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二百七十一章 下不為例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云橋神山。

  化陽道庭盤踞之地。

  “師尊,弟子以后只要有機會,定會回來看您的。”

  在距離云橋神山尚有數百里之地,孟長云向月鴻老祖躬身見禮。

  月鴻老祖神色復雜,道:“長云,你自己一定要保重,以后跟在觀主大人身邊,萬不可怠慢和自滿。”

  他已經從孟長云口中得知了事情來龍去脈。

  也知道這次是觀主救了他和白河。

  孟長云咧嘴笑道:“師尊放心便是。”

  說著,他轉身看向自己的關門弟子白河,眼神頓時變得柔和,道:“小兔崽子,以后你要專心修行,好生在師祖身邊伺候著,聽明白了嗎?”

  白河點了點頭,忽地跪伏在地,三跪九叩,道:“師尊,弟子斷不會讓您失望!”

  孟長云露出欣慰的笑容,把白河扶起來。

  月鴻老祖忍不住道:“長云,你以后真的再也不回宗門了?”

  孟長云神色黯然,默默點了點頭。

  月鴻老祖喟然一嘆,拍了拍孟長云的肩膀,沒有再說什么,帶著白河一起,朝遠處的云橋神山掠去。

  目送他們的身影消失,孟長云深呼吸一口氣,毅然轉身而去。

  化陽道庭。

  月鴻老祖和白河一起歸來,引發宗門上下轟動。

  “觀主大人……竟真的一個人把老祖和白河救回來了……”

  那些大人物震顫。

  之前,雖慘敗在蘇奕手底下,可對于蘇奕此次前往太乙道門救人,沒多少人看好。

  可現在,隨著月鴻老祖和白河一起歸來,讓他們終于意識到,哪怕蘇奕是觀主的轉世之身,都足以壓住太乙道門的氣焰!

  一想到這,他們內心就涌起說不出的悔意。

  也就在當天,月鴻老祖下令,革除溫知新的掌教職務。

  無人反對。

  萬葉城。

  一座客棧中。

  一縷縷似激動歡呼的劍吟聲從青玉葫蘆內傳出。

  蘇奕不禁會心一笑。

  之前,他把從太乙道門勒索的九千斤先天青乙靈液,全部倒進了青玉葫蘆內。

  而孕養在葫蘆內的三寸天心,在汲取了這等靈液后,原本破損嚴重的劍體已經徹底恢復過來!

  半響,蘇奕收起了青玉葫蘆。

  三寸天心是先天神物,在皇境層次,堪稱一等一的瑰寶。

  可在界王境層次,威能就有些不夠看了。

  不過,蘇奕不會就此舍棄三寸天心。

  作為他縱橫大荒天下時最得意的佩劍,其意義早不是威能大小可以衡量。

  睹物思情。

  有此劍在,代表著蘇奕此生不可磨滅的一個記憶烙印。

  就如在大周時曾淬煉的靈器“塵鋒”、在幽冥天下時曾煉制的佩劍青都……

  每一把劍,皆是一段可供追憶的烙印。

  這些佩劍,這些年一直被蘇奕在身上。

  三寸天心同樣也如此。

  很快,蘇奕拿出一塊雪白的獸骨。

  獸骨巴掌大小,形似一柄輪廓粗獷鈍厚的飛劍,質地則晶瑩剔透,氤氳著如夢似幻的仙光。

  蘇奕分出一縷神識,探入獸骨內。

  時間點滴流逝。

  一刻鐘后。

  蘇奕長吐一口濁氣。

  這獸骨,是由太古絕世大兇“空明獸”的本命骨煉制。

  獸骨內,烙印著一幅殘缺的劍陣圖。

  名喚小浮屠劍陣!

  來歷已不可考究,經由蘇奕推演,這座劍陣圖所蘊藏的玄機,明顯已超出界王境范疇。

  在參悟時,蘇奕都感到極為吃力,甚至是一知半解。

  這感覺,就好像是每個字都認識,但組合成一句話、或一篇文章時,卻看得一頭霧水。

  不過,通過這座劍陣圖的諸多細節,讓蘇奕確定一件事——

  這座劍陣,應該算不上仙道劍陣!

  原因很簡單,此劍陣所蘊藏的玄機,和蘇奕當初在神幻天國所見的那三十六幅舉霞飛升圖所蘊藏的奧秘極為相似。

  而那些舉霞飛升圖,便是一個蓬萊仙島上的古老宗門所留,所蘊藏的力量,遠無法達到仙道層次。

  “充其量,這小浮屠劍陣只能算是羽化境層次的劍陣。”

  蘇奕暗道。

  不過,即便如此,小浮屠劍陣的威能也堪稱恐怖,遠超界王境范疇。

  按蘇奕推測,當初鄧左之所以能夠布設此陣,完全就是依葫蘆畫瓢,而非真正的吃透了這座劍陣的全部奧秘。

  畢竟,這劍陣的奧秘,疑似牽扯到羽化境層次的力量!

