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二百九十二章 無定魔海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傾綰呢,她當初又是如何出現在自己身邊的?

  玉簡上沒有解釋。

  可蘇奕敢確信,這絕非巧合。

  須知,他今世覺醒前世記憶的時候,是在蒼青大陸偏遠小國大周境內的廣陵城。

  而傾綰乃是雪琉仙子的關門弟子,當初卻出現在了剛剛覺醒前世記憶的自己身邊。

  這怎可能是巧合?

  之前在烏鴉嶺的時候,蘇奕也曾問過那占據天祈身軀出現的雪琉仙子。

  可惜,當時并未得到答案。

  “那所謂的雪琉仙子,定然掌握著某種秘術,能夠感知到沈牧的一切狀況,而自己則是沈牧的轉世之身,必然也會被感知到,唯有如此,才能解釋。”

  蘇奕思忖。

  這僅僅只是他的推測。

  蘇奕也清楚,若自己能融合沈牧的記憶,或許就能進一步了解到真相。

  遺憾的是,契機不夠。

  他目前還無法去融合沈牧所留的道業力量。

  “或許,等抓住裁縫這老陰貨的時候,也可以真相大白。”

  蘇奕暗自琢磨,烏鴉嶺一戰,雪琉仙子的謀劃已經敗了,連言道臨的大道分身也被自己斬殺。

  可以預見,老裁縫必然會第一時間了解到這個情況,去和那來自魔之紀元的雪琉仙子進行聯系。

  而這也就意味著,說不準什么時候,老裁縫極可能會再次動手!

  并且,以老裁縫的行事風格,不出手則已,一出手,必是雷霆萬鈞的致命一擊!

  不過,蘇奕更清楚,不逼到絕地,裁縫這老陰貨斷不會親自出現。

  觀主曾言,裁縫這等行走在黑暗,躲藏于幕后的角色,當暴露出其蹤跡時,就已等于失去了威懾對手最鋒利的武器。

  這的確不假。

  懸在頭頂的劍,才讓人提心吊膽。

  若此劍斬落,反倒讓對手有了可對抗的機會。

  “有機會得去神都星界‘皆空寺’走一遭,那個以護道伽藍自居的老家伙,定然知曉裁縫的一些線索。”

  蘇奕暗道。

  皆空寺,被視作佛門寶剎,佛修眼中的世外凈土,世間不可知的神秘佛土之一。

  而皆空寺有個老和尚,法號空照,以“護道伽藍”自居,也是星空深處為數不多的隱世大能之一。

  空照老僧也是世間為數不多的一個能夠讓裁縫忌憚三分的存在。

  而觀主則是世間為數不多的一個能讓空照老僧奈何不得的人。

  在蘇奕他們離開天祈星界不久,一則消息傳出,席卷星空各界,引發一場軒然大波。

  消息很簡單——

  觀主轉世歸來!

  一石激起千層浪,天下修士,無不為之震顫。

  換做其他任何人,都注定不可能會有如此大的影響。

  但觀主不同,在過往歲月中,他劍鎮星空各界,締造數不勝數的傳奇事跡,在世人眼中,一如無可匹敵的神話!

  便是那些個界王境老輩人物,在他面前也黯然失色。

  早在一年前,隨著觀主在玄黃星界轉世的消息傳出,就已震動星空各界,引發天下矚目。

  而現在,觀主轉世歸來,重臨星空深處!

  這任誰能不為之震顫?

  “輪回!禁忌般的大道奧義,竟被觀主找到,而今他轉世歸來,必然將重鑄傳奇,再續輝煌!”

  不知多少人為此心潮澎湃。

  尤其是當世許多劍修,對觀主更有著發自骨子里的推崇。

  當得知觀主歸來,簡直就如虔誠的信徒等來了所信仰的神!

  “傳言竟是真的,觀主竟于輪回中爭渡歸來,只是,如今的觀主究竟有多強?一年前的時候,一些星空勢力可言之鑿鑿的對外宣稱,如今的觀主,僅僅只是皇境修為而已。”

  這個問題,引發星空各界議論,也成為最熱門的話題。

  無論是當世最頂尖的勢力,還是混跡在時間最底層的修士,皆在熱議。

  “皇境?錯!如今的觀主,早已踏足界王境,擁有堪稱逆天般的戰力!”

  很快,更多的細節和真相被人曝光,開始在星空各界傳揚。

  “千機星界,觀主的轉世之身蘇奕,劍壓星空巨頭勢力太乙道門,迫使太乙道門只能花錢消災!”

  “天祈星界,烏鴉嶺一戰,觀主以一己之力擊潰青鸞靈族、星河神教、古族禹氏三大勢力的洞宇境界王,殺得人頭滾滾,血流成河!”

  “據傳,觀主還曾殺到九天閣山門外,只是具體發生了什么,卻無人知曉,消息應該是被九天閣壓了下去。”

  ……當這些消息陸續傳開,簡直如風暴般席卷星空各界,讓整個修行界炸開了鍋,嘩然聲四起。

  誰也沒想到,一年前還被視作是皇境修為的觀主,而今歸來之后,竟已斬獲如此耀眼彪炳的戰績。

  青鸞靈族。

  當風天甲得知消息,氣得臉色鐵青,殺氣騰騰,“去查一查,究竟是誰在散播消息!他媽的,竟敢故意往我青鸞靈族傷口上撒鹽,簡直其心可誅!”

