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 老祖救命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在場這些洞宇境界王,皆來自最頂尖的勢力。

  他們各自掌握著一方星界的至強法則,底蘊雄厚,秘寶驚人,遠非尋常的同境人物可比。

  可僅僅一劍,蘇奕便破開十九位洞宇境界王的聯手!

  仙殿內,當目睹這一幕的時候,對觀主生平最為熟悉和了解的魏山,都不禁呆滯在那。

  轉世之身而已,同壽境大圓滿修為而已,少爺就已強橫到如此地步了?

  怎一個猛字了得?

  蘇奕心中則微微有些遺憾。

  這一劍,窮盡他修行至今最強的手段,沒有任何保留。

  可最終也僅僅只破掉對方的聯手一擊而已,并未像蘇奕預想中那般,可以一劍定勝負。

  “諸位,我早已提醒,這家伙極可能是一個隱藏了修為的老陰貨,讓我們麻痹大意,從而達到扮豬吃虎的目的。”

  風云烈臉色冰冷,“現在,你們應該已看到,若不把壓箱底的手段施展出來,注定奈何不了此人!”

  在場眾人神色陰晴不定。

  他們人老成精,倒也清楚世間有著一些極為特殊的秘寶,不止可以遮掩修為,并且連骨齡都能被遮蔽!

  而遠處那青袍年輕人,所顯露出的骨齡和修為,的確很容易讓人大意。

  “還好道友之前及時提醒,否則,之前還真有可能被這陰險的家伙殺一個措手不及。”

  雨化生臉色陰沉。

  一劍,破十九位洞宇境界王聯手,這怎可能是一個同壽境角色能夠辦到?

  無疑,正如風云烈所揣測,對方隱匿了修為,看似年少,實則是一個極端恐怖的老家伙!

  “奇怪,閣下擁有如此強大的力量,想來絕非尋常之輩,為何要隱瞞修為和來歷?難道,怕被我們識破不成?”

  禹青安眉頭緊鎖,遙遙看著蘇奕。

  這也正是其他人的困惑之處。

  還不等蘇奕開口,風云烈已冷冷道:“各位還不明白嗎,這家伙定然來自九天閣!說不準……就是言道臨那老家伙!”

  此話一出,眾人皆驚疑。

  蘇奕不禁笑起來。

  洞宇境界王又如何?

  當碰到無法理解的事情的時候,就會用自己的認知試圖找出一個合理的解釋。

  而誤解往往就是如此產生。

  不過,一想到對方把自己當做言道臨,蘇奕心中一動,那老家伙甩了自己一口黑鍋,若能把鍋甩回去,何樂不為?

  故而,蘇奕只是笑了笑,沒有反駁,也沒有承認。

  可他這種做派,卻被人愈發認為,被風云烈說中了,這隱匿修為和來歷的年輕人,哪怕不是言道臨,也必然和九天閣分不開干系!

  一時間,眾人心中皆暗恨,這九天閣,簡直太不是東西!

  明明表示不摻合進來,卻鬼鬼祟祟派人搶先奪走機緣,何其虛偽,何其下作!

  “給你們個機會,就此離開,我可以既往不咎。”

  蘇奕淡然開口。

  本就是機緣之爭,無關仇怨,既然能把黑鍋甩給言道臨,自然沒必要再下狠手。

  “既往不咎?閣下真以為自己贏定了?”

  風云烈冷笑。

  他懶得再廢話,揮了揮手,

  道,“各位,是時候動用各自的底牌了!”

  “好。”

  “自當如此。”

  雨化生、禹青安皆答應下來。

  蘇奕眉頭微皺。

  可還不等他開口,三大陣營的強者已全力出擊。

  “咄!”

  風云烈大喝,祭出一桿炫亮奪目的黑色長槍,槍鋒吞吐一點金燦燦的神芒,氣息霸烈恐怖。

  滅厄神槍!

  青鸞靈族屈指可數的一件頂級神兵,威能莫測,足可鎮殺洞宇境界王。

  隨著這件寶物橫空出世,天地猛地一震,無匹鋒銳的殺氣肆虐擴散,將虛空切割出無數裂痕。

  “起!”

  雨化生雙袖鼓蕩,祭出一把青銅鉞,形似半月狀斧頭,其上鐫刻諸般繁密的秘紋,有耀眼璀璨的銀色星輝流轉蒸騰,直似一掛銀河在搖曳。

  煉星神鉞!

  星河神教七大至寶之一,號稱一擊之下,如萬星天降,有毀天滅地之威。

  同一時間,禹青安抬手一拋,一尊火紅如燃的爐鼎出現,爐鼎三足兩耳,通體火紅,鼎口蜿蜒著九條栩栩如生的蒼龍。

  陣陣蒼茫厚重的龍吟,隨之響徹天地間。

  九龍火靈鼎!

  古族禹氏的一件瑰寶,傳聞是在太古時期,由禹氏的一位神話般的先祖親手煉制,其內藏有一縷真正的蒼龍命魂!

