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二百七十三章 魏山、烏鴉嶺、機緣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祥云縹緲,瑞霞蒸騰。

  一座古老的神山上。

  盤膝而坐的盧云霍然睜開眼眸,臉色變幻不定。

  “如何?”

  不遠處,立著一個身著玉袍,身影瘦削的男子,面容溫潤如玉,眼眸深邃若淵。

  正是九天閣掌教,言道臨!

  “果然不出掌教所料,觀主根本不接受我們的條件,出手斬殺了屬下的分身。”

  盧云長身而起,感嘆出聲。

  “這也算初步確定,一年前還是皇境修為的觀主,如今已擁有對抗洞宇境界王的力量……”

  說到這,言道臨眼神微微有些恍惚。

  一年前,還在玄道之路上求索,一年后,就已能夠威脅到登天之路上最巔峰的人物!

  輪回重修之路,果然匪夷所思!

  盧云臉色陰沉道:“鄧左那老牛鼻子可沒告訴我們,如今的觀主都已強大到了這等地步。”

  言道臨笑了笑,道:“無須在意這些,接下來,讓阿九去見一見觀主。”

  說著,他轉身朝遠處行去,“我敢肯定,這一場和烏鴉嶺有關的一出好戲,一定很精彩。”

  虛空中,光雨流轉,言道臨的身影無聲無息地消失不見。

  盧云深呼吸一口氣,拿出一塊秘符,在其中鐫刻一行字:

  “阿九,該你了。”

  盧云捏碎秘符。

  “公子,果然不出您所料,有人來了。”

  那一葉扁舟上,孟長云沉聲開口。

  遠處星空中,霧靄翻騰,一道曼妙的身影憑空出現。

  她身著黑暗如墨的素凈長袍,幽藍色的長發隨意挽起,肌膚晶瑩如雪,光潔耀眼。

  她紅唇似火,星眸如水,面孔如少女般精致清純,眉梢眼角,卻有一抹邪魅如妖般的神韻。

  但她的眸子卻淡漠冷酷,睥睨如主宰。

  赫然是早在亙古時期,就威懾幽冥天下億萬眾生的冥王!

  蘇奕不知何時已悄然起身。

  “道友,我該尊稱你為觀主大人,還是玄鈞劍主?”

  遠處,冥王美眸復雜,那帶著一絲獨特磁性的嗓音,也略顯低沉,明顯心事重重。

  “如何稱呼都無妨。”

  蘇奕笑了笑,道,“是言道臨那老家伙讓你來的?”

  冥王點了點頭,眼神帶著一絲期盼,道:“掌教說,只有你能救我父親。”

  蘇奕頓感意外,道:“你父親?”

  冥王神色復雜,道:“在我小時候,父親把我帶往九天閣修行,而從那時起,我便再沒有見過父親……”

  “在我長大后,曾一次次回憶小時候的經歷,懷疑父親是遭受到了九天閣掌教的脅迫,不得不把我交出去,當做質子。”

  “正因如此,我對九天閣滿懷恨意,不知多少次想進行報復,找回父親……”

  說到這,冥王幽然一嘆,“可這次被帶回宗門后,我才知道,事情另有隱情。”

  蘇奕皺眉道:“隱情?”

  “對。”

  冥王抬起星眸,凝視著蘇奕,道,“掌教說,當見到我父親時,自然會知曉答案。而我想要見到父親,只有一個辦法,就是請……觀主出手。”

  蘇奕不禁揉了揉眉宇,輕語道:“我倒是沒想到,言道臨那老東西,竟拿你來算計我。”

冥王連忙道:“掌教說了,這并非算計,而是……而是觀主欠  我父親的。”

  蘇奕眼眸悄然一瞇,道:“你父親是誰?”

  “魏山。”

  冥王輕語道。

  魏山!

  尋尋常常一個名字。

  可卻似一道驚雷,轟然擊在蘇奕的心湖,波瀾洶涌。

  “這家伙……竟然還活著……”

  蘇奕怔怔,眼神恍惚。

  魏山。

  瘸子老魏收養的義子。

  觀主年少時的玩伴,親如手足!

  猶記得當初,少年意氣,肝膽相照,死生契闊,一諾千金重。

  一幕幕過往畫面,如若史海鉤沉,浮現在蘇奕腦海中,也讓他的心緒翻騰不已。

  許久。

  蘇奕抬眼看向冥王,道:“你父親在烏鴉嶺?”

  冥王點了點頭,道:“九年前,父親闖入烏鴉嶺,欲奪取其中的列仙機緣,不幸被困其中。”

  蘇奕道:“我必帶他回來!”

  言辭平靜,不容置疑。

  冥王心中一震,絕美的玉容露出激動之色,道:“您……真的答應了?”

  蘇奕點了點頭,心緒復雜。

  他可萬沒想到,當初在幽冥界枉死城中所見的冥王,竟會是魏山的女兒!

  巧合嗎?

  絕不會!

  恐怕,一切都是來自九天閣掌教言道臨的安排!

  “觀主大人,這是掌教給我的一份前往烏鴉嶺的秘圖,還請您收好。”

  冥王拿出一塊金色玉簡,遞給了蘇奕。

  蘇奕眼神微妙,果然,言道臨早已算準,自己不會拒絕前往烏鴉嶺的行動。

  他接過玉簡,問道:“言道臨還說了什么?”

