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二百九十一章 罪魁禍首和幫兇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荒野。

  一座山嶺半山腰處。

  蘇奕盤膝坐在一株蒼勁的古松下,靜心打坐。

  踏足歸一境,一身道行隨之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在蘇奕體內,大道混洞儼然化作一尊爐鼎,直似大道母爐,原本的混沌地,化作撐起爐鼎的三足。

  扎根在混沌地的天地之根,則內蘊于爐鼎之內。

  而由蘇奕所掌握的諸般大道法則,皆融于爐鼎表面,如若一幅幅神醫莫測的大道圖騰。

  除此,道軀氣血之力如爐鼎之炭,神魂意志之力如爐鼎之神,皆交融于一爐之地。

  所謂萬法歸一,萬道歸宗,就是將修為、神魂、道軀的力量盡數融于這一尊代表著道行和底蘊的爐鼎中。

  這尊大道爐鼎,又被稱作性靈之爐。

  生機如爐火,爐火不熄,大道永存。

  正因如此,在歸一境層次,依照大道爐鼎的品相,把歸一境界王的底蘊和實力,分作了三六九等。

  所鑄的大道爐鼎品相不同,決定著歸一境界王的潛能和實力。

  蘇奕所筑的大道爐鼎極為特別,三足兩耳,鼎口混沌氣蒸騰,鼎內有玄黃母氣噴薄,直似囊括混沌萬象般,厚重磅礴。

  最引人注目的,就是鼎爐四周,有輪回浮沉、飛光流轉、諸般大道異象紛呈,一起拱衛在一幅劍形圖騰四周。

  這一幅劍形圖騰,雖虛幻模糊,可仔細辨認,赫然是九獄劍的形狀!

  只不過這一道劍形圖騰上,并未鎮壓那一條條神鏈。

  也正因這一道劍形圖騰,仿似為大道爐鼎注入了靈魂,讓其氣息儼然呈現出一種大勢!

  那是一種似能鎮壓諸世,萬古不移的大勢,舉止無上,案之無下!

  “以當世的標準來看,我這大道爐鼎早不是什么三六九等可以衡量,便是那些萬千年難得一見的絕品大道爐鼎,都要遜色三分。”

  蘇奕靜心感應著大道爐鼎的玄機,也不由動容。

  打坐靜修時,蘇奕在不斷煉化丹藥。

  很快就愕然發現,諸如造化靈竅丹這一類頂級寶藥,明顯已無法滿足自身修煉的需求。

  以往在同壽境層次,吞服十顆造化靈竅丹,便可滿足一天的修煉所需。

  可在踏足歸一境之后,造化靈竅丹的效果明顯不如從前,足足吞服上百顆,都無法讓修為產生多少精進。

  旋即,蘇奕就發現問題所在。

  自己所鑄的大道爐鼎太過神異,堪稱是個無底洞,似造化靈竅丹這等寶藥的力量,已很難滿足自身修煉的需求。

  思忖時,蘇奕取出那一株羽化神藥,摘下其中一片葉子,開始進行煉化。

  大道爐鼎驟然沸騰,轟鳴運轉,周身氣機都隨之變得活潑,通達于四肢百骸五臟六腑之間。

  澎湃的藥力,讓蘇奕每一個毛孔舒張,渾身飄飄然,一身精氣神都得到滋養。

  許久,直至將這一片羽化神藥的葉子徹底煉化,他那一身歸一境修為徹底穩固下來!

  “難道說,從今以后只有羽化神藥這等稀世神物,才能滿足我自身修煉的需求?”

  蘇奕怔住。

  不知該高興,還是該頭疼。

  大道根基太過雄厚的弊端,就在于此。

似造化靈竅丹這等寶物,都能滿足世間許多洞宇境界王  修行。

  可對剛踏足歸一境的蘇奕而言,卻已如同雞肋。

  而這一切,也就意味著,蘇奕目前搜集在身上的修行資源,絕大多數都將派不上大用場……

  同樣,以后的修煉之路,蘇奕必須搜集到類似羽化神藥這等天材地寶,才能在道途上高歌猛進。

  “看來,以后要多留意一些能夠滿足自身修行的神物才行。”

  蘇奕暗道。

  他長身而起,招呼在不遠處閑聊的魏山、孟長云和冥王,“走吧,該離開了。”

  當天,一行人乘坐寶船,離開天祈星界。

  “少爺,我們去哪?”

  寶船上,魏山問道。

  蘇奕隨口道:“無定魔海。”

  前世,他在無定魔海深處,以人間劍鎮壓星河神教教主漁夫。

  而今歸來,自當取回人間劍。

  無定魔海!

  魏山、孟長云皆心中一凜。

  在星空深處有七大禁區,像星璇禁地、萬魔嶺、神幻天國等等。

  無定魔海便是其中之一。

  值得一提的是,無定魔海毗鄰神元星界,而神元星界便是星河神教的老巢。

  星空浩瀚,冷寂無垠。

  一艘寶船飛馳其中。

  寶船上,蘇奕正在翻閱言道臨所留的玉簡。

  孟長云在駕馭寶船。

  魏山在和女兒冥王閑談。

  冥王坐在那,眸光偶爾會看一眼不遠處的蘇奕,心中頗有些怪異的感覺。

  如今,她已徹底了解到,觀主和自己父親早在少年時就是最要好的玩伴,若論輩分,自己還應該尊稱對方一聲叔叔……

  “若讓父親知道,我當初還曾調戲已轉世為蘇玄鈞的觀主大人,怕非尷尬死不可……”

  冥王心中嘀咕。

  她容貌精致如少女,美麗絕俗,有著幽藍色的長發和堪稱傲人的修長嬌軀。

  此刻想起在幽冥界和蘇奕相識的一幕幕,那嬌潤白皙俏臉不由一陣發燙,內心很是微妙。

  “阿九,你這是怎么了?”

