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二百七十二章 猛虎眼前無溝壑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扁舟悄然停頓下來。

  孟長云心生警惕,如臨大敵。

  蘇奕斜倚在船尾處,抬眼望過去。

  那一道若浮光交錯般的陰影,最終勾勒成一個滿臉皺紋的布袍老者身影。

  他白發如雪,老態龍鐘。

  隨意立在那,一身氣息似完全和這片星空融合在一起,給人以無懈可擊之感。

  布袍老者剛一出現,就微笑著朝蘇奕行了一禮,道:“老朽九天閣天祭祀盧云,已在此恭候觀主大人多時。”

  九天閣天祭祀!

  孟長云心中一震。

  在星空各大巨頭勢力中,九天閣的人數最少。

  加上三位天祭祀、七位獄主、十八位刑者、以及一眾獄卒和主祭在內,僅僅只有上百之眾。

  但,分布在整個天祈星界內的各大修行勢力,皆可以算作是九天閣的附庸勢力。

  根本無須九天閣掌教出面,只要三位天祭祀中任何一個下令,便可把天祈星界的所有界王級人物召集起來!

  這就是九天閣的威勢!

  這個星空巨頭的強大,不在于擁有多少傳人和強者,而在于其掌教太過強大。

  一個人,便撐起了一方星空巨頭勢力!

  “是鄧左告訴你們,我離開了千機星界?”

  蘇奕若有所思。

  一方星界,囊括大大小小不知多少世界位面,浩瀚無比。

  而九天閣天祭祀盧云,卻能提前一步等候在此,必然是早已接到了消息。

  否則,哪怕九天閣是天祈星界的霸主,也斷不可能未卜先知般等候在此地。

  盧云笑說道:“觀主出行,如若君王巡弋四海,我們九天閣作為天祈星界的東道主,提前在此恭候大駕,也是應該的。”

  這就叫堂堂正正的答非所問。

  蘇奕懶得與之計較,道:“說說吧,為何在此候著?”

  他此來天祈星界,本就沒打算隱瞞行蹤,倒也不在意在這時候暴露蹤跡。

  盧云微笑道:“老朽奉掌教之命,想要請觀主大人幫忙辦一件事。”

  蘇奕道:“說。”

  盧云道:“前些年的時候,天祈星界出現了一樁和列仙有關的機緣,那樁機緣位于一座名喚‘烏鴉嶺’的古老廢墟深處。”

  頓了頓,盧云道:“掌教叮囑,只要觀主把那一樁機緣帶回來便可。”

  孟長云不禁冷笑,“你家掌教不免也太狂妄,都敢把觀主大人當手下使喚了,簡直喪心病狂!”

  盧云沒有理會,只看著蘇奕,神色溫和而從容,道:“觀主大人可以把完成這件事視作一個籌碼,用來和我派掌教做交換。”

  “到那時,無論是為了獲知傾綰姑娘身上的因果、亦或者是想從我派掌教那換取其他秘密,都可以談。”

  蘇奕聽到這,不禁笑起來,道:“這老東西,真以為掌握一些秘密,就能讓我處處受制,聽令于他?”

  盧云搖頭道:“觀主大人誤會了,這是交易,想要得到什么,就得付出與之對應的代價,公平的很。”

  蘇奕斜坐船尾,一手撐著下巴,歪著腦袋若有所思道:“一個籌碼恐怕不夠吧?”

盧云神色間浮現贊嘆之色,感慨道:“觀主大人著實好眼力,一語中的,大人  想得到更多,自然需要更多的籌碼。”

  “不過,請大人不必著急,等完成這件事,老朽自會告訴大人,該如何賺取更多的籌碼。”

  聽到這,孟長云都差點氣笑。

  這老東西,看起來客客氣氣,實則頤指氣使,直接把觀主大人當做下人對待了!

  蘇奕從船尾起身,負手于背,道:“言道臨那老兒真以為,我是來和他做交易的?”

  言道臨!

  世上極少有人知曉,這是九天閣掌教的真名。

  氣氛悄然壓抑下來。

  可盧云卻似渾然不覺,兀自滿臉微笑道:“還請觀主大人莫要意氣用事,既然是交易,定然有緣由,就像和‘烏鴉嶺’廢墟有關的這件事,就有著觀主大人很難拒絕的一個隱情。”

  “哦?”

  蘇奕挑眉,“說來聽聽。”

  盧云搖頭笑道:“既然是隱情,自然得由大人您親自去發現,若說出來,反倒少了一些趣味,大人您覺得呢?”

  他顯得有恃無恐,似根本不擔心蘇奕不答應。

  蘇奕邁步離開扁舟,朝盧云行去。

  “大人,您這是要做什么?”

  盧云皺眉,嘴上兀自笑道,“若在天祈星界動手,此行怕是會生出更大的波折,你……”

  蘇奕右手一抬。

  一道劍氣憑空出現在盧云頭頂上空,怒斬而下。

  盧云身影剛欲閃避,附近虛空如若被凍結,連他周身和這片星空相融合的規則力量,都被禁錮。

  他老臉驟變,全力運轉修為,選擇硬撼。

  他瘦削的身影爆綻毀滅般的大道波動,十指疊加捏印,如抱一輪璀璨耀眼的黑色大日,狠狠朝頭頂上空砸去。

  神人抱日!

