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二百七十八章 賜你一死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說到最后,風云烈笑容變得格外亢奮和森然。

  隱隱有癲狂之意。

  蘇奕怔了一下,旋即琢磨出味道來。

  這又一個被瘋魔血脈弄壞腦子的瘋子。

  在青鸞靈族,有著許多獨特的血脈。

  其中,瘋魔血脈最特別,屬于頂尖天賦的一種,可擁有這等天賦的人,神智和心境就容易發生問題。

  諸如出現一些反常的怪癖。

  諸如嗜血、嗜睡、嗜戰、嗜賭……

  當年敗在觀主手底下的那個青鸞靈族的老家伙,就嗜賭如狂。

  無疑,長袍男子風云烈嗜戰如狂!

  而對于這種瘋子,根本無須廢話。

  蘇奕身影憑空而起,玄黃造化藤悄然出現右手中,淡然道:“來,賜你一死。”

  風云烈笑得愈發暢快,眸子中殺機暴涌。

  他一步邁出。

  一股肆虐的狂風,從其身上沖霄而起,絞碎云層,附近虛空都隨之扭曲塌陷。

  無數刺目的銀色規則力量,在狂風中浮沉。

  神巽法則!

  青鸞靈族的至強大道奧義。

  執掌這等大道,振翅可碾碎天宇,掀飛日月星辰。

  除此,青鸞族的強者施展此等大道奧義,速度也會變得奇快無比,如天風肆虐,可在瞬息扶搖九霄云外!

  而此時,隨著風云烈一動。

  整個人如若化作一道銀色颶風,身影都變得模糊,附近虛空塌陷,被肆虐的風暴碾碎。

  隆隆轟鳴之音,激蕩十方。

  風慕云和風山湖倒吸涼氣,遠遠退開。

  風星崖的威勢太恐怖,哪怕是他們這等洞宇境界王,都感到一陣膽顫心驚。

  蘇奕衣袍獵獵作響。

  他眸光深邃,心中輕語:“上一次,是觀主鎮壓了青鸞靈族的老家伙,這一次,我自當更勝一籌……”

  一道風刃乍現,近乎無形,快得不可思議。

  換做其他界王境人物,怕都來不及反應,就會中招。

  可蘇奕卻似未卜先知,劍鋒一轉。

  這一道風刃炸開,迸濺的光雨明耀奪目。

  遠處,風云烈舔了一下唇,身影忽地消失不見。

  轟隆!

  在以蘇奕為中心的千丈天地間,忽地出現一道道狹長如到的風刃,直似閃電流光。

  虛空都被撕裂無數道裂痕。

  遠遠一望,這天地將被切割成無數碎塊。

  青鸞九擊第一擊:

  風湮碎空!

  “族兄他竟出手便動用了殺招!”

  風山湖吃驚。

  青鸞九擊,他們宗族主脈的至高傳承,有青鸞橫空,九擊鎮世的美譽。

  似這等一擊,由風星崖施展而出,輕松可鎮殺當世洞宇境初期界王,足可威脅到洞宇境中期界王的性命。

  端的是霸道無匹!

  天地間,風刃縱橫交錯,快若閃電交織,把那片虛空都撕裂開。

  而身陷其中的蘇奕,剎那間就被無數風刃絞碎。

  “死了?”

  風山湖和風慕云瞪大眼睛。

  可天地間,卻響起風星崖發出的一聲大叫:

  “好快的速度!”

  就見極遠處地方,蘇奕的身影憑空出現,毫發無損。

風山湖和風慕云這才猛地反應過來,原來剛才被絞殺的,是蘇  奕留下的一道殘影!

  正因他挪移時的速度太快,以至于讓人一時沒能反應過來,還以為他被殺了。

  “去!”

  天地間,響起風星崖的大喝。

  就見一道銀色風暴橫空而出,足有千丈高,接天通地,隨著風暴肆虐,無數風刃飛濺而出。

  天上地下,盡數被狂暴的風刃覆蓋。

  太恐怖。

  而在同一時間,蘇奕也出手了。

  其身影若一抹飛光,在天地間騰挪轉移,閃爍不定。

  從遠處望去,那片天地間,出現無數道屬于蘇奕的殘影,密密麻麻,似無所不在。

  而隨著蘇奕揮劍殺出,一道道劍氣在天地間閃爍,無數劍影忽明忽滅,讓人分不清楚哪個是真,哪個是假。

  一切,皆因為蘇奕速度太快。

  那片天地混亂,虛空中盡是劍影、風刃。

  而蘇奕和風星崖的身影,根本就無法被鎖定,一者似飛光般一閃即逝,一者如疾風般,倏忽不見。

  上演了一場在速度上的巔峰對決。

  在遠處觀戰的風山湖和風慕云兩人,皆心中發寒,他們把神魂力量全部運轉,竟都無法捕捉到戰斗雙方的身影!

  太快了!

  颯沓如流光飛逝、轉瞬似電火明滅。

  似這等速度,足可讓世間大多數界王都來不及反應,便橫死當場!

  僅僅幾個呼吸間——

  天穹下,一團血光炸開。

  風星崖的身影從虛空中踉蹌顯現,就見他身上盡是血淋淋的劍痕,縱橫交錯,體無完膚。

  一些地方更是深可見骨。

  模樣慘不忍睹。

  與此同時,蘇奕的身影從遠處出現,微微搖頭:“就這?”

