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二百九十四章 仙人授業?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當初在烏鴉嶺天鴉殿前,蘇奕以同壽境大圓滿修為,便可以一己之力,對抗十九位洞宇境界王的全力一擊。

  而今,他已是歸一境修為,早不可同日而語,便是斬殺言道臨那一只腳踏入羽化之路的分身,也是輕而易舉。

  此時僅僅是收拾三個洞宇境角色,自然擁有絕對碾壓之力。

  嚴格而言,和最巔峰時的觀主相比,如今的蘇奕有過之而無不及!

  場中死寂,鴉雀無聲。

  莊壁凡悄然握緊雙手,瞠目結舌。

  負手于背立在遠處的鐘陽遜軀體驟然發僵,眼眸瞪得滾圓。

  一股撼動人心的寂靜氛圍,在天地山河間彌漫,靜悄悄的,落針可聞。

  連遠處無定魔海洶涌的海浪都變得安靜。

  遠處那些觀戰者,猝不及防之下,更被驚得下巴快掉下來。

  之前,所有人都替莊壁凡這位來自莊氏一族的老古董捏了一把汗,甚至懷疑莊壁凡難逃此劫。

  畢竟,動手之人乃是來自畫心齋的三位大能!

  可誰也沒想到,在這一場大戰還未爆發時,一個青袍年輕人出現,隨手一劍,便輕松斬殺畫心齋那三位洞宇境大能!

  這突兀而霸道的死亡一幕,就如一道凜冽刺骨的寒流,刺激得在場所有人心中顫栗,如墜冰窟。

  太恐怖!

  擱在星空深處,洞宇境就已是最巔峰的存在。

  誰能想象,似這等人物,會像土雞瓦狗般被人輕松抹殺?

  相對而言,魏山、孟長云他們最為淡定。

  在他們看來,若觀主辦不到這一步,那才叫反常。

  “來,你再目中無人無法無天一下給我看看。”

  蘇奕沒有理會這些,他目光悠然看向鐘陽遜。

  鐘陽遜渾身一個激靈,臉色頓變,色厲內荏道:“閣下是誰,為何要摻合我們鐘氏和畫心齋的事情中?”

  “就這樣慫了?你們古族鐘氏稱得上東玄域最古老的鐘鳴鼎食之家,宗族子弟一向以‘堅貞不屈,傲骨錚錚’為榮,怎么到你這小東西那,卻成了軟腳蝦?”

  莊壁凡諷刺,滿臉失望,“換做我是你家那些先祖,非氣得揭棺而起不可。”

  鐘陽遜臉色陰沉難看。

  旋即,他似意識到什么,目光死死盯著蘇奕,驚疑道:“你……你難道是觀主的轉世之身?”

  此話一出,滿場騷動。

  最近這些天,有關觀主的傳聞沸沸揚揚,傳遍星空各界,掀起不知多少波瀾和議論。

  只是,誰都沒想到,這樣一位備受矚目的存在,卻會出現在這無定魔海之畔。

  這實在太讓人吃驚。

  “怪不得實力如此恐怖,原來他就是觀主!”

  一些觀戰的界王境人物皆露出恍然之色。

  蘇奕若有所思,難道自己過往的行蹤已經泄露出去了?

  “我家老祖曾言,如觀主大人這等層次的強者,便是殺敵,一般也不屑對弱小之輩下手。”

  鐘陽遜深呼吸一口氣,道,“而如今,觀主大人這是要以大欺小嗎?”

  此話一出,許多人的神色變得古怪起來。

  誰敢想象,堂堂古族鐘氏后裔,卻會用這等方式來求生?

蘇奕也笑了,道:“你是洞宇  境中期修為,而我則是歸一境初期修為,怎能算以大欺小?這樣吧,我允許你再換個理由。”

  鐘陽遜:“……”

  他沉默片刻,道:“我族‘天權老祖’前不久的時候,已經成功邁入羽化之境!”

  全場猛地寂靜下來。

  羽化境!

  其實最近這些天,星空各界早有傳聞說,古族鐘氏的一位老古董,疑似在某個列仙遺跡中破境而上,踏上羽化之路。

  可這畢竟是傳聞,雖然引發天下轟動,卻不曾被證實。

  然而現在,古族鐘氏的嫡系后裔鐘陽遜,主動說出了這個真相!

  并且點名說,證道羽化境的,乃是其宗族老古董鐘天權!

  “敢問觀主大人,這個理由夠不夠?”

  鐘陽遜一字一頓,眉梢間已浮現睥睨之意。

  羽化境!

  注定將引領全新的時代。

  而他們古族鐘氏的天權老祖,則是萬古以后第一批成為羽化境的存在!

  有這樣的力量在,天下何人敢不敬?

  蘇奕卻搖頭笑嘆,道:“機會我給你了,可你不中用啊。”

  鐘陽遜一呆。

  一道劍氣從天而降,從鐘陽遜頭頂插入,其整個人軀體爆碎,魂飛魄散。

  眾人皆悚然。

  唯有莊壁凡笑著說道:“不知低頭配合,卻拿其老祖的威勢來進行威脅,何其之蠢,鐘家現在的小輩,難道都已經忘了,觀主最反感的便是被人威脅?”

