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二百六十二章 羽化修仙的時代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阿采沒有隱瞞,娓娓道來。

  最近這些年,星空深處出現了許多不為人知的劇變。

  一些古老的禁區和秘地,陸續出現了一些和列仙有關的機緣!

  太乙道門鄧左老祖所獲得的那一幅仙道劍陣圖,就是從千機星界一個早已淪為廢土的古戰場中獲得。

  至于這一幅仙道劍陣圖究竟多厲害,又藏有多大的玄機,阿采也不清楚。

  她只聽太乙道門掌教翁濮談起,前些年鄧左老祖為了布設這座仙道劍陣,差點把宗門寶庫中最頂級的神材搬空!

  可即便如此,也沒能把整座劍陣布設出來。

  按照掌門翁濮的說法,若全力運轉這座仙道劍陣,最多只能發揮四成左右的威能。

  但用來斬殺洞宇境界王,已綽綽有余!

  這讓蘇奕不禁驚訝。

  如此說的話,那座仙道劍陣的確很可怕,遠不是尋常的界王級禁陣可比。

  孟長云困惑道:“最近這些年,星空深處發生了很多和列仙機緣有關的劇變?可為何我從不曾聽說……”

  他才離開星空深處一年多的時間而已。

  而在之前,他從不曾聽聞,星空深處竟出現了這等劇變。

  “這些變數,目前只有星空巨頭勢力清楚,并且消息早就被封鎖,世人根本不清楚。”

  阿采給出了答案,“畢竟,這些劇變和傳說中的仙道有關,在以往歲月中,根本不曾出現過。那些星空巨頭,恨不能將其獨占,誰會將消息泄露出去?”

  時隔萬古,和仙道有關的造化竟重現世間!

  這樣的秘辛,讓蘇奕也有些怔然。

  在神幻天國中,他已見過一些和羽化登仙有關的線索。

  也得知在很久以前,羽化成仙的道途,被一場未知的詭異大劫斬斷。

  可卻沒想到,就在最近這些年,和列仙有關的一些機緣,竟會重現于世!

  這一切,會否和那將在三年內重啟的域外戰場有關?

  那曾消失的羽化之路,會否也會重現于世?

  蘇奕想起了很多事情。

  “不過,這一切劇變僅僅才露出一些苗頭,和仙道有關的事情,也才剛掀開一角。”

  阿采輕聲道,“前些年,鄧左老祖曾說,在太乙道門最古老的一塊石碑上,曾記載一些和羽化成仙的秘辛,按照他推測,當有關仙途的變化出現在當世,整個東玄域極可能將迎來一個新的時代。”

  頓了頓,阿采一字一頓道:“一個屬于羽化修仙的時代!”

  “羽化修仙?傳聞中的仙道難道真的存在?”

  孟長云震驚。

  蘇奕微微搖頭,糾正道:“仙道是仙道,羽化之路是羽化之路。”

  他簡單扼要把羽化和成仙的事情解釋了一下。

  其實很容易理解,登天之路的盡頭,便是羽化之路,羽化之路的盡頭,則是仙道!

  不過,早在很久以前,曾發生未知的詭異力量,斬斷了羽化之路通往仙道的路徑。

  自那以后,仙界歸仙界,人間歸人間,絕地天通,世上再無人間仙!

  孟長云恍然之余,不由震驚,原來觀主大人早已了解羽化之秘!

阿采美眸流光溢彩,深深看了蘇奕一眼,道:“道友,那你  現在是否還打算去找太乙道門的麻煩?”

  “去。”

  蘇奕不假思索。

  尚未證道界王境時,他就能滅殺同壽境界王,和歸一境的執刑者一對一廝殺。

  而自從他踏足界王境之后,尋常的歸一境界王已經不夠看,彈指可滅。

  更遑論,現如今的他,已是同壽境后期修為。

  按照蘇奕推斷,自己如今的戰力或許比不得最巔峰時的觀主。

  但要收拾那些洞宇境界王,絕非什么難事。

  “可惜,鄧左那老牛鼻子不在,否則,到時候可以試一試,我不在的這些年,這老家伙的道行是否有所進步。”

  蘇奕輕嘆。

  按照阿采之前所言,鄧左在前些年離開了太乙道門,據說是前往飛仙禁區探尋機緣了。

  不得不說,這是個遺憾。

  “你……你還真想和鄧左打架?”

  阿采難以置信。

  鄧左!

  星空深處最頂尖的巨頭人物,一位宛如神話般的存在,放眼星空各界,能與之比肩者屈指可數!

  而蘇奕,終究是觀主的轉世之身,而非最巔峰時的觀主。

  這讓阿采很難想象,蘇奕究竟哪里來的底氣,去和鄧左這種活化石級的界王境老古董對決。

  “不止是打架,還要救人。”

  蘇奕說道。

  阿采:“……”

  她總算看出,蘇奕絕非開玩笑,而是真打算前往太乙道門大打出手!

  “需要我幫忙嗎?”

