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二百六十五章 讓劍氣飛一會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大戰在激烈上演。

  那一道天尊虛影,操縱雷電,吞吐風火,一舉一動,儼然如若神祇般,威勢驚天動地。

  可更引人矚目的,則是蘇奕。

  他在千丈高的天尊虛影面前,顯得格外渺小。

  可他每一次出手,卻撼天動地,凌厲霸道。

  在他手中,一種種玄妙莫測的劍意扶搖而起,縱橫長天,和那天尊虛影殺得難分上下,不可開交。

  那等恐怖的劍道造詣,看得太乙道門諸多界王境人物都驚出一身冷汗。

  捫心自問,若換做他們在場,怕根本就擋不住,會被輕松鎮殺!

  而這,也正是讓人們難以想象的地方。

  過往歲月中,誰曾見過如此強大的同壽境界王?

  沒有!

  而對蘇奕而言,此戰雖然激烈,卻還談不上太痛快。

  那天尊虛影的力量雖強,可終究是禁陣所化,而非真正的對手,缺少靈魂和智慧。

  縱使操縱此陣的,是一眾界王境角色。

  可受制于禁陣自身的變化,讓此陣強則強已,卻無法和真正的洞宇境界王媲美。

  當然,這是對蘇奕個人而言。

  他也清楚,換做一般的洞宇境界王,怕是很難像自己這般,在正面硬撼中,去和這太乙神尊陣抗衡。

  “殺!”“殺!”“殺!”

  喊殺聲震天動地,那天尊虛影的威能愈發恐怖了。

  無疑,眼見久攻不下,那些操縱大陣的界王都有些急了。

  “我可沒多少時間跟一座禁陣消磨。”

  戰斗中,蘇奕眸子中冷芒一閃。

  他一身大道法則發生變化,演繹飛光法則的奧義,于剎那間斬出數十道劍氣。

  每一道劍氣,皆迅疾如瞬移,快比流光。

  眾人都來不及反應,那些劍氣就已憑空消失。

  而蘇奕憑虛而立,拿出了酒壺,仰頭暢飲,唇中輕語:“讓劍氣……飛一會。”

  同一時間——

  遠處那足有千丈高的天尊虛影,動作忽地出現一絲停滯。

  旋即,這尊天尊虛影劇烈震顫起來,周身覆蓋的禁陣力量動蕩如潮涌,光霞轟鳴。

  給人的感覺,就像喝醉酒的醉漢般。

  正自觀戰的眾人,皆是一呆,什么情況?

  而那些修為已臻至界王境的大人物們,此刻則無不色變。

  在他們視野中,就見那一道天尊虛影的三顆頭顱、六條臂膀、以及雙膝、雙腳處,悄然裂開一道平滑如鏡的裂痕。

  緊跟著,裂痕不斷擴大。

  運轉這座禁陣的那些界王,明顯想要修復和彌合這些裂痕,可卻一時半刻做不到,以至于讓那一道天尊虛影劇烈震顫起來,看起來像搖搖欲墜似的。

  這樣的態勢,僅僅持續了幾個呼吸的時間。

  而后,所有人都看到,那千丈高的天尊虛影悄然四分五裂。

  三顆頭顱斷落、

  六條臂膀拋空而起、

  雙腿從膝蓋處斷為兩截、

  連一對腳都從腳腕處墜落。

  就如同被人分尸!

  緊跟著,這四分五裂的身影就轟然炸開。

  天地劇震,虛空紊亂,狂暴的禁陣亂流肆虐,讓那片天地都被攪亂。

太乙道  門上下,皆瞠目結舌,徹底傻眼。

  太乙神尊陣,竟被破了!!

  這是前所未有的事情,在以往歲月中根本不曾發生過。

  畢竟,此陣威能恐怖,足以躋身星空第十三至強殺陣之列,又是太乙道門的護山禁陣。

  哪怕在以往有強敵來犯,也都不曾破開此陣。

  可現在,卻被僅僅擁有同壽境修為的觀主,一舉破掉!

  這震撼太大,沖擊到每個人心神。

  太乙道門上下,響起一陣陣驚駭的呼聲。

  “怪不得他前天那般自信,言稱要來算賬和救人,這……大概就是他的底氣所在……”

  阿采怔怔,終于明白過來似的。

  混亂動蕩的天地間,蘇奕那憑虛而立的峻拔身影,顯得尤為惹眼。

  他衣袍獵獵作響,手握酒壺暢飲,恣肆瀟灑,飄逸不羈,渾身上下都找不到一絲傷勢。

  誰能想象,就在剛才,就是這樣一個超然如仙的年輕人,一舉破掉太乙神尊陣?

  最令人驚嘆的,也就在這里。

  破陣之時,兀自如此氣定神閑,從容自若,誰還能不清楚,便是太乙神尊禁陣,都沒能真正威脅到蘇奕?

  “我們……又一次低估了他……”

  掌門翁濮臉色陰沉如水,再難淡定,聲音像從牙縫中擠出,透著驚怒和恨意。

  “他所掌握的大道法則,明顯和之前不一樣,可同樣都能夠對抗太乙法則,并且,奇快無比,這才是最可怕的。”

  李尋真滿臉凝重。

  他是洞宇境后期界王,一聲征戰無數,此刻已徹底明白,蘇奕為何能破陣。

  核心就在于一個快字!

