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二百六十一章 仙道劍陣圖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太乙道門。

  神曦垂落,瑞霞蒸騰,古老的群山間,亭臺樓閣鱗次櫛比。

  偶爾有仙鶴翩躚天穹中,灑下嘹亮的清啼。

  作為千機星界第一道統,名揚天下的一方星空巨頭,太乙道門底蘊之古老,可追隨到太古時期。

  宗門內,弟子數以萬計,高手云集。

  僅僅界王境存在,便有上百之眾!

  在世間修士眼中,太乙道門儼然就是當世最一流的修行圣地。

  一陣急促的鐘聲響起,打破了太乙道門的靜謐氛圍。

  神霄大殿。

  一眾大人物陸續抵達。

  掌教翁濮,早已等候在那。

  直至鐘聲沉寂,除了那些或在閉關、或早已外出游歷的大人物之外,宗門內各自執掌一方大權的界王境人物,都已到齊。

  其中,有四位歸一境、以及十三位同壽境!

  在星空巨頭勢力中,若論界王境的數量之多,當以太乙道門為最。

  并非是太乙道門有多超然。

  而是太乙道門招錄門徒和強者的條件,相對要寬松許多。

  尤其在招攬界王境強者時,開出的條件可以用優厚來形容。

  在星空深處,不乏一些界王境散修慕名而來,投身在太乙道門麾下。

  其他星空巨頭則不一樣,哪怕也會招攬一些界王境人物,一般也僅僅只當做供奉一類的角色對待。

  尤其是天祈星界的九天閣,在招錄門徒上最為苛刻。

  古來至今的歲月中,偌大門庭,一直只有上百人。

  但附庸在九天閣麾下的勢力和強者,則數不勝數。

  此時,匯聚在神霄大殿內的這些界王,皆是太乙道門的正統,位高權重。

  “掌教,今日將我等召集前來,莫非發生了什么大事?”

  一位仙風道骨的老者問道。

  眾人的目光都看向掌教翁濮。

  翁濮相貌清瘦,身著灰褐色羽衣。

  作為太乙道門掌教,他自身便是一位歸一境界王。

  只不過此時,他眉頭緊鎖,似遇到難題。

  “薛長老,你來說吧。”

  翁濮輕聲道。

  薛長衣深呼吸一口氣,從坐席上長身而起,目光環顧在座眾人,道:

  “觀主……回來了……”

  寥寥五個字,似有一種直抵人心的恐怖力量。

  在座眾人先是一怔,旋即齊齊色變。

  神霄大殿的氛圍,悄然沉悶壓抑下去。

  唯有薛長衣的聲音,在這死寂般的氛圍中響起。

  他把在化陽道庭的經歷和盤托出,沒有任何隱瞞。

  直至說到,觀主將在三天后前來太乙道門時,在場那些大人物們再也坐不住了。

  “那年輕人,真的是觀主?”

  有人難以置信。

  “不可能!一年前的時候,觀主在玄黃星界的轉世之身,還是一個皇者而已,怎可能一年不見,就變得如此可怕?”

  有人驚怒。

  “那孟長云,果然背叛了我們!”

  有人語氣森然。

  “一個轉世之身而已,卻要挾我們放人,他真當自己還是以前的觀主?”

  有人憤慨。

  神霄大殿內像炸開鍋般,嘩然四起,亂糟糟的。

那些見慣世事浮沉的老人,一個個失去  了往昔的從容和淡定。

  中央主座上,掌教翁濮冷眼看著這一切,內心也不禁暗嘆。

  這就是觀主的威勢。

  縱使已消失無垠歲月,縱使如今僅僅只是一個轉世之身。

  可當他出現,必引發大地震!

  看看在座那些老人,都早已看淡世事,可現在卻一個個慌了神!

  “掌教如何看待此事?”

  忽地,有人開口,問詢翁濮的意見。

  翁濮淡然道:“觀主早已不是以前的觀主,想要讓我們放人?那也得看看,他是否有這個能耐。”

  眾人眸光閃動,皆冷靜下來。

  “不錯,在我們的地盤上,便是洞宇境界王來了,也有死無生,跟遑論他一個轉世之身!”

  有人殺氣騰騰開口。

  “別忘了,他還身懷輪回之秘!”

  有人眸光灼熱,“此次他主動送上門,這可是千載難逢的好機會,絕不能讓他離開了!”

  眾人精神一振。

  輪回之秘!

  這等禁忌之力,牽扯到轉世重修的奧秘,更蘊藏著不可思議的玄機,想一想都讓人心動!

  “從‘飛仙禁區’橫空出世那一刻,時代早已變了,以前的星空深處,或許屬于他觀主一人獨領風騷,但以后,將是屬于羽化境人物的天下!”

  有人低語,“誰能盡早踏上羽化之路,誰……才是這個時代真正的主宰!”

  飛仙禁區。

  星空七大禁區之一。

  在古來至今的傳聞中,那里被視作成仙秘地!

