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二百七十六章 天鴉山秘傳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戰刀丈許長,掀起刺目的血光。

  如瀑似的法則力量,充斥在刀鋒之上,讓這一刀斬來時,直似要將天地都劈開。

  蘇奕不閃不避,掌中道劍揚起,劍鋒如流光般刺出。

  鐺!!

  驚天動地的爆鳴響徹。

  女子的戰刀被震得偏移,覆蓋在黑色甲胄下的身影都微微一晃。

  她腳下發力,猛地雙手握刀,橫空一抹。

  瀲滟的血色刀氣上,爆綻出遠超之前一刀的威能,隱隱約約,似有諸神誦經的聲音響徹。

  那霸道的一擊,足可輕松鎮殺洞宇境初期角色。

  卻見蘇奕手腕轉動,臂膀發力,手中道劍似亙古神山鎮壓而下。

  鐺!!!

  刀劍相爭,恐怖的毀滅威能猛地爆發。

  附近千丈虛空驟然塌陷。

  蘇奕身影穩如磐石,巋然不動。

  那女子的身影則一個趔趄,差點被砸得跌落虛空。

  她毫不猶豫抽身退后,那一對幽藍色的眼眸已是變幻不定,寫滿驚疑。

  這世間,何曾出現過如此可怕的同壽境界王!?

  “燃血秘力、化血神刀、魘魔甲胄……看來,你只不過是青鸞靈族的旁系族人,雖擁有洞宇境初期修為,但在宗族中的地位,當遠不如主脈的同境族人。”

  蘇奕隨口道。

  說話時,他邁步前行。

  轟隆!

  覆蓋在這片天地的那座禁陣劇烈動蕩起來。

  就像被遠古龍象踩中的冰層,發出不堪重負的爆鳴之音。

  那女子冷哼,再度揮刀殺來。

  她一身黑色甲胄神焰洶涌,鐫刻甲胄上的無數道紋似活過來一般,映現在女子周身。

  而在她手中,戰刀如燃,血光沖霄,威勢愈發恐怖。

  蘇奕微微搖頭。

  若換做收拾其他洞宇境界王,或許還要費一些力氣。

  可收拾一個底細早已被他看穿的青鸞靈族的界王,根本就談不上。

  就見——

  蘇奕袖袍鼓蕩,一口氣斬出三劍。

  第一劍,如劍斷山海,震飛女子手中的戰刀。

  第二劍,如銀河落九天,轟碎女子周身覆蓋的黑色甲胄。

  而第三劍,直接把女子整個人劈飛出去,狠狠砸在遠處那座黑色大山之巔。

  干脆利索。

  一氣呵成。

  “果然還是老樣子,作為旁系族人,不夠資格參悟‘神巽’法則,也無法修行‘青鸞九擊’,一身實力,也遠不如主脈同境人物。”

  蘇奕微微搖頭。

  遠處黑色大山之巔,煙塵彌漫中,女子站起身來。

  她一身甲胄爆碎,露出真容,面龐美麗動人,身影纖秀綽約。

  只不過,她已負傷嚴重,唇角淌血,俏臉蒼白,那幽藍色的眼眸看向蘇奕時,已帶著深深的忌憚和驚疑。

  “閣下既然看出我的身份,自然該清楚,和我青鸞靈族作對,是何等不明智的事情!”女子冷冷出聲。

  蘇奕笑起來。

  他邁步上前。

  那座覆蓋在附近天地的禁陣力量,終究不堪重負,轟然爆碎。

光雨飛灑中,遠處那座黑色大山之巔,悄然發生變化,顯露  出一座池塘。

  池塘內,仙光流轉,神圣氣息縈繞,隱約可以看到,似有一株神藥在池塘內浮沉。

  “一株神藥?”

  蘇奕眸子一亮,恍然道,“原來,你鎮守在此地,布設禁陣,就是為了守住這一樁機緣。”

  那女子俏臉冷若寒霜,道:“這株羽化神藥早已被我們青鸞靈族盯上,用不了多久,我族少主就會帶人返回,閣下最好就此止步,否則,注定無法從烏鴉嶺活著走出!”

  蘇奕若有所思,“這么說,你們宗族這次來了不止你一人?”

  女子冷冷道:“不錯,除了我之外,尚有我族少主和多位族人一起前來,你若聰明,當知道現在止手,才是最明智的選擇。否則,無論你什么來歷,得罪了我青鸞靈族,注定有死無生!”

  這一刻,她顯得很自負,睥睨而從容。

  事實上,女子的確有驕橫的底蘊。

  這次若換做其他任何界王境人物,哪怕是像九天閣這樣的星空巨頭勢力,面對青鸞靈族的警告,也只能隱忍和退避。

  這就是身為護道古族的底氣所在。

  可惜,這一切在蘇奕眼中,根本就不夠看。

  他不以為意地笑了笑,在那女子驚怒的眼神注視下,輕飄飄來到了那座黑色大山之巔。

  “你們宗族其他人去了哪里?”

  蘇奕漫不經心問道。

  他目光在打量女子身后的那座池塘。

  池塘才三丈范圍,其內仙霧蒸騰,混沌氣息彌漫,一株莖干呈青碧色,枝葉卻如仙金澆筑的神藥,在其中浮沉,若隱若現。

  哪怕相隔很遠的距離,便有陣陣沁人心脾的要向撲面而來。

  “無論去了哪里,與你何干?”

