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二百七十四章 詛咒血鴉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孟長云故意踩碎了一塊石塊。

  喀嚓!

  石頭四分五裂的聲音,讓盧云眼皮一跳,面頰不易察覺地抽搐了一下。

  無疑,他想起了那被蘇奕一腳踩碎的大道分身。

  孟長云吭哧吭哧笑起來。

  盧云扭過頭,看向蘇奕,道:“觀主大人,老朽奉命在此一些消息。”

  蘇奕遠眺前方的烏鴉嶺,心不在焉道:“說。”

  盧云道:“有多個勢力的強者,已經在三天前進入烏鴉嶺,他們的目標同樣是為了奪取機緣。”

  蘇奕一怔,道:“天祈星界是你們九天閣的地盤,你們甘心讓其他勢力搶奪機緣?亦或者說,你們九天閣是打著黑吃黑的主意,打算守株待兔?”

  盧云搖了搖頭,喟嘆道:“并非如此,此次前來的那些修行勢力中,起碼有三個,是我們九天閣不愿得罪的。”

  不等蘇奕詢問,他已坦然相告。

  那三個修行勢力,分別是青鸞靈族風氏、星河神教、以及古族禹氏。

  其中,青鸞靈族風氏最強,乃是六大護道古族之一,底蘊之古老,連當世一些星空巨頭都無法比擬。

  星河神教乃一方星空巨頭,自無須贅述。

  而那古族禹氏,同樣不簡單,乃是星空八大界王世家之一,底蘊極為雄厚。

  這三大勢力,分別出動了一批界王境人物,且有備而來,準備了諸般秘寶和底牌。

  除了這三大勢力,還有其他一些勢力的角色,來歷都很不簡單。

  按照盧云的說法,一些早消失很久的老家伙,也都陸續顯現蹤跡,奔著烏鴉嶺而來。

  “這等情況下,我們九天閣哪可能黑吃黑,若這樣做了,反倒會惹出一身騷,得不償失。”

  盧云說道。

  了解了這些,蘇奕心中也不由驚訝。

  星空深處的六大護道古族,每一個皆有不可測的來歷和底蘊,其宗族強者也很少會在世間行走。

  像青鸞靈族,據說其根腳可追溯到太古最初時,可稱作是星空深處首屈一指的先天靈族!

  除此,古族禹氏也不簡單,常常以“修仙世家”自居,據傳他們祖上,曾出過真仙!

  便是星河神教,也是當今天下一等一的星空巨頭。

  而如今,這些龐然大物的強者,竟都直奔烏鴉嶺而來,任誰能不感到反常?

  蘇奕道:“這烏鴉嶺中的列仙機緣很特殊?”

  “談不上特殊,但卻絕對稱得上少見。”

  盧云顯得很配合,耐心解答,“最近這些年,星空深處陸續出現了一些和列仙有關的遺跡,但其中最受矚目的,只有六個地方。”

  “其中,飛仙禁區最為兇險和禁忌,引起的關注也最多。”

  “烏鴉嶺這塊古老遺跡,雖不如飛仙禁區,但也是最受矚目的六個和列仙有關的遺跡之一。”

  頓了頓,盧云繼續道:“數年前的時候,已經有不少修行勢力跟我們九天閣打招呼,多次表達出想去烏鴉嶺探尋機緣的想法,但都被我派掌教擋住了。”

  “說實話,我派掌教也承受著很大壓力,畢竟,這烏鴉嶺中的列仙機緣,早被一些頂尖勢力盯上,誰也不甘心被我九天閣獨占。”

說到這,盧云眼神異樣,道  :“還好,觀主大人來了,這一切或許都不在是問題。”

  孟長云不禁冷哼,這看似是恭維的話語,可一想到這次是被九天閣掌教算計,讓得觀主大人不得不前來,他心中就來氣。

  這和被人當槍使有何區別?

  “怪不得言道臨那老家伙非要一年內和我見面,原來……也是頂不住壓力了……”

  蘇奕諷刺道。

  盧云默然。

  哪怕觀主就是當面罵他們掌教祖宗十八代,他也只能當沒聽到。

  “可為何言道臨不摻合進來?”

  蘇奕問道。

  盧云低聲道:“真不是老朽賣關子,而是掌教從不曾談起過這件事,若觀主大人想知道,等以后見到我派掌教時,問一問便知。”

  這位九天閣的天祭祀,態度明顯和初次相見時不一樣了。

  無疑,被蘇奕一腳踩碎大道分身,讓他變得老實起來,再不敢拿腔作勢。

  蘇奕略一沉默,道:“你可知道,魏山如今的處境怎樣?”

  盧云連忙道:“觀主大人放心,魏山道友是在九年前的時候來到天祈星界,當時的他已擁有洞宇境中期修為,并且在前往烏鴉嶺之前,留下了一盞命魂燈。”

  “此燈至今還亮著,這足以表明,魏山道友雖然被困在烏鴉嶺九年之久,可還不曾遭遇不測。”

  蘇奕心中暗松口氣。

  “老孟,你和這家伙等候在此。”

  蘇奕吩咐道。

  “啊?”

  孟長云愣住。

  “放心,我和言道臨之間的恩怨,斷不會牽累到你。”

  蘇奕拍了拍他的肩膀,“相反,你若出事,我保證九天閣承受不住那等后果。”

  孟長云痛快答應道:“我聽公子的!”