  “鄧左布設此陣時,幾乎把太乙道門寶庫中的神料搬空,可即便如此,也僅僅只能發揮出此陣四成左右的威能……”

  蘇奕陷入沉思。

  之前,他曾和這座劍陣對抗,那等威能,的確能輕松鎮殺洞宇境界王。

  哪怕換做最巔峰時的觀主,在不動用任何外物的情況下,也必須動用全力,才能破掉此陣。

  而這,僅僅只是小浮屠劍陣的四成威能!

  若是能發揮出十成威能,此劍陣又會何等恐怖?

  想到這,蘇奕心中也泛起一陣波瀾。

  羽化之路的力量,的確很可怕!

  這條道途消失了萬古歲月,當初的觀主也僅僅碰觸到這條道途的門檻,沒能真正邁入其中。

  是當時的觀主不夠強大?

  是這條道途,早在很久以前,就已消失于世間!

  原因很簡單,羽化之路就好比一座橋梁,貫通在登天之路和仙道之路中間。

  然而在很久以前,有一股詭異未知的力量,斬斷了羽化之路,打碎了這座橋梁!

  以至于在觀主縱橫星空深處的那漫長歲月中,哪怕已觸碰到羽化之路的門檻,所見到的也終究是一條斷路!

  若非如此,以觀主的大道造詣,早在很久以前,便可輕松登臨其上,就是舉霞飛升,羽化登仙也不是不可能!

  “按阿采所言,最近這些年,星空深處出現了一些和列仙有關的機緣和線索,連鄧左這老牛鼻子都信誓旦旦,已找到了踏足羽化之路的機會,這無疑是一場萬古未有的劇變。”

  蘇奕暗道,“眼下,雖然只是一個苗頭,就像大幕才掀開一角,可隨著時間推移,類似的劇變恐怕會越來越多……”

  想到這,蘇奕心潮起伏。

  那曾消失于世的羽化之路,真的要重現于世了嗎?

  既然鄧左正在行動,其他那些老家伙們,恐怕也早已動手。

  畢竟,誰若能在第一批踏上羽化之路,誰就可以掌控足以改變天下格局的力量!

  到那時,星空各界的勢力格局,都將被推翻,進行重新洗牌!

  “而三年后,界域戰場就將重現于世,一場神秘的接引之戰將在其中上演……”

  “如今的東玄域……還真是多事之秋。”

  蘇奕飲了一口酒。

  這座仙道劍陣,的確無比寶貴。

  遺憾的是,其中的奧秘過于艱澀,遠不是現如今的他可以參悟。

  “這寶貝,對任何星空巨頭而言,都堪稱是無價之寶,可在我手中,反倒有些雞肋了……”

  蘇奕嘀咕了一聲。

  這座劍陣的價值,在于布置成護山大陣。

  并且,需要耗費巨量的頂級神料。

  目前而言,對蘇奕反倒沒多少利用價值。

  “連九獄劍都懶得吃,可見這塊獸骨的價值,遠不如焚仙尺和神劫戰矛。”

  蘇奕揉了揉眉宇。

  他沒有再多想,收起了這塊烙印著小浮屠劍陣的獸骨。

  哪怕暫時用不上,以后遲早有用上的時候!

  “公子。”

  傍晚時候,孟長云回來了。

  “事情都已安置妥當?”

  蘇奕問道。

  孟長云點了點頭。

  蘇奕當即鐫刻一道不死神印秘符。

  很快,阿采的身影便憑空而現。

  “我們要離開了,你真不打算跟我們一起走?”

  蘇奕說道。

  之前,他就曾打算出手,幫阿采從太乙道門脫身,但卻被阿采拒絕了。

  眼見蘇奕舊事重提,阿采不禁淺淺笑道:“道友的好意,我心領了,不過,我還不能離開。”

  蘇奕不解道:“為何?你就不擔心被太乙道門掌教算計,被他女兒奪舍?”

  早在初次見面時,阿采就曾談起,太乙道門掌教的女兒遭受不可修復的道傷,為了救女兒,曾試圖讓其女兒對阿采進行奪舍,鴆占鵲巢。

  阿采面露一抹慚愧之色,低聲道:“說一句謊話,就需要用千百個謊話來彌補,所以,我決定向道友坦誠,其實……我當初撒了個謊。”

  蘇奕:“……”

  自己這是被騙了啊!

