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二百六十三章 三步之間 形神俱滅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與此同時,太乙道門一座道場中。

  一塊巡天寶鑒懸浮虛空,映現出一道巨大的光幕。

  光幕內,同樣映現出蘇奕的身影。

  頓時,匯聚在道場中的太乙道門強者,皆騷動起來。

  “那就是觀主的轉世之身?”

  “呵,竟敢一人前來,他膽子可真夠大的!”

  “我已聽師尊說過,這次只要他敢來,定教他有去無回!”

  道場中,是數以千計的太乙道門傳人,密密麻麻,皆翹首觀望。

  或許因為太年輕,他們在談論觀主的轉世之身的時候,并無多少畏懼,言辭間頗為肆無忌憚。

  而在道場遠處的一些亭臺樓閣內,太乙道門的那些大人物們,同樣也在觀望。

  只不過和那些年輕的傳人不一樣,這些大人物們都沉穩許多,措辭謹慎,沒人敢有小覷之意。

  “所謂善者不來,來者不善,觀主的轉世之身既然敢孤身前來,怕是另有依仗啊。”

  “無須多慮,宗門那些老人都已做足準備,足可應對一切狀況。”

  “不錯,畢竟是轉世之身而已。”

  ……這些議論聲,皆被阿采聽在耳中,不禁一陣搖頭。

  她此時立在一座樓閣臨窗位置,可以清晰看到那一道光幕中的景象。

  “觀主的確消失了太久,以至于到如今,連那些年輕后輩都敢對他妄加評判。”

  阿采輕語。

  忽地,她星眸一凝。

  幾乎同一時間,所有的議論聲猛地戛然而止。

  無數目光,都齊刷刷看向光幕,屏息凝神。

  大殿內,掌門翁濮輕聲道:“從這一刻起,那蘇奕已沒有退路!”

  水天寒、李尋真、顧靈韻三位老祖都已經坐在座椅中,一邊飲茶,一邊看向光幕。

  儀態從容。

  每逢大事有靜氣。

  在對付觀主這件事上,他們運籌帷幄,接下來要做的,就是按照計劃,一步步收網!

  朦朧細雨綿密輕柔,天地山河一片濕潤。

  一道道規則力量像春風化雨似的,悄然涌現在這片天地間。

  蘇奕抬眼看了看,就收回目光。

  太乙規則。

  千機星界的至高規則力量。

  在古來至今的歲月中,一直由太乙道門掌控在手。

  也因此,太乙道門一直如主宰般,掌控著千機星界各大疆域,讓天下修士稱臣!

  不夸張的說,在太乙道門的地盤上,僅僅憑借太乙規則的力量,都足以困殺當世許多界王!

  不過,只要掌控同等級別的法則力量,便可對抗這一切。

  而蘇奕恰好掌控著類似的法則。

  并且還不止一種!

  他抬眼看向遠處的太乙神山。

  縱使相隔還很遙遠,可依舊能看到,那座神山如若龐然大物般,橫亙在天地間,雄渾壯闊。

  “用巡天寶鑒來監視和查看,這是想看我蘇某人出丑?”

  蘇奕自語。

  在進入這片天地間,他就已察覺到諸多不同尋常之處,看似空曠靜謐的天地間,實則殺機四伏。

  無疑,太乙道門早已做足準備。

  遠處,虛空忽地一陣波動,映現出一道身影。

這是一個身著青色甲胄,長發雪白,面容如青年的男子,手握一  張造型粗獷的大弓。

  弓弦和弓身皆繚繞著紫色雷霆電弧,毀滅氣息驚人。

  蘇奕微微一怔,竟是這家伙。

  他一眼認出,這男子名叫青霄,當初曾在輪回萬道樹前,用箭矢重傷抬棺老鬼!

  “還真是巧了。”

  蘇奕輕語。

  “一點也不巧,是我主動提出,要第一個來稱量一下你的實力。”

  遠處,青霄淡淡開口,他白發飄揚,渾身青色甲胄發光,如若一尊偉岸的戰神,威勢懾人。

  蘇奕眉頭微挑,道:“薛長衣沒有告訴你們,我當時的決定?”

  他曾讓薛長衣轉達,告訴太乙道門,只要放了月鴻老祖和白河,可以給太乙道門一個公平對決的機會。

  否則就堵在太乙道門山門前,見一個殺一個。

  可現在看起來,對方好像根本就沒把他的話當回事!

  青霄嗤地笑起來,道:“蘇奕,你只不過是觀主的轉世之身罷了,還真把自己當做巔峰時的觀主對待了?”

  話語中,盡是譏諷。

  頓了頓,他繼續道:“我派掌教已說了,給你一個機會,只要你能抵達我派山門前,自會放了那兩個人質。”

  蘇奕拿出酒壺飲了一口,輕語道:“鄧左那老牛鼻子若在,定不會像你們這般犯蠢。”

  犯蠢?

  青霄忍不住笑起來。

  山門內,大殿中,掌教曾濮和那三位洞宇境老祖也都怔了一下,彼此對視,笑了起來。

  這蘇奕,道行沒有觀主高,但秉性和口氣,比觀主還大!

