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二百六十六章 你的遺言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山門外。

  蘇奕孤身一人立在那。

  一陣風吹來,青袍獵獵作響。

  太乙神山巍峨壯觀,傳聞是由千機星界的一股混沌本源力量所化。

  太乙道門之所以能夠成為一方星空巨頭,便和太乙神山有關。

  在此修行,得天獨厚,可參悟和掌控太乙規則,可汲取和煉化世間絕無僅有的太乙混沌力量。

  由此,也讓太乙道門在過往歲月中誕生出一個個驚天動地的強大存在。

  鄧左那老牛鼻子曾夸口,除非太乙神山覆滅,否則,世上無人能奈何太乙道門。

  而現在,蘇奕來了。

  他對毀掉太乙神山不感興趣,要做的無非是兩件事:

  算賬。

  救人。

  四野空曠,寂靜無聲。

  可蘇奕清楚,在太乙道門內,必然有無數道目光正通過巡天寶鑒在看著自己的一舉一動。

  太乙神山上空,一道身影憑空而起。

  仙風道骨,相貌清瘦,渾身縈繞著一縷縷法則光焰,赫然正是李尋真。

  一位洞宇境后期界王!

  “觀主,你可真夠狠啊!”

  李尋真臉色冰冷,眸子中殺機涌動。

  蘇奕凝視此人片刻,忽地想起什么,道:“以前,我是不是在哪里見過你?”

  李尋真冷冷道:“沒想到,堂堂人間觀觀主,竟還記得老朽,著實讓老朽意外。”

  蘇奕笑起來,道:“我想起來了,十三萬九千年前,北陵山上,我與鄧左那老牛鼻子在論道切磋,你當時還只是個剛踏足皇境的小家伙,眼見鄧左被我按在地上打得頭破血流,嚇得癱瘓坐地,尿流一地。”

  李尋真:“……”

  太乙道門內,無數人錯愕。

  在尋真老祖身上,還發生過這等事情!?

  “一晃這么多年過去,當年毛都沒長齊的小家伙,竟已踏足洞宇境后期了。”

  蘇奕不禁有些感慨。

  “夠了!”

  李尋真面頰漲紅,明顯羞憤,厲聲道,“你觀主當年何等威風,而今不也只是個乳臭未干的小東西?”

  蘇奕眼神玩味,道:“急眼了?要不要我施展秘術,把你當年嚇尿的一幕重演出來?”

  李尋真渾身一僵,額頭青筋直冒,神色陰晴不定。

  無疑,蘇奕的話,戳痛了他的心事,若真讓那不堪回首的一幕映現,他非成為宗門上下的笑話不可。

  以后誰提起他李尋真,必會談起這件羞恥無比的丑事。

  這讓他以后還如何見人?

  年輕時候,誰都難免干過荒唐事,遭遇過窘迫和不堪的經歷。

  但有些事情,則足以成為一輩子的恥辱。

  就像當初被嚇尿這件事,無疑就是李尋真心中最不堪回首的奇恥大辱!

  而今被蘇奕重新談起,并且還是當著宗門上下所有人的面,饒是李尋真的心性早已磨煉得堅不可摧,依舊感到顏面無存,感到無比的羞恥。

  “姓蘇的,你不覺得這等手段很下作!?”

  李尋真憤然,恨得咬牙。

  “下作?”

蘇奕笑了笑,“在玄黃星界吃了大虧,不敢來找我報仇,反倒把怒火灑在孟長云身上,更拿孟長云的師尊和弟子進行脅迫,有什么臉說  出這等話?”

  說著,蘇奕揉了揉眉宇,“我雖然和鄧左那老牛鼻子為敵,可不管怎么說,這老牛鼻子也算有些風骨,相比起來,你們太乙道門可真是一代不如一代。”

  這時候,水天寒和顧靈韻陸續出現,來到了李尋真身前。

  “什么觀主,你早已不是了!眼下的你,只不過是一個來自玄黃星界的土著罷了。”

  水天寒面無表情出聲。

  “姓蘇的,你就不擔心我們殺了那兩個人質?”

  顧靈韻眼神幽冷,美麗的俏臉掛滿寒霜。

  此話一出,蘇奕臉上笑容變淡。

  水天寒、李尋真心中一凜,傳聞中,觀主畢生最厭憎的,便是被人當面威脅!

  無疑,顧靈韻這句話,觸碰了底線!

  在蘇奕掌間,玄黃造化藤悄然出現,化作一口古樸道劍。

  “這句話,可視作是你的遺言。”

  蘇奕身影憑虛而起,劍鋒直指顧靈韻,一股沛然的殺機,也隨之籠罩顧靈韻。

  “遺言?我看你是死到臨頭,大言不慚!”

  顧靈韻一聲嗤笑,掌間浮現一口泛著幽藍電弧的短戟,身影一閃,朝蘇奕殺去。

  短戟橫空,狂暴的規則力量蒸騰,令山河動蕩。

  在太乙道門的老祖級人物中,顧靈韻雖只有洞宇境中期修為,可她乃是鄧左的關門弟子,天賦卓絕,真正的戰力,能夠去和李尋真這樣的洞宇境后期界王對抗。

  當她一出手,那恐怖的力量,直似要將天地掀翻。

  “上霄雷霆道訣?勉強有些火候,可比之鄧左,無疑差遠了。”

  蘇奕微微搖頭。

  他劍鋒一轉,隨手斬出。

  一劍之間,似九天星河決堤,以摧枯拉朽之勢,硬生生將顧靈韻的一擊轟破。

  鐺!!

