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二百七十九章 烏巢遺跡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氣氛沉悶,壓抑得讓人喘不過氣。

  那些青鸞靈族的大人物,神色陰沉如水。

  “是我大意了……”

  許久,風云烈輕語開口,打破了這死寂般的氣氛。

  白衣老者連忙道:“少主,此事怎能怪您,之前可誰都沒想到,這次的對手會如此棘手。”

  風云烈微微搖頭,道:“錯了就是錯了,星崖長老的死,罪責在我。”

  說著,他目光看向風山湖,道:“可看出對方的來歷?”

  風山湖沉聲道:“之前,星崖長老曾懷疑,那家伙是個隱瞞修為的老怪物……”

  他把戰斗細節一一說出,不敢有任何隱瞞。

  風云烈皺眉道:“飛光法則?各位可曾聽說過這等大道法則力量?”

  眾人皆搖頭。

  “一種在速度上,竟能壓制星崖長老一頭的大道法則,最少也是一方星界的至強大道,可在以往歲月中,我們竟不曾聽說過……”

  風云烈眸光閃動,“這無疑很反常,而星崖長老曾懷疑,對方隱瞞了修為,這就更反常了。”

  “莫非,他害怕被我們識破身份?”

  有人低語。

  風云烈眸光深沉,道:“在這烏鴉嶺,誰又會處心積慮地害怕被我們識破身份?”

  白衣老者似意識到什么,唇中輕吐三個字:“言道臨!”

  “的確有這種可能,畢竟,這烏鴉嶺位于天祈星界,而九天閣則是此界的主宰!”

  風云烈眸子中寒芒洶涌,“除此,言道臨當初曾言,不摻合到此次的行動,這本就顯得很蹊蹺,現在看來,這老東西很可能包藏禍心!”

  有人忍不住道:“少主,若是言道臨出手,應該不會和我們撕破臉,畢竟,真正的機緣還未真正出世,他這時候暴露,殊為不智。”

  風云烈點了點頭,道:“也有這種可能,但我敢斷定,這次的對手哪怕不是言道臨,也必然和言道臨存在某種關系,別忘了,之前那些年,這烏鴉嶺一直掌控在九天閣手中。”

  此話一出,眾人臉色都難看許多。

  “山湖長老,你可記清楚對手的容貌?”

  風云烈問道。

  風山湖語氣堅定道:“他就是化成灰,我也能認出!”

  “好,這筆賬先記住,我們先去烏巢遺跡,若我推斷不錯,那個對手定然也會前往。”

  風云烈說到這,眸子中殺機暴涌,“到那時,我自會跟他好好算一下這筆賬!”

  相比復仇,他更在意此次所探尋的一樁機緣!

  而按他推斷,這一樁機緣就將橫空出世。

  時間點滴流逝。

  一天過去。

  黑色大山之巔。

  一枚道印橫空,流淌仙光,僅僅彌漫出的氣息,便壓塌虛空。

  而在道印底部,南岳兩個蠅頭小字燦然發光,神圣懾人。

  蘇奕心念一動。

  嗖的一聲,此寶化作一道流光,落入他的袖口中消失不見。

“以我如今的道行,竟僅僅只能動用此寶的一半威能,并且,每一次動用,僅僅只能支撐半刻鐘左  右……”

  蘇奕很吃驚。

  須知,這枚南岳印破損嚴重,可即便如此,蘇奕竭盡全力,也僅僅才只能發揮其一半的威能。

  這就太恐怖了。

  “也不是那老家伙是從哪里獲得這一枚道印。”

  蘇奕想起了那個曾操縱血色烏鴉偷襲自己的獸袍老者。

  對方當時若是沒有選擇逃遁,而是不顧一切拼命,憑借這枚道印的力量,倒的確很可能殺自己一個措手不及!

  “不過,這件寶物倒是便宜了我。”

  蘇奕笑起來。

  他敢肯定,這南岳印是一件羽化之路上的寶物!遠超界王級寶物,稱得上無價之寶。

  旋即,蘇奕想起一件事,都已經過去一天時間,青鸞靈族的家伙竟然沒有前來復仇!

  難道對方怕了?

  應該不會。

  青鸞靈族的強者,向來是有仇必報,斷不會隱忍和退讓。

  這在星空深處,是人盡皆知的事情。

  而現在,對方卻忍住了這口氣,沒有立刻復仇,這只有一種可能——

  他們必然有著比復仇更重要的事情!

  “是為了那一樁和列仙有關的機緣嗎……如此說的話,這一樁機緣極可能最近就將問世了。”

  蘇奕暗道。

  正自思忖,忽地一陣濃郁的藥香撲鼻而來。

  蘇奕扭頭,就見不遠處那一座池塘中,仙霧涌動,光霞翻滾,生根在其中的那一株羽化神藥枝葉搖晃,已到了成熟之時。

  蘇奕起身走上前。

  這株羽化神藥極為神異,莖干呈青碧色,如玉石般剔透晶瑩,葉子則成瀲滟的紫色,共有七片,有嬰兒巴掌大小,蘊生著天然的道紋。

  它在舒展枝葉,池塘內的仙霧都被汲取一空,化作這株羽化神藥的一部分。

  最終,在蘇奕注視下,這株羽化神藥竟是如若活了過來般,嗖地一下騰空而起,竟是要掠走!