  一側,盧云神色復雜。

  該有何等膽魄,才敢讓觀主大人把身邊人,交給他們九天閣照看?

  這簡直太瘋狂!

  他難道一點就不擔心,自己身邊的人被挾持為人質?

  “你敢讓他出事嗎?”

  冷不丁地,蘇奕目光看向盧云。

  盧云呼吸一窒,連忙搖頭道:“觀主大人放心,我派掌教也曾說過,你們之間的恩怨,不會牽連其他人,而在這天祈星界,小老可以保證,不會讓這位道友出事。”

  沒有再耽擱,蘇奕獨自一人朝烏鴉嶺掠去。

  臨行前,盧云拿出一塊黑色玉佩,交給了蘇奕,言稱這是魏山當初所留的一枚信物。

  憑借此物,或許能感應到魏山的氣息。

  轟隆!

  剛一進入烏鴉嶺,狂暴的雷霆之音大作,天地一片昏暗,就像一下子進入一片永夜黑暗世界。

  一股壓抑人心的毀滅氣息,讓蘇奕都不禁凜然。

  他拿出玄黃造化藤,將一身道行悄然運轉,以玄禁大道的力量,縈繞在周身上下。

  玄禁奧義可禁錮附近區域的空間,壓制周虛大道力量。

  如此,若遭遇突襲,足可讓對方的行動受阻,出現滯澀。

  而后,蘇奕這才邁步,朝烏鴉嶺深處行去。

  四野寂靜而壓抑,偶爾有狂暴的雷霆轟鳴,震得山岳顫抖,大地搖晃,虛空都出現扭曲。

僅僅是  天地間彌漫的毀滅力量,都足以嚇退當世大多數界王境人物!

  蘇奕擁有兩世閱歷,斗戰經驗無數,更闖過不知多少兇險禁地。

  他敢肯定,眼前這烏鴉嶺,絕對稱得上他見過最兇險的地方之一!

  這也讓他愈發不敢怠慢。

  一刻鐘后。

  一片荒野出現在群山之間。

  蘇奕忽地頓足,發現了一具殘碎的尸體。

  尸體四分五裂,像被無數利爪生撕了一般,血肉被啃噬,只剩下枯骨。

  蘇奕眼眸微凝。

  這是一個有著洞宇境初期的界王,生前足以震懾一方星宇,立足于世間之巔。

  可現在,卻慘死于此!

  “這家伙明顯是倉促之間被群攻殺死,并且是最近這兩天才殞命。”

  “除此,附近殘留大戰的痕跡,以及散落的秘寶碎片,看情況當時遭遇危險的,并非只有這殞命的洞宇境界王一人。”

  蘇奕剛想到這,遠處黑暗天穹下,忽地有刺目的血色閃電出現,撕裂黑暗。

  也就在這一剎,蘇奕看到一幅驚悚的畫面。

  那橫亙在天穹中的一條血色雷霆長河中,忽地有無數血色身影掠出,直似決堤的瀑布般,鋪天蓋地朝這片荒原沖來。

  那赫然是一只只的血色烏鴉。

  尺許高,渾身血淋淋的,眼眸猩紅,渾身繚繞著詭異的血色雷光,以及濃郁得化不開的怨氣!

  那些血烏鴉密密麻麻,遮天蔽日,就像無數血色閃電,劃破長空而下,朝蘇奕沖來。

  速度之快,驚世駭俗。

  讓人僅僅看著,便感到絕望。

  蘇奕挑了挑眉,根本不敢遲疑,將飛光大道奧義融入身法之中,身影如瞬移般,朝遠處暴沖而去。

  可那些血烏鴉數目太多,且速度也奇快無比,根本避不開。

  尚在半途,一群血烏鴉就撲殺而來。

  仿似一群血色閃電轟然殺到。

  玄黃造化藤化作道劍,當空一轉。

  耀眼無匹的霸道劍氣掀起一道渾圓劍幕乍現。

  戰斗爆發。

  震耳欲聾的轟鳴驟然響徹,這片虛空塌陷,其中還夾雜著一陣陣凄厲刺耳的尖叫。

  數十丈血烏鴉軀體爆碎,化作一陣污濁的黑光。

  不可思議的是,這些污濁的黑光竟似有靈智般,朝蘇奕籠罩而去。

  充斥怨氣的詛咒力量?

  蘇奕眼眸微凝,揮劍出手。

  劍鋒之中,似有一片苦海浮現,浩浩蕩蕩,無邊無際。

  正是沉淪奧義!

  嗤嗤!

  隨著劍氣橫空,苦海浮沉,那一片污濁的黑光頓時轟然湮滅消失。

  蘇奕雖毫發無損,神色卻已變得凝重不少。

  這血烏鴉的力量極為古怪詭異,堪比歸一境后期的實力,身上沐浴的血色雷光中,充斥著著可怕的詛咒氣息。

  若是被這等恐怖詭異的生靈圍困,的確足以讓洞宇境人物遭難!

  無疑,之前那個洞宇境界王,就是被血烏鴉所殺!

  根本不敢猶疑,蘇奕身影若瞬移的流光般,朝遠處全力掠去。

  ps:晚上7點前,再搞個2更。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