  這一瞬,盧云身上的洞宇境層次的修為,極盡演繹在這一招至剛至霸的殺招中。

  可伴隨著一道震天動地的轟鳴,那一輪璀璨的黑色大日,直接四分五裂。

  恐怖的劍氣怒斬而下,將虛空都劈開。

  盧云毛骨悚然,駭然失色,在這間不容發之際,他以秘法強行催動一身道行,險之又險避開這一劍。

  而他原本佇足之地,則被斬出一道巨大的虛空裂痕,仿似被犁開的一條星空溝壑!

  可還不等盧云松口氣,砰!

  他腦袋上就挨了一巴掌,一身護體力量都差點被拍碎,眼前直冒金星,整個人都被掀飛出去。

  這家伙,怎會如此恐怖?

  盧云駭然,徹底無法淡定,難以置信。

  須知,他可是洞宇境界王!

  已佇足在星空深處最巔峰之列!

  可現在,面對觀主的轉世之身,卻顯得很不堪,遭受挫敗!

  “住手——!我有話……”

  盧云大叫。

  還未說完,蘇奕身影早已殺來,反手一掌甩過去。

  盧云身上攜帶的一些防御秘寶猛地炸碎,光焰迸濺四散。

  他整個人被打得口鼻噴血,發出凄厲的慘叫,再度倒飛出去。

  而蘇奕根本不曾留手,凌空邁步,一腳踩在盧云身上。

盧云的道軀四分五裂,直接炸開,形神  俱滅。

  被硬生生踩死!

  干脆利索。

  遠處扁舟上,目睹這一切的孟長云瞠目結舌,一位九天閣的天祭祀,就這樣被踩死了?

  “可惜,只是一道分身。”

  蘇奕從遠處走回來,有些遺憾地搖了搖頭。

  孟長云一時語塞。

  洞宇境的大道分身,同樣也掌握洞宇境層次的力量,足可鎮殺洞宇境之下的角色!

  可現在,這樣的存在,卻被觀主輕輕松松鎮殺,這帶給孟長云極大的震撼。

  畢竟,從離開玄黃星界以后,直至橫渡星空至今的這段時間里,一路上遇到的對手,最強的也只歸一境層次。

  而如今,眼見洞宇境人物的大道分身,都不是蘇奕的對手,孟長云自然難免失態。

  “也對,大人一個人而已,就殺得太乙道門上下低頭,不得不花錢消災,如今只對付一個洞宇境界王的分身,好像……也談不上什么……”

  孟長云暗道。

  “走吧。”

  蘇奕重新懶散地坐在了船尾。

  “公子,我們是去烏鴉嶺,還是去九天閣?”

  孟長云小心翼翼問道。

  蘇奕笑道:“你信不信,只要我答應他們的條件,按他們的意思去換取籌碼,就會被視作底氣不足,哪怕我從烏鴉嶺獲得那一樁機緣,接下來注定會被他們變本加厲的拿捏。”

  孟長云心中一震,道:“公子所言極是。”

  “聽說過一句話么,猛虎眼前無溝壑,慫逼面前全是坎。”

  蘇奕淡淡道,“話雖粗鄙了些,對氣魄和底蘊的描述倒也恰如其分。”

  孟長云頓時咧嘴笑起來,“公子說的對,我輩修士,自當持勇猛精進之心,行殺伐果斷之事。”

  旋即,他遲疑道:“公子,看這情況,九天閣掌教明顯掌握著不少能夠讓您投鼠忌器的底牌,并且,按那盧云所言,前往烏鴉嶺的行動另有隱情,咱們……真的不理會么?”

  蘇奕笑了笑,不以為意道:“放心,不出我意料的話,待會定然還有人前來,到那時,自當按我的規矩來!”

  說到這,他舒服地躺在船尾,頭枕雙臂之上,道:“在這天祈星界,以九天閣為尊,但既然我來了,就得按我的心意來辦事。

  “言道臨那老東西不是蠢貨,既然曾邀請我前來見面,自然會想明白這一點。”

  孟長云頓時欽佩道:“公子原來是胸口溝壑,智珠在握,小老遠不如也。”

  蘇奕笑罵道:“少拍馬屁,快走吧。”

  一葉扁舟,載著兩人朝天祈星界掠去。

  早在玄黃星界的時候,九天閣曾借幽冥界守夜人的手,告訴蘇奕一件事,九天閣掌教讓蘇奕在一年內前往天祈星界見面!

  當時,蘇奕就推測出,九天閣掌教言道臨極可能遇到了什么事情,于是沉不住氣了。

  否則,不可能會主動提出這樣的要求,并且還是在短短的一年內就和自己見面。

  正因如此,蘇奕一點也不著急。

  而剛才盧云的出現,也印證了蘇奕的推測。

  言道臨那老東西為了和自己見面,明顯已籌謀許久,準備了諸般手段!

  ps:第二更晚上6點。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