  冥王道:“掌教說,其中的隱情,等觀主大人見到我父親時,便可真相大白,除此,掌教還說,他和觀主大人之間的恩怨,不會牽扯其他人,請觀主大人放心。”

  蘇奕沉默片刻,道:“也罷,你回去告訴言道臨,這次我既然來了,就是要和他徹底算算賬,他若敢逃走,從今以后,這天祈星界將再無九天閣。”

  說罷,他駕馭扁舟,和孟長云破空而去。

  冥王心中一震,眼神變幻。

  “我本以為,你是玄鈞劍主的轉世之身,誰曾想,你還是觀主大人的轉世之身……”

  冥王心中喃喃,“還真是造化弄人。”

  只是,為何掌教如此確信,觀主會救自己父親?

  難道說,觀主和父親是舊識?

  冥王眉梢間浮現一抹惘然。

  她真的不懂。

  只覺得,自從離開幽冥,返回宗門之后,一切都變了,就像在做夢一樣。

  許久,冥王摒棄雜念,重返宗門。

  她要把觀主的話,一字不差地告訴掌教。

  “公子,小老可真沒想到,堂堂九天閣掌教,手段竟會如此卑劣!您……您可千萬別被氣到。”

  路途上,孟長云看出蘇奕心境似有些不對勁,不禁憤然出聲。

  “我高興還來不及,為何生氣?”

  蘇奕拿出酒壺痛快暢飲了一番。

  魏山還活著!

  這對擁有觀主畢生閱歷的蘇奕而言,無疑是一個天大的好消息。

  哪怕明知道,此次前往烏鴉嶺的行動,極可能已落入言道臨的算計中,可蘇奕已不在意這些。

  只要不在乎,便了無牽掛。

可只要在乎,就注定身不  由己。

  蘇奕敢肯定,在這件事上,言道臨不敢騙自己,否則,他的算計注定會落空,得不償失。

  “高興?”

  孟長云一呆,不免有些困惑。

  蘇奕沒有再解釋。

  他盤膝坐在船尾,拿出那塊金色玉簡,認真打量起來。

  烏鴉嶺是一座廢棄的古老遺跡,據傳很久以前,此地原本是一個古戰場,曾上演神魔之戰。

  當然,傳聞這些東西,絕大多數都是假的。

  可就在前些年,烏鴉嶺深處發生了一場劇變!

  有黑色劫云如若永夜之幕,遮蔽烏鴉嶺上空,久久不散。

  有血色雷霆所化的長河,橫亙在那黑色劫云深處,浩浩蕩蕩,蔓延無盡。

  而每隔一段時間,便會有瑰麗耀眼的仙光,從烏鴉嶺深處出現,像神虹般沖霄而起。

  甚至,有仙神廝殺征戰的號角聲、喊殺聲在天地間回蕩。

  這一切劇變,引發天祈星界各大修行勢力關注。

  但隨著九天閣的力量出手,將烏鴉嶺封鎖之后,有關烏鴉嶺的一切消息,便成了天下間一個不為人知的機密。

  金色玉簡上,便記載著這些機密!

  正如當初盧云所言,烏鴉嶺深處,出現了一樁和列仙有關的機緣。

  那地方被恐怖的禁忌力量覆蓋,有仙光蒸騰、魔焰燃燒,存在諸多詭異不詳的景象。

  別說一般修士,便是尋常的界王境人物,都無法靠近!

  若是強闖,必有死無生。

  九天閣的力量曾試探過,縱使是最頂尖的界王,一不留神也會被困在其中。

  魏山,就是在九年前的時候進入烏鴉嶺,至今不曾歸來。

  許久,蘇奕收起了金色玉簡。

  “一樁列仙機緣,言道臨卻不親自動手去探尋,這又是為何?難道說,這老東西另有其他想法?”

  蘇奕沉思。

  三天后。

  一個生機枯竭,近乎荒蕪般的世界位面中。

  烏鴉嶺就在這片世界中。

  一葉扁舟,載著蘇奕和孟長云抵達后,按照金色玉簡上繪制的秘圖,很快就找到了烏鴉嶺。

  轟隆!

  雷霆激蕩,天地昏沉。

  烏鴉嶺山勢綿延,一眼望不到盡頭。

  在這片山嶺上空,黑云如永夜,遮蔽天穹,一條血色雷霆長河橫貫其中,浩浩蕩蕩,洶涌澎湃。

  哪怕相隔極遠,都讓人感到撲面而來的壓抑氣息。

  孟長云一陣心驚肉跳,神色凝重道,“公子,小老怎么感覺,這地方比仙隕禁區還邪乎……”

  “的確很古怪。”

  蘇奕瞇了瞇眼眸。

  這烏鴉嶺的天地,被恐怖的毀滅力量覆蓋,詭異莫測。

  以蘇奕的閱歷和見識,都不禁凜然,意識到此行極可能會遇到不可預料的危險。

  忽地,遠處傳來一道溫和的笑聲:

  “老朽盧云,早已在此恭候觀主大人多時。”

  就見一個布袍白發老者從遠處掠來,滿臉含笑。

  孟長云一呆,神色古怪,三天前,觀主可直接把這老家伙的大道分身一腳踩碎了。

  可現在,這老家伙竟又來了!

  ps:最近更新有點拉胯,原因有很多,都和生活瑣屑事情有關,一把辛酸淚,不解釋了。

  說點大家愛聽的,嗯……爭取明天多更新一些。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