  古族禹氏。

  活化石級般的老古董禹興陽神色凝重,道:“消息傳播太快了,短短數天,就席卷星空各界,明顯是有人在暗中推波助瀾,把觀主的行蹤和事跡曝光在天下人面前,等于是把觀主推到了風頭浪尖上,用心險惡!”

  星河神教。

  “哪個狗曰的在到處宣揚此事?這是打算看我星河神教的笑話?”

  一位輩分高的嚇人的老古董震怒。

  所謂家丑不可外揚。

  烏鴉嶺一戰,讓他們星河神鏡傷亡慘重,恨不得把這等恥辱的事情遮掩住,自然不可能自己去宣揚。

  可現在倒好,短短數天時間,就鬧得天下皆知!

  太乙道門。

  “觀主的行蹤暴露,必會被其前世的仇敵盯上,如此一來,還不知會掀起多少風浪。”

  鄧左的大道分身輕語,“而以我對觀主的了解,他必不屑主動宣揚這些事跡,這也就意味著,有人故意為之,要把水給徹底攪渾,而目的恐怕是要讓觀主麻煩纏身。”

  說到這,鄧左不由一聲輕嘆,道:“還真是多事之秋。”

  九天閣。

  天祭祀盧云得知消息后,暗自慶幸當初把觀主和自家掌教那一戰的消息徹底封鎖。

  否則,若讓世人知道,掌教的大道分身被斬,還不知會惹來多少非議。

  “不對。”

  盧云冷靜后,很快察覺到反常,“誰會吃飽了撐著,去主動宣揚和觀主有關的消息?就不擔心被報復?”

  想到這,盧云眼眸一瞇,反應了過來,“這些消息,既把觀主推倒了風口浪尖,也自然引起了那些仇視觀主之人的注意!”

  一些頂級大勢力,皆嗅到不對勁的地方,因為有關觀主歸來的消息傳播太快了。

  這明顯很反常。

  果然,沒多久,便有一連串重磅消息傳出——

  護道古族鐘氏對外宣布,“屬于觀主的時代早已過去,以后這天下,將以羽化境強者為尊!”

  緊跟著,就有消息爆出,護道古族鐘氏的一位老古董,疑似在某個列仙遺跡中破境而上,踏入羽化之路。

  頓時,星空各界騷動。

  羽化之路,一條消失萬古歲月的道途,竟真的重現于世?

  這簡直石破天驚,讓各大頂級道統皆坐不住了。

  “等著吧,最近這些年,許多星空巨頭早已搶先行動,而今都在爭渡羽化之路的途中,接下來一段歲月,天下將迎來一個嶄新的時代。”

  “屆時,觀主作為舊時代的神話,注定將就此凋零!”

  類似這樣的消息,不斷在星空各界發酵,鬧得天下風起云涌。

  也是這時候,世間那些頂級勢力才驀然醒悟,這一系列消息的曝光,最終的目的,還是在針對觀主!

  有人已搶先踏足羽化之路,這是觀主當年都不曾辦到的事情!

  可以預見,若接下來的歲月中,陸續再有羽化境存在橫空出世的話,必然有人會站出來,狠狠把觀主踩在腳下!

  就在這些消息引發天下轟動時,

  蘇奕一行人已橫渡星空,來到無定魔海之畔。

  無定魔海,星空七大禁區之一。

  這是一片橫亙在一個荒蕪世界中的汪洋,籠罩在滾滾煞霧之中。

  汪洋中,浮沉著數不勝數的星骸!

  它極為廣闊浩瀚,在古來至今的歲月中,沒有人清楚,這片如若禁忌般的汪洋,究竟藏有多少不為人知的秘密。

  作為星空七大禁區之一,就是界王境人物,也幾乎不敢妄自闖入其中。

  它充斥禁忌之力,兇惡莫測,在過往歲月中,曾埋葬不知多少界王境大能。

  可出乎蘇奕意料,當他們一行人抵達無定魔海之畔,卻意外發現,此地竟是頗為熱鬧。

  時不時會有修士成群結隊,駕馭絢爛的遁光,朝無定魔海掠去,

  不可思議的是,那些修士大多都是界王境之下的角色!

  “什么時候,隨便什么人都可以前往無定魔海了?”

  蘇奕很意外。

  在觀主的閱歷中,過往漫長的歲月中,作為七大禁區之一的無定魔海,完全就是人跡罕至,很難見到修士的蹤跡。

  可現在,完全不一樣了。

  當真正抵達海岸附近,一眼望去,那蜿蜒漫長的海岸線附近,到處都是密密麻麻的修士身影。

  其中更不乏一些界王境存在!

  就在蘇奕打算派遣孟長云去打探一下消息時,遠處忽地廝殺戰斗聲。

  有界王境人物在大打出手!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