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二百七十五章 再不滾,死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黑云遮天,暗如永夜。

  血色雷霆長河在天穹上奔騰。

  蘇奕速度如瞬移,周身彌漫的沉淪奧義流轉,整個人如一道無堅不摧的尖刀。

  所過之處,無數血色烏鴉轟然爆碎。

  遠遠望去,鋪天蓋地的血色烏鴉大軍中,被鑿出一條筆直的裂痕,一路爆鳴聲不斷。

  這些血色烏鴉極難纏,實力堪比歸一境界王,成群出沒。

  一旦被困住,洞宇境界王也有死無生。

  一路沖殺中,蘇奕已經發現,諸如轉生、枯榮、彼岸、沉淪這些構成輪回的大道奧義,能夠輕松地收拾這等詭異的生靈。

  “看來,這些血烏鴉并非真正的活物,而是由逝去的怨魂所化,掌控雷霆詛咒之力,故而才會這般難纏……”

  蘇奕暗道。

  正自思忖,他眉頭忽地一皺。

  前方的天穹下,血色雷霆洶涌,不斷有血色烏鴉沖出,浩浩蕩蕩,阻擋于前路。

  給人的感覺,就好像它們在聽從命令,無論如何也要把蘇奕留在這片荒原上。

  也就在這一瞬,蘇奕的神念中,捕捉到一幅畫面——

  東側、三千丈之地,插著十六道黑色陣旗,陣旗招展飄曳,涌現出一陣陣晦澀奇異的道紋符號。

  十六道陣旗中央,盤膝坐著一個身著獸袍,頭發稀疏的枯瘦老者。

  老者肌膚烙印無數繁密的刺青圖騰,雙手間托著一塊縈繞著縷縷仙光的道印。

  他嘴唇翕張,念念有詞。

  隨著晦澀的音節擴散,四周十六道黑色陣旗不斷轟鳴,涌現出的奇異禁陣力量,直沖天穹上的血色雷霆長河中。

  而后,無數血烏鴉隨之從雷霆長河中掠出……

  當注意到這一幕,蘇奕臉色變得冰冷起來。

  果然,這一場殺劫背后,有人在暗中操縱!

  “嗯?”

  那獸袍枯瘦老者似有察覺,霍然起身。

  幾乎同一時間,一掛無匹耀眼的千丈劍氣,如若九天銀河般爆斬而至。

  轟隆!

  劍氣斬落,十六道黑色陣旗炸開。

  地面都被劈出一道深不可測的巨大溝壑。

  那附近區域分布的一群群血色烏鴉,都隨之湮滅在這一道恐怖的劍氣當中。

  獸袍老者險之又險地避開了這一擊,當目睹這一幕,不由驚出一身冷汗。

  這是一個同壽境年輕人能掌控的力量?

  還不等獸袍老者反應,蘇奕已瞬移而至,揮劍殺來。

  他深邃的眸一片淡漠,出手毫不客氣。

  無冤無仇,卻在途徑這片荒原時,被一個老家伙算計,任誰能不惱?

  “去!”

  獸皮老者祭出那一口仙光縈繞的道印,將蘇奕斬來的劍氣磨滅。

  蘇奕有些意外。

  這道印極為神異,烙印著仙光,勢若神岳壓空,威能超乎想象的強大。

  “小友何故要對老夫出手?”

  獸袍老者沉聲道。

  蘇奕不理會,持劍殺了過去。

  劍氣如潮,燦然奪目,速度快若飛光。

  那強勢凌厲的手段,殺得獸袍老者險象環生,心中不禁駭然。

  若不是他手中的道印威能神妙,僅僅是這一番攻擊,都能將他重創。

  “咄!”

  獸袍老者舌綻春雷。

  在他身上,一幅幅刺青圖騰涌現而出,化作一尊尊氣息恐怖的魔神,朝蘇奕殺去。

  “巫道傳承?”

  蘇奕挑了挑眉,手中動作毫不停歇,揮劍與之硬撼。

  轟隆!

  這片天地紊亂,光焰肆虐。

  眨眼間功夫,那一尊尊魔神虛影龜裂,被無匹的劍氣碾碎。

  獸袍老者倒吸涼氣,轉身就逃。

  他枯瘦的身影化作一只巨大的蝙蝠,劃破長空,眨眼間就遠遁數千丈之外,速度奇快。

  除此,無數血烏鴉鋪天蓋地般朝蘇奕沖來,阻止他去追擊。

  蘇奕手中玄黃造化劍驟然一變,化作一張古樸無華的大弓,毫不猶豫拉滿弓弦。

  弓弦蕩起風雷之音,厚重的玄黃母氣蒸騰。

  一道由飛光法則交織而成的神箭,出現在弓弦之上。

  隨著蘇奕心念一動。

  天地猛地劇顫,若神音響徹九天十地。

  一道無匹耀眼的光,碾碎阻擋在沿路上的血色烏鴉,硬生生鑿破空間,剎那間就消失不見。

  極遠處天穹下。

  一聲悶響,獸袍老者化作的那只巨大蝙蝠,被箭矢鑿穿軀體,鮮血如瀑似的迸濺。

  “混賬!”

  獸袍老者震怒。

  他已恢復人身,左肩處出現一個拳頭大小的血窟窿,一縷霸道的劍氣兀自在傷口處彌漫,侵蝕他一身的生機。

  他臉色都變得慘白,渾身在微微顫抖。

  這一箭,讓他這位巫道之路上的洞宇境界王人物,吃了個大虧!

