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二百九十三章 槍寶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神焰橫空,寶光肆虐。

  兩個界王境強者,在虛空中激烈廝殺。

  一個是身著赤袍的男子,操縱一口金燦燦的飛刀。

  一個是身影高大的布袍老者,手握一桿青銅戰戈。

  兩者間上演的戰斗,頓時吸引了無定魔海附近許許多多修士的目光。

  蘇奕只抬眼看了看,就失去興趣。

  兩個同壽境界王之間的較量而已,乏善可陳。

  可就在此時,一道清越悠揚的蕭聲忽地在天地間響起。

  隨著蕭聲響徹,天地間祥云縹緲,大道金花朵朵綻放。

  而一個身著銀袍,頭戴峨冠的男子,腳踏那一朵朵大道金花鋪成的道途,漫步而來。

  風姿瀟灑,直似神仙下凡。

  全場寂靜,無不被驚艷到。

  那蕭聲悠揚如天籟,清越似空谷鶯啼,透著直抵人心的力量。

  而那銀袍峨冠男子,更是卓爾不凡,風采絕世,一看便是一位恐怖無邊的存在。

  他的到來,也是一下子成為全場矚目的焦點。

  正自激烈廝殺的那兩位界王境存在也被驚動,紛紛停手,看向那峨冠銀袍男子的目光皆帶上忌憚之色。

  “此地匯聚著許多界王境之下的修士,而兩位身為界王,卻在此地肆意出手,若是傷到那些無辜之輩,于心何忍?”

  銀袍峨冠男子一手握著碧綠竹蕭,一手背負身后,輕嘆出聲。

  一句話,引起在場許多修士共鳴,皆露出敬慕之色。

  這才是真正的高人!

  其風采和胸襟,令人折服!

  而那兩位界王境人物皆渾身不自在,神色陰晴不定。

  “聽我一句勸,上天有好生之德,你們兩個若非要打殺,就去四下無人的地方,莫要在此作亂。”

  銀袍峨冠男子輕語,神色間盡是矜持和睥睨之意,“若不然,我就只能免為其難,替天行道了。”

  “我怎么感覺,這家伙并非是路見不平拔刀相助,更像是故意出風頭呢?”

  孟長云嘀咕。

  魏山也深以為然,點評道:“這廝太騷包了,從一出現又是吹簫、又是締結大道金花、就是言辭之間,也處處透著一股浪蕩浮夸的味。”

  蘇奕唇角不易察覺抽搐了一下,道:“你們的感覺并不錯,這家伙……的確最愛多管閑事,逮住機會就要裝一下,否則渾身就不舒服。”

  孟長云和魏山一怔,意識到蘇奕似識破了那銀袍峨冠男子的身份!

  而此時,那兩位界王渾身一僵,彼此對視,各似妥協了一般,朝那銀袍峨冠男子抱拳見禮,便轉身而去。

  兵不血刃便化解一場戰斗。

  這一幕,頓時引來場中許多喝彩聲。

  一些美麗的女修士更是眸泛異彩,為之傾慕。

  而此時,一道吃驚的聲音響起:

  “敢問閣下莫非是莊氏一族的莊壁凡莊前輩!”

  莊壁凡!

  這個名字一出,全場寂靜,無不動容。

  在星空深處,有八大界王級世家,其中之一便是古族莊氏。

  而在古族莊氏,最讓人津津樂道的,便是他們宗族中那位老古董級大能,莊壁凡!

  所謂平生不識莊壁凡,便稱界王也枉然!

虛空中,就見  銀袍峨冠男子怔了怔,似不勝唏噓,感慨道:“憶往昔,一蕭一劍任我行,負盡狂名十萬年,本座已很久不曾在世間行走,不曾想今日之天下,竟還有人記得本座。”

  場中轟動,那些修士皆露出敬畏之色。

  “原來是莊氏一族那位老家伙……”

  孟長云恍然,眼神異樣。

  早在黑湮風帶旁邊的黑湮界的時候,他曾見過一個名叫莊霄云的年輕人,同樣很狷狂和驕橫,喜歡抱打不平。

  結果被蘇奕狠狠修理了一頓,就差哭爹喊娘。

  而今一對比,果然發現,莊霄云身上的氣質,和他家老祖宗有著許多相似之處!

  “原來是他。”

  魏山咧嘴笑起來,莊壁凡,一個被視作星空第一浪蕩騷客的家伙,誰能不知?

  蘇奕則忍不住揉了揉眉宇,莊壁凡這老家伙什么都好,唯獨不好的就是太喜歡裝了。

  “本座早已過了愛出風頭的年齡,今日之所以出面,也是不忍各位遭受魚池之殃,而今事情已了,大家都散了吧。”

  虛空中,莊壁凡風輕很矜持地揮了揮手。

  可蘇奕分明看到,這家伙唇角卻在微微上揚,分明是極其享受這種萬眾矚目的感覺。

  “這家伙的臭毛病,果然是改不掉的。”

  蘇奕不禁哂笑。

  忽地,一道淡漠的聲音響起:

  “莊老怪,你既然如此有善心,不如幫我一個忙如何?”

  四道身影從遠處掠來。

  一個身著杏黃道袍的中年、一個身著羽裳的女子、一個頭發稀疏的彩衣老嫗、以及一個病懨懨的灰袍青年。

  為首的,是那杏黃道袍中年,手握一柄拂塵,眉眼冷峻,周身威勢如山岳橫天。

  “畫心齋的人!”

