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二百八十三章 那一劍的風情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魏山點頭道:“我的確懷疑過,但最終確信,言道臨應該和那些仇敵沒有牽連。”

  蘇奕道:“為何這般確信?”

  魏山道:“言道臨曾說,他和少爺之間的恩怨,不會牽連到其他人,也不屑去殺害我們。”

  蘇奕怔了一下,道:“這老家伙心思雖狠辣,但的確不會干出這等事情。”

  他了解言道臨。

  此人城府極深,但行事向來有章法。

  哪怕這次以魏山為誘餌,迫使自己前來這烏鴉嶺,但自始至終,的確沒有加害魏山的意思。

  又閑聊了片刻后,蘇奕忽地問道:“這座仙殿的機緣,是否也早已被言道臨奪走?”

  魏山道:“正是。”

  “果然,又被這老東西坑了。”

  蘇奕揉了揉眉。

  他敢肯定,當自己走出這座仙殿那一刻,守在外邊的那三大陣營的強者,定會認定這座仙殿內的機緣已經被所得!

  這無疑是給他扣了一個大黑鍋,甩都甩不掉。

  畢竟,誰會相信這座仙殿任何機緣都沒有?

  “你先在此等著。”

  蘇奕說著,徑自朝大殿外行去。

  仙殿外,黑云如幕,血色雷霆漩渦高懸。

  青鸞靈族、星河神教、古族禹氏這三大陣營的強者,皆在耐心等待。

  當看到蘇奕的身影從仙殿內走出,場中頓時騷動。

  “出來了!”

  眾人眼眸發亮,像看著一只肥美的獵物主動走來。

  “朋友,你也看到了,此地已被我們封鎖,不如你把天鴉山祖師所留的傳承玉牒拿出來,我們一起參悟如何?”

  禹青安郎笑開口。

  “不錯,如此一來,我們也無須為此大打出手,可謂是兩全其美。”

  雨化生語氣淡然,“若不然,你縱使可以繼續躲在那座仙殿內,可……又能躲到幾時?”

  無疑,他們之所以沒有立刻出手,也是擔心把蘇奕嚇得退回那座仙殿。

  “只要你配合,之前那點仇怨,我風云烈可以暫時隱忍,給你一條生路,允許你離開這烏鴉嶺。”

  青鸞靈族那邊,風云烈負手于背,淡淡說道,“若不然,你今日注定插翅難飛!”

  蘇奕哪會看不出,這三大陣營的強者早已聯手?

  他揉了揉眉宇,有些無奈道:“我若說,這仙殿內的機緣早已被九天閣奪走,你們信嗎?”

  此話一出,許多人嗤地笑起來。

  “這種理由,糊弄鬼鬼都不信!”

  雨化生冷哼。

  禹青安慢條斯理道:“朋友,我們已經表達出誠意,你若非執迷不悟,那無疑是自取滅亡。”

  “給個痛快話,你究竟答不答應?”

  風云烈眉頭皺起,眸子中殺機涌動,有些不耐了。

  蘇奕不由一聲輕嘆。

  果然,這口黑鍋自己根本就甩不掉。

  “這筆賬,也得跟言道臨好好算一算!”

  蘇奕暗道。

  “朋友,機緣雖好,可也得有命去拿,還請三思!”

  禹青安認真提醒。

  他們三大陣營,話里話外透著脅迫的意味,視蘇奕為籠中獸,無路可逃。

  “那就動手吧。”

  蘇奕抬眼看了看天穹,“時辰的確不早了,速戰速決,各自安生。”

  輕飄飄一番話,卻讓眾人皆怔然。

  動手?

  這家伙真要豁出去,和他們三大陣營拼命?

  這無疑顯得太瘋狂。

  “何苦呢?”

  禹青安輕嘆,認為蘇奕此舉,殊為不智。

  “天欲其亡,必使其狂,或許……他以為憑自己的實力,能殺出一條生路吧。”

  雨化生眼眸閃過一絲冷意。

  “不管怎么說,也算是……勇氣可嘉。”

  風云烈笑起來。

  只是那笑容卻格外的冰冷。

  倒并非他們狂妄,而是放眼整個星空各界,面對他們這三大陣營的脅迫,誰敢不低頭?

  哪怕是那些同等身份和修為的存在,怕也得忍氣吞聲,捏鼻子忍了!

  可現在,一個來路不明的同壽境界王,卻拒絕了他們的善意,要和他們血拼!

  這完全就是破天荒頭一遭。

  以至于,他們都有種難以置信的感覺。

  蘇奕沒有理會這些。

  他一手拎著酒壺,一手拎著玄黃造化劍,邁步朝這邊行來。

  蘇奕輕聲叮囑:“記住,要動用全力,否則,你們只會死得更快。”

  眾人:“……”

  他們都差點氣笑。

  之前,風云烈早已提醒,此次的對手很特別,實力恐怖之極,不能用境界強弱來衡量。

  這還曾引起禹青安、雨化生他們動容,頗為重視。

  故而,他們才會表達善意,愿意和蘇奕談一談。

  可誰也沒想到,這個對手不止是拒絕了他們的善意,連展露出的姿態,都極其之狂!

  “諸位,那就按之前所商議,先送這位朋友上路!”

  雨化生殺氣騰騰,他已快要按捺不住。

  “好!”