  于剎那間,連出十三劍,每一劍皆斬在天尊虛影的要害之地,從而一舉瓦解此陣。

  那些操縱禁陣的界王,根本就來不及去抵擋,以至于才會上演這等一幕。

  “無妨,我們為了今日之戰,籌謀多時,更準備了諸般底牌,眼下僅僅只是剛開始罷了,還未到分勝負的時候!”

  水天寒沉聲道。

  他雖這般說,臉色卻異常的鐵青。

  無疑,他心中也憋著火氣。

  “可他……至今還不曾動用他的佩劍……”

  顧靈韻聲音低沉。

  一句話,意思很清楚,那就是蘇奕手中,同樣還有底牌!

  這讓在場眾人眉頭皺得愈發厲害。

  而遭受震撼和沖擊最大的,莫過于那些運轉太乙神尊陣的界王。

  當此陣被破,也讓他們遭受到反噬,一個個身影踉蹌,不少人更是劇烈咳血,臉色煞白,狼狽不堪。

  “該死!”

  “怎會這樣?”

  他們駭然,難以接受這樣的事實。

  不等他們回過神,耳畔就響起掌門翁濮焦急的大喝聲:

  “快撤!快——!”

  那些界王渾身一個激靈,如夢初醒。

  抬眼看去,果然就看到,遠處的蘇奕已破空殺來。

  “快走!”

  他們一個個驚駭欲絕,轉身就逃。

  可終究晚了一步。

  就見蘇奕袖袍鼓蕩,一道道劍氣如靈蛇出洞,呼嘯而去。

  虛空都被切割出一道道下場的裂痕。

那恐怖的劍意,帶著激昂的劍吟,宛如催命的音符般,在天地間  轟然響徹。

  噗!噗!噗!

  頓時,一團又一團血霧炸開。

  從巡天寶鑒中看去,就如同看見一朵又一朵滾燙猩紅的焰火,在那片混亂動蕩的天地間綻放。

  觸目驚心。

  那一道道劍氣太恐怖。

  璀璨耀眼,無堅不摧。

  在這等劍氣殺伐之下,那些個界王人物無論是同壽境修為,還是歸一境修為,皆如若紙糊般炸開。

  僅僅眨眼間,二十四位同壽境界王和九位歸一境界王,皆伏誅!

  無一生還!

  天地都被染成猩紅色,懾人心魄。

  “又是這樣,又是這樣……”

  目睹這一切,對薛長衣的沖擊最大,他頭皮發麻,嚇得面無血色,想起了前些天在化陽道庭的遭遇。

  當時,蘇奕隨手一點,就抹殺化陽道庭的歸一境界王鏡闕老祖。

  而現在,蘇奕拂袖之間,劍氣縱橫交錯,勢如破竹般,滅殺一眾界王!

  這嚇得薛長衣魂兒差點冒出來,渾身都被冷汗浸透。

  與此同時。

  太乙道門內死寂一片。

  所有人都有窒息般的感覺。

  一些年輕的修士,已經被嚇得心境失守,活生生暈厥過去!

  倒不是他們膽魄不夠,而是通過巡天寶鑒,讓他們纖毫畢現地看到了那些界王境人物的死狀。

  那血淋淋的一幕幕,就如同在眼前上演,身臨其境,不被嚇破膽才怪。

  這還是好的。

  若擱在戰場中,僅僅蘇奕身上的威勢,都能把這些年輕的修士活活震死!

  那些大人物們,也一個個膽顫心驚,再無法淡定,一個個慌了神!

  從開戰到現在,前后不到半刻鐘。

  青霄死了。

  太乙神尊陣破了。

  連那二十四位同壽境界王和九位歸一境界王,也慘死在山門之外!

  任誰能不驚?

  任誰能不懼?

  “早知如此,就不該在山門外布設力量!直接由我等出手,也不至于造成如此多的傷亡!”

  水天寒恨得直咬牙,憤然出聲。

  “誰能想到,一年前的時候,觀主的轉世之身還需要借助前世的道業力量,才能滅殺界王,而今,他憑自身的力量,都已經能破開太乙神尊大陣?”

  李尋真喟嘆。

  這次真是失算了。

  歸根到底,他們雖然無比重視這次的對手,可到頭來才發現,依舊還是嚴重低估了!

  而此時,顧靈韻忽地聲音冰冷道:“他已經殺到了山門前,我們……是否要交出人質?”

  眾人抬眼看向巡天寶鑒,果然就看到,蘇奕的身影已遠遠掠來,即將抵達他們太乙道門的山門外!

  而按照之前青霄所傳達的命令,只要蘇奕抵達山門前,他們太乙大門就會交出人質。

  眾人彼此對視,心中皆涌起濃濃的不甘。

  按照他們之前的籌謀和布局,可根本從沒想過蘇奕能一路殺到這山門外!

  自然地,更沒想過要交人!

  “似這等生死戰斗,何須在意這些約定?”

  李尋真冷聲開口。

  他目光一掃水天寒和顧靈韻,道,“走,我們去滅殺此獠,無論如何,絕不能讓其活著離開!”

  殺機沸騰。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