  而在場三大陣營的洞宇境界王,皆各自動用自己的殺手锏。

  諸如秘符、古寶、道經殘篇等等。

  頓時,這片天地仿似沸騰,虛空扭曲。

  那懸浮在天穹下的血色雷霆漩渦,再也承受不住那等恐怖的威能,轟然紊亂。

  不知多少藏匿在漩渦中的逝靈,來不及閃避,便化作青煙慘死。

  死的的確很冤枉,因為這些逝靈自始至終根本不曾出場。

  可卻遭受到魚池之殃。

  不過,沒有人理會這些。

  所有的壓箱底手段,此刻皆朝著蘇奕一人殺去。

  而目睹這一幕,蘇奕眼神變冷,心生濃烈的殺機。

  自己都已好意提醒,可看情況,這些敵人明顯是不肯善罷甘休!

  “真以為,憑借一些殺手锏,就能改變局勢?”

  蘇奕一聲冷笑。

  他袖袍揮動,繚繞著仙光的南岳印橫空而起。

  此寶在之前和那來自六欲魔門的“雪琉仙子”對戰時,曾遭受碰壁。

  可現在,隨著蘇奕祭出此寶,則顯露出超乎想象的恐怖威能。

  轟隆!

  就見,南岳印砸過去,漫天光焰迸濺,虛空都被砸出一個巨大的窟窿。

  許多洞宇境界王祭出的殺手锏當即炸碎,被南岳印轟破,如紙糊般不堪。

  也只有滅厄神槍、九龍火靈鼎、煉星神鉞這三件寶物堪堪能夠和南岳印較量。

  但也僅僅只起到牽制作用。

  而同一時間,蘇奕早已手握玄黃造化劍殺出去。

  他身影若閃爍的流光,飄忽不定,快若瞬移。

  而他手中的劍鋒,更是快到了驚世駭俗的地步,剎那間而已,便有一個古族禹氏的強者被一劍封喉。

  讓人吃驚的是,此人被殺那一瞬,

  竟都沒能反應過來,直至軀體和神魂崩滅那一瞬,才露出錯愕和驚恐之色。

  而這,僅僅只是開始。

  蘇奕一邊御用南岳印,一邊人隨劍走,闖入敵人之中,掀起一場血腥殺戮。

  轟隆!

  場中寶光碰撞,神焰席卷。

  南岳印太恐怖了,如被神人搬起的亙古神山砸落人間,蠻橫而霸道,把虛空得崩碎震顫。

  那些洞宇境界王的殺手锏,又哪能和這等羽化靈寶抗衡?

  而更恐怖的,則是蘇奕的殺戮。

  他極盡施展飛光法則,劍如流光,鋒芒所指,必有一位對手被斬殺當場。

  太快了!

  縱使早有防備的對手,在面對蘇奕那堪稱恐怖的劍道造詣時,依舊顯得不堪,被瞬息斬殺。

  有的被開膛破肚。

  有的被劍鋒劈落首級。

  有的被轟碎軀體。

  有的被貫穿咽喉。

  ……那動蕩混亂的天地間,慘叫聲此起彼伏的響起,透著不甘和驚懼,猩紅的血水,炸碎成霧靄,在混亂的力量洪流中翻騰,也把天地染成血紅之色。

  “逃,快逃——!”

  一些界王崩潰,嘶聲尖叫,瘋狂逃竄。

  之前,他們三大陣營聯手,信心十足,自忖無論面對任何對手,自可輕松拿下。

  而后,哪怕遭遇波折,可他們各有底牌和殺手锏,并不打算善罷甘休。

  可當真正拼命時,他們才深刻體會到,什么叫恐懼!

  那對手儀態如仙,縱劍場中,卻似無可匹敵般,劍鋒所指,無堅不摧,無物不破,強大到令人駭然的地步。

  短短幾個呼吸間而已,便有十余位洞宇境界王暴斃場中,場中的局勢更是呈現兵敗如山倒的態勢,這任誰能不驚?

  而既然動手,蘇奕自不會讓那些界王逃遁。

  他動用玄禁法則去催動南岳印,這片天地都宛如被禁錮,而僅剩下的那些對手,則如陷泥沼!

  兩個早已逃到遠處的洞宇境界王,還未曾從玄禁法則中掙脫,就被追上來的蘇奕揮劍斬殺。

  那干脆利索的屠戮手段,刺激得其他人亡魂大冒。

  “少爺轉世重修之后,可比當初他在同壽境時的道行強大了太多……”

  仙殿內,目睹蘇奕在戰場中掀起腥風血雨的風采,魏山敏銳意識到,同樣是同壽境修為,可今世的少爺,要遠比當年的少爺強大了一大截!

  因為當初的觀主,雖也能在同壽境層次斬殺洞宇境對手,可也要付出很大的代價,斷不可能像現在這般輕松。

  場中只剩下六人。

  青鸞靈族那邊三人、古族禹氏那邊兩人,而星河神教那邊僅僅只剩下雨化生一人!

  他們臉上皆已被驚駭之色覆蓋,一個個肝膽欲裂,惶恐起來。

  殺手锏和底牌都沒用,反倒被對方殺得潰不成軍,傷亡慘重,這在之前,是他們任何人都沒想到的。

  更讓人絕望的是,此刻連逃走都已變得渺茫!

  而此時,當見到蘇奕朝這邊殺來,風云烈再不敢遲疑,猛地咬破舌尖,朝手中一塊秘符噴出一口精血,嘶聲大叫:

  “老祖救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