  他青袍飄曳,毫發無損,手中劍鋒上,有一滴滴血珠在滑落。

  風山湖和風慕云不禁駭然色變,心都懸起來。

  須知,他們宗族的傳承力量,以速度見長,堪稱天下一絕。

  可如今,風星崖這等出身主脈的洞宇境界王,卻在速度的爭鋒中,被人重創!

  任誰能不驚?

  “這是什么大道法則?”

  風星崖問道。

  他渾身負傷累累,可卻渾然不在乎,眼神瘋癲,死死盯著遠處的蘇奕。

  “飛光。”

  蘇奕隨口道。

  說話時,他身影憑空消失。

  風星崖猛地深呼吸一口氣,軀體似燃燒般,剎那間化作一頭足有百丈長的青鸞,雙翅揚起,如裂天之刀,狠狠斬出。

  天地驟然混亂,萬象黯然。

  這一瞬,青鸞振翅,似要破開這片天地。

  “族兄焚燒了瘋魔真血!”

  風山湖手腳顫抖。

  “神巽斬天!”

  風慕云身心震顫。

  兩者皆一眼看出,風星崖不顧一切拼命了,動用禁忌秘術焚燃自身的瘋魔真血,施展青鸞九擊中的至強一擊,神巽斬天!

  可就在這一瞬——

  天地忽地靜止,像定格成一幅畫卷。

  一股無形的禁錮力量,彌漫而開。

  就在這一片詭異的靜止中,蘇奕手握道劍,身影橫空一閃。

  天穹下,風星崖所化的百丈長的青鸞,軀體如若燃燒,揚起的雙翅如若一對開天之刀,威能恐怖滔天。

可它的頭顱,卻忽地拋空而  脖頸處出現一道平滑如鏡的劍痕。

  而后,如瀑鮮血轟然傾灑而出,那拋空而起的頭顱上,寫滿了驚愕和惘然。

  旋即,那頭顱和軀體皆轟然湮滅,化作漫天灰燼消散。

  剎那間的一劍,斬落風星崖的首級!

  這位一位來自青鸞靈族主脈的洞宇境初期界王,在施展其最至強的一擊中,被蘇奕一劍鎮殺,就此身隕道消!

  那霸道恐怖的一幕,讓風山湖和風慕云不禁呆滯在那,震駭失神。

  蘇奕拎出酒葫蘆暢飲了一口,道:“他但求一死,我賜他一死,合情合理,不過分吧?”

  風山湖胸腔起伏,嘶聲道:“閣下可敢報出自己的姓名和來歷?”

  蘇奕笑起來,道:“你們還不夠資格知道,回去吧,下次再找個厲害一些的人過來。”

  說罷,他折身返回那一座黑色山崖。

  “族兄,我們走吧。”

  風慕云顫聲開口。

  她被嚇壞了,也總算明白上次能夠從蘇奕手底下逃走,是何等幸運的事情。

  “此仇,我們青鸞靈族記住了!”

  風山湖撂下這句話,便和風慕云一起轉身而去。

  蘇奕沒有阻止。

  相反,他很期待對方再叫來一些更強大的對手。

  “當初,觀主以洞宇境后期道行,鎮壓青鸞靈族那個洞宇境大圓滿層次的老家伙,而如今,我以同壽境大圓滿修為,鎮壓一個洞宇境初期的青鸞靈族強者……相比起來,也算有過之而無不及。”

  蘇奕暗道。

  不過,他認真思忖和對比,最終發現,以自己如今的實力,和最巔峰時的觀主相比,終究還差了一大截。

  須知,巔峰時的觀主,無須動用人間劍,都能輕松鎮壓洞宇境大圓滿角色。

  便是畫師、漁夫、裁縫這些最頂尖的巨頭人物,都根本不是觀主的對手!

  蘇奕擁有觀主的閱歷和記憶,大致判斷出,恐怕只有在踏足歸一境之后,自己的實力才能和巔峰時的觀主平分秋色。

  而到了那時,也就意味著他今世的道行,已超越觀主!

  畢竟,他在歸一境,就和洞宇境巔峰的觀主比肩,這已經足以證明,他今世的道途,遠在觀主之上!

  “我與我周旋久,寧做我。”

  蘇奕輕語。

  無論觀主、沈牧,還是蘇玄鈞,皆是他的前世道業。

  可稱作是他自己。

  而以今世之道途,去超越前世的每個自己,自然可稱作是在與自己較量。

  蘇奕拿出那一枚南岳道印,繼續祭煉。

  雷云翻滾,天穹昏暗。

  那一片廢墟上的一座破敗廟宇內。

  一襲紫色玉袍,頭戴玉冠的風云烈收起獸皮地圖,從地上起身,道:“時辰到了,我們該啟程了。”

  “少主,星崖他們還沒回來。”

  白衣老者提醒道。

  “給他們傳消息,讓他們返回后,前往‘烏巢遺跡’找我們。”

  風云烈隨口吩咐道。

  就在此時,一道透著苦澀和悲慟的聲音在破廟外響起:

  “少主,星崖長老……歿了!”

  天穹雷霆激蕩。

  眾人心中一顫,皆齊齊色變。

  風云烈負手于背,眉頭皺起。

  炫亮的血色雷光,在破廟外的天穹閃爍,映在風行烈那俊朗的面容上,忽明忽滅。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