓了頓,他冷哼道:“道歉都這般強勢,你們天火靈族就這么霸道?”

  灰袍老者臉色難看,明顯動怒,可最終忍住。

  一副懶得和莊壁凡爭辯的姿態。

  不遠處,聞伯符忽地說道:“若想活命,就老老實實服軟,誠心懺悔,否則……”

  不等說完,那為首的鶴氅男子已淡淡說道:“聞前輩,我們天火靈族的人可不是軟骨頭!一些小小的誤會而已,說開就行了,難道還要讓我們給他跪下求饒么?”

  聞伯符眉頭皺起,顏面有些掛不住,惱道:“合著我這次站出來,是多此一舉了?”

  鶴氅男子淡淡道:“聞前輩息怒,您的好意,我們心領了,我已經說過,這只是個小小的誤會,相信以觀主的胸襟,肯定也不會計較,對吧?”

  說著,他目光看向蘇奕,儀態自若,顯得有恃無恐。

  “小小的誤會?”

  這一刻,聞伯符忽地自嘲一笑,再懶得多言。

  莊壁凡眼神變冷。

  那灰袍老者忽地提醒道:“觀主大人,鄙人不得不提醒您一句,時代不一樣了,您或許可以在以往劍鎮天下,可在從今以后的歲月,必然是羽化境為尊的年代,勸您還是低調一些為好,省得惹出彌天大禍。”

  他語氣淡漠,慢條斯理道,“您或許認為,鄙人這番話很刺耳,可鄙人不妨直言,不出三年,世間格局將徹底變天!而我天火靈族……”

  剛說到這,一道劍氣驟然乍現。

  灰袍老者咽喉被洞穿,出現一個血淋淋的窟窿。

  他猛地瞪大眼睛,嘴唇顫抖,似想要說什么。

  可最終一個字也沒說出,軀體便轟然崩碎,形神俱滅。

  “真是聒噪。”

  蘇奕微微搖頭。

  莊壁凡深以為然道:“的確像只蒼蠅一樣令人厭煩,殺了之后,讓人格外感覺神清氣爽。”

  聞伯符眼皮跳了跳,被蘇奕那快若流光的一劍驚到。

  同壽境修為,輕松斬殺洞宇境人物?

  這怎一個恐怖了得?

  “你……”

  鶴氅男子震怒,萬沒想到,蘇奕說動手就動手,一劍就殺了他身旁的同伴。

  蘇奕微笑道:“你沒看錯,我不小心殺了他,一個誤會而已,相信以你的胸襟,肯定也不會計較,對吧?”

莊壁凡噗嗤一聲笑出來,哎,觀主果  然還是和以前一樣,以牙還牙,以血還血。

  鶴氅男子臉色鐵青,胸腔一陣劇烈起伏。

  而那紫衣女子則忽地說道:“這一次,我們認栽了!觀主大人這下可滿意?”

  蘇奕扭頭問莊壁凡,“這是道歉的態度?”

  莊壁凡認真回答道:“這哪里是道歉,分明就是欠債不還,故意耍賴。”

  “我看也是。”

  蘇奕點頭。

  說話時,他指尖抬起,輕輕一挑。

  一道劍氣掠出去。

  紫衣女子悚然,第一時間閃避。

  可那一道劍氣倏爾化作無數絲絲縷縷的劍光,猶如重重疊疊的劍影般,把千丈范圍的天地徹底覆蓋。

  紫衣女子的身影也在其中。

  瞬息而已,她軀體驟然化作無數血塊,化作灰燼飄灑一空。

  這血淋淋的一幕,讓那鶴氅男子徹底色變,手腳發涼,心生莫大的恐懼。

  他根本沒想到,面對他們天火靈族,觀主竟還敢如此不客氣!

  “我現在求饒,觀主大人能否給我一條活路?”

  鶴氅男子禁不住道。

  他明顯慌了!

  莊壁凡不禁鄙夷,就這?剛才誰說天火靈族的人不是軟骨頭的?

  “可以。”

  出乎意料,蘇奕答應了。

  可還不等鶴氅男子松口氣,蘇奕已經說道:“跪下,跟我求饒。”

  鶴氅男子一呆,旋即面頰漲紅,滿臉羞憤,意識到觀主這是故意在侮辱他!

  因為就在剛才,他曾說今天的事情只是一個小誤會而已,難道還要讓他們跪地求饒?

  可現在,觀主還真就讓他跪地求饒了!

  聞伯符不禁暗嘆,何苦呢?

  這不就是自作自受?

  就見鶴氅男子猛地嘶聲道:“以你觀主的身份,卻用這般手段折辱于我,不怕被天下所嗤笑?不怕被我天火靈族所仇視?”

  蘇奕抬手,在虛空中一拍。

  砰!!