  “青霄雖只有歸一境中期修為,但他的箭道之力卻堪稱一絕,曾得到鄧左老祖親自指點,若全力出手,在此境難逢對手。”

  曾濮輕語,“除此,附近八百里山河,皆已經被太乙規則籠罩,在這片天地廝殺戰斗,青霄就如執掌天威的主宰,足可威脅到洞宇境初期界王的性命。”

  “正因如此,在他主動提出第一個出戰時,我才會答應下來。”

  聞言,那三位洞宇境老祖皆點了點頭。

  此時,那分布在道場中的數以千計的太乙道門傳人,更是哄笑起來,這觀主的轉世之身,未免也太……狂了吧?

  “很好笑?”

  蘇奕瞥了青霄一眼。

  青霄仰天大笑,指著自己肚子,道:“把我肚子都笑疼了,你說好不好笑?”

  蘇奕哦了一聲,邁步上前。

  這一瞬,正在大笑的青霄忽地像變了一個人,渾身道光爆綻,雷霆洶涌。

  而在他掌間,一把拉滿弓弦,射出一道紫色箭矢。

  一系列動作,一氣呵成,剎那間發生。

  天地劇顫,雷霆激蕩。

  山河間的細密雨水轟然蒸發。

  一條條粗大神秘的規則力量垂落,融入那一道絢爛的紫色箭矢中,劃破長空,朝蘇奕暴殺而至。

  一箭之威,霸天絕地!

  無疑,之前青霄看似囂張,實則都是假象。

  他早已蓄勢以待,隨著蘇奕一動,他第一時間就動用底牌,施展殺手锏!

  這等一箭,足可威脅到洞宇境人物!

  蘇奕沒有閃避。

  他負手于背,都沒有出手。

  似渾然不覺般。

可當這一箭爆射而至,距離他身前三尺之地時,卻頓時如陷入泥  沼漩渦之中,劇烈哀鳴震顫起來。

  仔細看,蘇奕周身縈繞著一縷縷晦澀神秘的玄禁法則,猶如旋轉的磨盤般,輕而易舉就把這一道恐怖的紫色神箭壓制。

  并且,隨著蘇奕邁步。

  那一道蘊積著青霄畢生至強力量,牽引著天地規則力量的箭矢,猛地從中間斷裂。

  喀嚓!

  爆碎的聲音,似一道悶雷。

  青霄眼瞳驟然一縮,差點不敢相信。

  他自忖不曾小覷對手,且出手時直接動用殺手锏,本以為,縱使這一箭被擋住,也能殺蘇奕一個措手不及。

  可誰曾想,蘇奕根本不曾出手,邁步之間,就碾碎他這至強一擊!

  “嗯?”

  掌門翁濮和那三位老祖皆吃驚。

  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沒有。

  但可怕的是,蘇奕根本不曾出手,僅憑自身大道力量,就將這一箭磨滅!

  這就太可怕了!

  “青霄師弟,快退!”

  猛地,翁濮已秘法傳音,“其他人,快去接應!”

  戰場中,青霄心中雖不甘,但得到掌門命令后,毅然選擇退避。

  嘩啦!

  他身影四周,光霞流轉,法則交織,一道秘符燃燒,涌現出一道空間力量,就要將他憑空挪移帶走。

  可下一刻,青霄就色變。

  因為隨著蘇奕邁步,空間如若禁錮,那一道秘符的力量也隨之凝固。

  “開!”

  青霄揮動手中大弓,全力出手。

  他一身道行沸騰,神威滔天。

  然而,隨著一股無形般的玄禁法則如潮水般壓迫而來,不止一舉斬斷了青霄和這片天地規則的聯系,還把他整個人壓迫得呼吸一窒,渾身道行遭受可怕的禁錮。

  就像被捆縛的獸!

  “不好!”

  青霄頭皮發麻,駭然失色。

  而此時,蘇奕邁出了第三步。

  肉眼可見,青霄軀體都被壓迫得跪在地上,渾身肌膚寸寸爆綻,筋骨和血肉裂開。

  像布滿裂紋的瓷器般,就將支離破碎。

  “不——!”

  青霄驚得目眥欲裂,試圖元神出竅。

  可隨著蘇奕這第三步落下。

  砰!!!

  青霄的軀殼和元神齊齊爆碎,就如在地上炸開一團血霧。

  而還不等血霧彌漫,就撲簌簌化作漫天的灰燼飄灑。

  地上,只殘留著青霄的一把大弓和散落的遺物!

  這一切,說來緩慢,實則只不過都在蘇奕那宛如閑庭信步般的三步之間發生。

  不曾出手,僅僅邁出三步,便鎮殺一位來自太乙道門的歸一境中期界王!

  那霸道血腥的一幕,當即震撼全場。

  “你哪里是快笑破肚子,分明是笑死人了。”

  蘇奕佇足,輕輕搖頭。

  遠處傳來破空聲,接到掌教翁濮命令前來接應青霄的一批強者,才堪堪抵達這片區域。

  當目睹這一幕,這些強者皆驚怒交集,齊齊變色。

  三步之間,鎮殺青霄!

  這般手段,強大到出乎所有人的想象。

  也遠遠超出了他們最初時的預判和準備,以至于都沒能來得及救助!

ps:今天3更完畢,繼續求保底的免費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