  可這些終究是傳聞。

  在以前時候,沒有人當真。

  可在二十年前,飛仙禁區發生一場驚變,也是從那時候開始,有關羽化之路的消息,不脛而走,引發舉世矚目。

  作為星空巨頭勢力,太乙道門掌握著諸多不為人知的秘辛。

  其中,就有對飛仙禁區的記載!

  故而,他們很確定,飛仙禁區那一場劇變,和傳聞中那一條羽化之路有關!

  “的確,時代早已不一樣,不出意外,老祖宗會成為第一批踏足羽化境的存在!而這樣的境界,最巔峰時候的觀主也不曾達到!”

  有人露出憧憬之色。

  他口中的老祖宗,便是太乙道門那位輩分最為古老的傳奇人物——

  鄧左!

  “可惜,老祖宗如今不在宗門,否則,給觀主轉世之身天大的膽子,也斷不敢上門挑釁。”

  有人輕嘆。

  可這時候,薛長衣禁不住道:“觀主的轉世之身一劍之下,可輕松斬殺歸一境界王,他若是堵在咱們山門前,我們或許無懼,可總不能一輩子不出去吧?”

  “薛長老,你怕是被嚇破膽了吧?”

  有人嗤笑,“你且放心,倘若他敢出現,定讓他有去無回!”

  說話之人,一襲青甲,白發勝雪。

  若蘇奕在的話,一定會認出,此人便是青霄,那個曾在輪回萬道樹前,以箭矢射傷抬棺老鬼的那位強者!

  薛長衣沉默,臉色有些難看。

  嚇破膽?

  那是你們沒見識過觀主轉世之身的可怕!

  “薛長老所擔憂的,不無道理,畢竟此次的對手是觀主,哪怕是轉世之身,也必須當做頭等大敵對待。”

  掌教翁濮神色威嚴開口,“無論如何重視都不過分。”

眾人心  中一凜,皆齊齊點頭。

  人的名樹的影。

  在這星空深處,那些曾小覷和輕視過觀主的角色,下場幾乎都很慘!

  萬葉城。

  一座古老繁華的城池。

  從萬葉城出發,往北三千里之地,便是星空巨頭太乙道門盤踞之地。

  此時,在萬葉城一座客棧中。

  蘇奕指尖道光氤氳,如若墨汁般,在一張符紙上徐徐勾勒出一道奇異的圓環圖案。

  圓環形似蛇吞尾的形狀,呈現出周而復始、無始無終的神韻。

  一側,孟長云看到這一幅圖案時,憑生一種生生不息,不朽圓滿的感覺。

  蘇奕收起指尖,長吐一口濁氣。

  而后,就見那一道符紙忽地燃燒起來,而在虛空中,則映現出一道虛幻的光影門戶。

  很快,那虛幻的門戶之內,有著一道光雨涌現,勾勒出一道綽約纖秀的美麗身影。

  一襲羽裳,眉目如畫,眉心有著一道金色圖騰印記。

  赫然正是阿采!

  “咦,我正自奇怪,究竟是何人鐫刻‘不死神印’的秘紋,不曾想,竟是道友你。”

  當看到蘇奕,阿采不禁露出驚喜之色。

  孟長云則倒吸涼氣。

  他認出來了,眼前映現出的這位如若絕世仙子般的少女,乃是太乙道門所共奉的不死靈尊!

  在整個千機星界,不死靈尊的威名,幾乎無人不知!

  傳聞中,不死靈尊被視作不朽的化身,近乎于真正的永生不滅,宛如神明。

  在太乙道門,就是那些界王境存在,都對其敬重之極。

  可孟長云萬沒想到,觀主大人僅僅只是畫了一張符,竟把不死靈尊給召喚來了!

  “我這次要去太乙道門走一遭,故而提前跟你打聽一些事情。”

  蘇奕笑著開口。

  阿采眨巴了一下水靈靈的眸,忽地意識到什么,吃驚道:“難道道友你……真的是觀主的轉世之身?”

  “我上次不是跟你說過了嗎。”

  蘇奕有些好笑,“可看起來,你好像從來不信。”

  “這……”

  阿采愣住,美麗的俏臉變幻不定。

  許久,她撲哧一笑,道:“當局者迷,說的就是我了。”

  接下來的閑聊中,阿采終于明白了蘇奕此來太乙道門的目的,心中也不由一陣震驚。

  一個人,要劍指太乙道門?

  這也太強勢了!

  想了想,阿采秀眉微蹙,認真道:“道友,我不建議直接去和太乙道門開戰。”

  蘇奕挑眉道:“為何?”

  阿采道:“如今,鄧左那老牛鼻子雖然不在宗門,可還有三位洞宇境老家伙坐鎮。”

  “除此,前些年的時候,鄧左獲得一樁可遇不可求的大造化,疑似是一幅神秘的仙道劍陣圖,鄧左憑借這一幅秘圖,耗費了無數的神料,在太乙道門布設出一座絕世劍陣,據說能夠輕易斬殺洞宇境人物!”

  聽到這,孟長云一陣心驚肉跳,臉色都變了。

  蘇奕則露出感興趣之色,道:“一幅和仙道有關的劍陣圖?能否詳細說說?”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