  鶴氅男子身前,一道護心鏡發光,幫他擋住了這一擊,但也因此四分五裂。

  鶴氅男子驚出一身冷汗,轉身就逃。

  可尚在半途,就被一道劍氣鎮殺,魂飛魄散。

  臨死前,眼神都寫滿愕然,他觀主怎么就敢?!

  難道他就真的不知道什么叫忌憚?

  似看穿鶴氅男子臨死前的心思,莊壁凡不禁輕嘆,“觀主若是顧忌你們天火靈族的報復,還能是觀主嗎?”

  但凡了解觀主的老人都清楚,觀主之所以是觀主,就在于他一生行事,向來無所掛礙,故而無所忌憚!

  一個曾言稱縱使天上仙神,見我也須盡低眉的傳奇人物,怎可能會忌憚他人之威脅?

  “歸根到底,他們生錯了時代,不曾真正見識過觀主當初的手段和風采,否則,斷不敢這般作死。”

  聞伯符唏噓。

  “他們可不蠢,只不過是高高在上太久,順風順水太多年,欠缺教訓罷了。”

  蘇奕淡淡說道。

  洞宇境角色,焉可能會有蠢貨?

  歸根到底,這些天火靈族的角色,就是太自以為是,自以為來自天火靈族,便可橫行無忌。

  誠然,擱在這星空深處,的確沒多少人敢招惹他們。

  但這并不包括他蘇奕。

  遠處,魏山和孟長云早已趕來,麻溜地收拾戰利品。

  蘇奕則和聞伯符聊起來。

  從抵達無定魔海之后,他先后見到了青鸞靈族的強者、天火靈族的強者。

  而今,就連來自古族聞氏的聞伯符也出現,這讓蘇奕也不由感到很反常。

  須知,這三大勢力可都是護道古族,底蘊古老無比,讓一些星空巨頭都忌憚三分。

  可如今,竟陸續出現在無定魔海,這怎能不讓人奇怪?

  “道友有所不知,這無定魔海是僅次于飛仙禁區的一塊古老秘地,在久遠的末法時代,這片魔海曾爆發浩劫,葬滅了那個時代佇足在頂尖層次的一批羽化境人物……”

  很快,聞伯符給出答案,揭曉一個驚人的秘辛。

  按照他的說法,那一批最頂尖的羽化境人物隕落后,一部分殘魂不曾真正泯滅,化作了“逝靈”這種不人不鬼的怪物延存了下來。

  這些逝靈極為強大恐怖,在歲月浮沉中,一點點恢復和覺醒意識和智慧,直至如今,除了身上充斥著無法驅散的詛咒力量之外,和真正的修道者也沒區別!

  “按照我族古籍記載,逝靈身上的詛咒力量,來自那一場斬斷羽化之路的神秘浩劫,就如同枷鎖一般,束縛在逝靈體內,也讓他們根本無法逃到外界,只能藏匿在類似無定魔海這樣的兇惡禁地中。”

  聞伯符說道,“不過,就在最近二十余年間,這種狀況發生了變化,沉寂萬古的逝靈,紛紛蘇醒出世。”

  “他們中擁有智慧的角色,生前本就是最頂尖的羽化境存在,隨著他們蘇醒,便開始圖謀重新修行的事宜,試圖于今世重活,重走修仙路!”

  “像之前那個擁有智慧的逝靈,在此開辟道壇,以秘術蠱惑修道者前來,就是要汲取那些修道者的生機和道行,恢復元氣,重塑真身,為以后逃出這無定魔海做準備。”

  “而對我們而言,抓捕那些擁有智慧的逝靈,就等于在捕獲一樁又一樁和羽化之路有關的造化,只要抓住,就能獲取對方身上的傳承力量。”

  “像剛才那些天火靈族的家伙,目的就是如此。”

  聞伯符說到這,禁不住提醒道,“道友,你剛才所殺的那個鶴氅男子,名喚虛若行,他祖父就是虛天罡!而據我推斷,那老家伙極可能已經踏入羽化之路!”

  蘇奕眼眸微瞇。

  虛天罡。

  天火靈族最強大的洞宇境大圓滿老古董之一,很久以前,曾和觀主論道三次。

  雖然每次都落敗。

  可虛天罡的強大,卻不容置疑。

  畢竟,當初的觀主已一只腳踏入羽化之路,而能夠成為觀主的對手,本身就足以證明,虛天罡是何等強大。

  這樣一個老家伙,而今極可能已經踏上羽化之路,讓蘇奕都不禁感到意外。

  想到這,蘇奕瞥了聞伯符一眼,“為何現在才告訴我。”

  聞伯符連忙擺手,苦笑道:“我當時就是說了,以道友的性情,焉可能會顧慮這些?”

  ps:今天從外地啟程回家,大概要奔波很久,但,金魚爭取晚上6點左右搞定第二更。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