  幽藍色短戟劇震。

  顧靈韻嬌軀都隨之一晃,被震得倒退出去,那張絕美的俏臉一陣青一陣白。

  這一幕,讓太乙道門上下皆一陣心顫。

  誰也沒想到,似顧靈韻這等洞宇境中期的老祖,都在一擊之間被撼退!

  “果然,這家伙動用佩劍后,實力更恐怖了。”

  翁濮眼眸閃爍,臉色陰沉得可怕。

  “去!”

  大喝聲響起,李尋真出手了。

  這位仙風道骨的清瘦老人,祭出一口青燦燦的道印,橫空朝蘇奕鎮殺過去。

  道印滴溜溜旋轉,底部映現出“雷璇”兩個蠅頭小字,剛一出現,簡直像化作一座亙古神山,雷霆繚繞,驚天動地。

  幾乎同一時間,水天寒拔出背后的松紋古劍,腳踏罡斗,身繞一條法則交織的火龍,揮劍之間,一片火海遮天蔽日而出。

  顧靈韻也再不敢怠慢,全力出手。

  三位太乙道門的洞宇境,呈品字形,對蘇奕進行包抄。

  每一個的威勢,都強大到讓人遠遠望著,都感到絕望。

  因為洞宇境,本就代表著當世最巔峰的戰力,舉手投足之間的力量,便能輕松滅殺洞宇境之下的對手。

  更別說,此刻這三位老祖級人物還是全力出手!

  蘇奕不曾退避。

  他青袍鼓蕩,揮劍迎了上去。

  轟隆!

  天昏地暗,日月無光。

  大戰就此爆發。

  幾個眨眼間而已,雙方就交手上百次,直殺得虛空紊亂,山河凋零,耀眼的神輝肆虐十方,直似諸神在征戰,末日浩劫降臨。

  砰!砰!砰!

  一陣爆碎的聲音響徹。

  那遠遠地分布在這片山河中的巡天寶鑒,都承受不住這等戰斗余波的沖擊,轟然爆碎。

  太乙道門內,不知多少駭然的驚呼響起,人心惶惶。

  阿采第一時間憑空而起,朝遠處眺望。

  同一時間,還有其他一些大人物沖出,來到虛空中觀戰。

  “嗯?是那一塊烙印著仙道劍陣圖的獸骨!”

  忽地,阿采注意到,掌教翁濮也出現,而在翁濮手中,則握著一塊仙光流轉的獸骨,形似飛劍,極為醒目。

  “看來,曾濮這老家伙已經做好動用仙道劍陣的準備。”

  阿采心中一緊。

  而在太乙道門山門外。

  大戰愈發激烈。

  雷霆洶涌,顧靈韻的幽藍短戟破空斬來,掃向蘇奕。

  蘇奕劍鋒一震一拍,漫天雷霆潰散,幽藍短戟被拍得嗡嗡亂顫,顧靈韻的身影再次被震退。

  可同一時間,李尋真的雷璇道印轟來,大如亙古神山,壓塌虛空。

  鐺!!

  蘇奕揮劍硬撼,兩者碰撞,掀起滔天的毀滅力量洪流。

  而在后方,水天寒抓住機會,催動松紋古劍怒斬而來。

  蘇奕身影一閃,手中道劍如長了眼睛,猛地橫掃,一舉破掉這一道陰險毒辣的一劍。

  水天寒軀體都被掃得一個趔趄,倒飛出去。

  可不等蘇奕追上前,顧靈韻和李尋真已經再度殺來。

  這等戰況,著實太過激烈兇險。

  三位洞宇境老祖,各顯神通,對蘇奕進行圍攻,那恐怖的威能,都能轟殺同境的角色。

  可蘇奕卻硬生生撐了下來。

  并且,渾沒有支撐不住的跡象。

  相較而言,蘇奕在戰斗中展露出的力量,要更恐怖,道劍潑灑之間,演繹諸般無上劍道奧義。

  一眼望去,直似劍仙臨塵,劍氣滿乾坤!

  也是這時候,蘇奕才感到一種久違的酣暢和痛快,一身精氣神都似燃燒,斗志沸騰。

  他揮劍恣肆,儀態睥睨而張揚,也帶給那三位洞宇境老祖極大的壓力。

  三者心中皆震顫,神色愈發凝重。

  當親自動手之后,他們才真正深刻意識到,轉世歸來的觀主,是何等恐怖。

  看似修為只有同壽境修為,可那等戰力,卻恐怖到能夠威脅到他們這些洞宇境人物!

  更讓他們心寒的是,哪怕一起聯手,都久久無法壓制對方!

  這無疑證明,若是一對一廝殺的情況下,他們任何一個,恐怕都不是對手!

  “撤!”

  激烈廝殺中,猛地,李尋真發出一聲低喝。

  水天寒和顧靈韻對視一眼,皆有默契般,和李尋真一起朝山門處掠去。

  蘇奕豈可能讓他們如愿?

  他第一時間追上去,劍鋒帶著晦澀神妙的玄禁法則奧義,朝顧靈韻斬去。

  不管如何,他也要趁此機會,先把這女人宰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