  “為何?”蘇奕皺眉問。

  阿采愈發不好意思了,

  道:“當時,畢竟是初次見面,我對道友并不信任,之所以撒謊,最終目的是為了從萬道輪回樹上脫身。”

  蘇奕揉了揉眉宇,道:“那你現在為何又要承認?”

  阿采認真說道:“于心有愧。”

  蘇奕凝視阿采片刻,道:“下不為例。”

  阿采頓時如釋重負般,笑道:“其實,除了這個謊話,我當初告訴道友的事情,沒有一句是假的。”

  蘇奕哦了一聲,想起了一些往事。

  猶記得,第一次和阿采見面時,她曾說她誕生在一片混沌本源中,見證過諸般大道緣起緣滅,照看過歷代星辰的更迭。

  曾只身行走萬丈紅塵,見慣眾生悲歡離合,也曾遁入世外之地,青燈相伴,坐照萬年……

  對此,蘇奕當時嗤之以鼻。

  不過,對于阿采的天賦神通,蘇奕則印象深刻。

  阿采的天賦神通,可橫渡時空,穿梭界壁!

  最重要的是,還能夠抵擋輪回轉世之力!

  正因如此,阿采當初才能橫穿時空,進入輪回萬道樹上,去吞噬萬道輪回樹的葉子!

  這等天賦神通,自然堪稱禁忌。

  除此,阿采眉心之地,有著一抹金色印記。

  那印記如若神環,生生不息,周而復始,隱然有無始無終般的不朽神韻,極為詭秘神異。

  這一切,也讓蘇奕想起一個傳說:

  “古有仙蠶,生于混沌,性靈不朽,餐金泉之液,食銀石之髓,以混沌為齡,歷春秋更迭,采周虛規則……俄而羽化成蝶,振翅可游時空,越界壁……古稱之‘天仙子’。”

  性靈不朽,便意味著不死!

  這一切,讓阿采的來歷顯得愈發神秘。

  “不管道友信與不信,為了彌補內心的愧意,以后我自會給道友一個無法拒絕的補償。”

  阿采靈眸深邃,語氣意味深長。

  蘇奕笑了笑,沒有說什么。

  阿采似自語般,呢喃道:“不出意外,三年內,我說的補償應該就能兌現,道友拭目以待便可。”

  說罷,她轉身而去。

  三年!

  蘇奕心中一震,正要詢問,阿采早已轉身離開。

  “看來,我還是低估了這女人的來歷,也對,她既然能夠擁有對抗輪回力量的天賦,焉可能是尋常之輩?”

  “天仙子……仙蠶……難道說,她的來歷真的和仙有關?”

  蘇奕撫摸著下巴,“有意思,我倒要看看,她口中的補償是什么!”

  當天,蘇奕和孟長云啟程,橫渡星空,朝天祈星界掠去。

  時間一天又一天過去。

  一葉扁舟載著蘇奕、孟長云跋涉星空之中。

  路途上風平浪靜,不曾再發生什么意外。

  在趕路時,蘇奕靜心修煉,每日僅僅煉化的太乙神晶數量,便多達三百顆。

  除此,每擱三個時辰,便吞服九顆造化靈竅丹。

  這些瑰寶,是太乙道門一等一的寶貝,太乙神晶能夠淬煉和提升界王境人物對大道的感悟。

  造化靈竅丹則可淬煉界王境人物的大道根基,助長修為。

  哪怕是在太乙道門這等星空巨頭勢力中,也只有洞宇境層次的老家伙才能享用這等寶貝!

  而如今,則被蘇奕不要錢似的汲取和煉化。

  效果很驚人。

  僅僅七天時間。

  蘇奕那一身修為便突破至同壽境大圓滿地步!

  “下一步,就可以嘗試證道歸一境了……”

  扁舟上,蘇奕愜意地斜靠在那,觀賞沿途的星空景致。

  歸一境。

  萬道歸宗,萬法歸一!

  踏足此境,界王境人物掌控的大道和秘法,可融為一爐,讓自身道行踏上一個全新的境地中。

  萬道歸宗,便是以自身道途為根,融一身大道法則于體內大道混洞內。

  “我早在踏足同壽境時,就在體內大道混洞內開辟出一塊混沌地、種下天地根,根本不愁辦不到這一步。”

  蘇奕正自思忖,駕馭扁舟的孟長云忽地出聲道:“公子,我們已經抵達天祈星界。”

  “直接去九天閣。”

  蘇奕隨口吩咐道。

  “是。”

  孟長云領命。

  半刻鐘后。

  遠處星空中,忽地泛起一道空間漣漪。

  一道影子,像縹緲的灰暗浮光般,從那空間漣漪中浮現而出。

  ps:四千字大章送上!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