  阿采問道。

  蘇奕微微搖頭,道:“鄧左不在,整個太乙道門上下,唯一值得留意的,就只剩下就憑那座仙道劍陣罷了。”

  兩天后,清晨。

  天穹飄著濛濛細雨,山河一片蔥蘢。

  蘇奕一襲青袍,長發隨意挽成道髻,行走在朦朧煙雨中,徑自朝太乙道門的方向掠去。

  這一次,他獨自一人行動,把孟長河留在了萬葉城。

  太乙道門。

  “是否已準備妥當?”

  一座大殿內,掌教翁濮手中把玩著一塊雪白的獸骨。

  獸骨巴掌大小,被磨制成飛劍形狀,仙光氤氳。

  “回稟掌教,宗門上下所有人都已安置妥當,除此,各位長老和老祖都已做好戰斗準備。”

  一個老仆恭聲稟報。

  翁濮微微頷首。

  這時候,大殿外忽地走來三道身影。

  分別是一個斜背劍鞘的藍袍中年、一個仙風道骨的清瘦老者、一個渾身綴滿瓔珞佩飾的絕色美人。

  翁濮頓時肅然起身,迎了上去,“見過三位老祖!”

  來者,正是如今坐鎮在太乙道門中的三位洞宇境老古董!

  他們早已不再擔任職務,過往那些年,一直深居淺出,不理世事。

  而此次為了對付觀主的轉世之身,三位老古董皆被驚動,親自駕臨。

  “可曾把巡天寶鑒布設出去?”

  藍袍中年問道。

  他柳須飄然,丹鳳眼,相貌儒雅,氣質卓然出塵。

  水天寒。

洞宇境中期修為,千機星界首屈一指的一位劍道巨擘,早在很久以前,便名揚星空各界  ,有“天寒界主”的美譽。

  “回稟老祖,二十四件巡天寶鑒,都已布設出去,只要那蘇奕出現在咱們宗門八百里范圍內,必會被第一時間發現。”

  翁濮說著,袖袍揮動。

  一口青銅寶鑒浮現而出,倏爾間化作一道三丈范圍的渾圓光幕。

  光幕內,映現出一片莽莽山河的景象,纖毫畢現。

  并且,隨著青銅寶鑒轉動,可以看到那一片山河每一個角落。

  這便是巡天寶鑒。

  無論是誰,只要身上帶有修行的氣息,就會被第一時間被映現在巡天寶鑒上。

  “那兩個人質現在如何了?”

  仙風道骨的清瘦老者輕聲問道。

  他身影頎長,須發如銀,眼眸深邃若古井寒潭,周身縈繞著一縷縷紫色法則光焰,威勢迫人。

  李尋真。

  洞宇境后期修為!

  在太乙道門,李尋真的輩分和地位之高,僅此于鄧左,名副其實的一位活化石級老古董。

  “都還好好的。”

  翁濮道。

  只有活著的人質,才有價值。

  “觀主的轉世之身而已,就讓我們大動干戈,不得不做出完全的應對之策,這若傳出去,外界還不知該如何看待我們。”

  那渾身綴滿瓔珞配飾的絕色女子自嘲說道。

  她發髻高挽,風姿絕代,眼眸顧盼之間,卻自有睥睨眾生的威嚴。

  顧靈韻。

  洞宇境中期修為,也是太乙道門最年輕的一位洞宇境老祖。修行至今,僅僅只有九千余年。

  相比其他洞宇境界王動輒以萬年計算的年齡,顧靈韻的確稱得上年輕。

  值得一提的是,她是鄧左的關門弟子!

  雖然修為不如李尋真,但實力卻并不遜色!

  “靈韻,這可談不上丟臉,換做當世任何星界巨頭勢力,若遇到這樣的事情,怕是都會和我們一樣,不敢有絲毫怠慢。”

  水天寒眼神復雜,“畢竟,那是觀主的轉世之身!”

  一側的李尋真也微微頷首,輕嘆道:“若換做是巔峰時期的觀主……我們就是準備再充足,怕也和以卵擊石無疑。”

  越是像他們這些老輩人物,才越清楚當初最巔峰時的觀主,是何等恐怖的存在。

  “還好,他如今已不是從前的觀主,哪怕戰力再逆天,如今也僅僅只是一個踏足界王境不久的年輕人。”

  水天寒笑道,“并且,如今我們太乙道門,也早已和以往不同,這次又做了那般多準備,拿下一個轉世之身的觀主而已,當不在話下。”

  李尋真眸子閃動著異彩,道:“的確如此,這次若能將輪回奧義掌控在手,于我們太乙道門而言,絕對稱得上是一個萬古未有的機緣!”

  “我師尊若在,定也樂見這一幕發生。”

  顧靈韻輕笑道。

  正自說著,掌門翁濮忽地出聲:“三位老祖,他來了!”

  一句話,讓所有目光都看向那一道由巡天寶鑒所化的光幕。

  就見莽莽山河間,細雨朦朧如霧,一個俊逸出塵的年輕人負手于背,出現在山河之間。

  青袍飄曳,似游山玩水般悠閑。

  直似天上仙人臨塵。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