  魏山有些狐疑,察覺到女兒似另有心事。

  “沒什么。”

  冥王連忙搖了搖頭,旋即悄聲傳音道:“父親,您……能否多跟我說一些觀主的過往事跡?”

  “什么觀主,那是你蘇叔叔。”

  魏山認真糾正道。

  冥王:“……”

  同一時間,蘇奕凝視著手中玉簡,陷入沉思。

  言道臨留在玉簡中的答案,解開了他心中的一些困惑,讓他終于弄清楚了許多事情。

  一切仇怨的起點,皆和沈牧有關!

  六欲魔門的雪琉仙子,為求道而和沈牧相愛,為證道而讓沈牧心境崩碎而亡。

  但,沈牧并未真正死去,而是轉世成為了觀主。

  從另一種意義上而言,沈牧并未真正死去。

  而沈牧不死,則會影響雪琉仙子的心境而道途!

  按照言道臨的說法,雪琉仙子不屬于這個時代,而是來自魔之紀元!

  換而言之,沈牧同樣也不屬于這個時代!而是和雪琉仙子一樣,來自魔之紀元。

  當得知這個真相時,蘇奕都不禁吃驚。

  但仔細一想,便又釋然。

  的確,在觀主縱橫星空深處的漫長歲月中,

  可從不曾聽說,世上有沈牧這樣一個堪稱逆天的劍道曠世奇才。

  這早就預示著,沈牧不屬于東玄域!

  而言道臨之所以知道這些真相,則和老裁縫有關。

  很久以前,言道臨曾欠下老裁縫一個天大的人情。

  有一天,老裁縫忽然專門找到言道臨,希望言道臨幫他去做一件事。

  這件事,就和尋找沈牧的轉世之身有關!

  也是那時候,言道臨了解到,一個被稱作雪琉仙子的女人,要徹底殺了沈牧這個負心漢。

  故而,在觀主生前的時候,言道臨曾多次諷刺觀主為負心漢,原因就出在這里。

  了解了這些,蘇奕自然嗤之以鼻。

  那個沒有底線的女人,還敢視沈牧為負心漢,簡直是厚顏無恥。

  不過,當一想到這件事,竟還有老裁縫在其中穿針引線,讓蘇奕也不由凜然。

  無疑,老裁縫和那來自魔之紀元的雪琉仙子之間,定然有著某種聯系!

  按照言道臨的說法,雪琉仙子的本尊,無法橫跨歲月長河,降臨在東玄域,故而請老裁縫幫忙。

  而老裁縫則找上了言道臨。

  并且,老裁縫當初還把天祈帶給了言道臨,說這是雪琉仙子的親傳弟子,被雪琉仙子以仙道秘術重塑神魂和道軀,相隔著時空壁障,送入東玄域。

  同樣,天祈也被視作是獵殺沈牧轉世之身的殺手锏!

  也是在那時,言道臨為天祈起了這個名字,帶入九天閣中。

  天祈和傾綰,的確是同一個人!

  嚴格而言,傾綰是天祈的分身,兩者體內,皆有一個神魂胎印。

  當兩者的神魂胎印融合時,就會恢復成一人,并覺醒以前的記憶。

  在玉簡內,言道臨也解釋了,為何當初不對觀主動手,而要等到如今。

  其實很簡單,不是不想,而是辦不到!

  在觀主活著的時候,無論是言道臨,還是老裁縫,皆根本不是觀主的對手。

  同樣,言道臨也談起當初救助魏山和冥王父女的事情。

  言道臨直言,早在魏山遭難之前,老裁縫就已經盯上了魏山和瘸子老魏。

  因為老裁縫懷疑,觀主并未真正隕落,而是轉世重修,故而打算拿魏山和瘸子老魏做局,圖謀以后在對付觀主時,可以當做棋子來用。

  可不曾想,還不等老裁縫動手,一夜之間,一場彌天大禍發生在魏山和瘸子老魏身上。

  最終,只有魏山和其女兒幸存下來,被言道臨所救。

  言道臨不喜老裁縫的做派,也不屑在對付觀主這件事上,牽累到似魏山、冥王這樣的無辜之輩。

  故而在過往歲月中,言道臨不曾算計和虧待兩人,只把魏山父女視作局外人來對待。

  了解了這一切真相,蘇奕腦海中已大概縷清了這一場仇怨的來龍去脈。

  歸根到底,皆和沈牧有關。

  那來自魔之紀元的雪琉仙子是罪魁禍首,老裁縫則是幫兇。

  言道臨曾欠下老裁縫人情,為彌補人情,在老裁縫授意下,成為了這件事的具體執行者。

  而天祈、傾綰、魏山、冥王……皆不過是棋盤上的棋子罷了。

  一切的目的,就是要滅殺他這個沈牧的轉世之身!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