  女子語氣愈發冰冷,“我最后警告你一句……”

  話沒說完。

  蘇奕已拎著道劍走來。

  這看似平淡,實則強勢的姿態,讓女子差點都不敢相信自己眼睛。

  什么時候,都有人敢無懼他們青鸞靈族的威脅了?

  蘇奕道:“給你個機會,留下那一枚道印,立刻從我眼前消失,否則,死。”

  他話語隨意,深邃的眸盯著那女人。

  氣氛悄然壓抑下去。

  女子渾然發僵,玉容變幻不定。

  人生第一次,她被人如此脅迫,內心涌起說不出的憤怒。

  可一想到剛才和對方廝殺的一幕幕,最終,女子深呼吸一口氣,甩手扔出那一枚道印,轉身而去。

  蘇奕笑了笑,并不意外。

  “你給我等著!”

  遠處,傳來女子透著恨意的聲音。

  蘇奕沒有理會,他探手隔空一抓,將那一枚道印抓在了手中。

  道印仙光氤氳,古樸小巧,可分量卻重逾神山,底部烙印著兩個蠅頭小字:“南岳”!

  其氣息厚重沉凝,彌漫出的氣息攝人心魄。

  可惜的是,此寶表面有著一道裂痕,似被刀斧劈中,讓此寶的威能嚴重受損。

  “此寶的威能,已遠超界王級的寶物,但又遠不如焚仙尺、神劫戰矛那般恐怖,應當是一件羽化境層次的寶物。”

  蘇奕認真端詳,做出如此判斷。

  很快,蘇奕就收起此寶,來到那座池塘前。

池塘內,那一株青碧色的神  藥浮沉,仙光氤氳,吞吐神圣氣息。

  肉眼可見,這株神藥正自貪婪地汲取池水,而其葉片則在悄然發生變化,愈發燦爛和奪目。

  讓蘇奕動容的是,這池塘內的池水,竟充盈著濃郁的仙道氣息,生機沛然,比之玄黃母氣這等混沌本源力量都要驚人!

  “哪怕不是仙藥,也是羽化之路上的神物,價值不可估量。”

  蘇奕眸光閃動。

  他看得出,這株神藥正在蛻變,即將成熟!

  這也解釋了,為何那青鸞靈族的女子會一直駐守在此,而不曾采擷此藥。

  蘇奕靜心觀察,認真推演,最終得出結論,最多兩天內,這株神藥必會徹底成熟!

  “兩天而已,我等得起,恰可以趁此機會,試試能否把南岳道印煉化。”

  蘇奕思忖時,已盤膝而坐。

  烏鴉嶺深處。

  黑云洶涌,雷光肆虐。

  在一處宛如廢墟般的大地上,零散地分布著一些傾塌的古老建筑。

  其中一座殘破的廟宇內。

  一群青鸞靈族的強者,正在其中歇息。

  為首的,是一個頭戴玉冠,身著紫色華袍的男子,容如青年,儀態沉穩。

  他手握一幅古老的獸皮圖,輕語道:“這烏鴉嶺,原本是一個名喚‘天鴉山’的修仙勢力的祖庭,在‘末法時代’,算得上是第一流的修仙勢力。”

  “這天鴉山,曾走出過真正的仙人,擁有完整的羽化之路傳承。遺憾的是,似這等強大的修仙門派,也沒能從末法時代延存下來。”

  說罷,華袍青年不勝唏噓。

  末法時代!

  一段曾爆發詭異浩劫,斬斷成仙之路的黑暗動蕩歲月。

  不知多少修仙勢力,在這一段歲月中湮滅。

  也是從那時起,東玄域進入一個“絕地天通”的時代,仙界歸仙界,人間歸人間。

  舉世上下,再無仙途!

  “按照宗族的典籍記載,天鴉山的修仙者,皆是妖類,其開派祖師乃是一只誕生于災禍之源中的血鴉,在其得道飛升仙界前,曾留下一塊本命真骨,煉制成一塊傳承玉牒。”

  華袍青年輕語,“這塊玉牒,烙印著天鴉山最古老至高的傳承力量。”

  “不出意外,此次烏鴉嶺產生的劇變,以及那一樁即將問世的機緣,就和這塊玉牒有關!”

  附近其他青鸞族強者皆不禁露出憧憬之色。

  若能奪得那塊玉牒,豈不是意味著,掌握了一方古老修仙勢力最完整的道業傳承?

  而其中,必然擁有和羽化之路有關的修煉秘法!

  “這個秘辛,只記載于咱們宗族的典籍中,世間無人知曉,哪怕是九天閣,都對此一無所知。”

  華袍青年悠然說道,“而這,就是我們的機會!無論如何,這次也一定要把這樁造化帶回宗族!”

  剛說到這——

  這座殘破的廟宇外,走進來一個黑袍男子,匆匆稟報道:

  “少主大人,慕云長老傳來消息,那一株‘七葉紫青寶樹’被人搶占了!”

  眾人一怔。

  氣氛頓時寂靜壓抑下來。

  華袍青年似渾然不覺般,眸子看著手中獸皮圖,慢條斯理道:“些許小事,還要跟我稟報,要你們……何用?”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