  其他人皆答應。

  天地動蕩,神焰沖霄。

  三大陣營的強者,皆毫不猶豫一起出手。

  沒有人留手。

  更不存在任何公平可言。

  這些久經廝殺,見慣世事浮沉的老家伙們,一個比一個狠辣和果決。

  剛一出手,便各自祭出自己至強的寶物,動用全力,完全沒有任何保留。

  這一瞬,神焰騰空,諸般寶物橫空,燦然奪目,恐怖的毀滅洪流,映現出一幕幕驚天動地的異象。

  這一瞬,無匹的殺機,壓迫得這方天地扭曲,偌大的烏鴉嶺地帶,都隨之陷入震動。

  藏在仙殿內的魏山不由倒吸涼氣,頭皮發麻,少爺這是惹到了何等大敵,以至于竟遭受如此恐怖的圍攻?

  這一瞬,以風云烈、雨化生、禹青安為首的三大陣營強者,皆憑生強烈的自信。

  自忖在這一擊之下,這世間任何界王境角色,都注定難逃一死!

  畢竟,他們這三大陣營的強者,加起來共有十九人,最弱都有洞宇境初期修為。

  而強大的更有洞宇境后期的老古董!

  每一個隨便拎出來,都是跺一跺腳便能讓一方星界震三震的大能。

  而今一起全力出手,誰堪與敵?

  也是這一瞬,

  蘇奕動了。

  他峻拔的身影一晃,體內道行如山崩海嘯般迸發,大道混洞蒸騰光雨,混沌地玄黃母氣沸騰,形似神樹的天地根流光溢彩,浮現出這般至強的大道奧義。

  而他的神魂、軀體和修為一起,皆在這一瞬運轉到空前極盡的地步!

  掌中,古樸無華的玄黃造化劍在清吟,似渴望飽餐鮮血。

  劍身之上,有六道輪回的虛影映現、有飛光法則交織、有燦若朝霞的玄墟奧義在彌漫……

  不夸張的說,這一瞬蘇奕已把修行至今最強的手段,在這一刻全部施展。

  沒有任何保留!

  他要試一試,在踏足歸一境之前,以自己那同壽境大圓滿層次的道行,若全力出手,該會如何。

  說來緩慢,實則皆在瞬息間發生。

  隨著蘇奕一劍斬出。

  動蕩混亂的天地間,一道劍氣扶搖而起,勢若萬古青霄橫空,隱然有無堅不摧、遮天蔽日之勢。

  它太過刺目和絢爛。

  甫一出現,便成為天地間最耀眼的一道光,似要斬破蒼穹,斷開時空羈絆。

  而這一道劍氣中蘊積的劍意,已根本無法用言辭來形容,仿似天地洪爐,容諸般堪稱至強的法則奧義于其中,奪盡造化,涵括萬千玄機。

  而當這一劍斬落。

  所有人眼前刺痛,肌膚生寒。

  轟隆——!

  直似天塌地陷,萬象崩滅,大道崩殂。

  共計十九道騰空殺來的界王級秘寶,裹挾著滔天的毀滅波動而來時,卻被這一道劍氣沖破!

  剎那間。

  飛劍倒射、道印破損、神鐘哀鳴、戰矛劇顫……

  十九件蘊積著一眾洞宇境人物全力一擊的寶物,皆被轟散開!

  緊跟著,無數法則交織的神焰、異象,皆被如山崩海嘯般爆發的劍威碾壓,轟然崩碎炸開。

  那片天地驟然崩塌,似末日降臨般。

  洶涌的神焰亂流,肆虐十方,連天穹下懸浮的那血色雷霆漩渦也遭受到波及,劇烈搖晃顫抖。

  那等一幕,已和末日災劫爆發沒有區別!

  煙霞滾滾彌漫中,響起不知多少驚呼,明顯都被這一劍的力量驚到。

  而當煙塵彌散……

  天地千瘡百孔,凋零破敗,如若被狠狠揉碎般,到處是觸目驚心的戰斗痕跡。

  風云烈、雨化生、禹青安等人,皆略顯狼狽,神色變幻不定。

  那一劍的威能,最終雖被他們擋住,可也讓他們遭受到沖擊,一個個氣血翻騰,頗為難受。

  一些修為稍弱的角色,臉色都變得蒼白起來。

  而當視野中看到,遠處那座仙殿前立著的一道身影時,他們全都愣住了。

  那人青袍獵獵,長發飄揚,一手持劍,一手拎著酒壺,正自仰頭暢飲。

  渾身上下,看不到一絲傷勢!

  “擋……擋住了!?”

  有老輩人物心顫,幾乎懷疑眼花了。

  “好像……真的擋住了……”

  有人艱難地咽了一口吐沫,倒吸涼氣。

  這一瞬,風云烈手腳微顫,神色明滅不定。

  雨化生軀體緊繃,背脊直冒寒氣。

  禹青安眼眸睜大,怔怔出神。

  十九位來自當世頂尖勢力中的洞宇境大能的全力一擊,放眼星空各界,誰堪抵擋?

  可現在,這一擊……真的被擋住了!

  被一個同壽境年輕人一劍破之!

  一時間,天地俱寂,眾人皆震撼失神。

  唯有蘇奕,拎劍而立,仰頭暢飲,超然若仙神。

  ps:還是解釋一下叭,金魚下周要去深圳開會,出差多天,現在一章存稿也沒有,別說加更了,必須先抓緊時間存稿,否則下周肯定得斷更。

  不過大家放心,金魚會盡全力不斷更。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