  魏山皺眉,低聲傳音。

  蘇奕神色不動道:“那灰袍青年才是正主,應該是來自護道古族鐘氏的族人。”

  護道古族鐘氏!

  魏山、孟長云眉梢皆露出一絲凝色。

  相比世間那些星空巨頭,作為六大護道古族之一的鐘氏,底蘊無疑要更為古老,甚至可以用深不可測來形容!

  事實上,六大護道古族的底蘊,皆可追溯到太古時期,甚至被傳為列仙的后裔!

  而蘇奕則想起了一段往事。

  很久以前,畫心齋那位身份特殊的小姐,曾以“松釵”的身份,拜入太玄洞天,成為他的一個記名弟子。

  直至后來真相大白時,蘇奕才知道,這位畫心齋小姐,實則是來自護道古族鐘氏!

  而畫心齋和護道古族鐘氏之間的關系,本就極為密切。

  就在蘇奕思忖時,遠處虛空下。

  莊壁凡也已識破對方身份,不由皺眉道:“你們畫心齋家大業大,何須我莊某人來幫忙?”

  氣氛悄然沉悶壓抑下來。

  附近區域一些修士察覺到局勢不妙,皆第一時間朝遠處逃去,唯恐被波及到。

  畢竟,一旦爆發大戰,僅僅是戰斗余波,都足以讓在場那些界王境之下的角色灰飛煙滅!

  這可不是看熱鬧的時候。

  一時間,場中也變得冷清空曠許多。

  但也不乏一些界王境人物選擇留下,在遠處觀望。

“說來也巧了,這個忙,也只  有你莊老怪能幫。”

  杏黃道袍中年語氣冷峻。

  “哦?究竟是何事?”

  莊壁凡眉頭皺得愈發厲害。

  “定海分水珠。”

  那病懨懨的灰袍青年忽地出聲,“只要把此寶借給我們一用,就等于幫了我們的大忙。”

  遠處,當聽到此話,蘇奕眉頭微挑。

  這些家伙,原來是要打此寶的主意!

  孟長云則想起來,當初蘇奕在黑湮界的時候,曾讓莊霄云回到宗族后,給其老祖莊壁凡捎帶一句話,讓莊壁凡攜帶一件寶物,等候于無定魔海之畔。

  無疑,這件寶物定然就是定海分水珠!

  莊壁凡眼眸悄然收縮,正要說什么。

  灰袍青年已冷冷道:“我們既然找上你,自然清楚此寶就在你身上,我也不妨直言,我來自鐘氏一族,名喚鐘陽遜,給個面子,可否?”

  莊壁凡神色一陣明滅不定。

  杏黃道袍中年、羽裳女子、彩衣老嫗三人,皆悄然挪移身影,將莊壁凡退路封鎖,好整以暇地看著莊壁凡。

  那目光,如視籠中獸!

  氣氛愈發壓抑,讓人直喘不過氣來。

  便是遠處觀望的一些界王人物,都一陣膽顫心驚。

  誰也沒想到,畫心齋和古族鐘氏的力量,竟會在這無定魔海之畔,盯上了來自界王世家莊氏的老古董莊壁凡!

  “你說借就借,我豈不是太沒面子了?”

  莊壁凡一聲冷笑,“小兔崽子,別以為來自鐘氏,就可以目中無人,無法無天!”

  他心中暗嘆,他媽的,許久不出門,好不容易出一趟門,就遇到這等彌天大禍,未免也太倒霉。

  看起來病懨懨的鐘陽遜忽地露出一個恣肆張揚的笑容,道:

  “老東西,給臉不要臉,我告訴你,在這里,我就可以目中無人,無法無天!”

  “殺了他!”

  說著,鐘陽遜一揮手。

  一直蓄勢以待的杏黃道袍中年三人,皆毫不猶豫出手。

  轟隆!

  虛空紊亂,神焰暴涌。

  三位來自畫心齋的頂尖界王境人物,直接痛下殺手,毫不留情。

  而鐘陽遜則負手于背,悠哉地立在遠處觀望,看向莊壁凡的目光,如若盯著一個死人。

  莊壁凡自不會坐以待斃。

  他正欲突圍殺出一條生路,忽地一道峻拔的身影憑空出現在眼前。

  隨著袖袍一拂。

  三位畫心齋界王的致命一擊,直接被瓦解,更把三人的身影震得一個踉蹌,朝后退去。

  他們臉色皆齊齊一變。

  遠處,鐘陽遜眉頭一皺,什么人如此大膽,竟敢插手進來?何其找死!

  莊壁凡則猛地瞪大眼睛,眉梢眼角盡是喜色,明白來者是誰了。

  “我要的寶物,你們也敢搶,真是狗膽包天。”

  透著不屑的淡然聲音還在回蕩,蘇奕已直接出手。

  掌指如劍,橫空一掃。

  一道劍芒乍現,照亮山河。

  也像是瞬間照亮了浩瀚而又冷寂的天宇。

  天上地下一片通明。

  杏黃道袍中年、羽裳女子和彩衣老嫗的軀體,皆齊齊崩碎瓦解。

  灰飛煙滅。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