  蘇奕抬手一翻。

  一張玄禁法則交織的大網,就將這株神藥一股腦兜住。

  隨即,蘇奕神識掠出,靜心反應。

  半響后,他眉梢浮現一抹異色。

  這株羽化神藥,大概有兩種妙用,一是淬煉和鞏固道基,二是提升修道者對大道力量的參悟和掌控!

  并且,是針對羽化境的強者!

  “等證道歸一境后,就摘一些葉子煉化,試一試此藥的妙用。”

  蘇奕思忖時,已收起這株羽化神藥。

  而后,他沒有再耽擱,徑自朝前掠去。

  烏巢遺跡。

  位于烏鴉嶺最深處,這里是一座巨大的山谷,大地像凹陷下去,形似巢穴。

  一陣陣璀璨的仙光沖霄,神輝蒸騰,瑰麗的光雨,如瀑似的在天地間流轉。

  這一幕太驚人,將附近山河照得絢爛如晝,一派神圣氣象。

  那天穹上覆蓋的黑色云層,都被仙光沖散,浩浩蕩蕩的血色雷霆長河,則在此地化作一個足有千丈范圍的漩渦。

  漩渦下方,便是烏巢遺跡!

  “那雷霆長河中的逝靈,在生前皆是天鴉山的修仙者,它們如今匯聚在雷霆長河中,等候于此,明顯是在等那一樁機緣問世。”

  遺跡外圍地帶,風云烈負手于背,望著天穹上那一道血色漩渦,臉色罕見地有些凝重。

  逝靈。

  在末法時代隕落的修仙者所化。

  這些逝靈極為詭異可怕,充斥詛咒之力,別說一般的界王,就是洞宇境存在被那些逝靈困住,也兇多吉少!

  在前來烏鴉嶺闖蕩的途中,風云烈他們曾遇到過不止一批逝靈,有成群結隊的血烏鴉、三五成群出沒的血妖等等。

  “還好,我們此次準備充足,攜帶著滅殺靈體的‘滅厄神槍’,倒也無懼那些逝靈。”

  風云烈說話時,目光看向烏巢遺跡中央地帶。

  那里的大地龜裂,出現一道深不可測的溝壑,那沖霄而起的仙光,就是從溝壑深處涌現。

  那地方太過璀璨絢爛,光霞蒸騰,交織著懾人的仙道符文。

  風云烈的眼眸變得灼熱起來,道:“我有預感,天鴉山開派祖師所留的傳承玉牒,必然就在其中!”

  這時候,旁邊的白衣老者忽地提醒,道:“少主,星河神教的人來了。”

  遠處虛空中,一群氣息恐怖的身影掠來。

  為首的,是一個身著羽衣,背負一口巨型戰劍的中年男子。

  他須發如戟,眸似日月,一呼一吸之間,直似風雷激蕩。

  雨化生!

  星河神教太上長老,洞宇境后期存在。

  一位早在很久以前,就隱世不出的老古董。

  而今,他帶著一眾星河神教的界王,駕臨此地。

  “青鸞靈族的道友,刀劍無眼,待會爭奪機緣時,咱們各憑本事!”

  遠遠地,雨化生開口,聲如雷霆,響徹四野。

  “好啊。”

  風云烈悠然笑起來,睥睨自若。

  他都懶得多說什么。

  機緣之爭,根本無須客氣,勝王敗寇,古今如此。

  很快,雨化生帶著身邊眾人,來到烏巢遺跡另一側。

  沒多久,又一群修道者前來。

  那是古族禹氏的一眾界王境存在。

  作為星空八大界王世家之一,古族禹氏的底蘊或許不如青鸞靈族,但若論勢力,卻也不逞多讓。

  此次古族禹氏出動的強者中,為首的是一個風度翩翩的儒袍男子,手執羽扇,儒雅風流。

  當看到此人,無論是青鸞靈族的強者,還是星河神教的強者,皆皺了皺眉。

  禹青安!

  三萬年來,古族禹氏最耀眼的一位洞宇境界王!

  他輩分或許談不上高,但他的戰績,則可以用煊赫二字形容,讓一些同境人物都忌憚三分。

  “雨前輩所言極是,刀劍無眼,各憑本事。”

  禹青安郎笑開口。

  雨化生面無表情道:“我可不敢當你禹青安的前輩,如今的星空各界,誰不知道在你們禹氏一族中,就屬你禹青安風頭最盛?”

  禹青安笑了笑,又朝風云烈打了聲招呼。

  風云烈微微頷首,沒有說什么。

  而在古族禹氏的強者抵達沒多久,那巨大的溝壑深處,忽地產生劇烈的轟鳴。

  如若神魔嘶吼,震天動地。

  而后,在一眾目光注視下,一座籠罩在滾滾仙光中的古老殿宇,緩緩從那巨大溝壑中出現。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