  他很是唏噓。

  若換做是鐘家的老輩人物在,除非是要豁出去動手,否則在言辭上,斷不會去進行威脅。

  遠處,魏山和孟長云已經下意識行動起來,打算清掃戰利品。

  “前輩,還是讓小老來吧。”

  孟長云連忙道。

  “哎,這點小事,何須勞煩你來?”

  魏山拒絕。

  他不止是習慣了收集戰利品,更養成了癖好,哪能容忍孟長云來搶奪。

  “正因為是微末小事,若讓前輩您親力親為,豈不是羞煞小老了?還是讓小老來吧。”

  孟長云肅然道。

  魏山哪能答應,據理力爭。

  當看到這一幕,冥王紅潤的唇瓣微微抽搐起來,至于嗎?

  蘇奕則哭笑不得,也懶得理會。

  他看向莊壁凡,道:“老莊,東西可帶來?”

  “帶了。”

  莊壁凡笑起來。

  “走,去那邊聊聊。”

  說著,蘇奕朝前掠去,找了個僻靜無人的地方。

  莊壁凡緊隨其后。

  一場針對莊壁凡的殺劫就此落幕,可蘇奕的出現,卻在這無定魔海之畔,掀起了一場風暴。

  一刻鐘后。

  蘇奕坐在藤椅中,右手把玩著一顆核桃大小的幽藍色靈珠。

  靈珠剔透空靈,縈繞著一縷縷如夢似幻的幽藍色冰霧,其內則充盈著一股玄妙的混沌本源氣息。

  定海分水珠!

  古族莊氏的鎮族至寶,傳聞誕生于一方最古老的混沌海眼中,擁有不可思議的妙用。

  擁有此寶,在前往無定魔海這等兇惡禁區時,足可輕松化解諸般殺劫。

  是有人想把我架到火上烤?”

  蘇奕若有所思。

  在和莊壁凡的交談中,他已經了解到,最近這些天,星空各界到處都在傳揚和自己有關的事跡,引發天下轟動。

  尤其是傳言中,有人已搶先踏足羽化之路,而像他這樣的舊時代神話,注定要被踩在腳下。

  蘇奕不在意這些,卻不得不留心,究竟是誰在暗中推波助瀾,在短短數天時間,就把這些消息傳得人盡皆知。

  這明顯很反常。

  莊壁凡一手握著碧綠竹蕭,一手負背,道:“事出反常必有妖,肯定是你前世的仇敵所為!把你推到風口浪尖上,自然也就成了眾矢之的,必將麻煩纏身。”

  蘇奕卻搖了搖頭,道:“傻子都清楚,當世那些洞宇境角色,都已很難威脅到我,這等情況下,誰敢來傻乎乎送死?”

  說到這,蘇奕眉頭微挑,明白過來,道:“看來,這些消息是說給那些即將踏上羽化之路,或者已經踏上羽化之路的人聽的。”

  莊壁凡瞳孔一縮,神色凝重道:“這是否意味著,接下來一段時間,很可能會有羽化境的角色來找茬?”

  蘇奕笑了笑,道:“若真如此,我倒是很期待!”

  莊壁凡看著愜意坐在藤椅中,神色間盡是淡然從容的蘇奕,不禁自嘆弗如,道:“世人都說這世上沒有我莊某人不能裝的事情,可相比你這家伙,還是差得遠啊。”

  蘇奕:“???”

  “我什么時候裝了?”

  蘇奕沒好氣道。

  莊壁凡神色鄭重道:“裝到了骨子里,發乎于心,舉手投足之間,便盡顯傲人一頭的風采,根本無須自己言說,便成為天下矚目的焦點,這種裝法,儼然已融入你的性情中,自然無跡可尋,而這……就是我自慚弗如的地方。”

  蘇奕:“……”

  還能這樣解釋!?

  閑聊時,魏山、孟長云他們已經掠來。

  蘇奕沒有再耽擱,從藤椅起身,道:“走吧。”

  當即,一行人啟程,朝遠處的無定魔海掠去。

  一天后。

  一片煞霧彌漫的海域中。

  一塊塊星骸浮沉在黑色的汪洋中,像一座又一座荒島。

  其中一座巨大如山的星骸上,分布著一座古老的道場。

  道場中央,是一座九丈道臺,那里神焰蒸騰,道光沖霄,一陣陣宏大的道音,如若天籟般飄蕩那片海域中。

  一道如若仙神般的偉岸身影,盤膝坐在九丈高臺之上,手握一部古老的書卷,正自誦經。

  道場上,已匯聚著許許多多的修士身影,男女老少皆有,此刻皆盤膝而坐,聆聽那偉岸身影誦讀道經,神色如癡如醉。

  時不時地,還有修士從遠處海域掠來,當聽到那誦經的聲音,一個個神色激動震撼,紛紛來到了那道場之上,盤膝而坐。

  遠遠地,蘇奕一行人的身影出現。

  “僅僅是誦經聲,就讓我有醍醐灌頂之感,似乎隨時都能勘破迷津……”

  冥王眼神發亮,眉梢浮現震驚之色,“難道,那是羽化真人在傳道授業?”

  魏山和孟長云也不禁動容。

  這一幕,的確太過神圣和超然,如若仙人傳道,講授大道妙諦。

  唯有蘇奕眉頭微皺。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