  “老東西,你逃不掉。”

  遠遠地,蘇奕的聲音傳來。

  獸袍老者強忍著痛苦,全力朝遠處逃去。

  他明顯施展了某種禁忌秘術,一身氣血仿似燃燒般,這也讓他逃遁的速度變得極快。

  可讓獸袍老者驚怒的是,那青袍少年竟一直緊緊追在后邊,如影隨形,不曾被甩掉!

  “朋友,之前只不過是一場誤會,而今老夫已付出代價,何苦非要趕盡殺絕?”獸袍老者咬牙說道。

  “交出你手中的道印,我便饒你一次。”

  后方,蘇奕負手于背,看似閑庭信步,實則快若瞬移,正在一點點拉近和獸袍老者之間的距離。

  “癡心妄想!”

  獸袍老者怒極而笑。

  這一尊道印,是他前不久從一處兇險的禁地中獲得,付出極為慘重的代價,才奪到手中,乃是一件真正的羽化道兵,遠超界王級寶物!

  一道劍氣掠來,切開虛空,從獸袍老者耳畔擦過,將他一縷頭發斬落,頭皮都劃破一縷淺淺的血痕。

  這刺激得獸袍老者渾身一個激靈,大叫道:“朋友,萬事好商量,莫要再動手!”

  此話一出,他自己內心都感到說不出的羞恥。

  以他的境界和身份,擱在星空深處,絕對是佇足最頂尖的一批人物。

  可現在,卻被一個同壽境年輕人殺得不得不主動求和,這……也太恥辱了!

  “我數三聲,再不交出那一口道印,我保證你會死的很難看。”

  蘇奕淡淡開口。

  獸袍老者震怒,臉色明滅不定。

忽地,他似看到什么,猛地一咬牙,身影俯沖,朝遠處  一座大山掠去。

  蘇奕眉頭微皺。

  遠處大地上,坐落著一座千丈高的黑色大山,山體雄渾,詭異的是,那座山上,有無數火焰熔漿像瀑布似的流淌而下。

  那片天地都被燒得火紅一片,虛空扭曲。

  一股毀天滅地般的禁忌氣息,也是從那座黑色大山上彌漫而開。

  “快止步!”

  猛地,蘇奕大喝提醒。

  獸袍老者冷笑,根本就不理會。

  旋即,他臉上笑容凝固。

  遠處黑色大山上,忽地沖出一個渾身覆蓋在黑色甲胄上中的身影。

  直似一尊魔神憑空出現。

  獸袍老者轉身就逃。

  可附近虛空中,卻涌現出無數禁陣力量,如若火焰蛛網般,將獸袍老者遮蔽其中。

  不好!

  獸袍老者亡魂大冒。

  便在此時,那身著黑色甲胄的身影已殺來,手中揮動足有丈許長的血色戰刀。

  一道無匹耀眼的血光乍現。

  被困禁陣中的獸袍老者軀體裂開,被一刀劈成兩半。

  鮮血如瀑飛灑。

  一位巫道一脈的洞宇境界王,就此殞命。

  而那身著黑色甲胄的身影,抬手之間,便把獸袍老者遺落的那口道印抓在手中。

  遠處,蘇奕不由輕聲一嘆,為何就不聽勸呢?

  “就此止步,否則,殺無赦。”

  那覆蓋在甲胄中的身影,抬眼看向遠處的蘇奕,語氣淡漠冷酷。

  此人身上的甲胄鐫刻著繁密的道紋,連頭顱也被遮掩其中,只露出一對幽藍色的眼眸。

  一縷縷黑色神焰,從甲胄中涌現,讓此人渾身上下皆沐浴在一種霸烈恐怖的毀滅氣息中。

  蘇奕一眼就看出,這是個女人!

  一個來自青鸞靈族的洞宇境強者!

  作為六大護道古族之一,青鸞靈族的底蘊,足以讓一些星空巨頭勢力都忌憚不已。

  不過,蘇奕沒有理會這些,直接道:“交出那一口道印,我立刻就走。”

  身著黑色甲胄的女子冷冷道:“果然是人為財死,鳥為食亡,為了一件寶物,連命都不要了?”

  語氣冰冷懾人。

  不等蘇奕開口,女子抬起手中那丈許長的血色戰刀,遙遙指著蘇奕,道:“再不滾,死!”

  雪亮的戰刀彌漫著血光,粗獷狹長的刀身上,銘刻古老的大道秘紋。

  隨著女子把戰刀揚起,一股恐怖的殺機隨之激蕩天地間,令山河皆顫。

  那等威勢,超乎想象的強大。

  而她的言辭,更是充斥不耐和詆毀。

  蘇奕笑起來,道:“多年不見,青鸞靈族的人,脾氣可越來越大了……”

  聲音響起時,他邁步上前。

  一步之下,似平地起驚雷。

  這附近天地中,原本覆蓋著一座禁陣力量,之前那獸袍老者就是不小心被困禁陣內,被那女子一刀斬殺。

  而隨著蘇奕這一步落下,這座足以困住洞宇境界王的恐怖禁陣,猛地劇烈顫抖起來。

  無數禁制符文涌現,化作火焰光雨翻騰。

  似承受不住蘇奕這一步之間帶來的恐怖壓迫。

  那渾身覆蓋在黑色甲胄內的女子悄然瞇起眼眸,毫不猶豫,第一時間揮刀斬去。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