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二百五十九章 懶坐云端 劍壓全場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煙塵彌散,孟長云摔在地上,灰頭土臉,狼狽不堪。

  “師侄,此去太乙道門,若你能洗心革面,痛改前非,或許還能挽回一線生機,這也正是大家愿意看到的。”

  鏡闕老祖俯視著孟長云,溫聲叮囑。

  眾人皆點了點頭。

  “你們如此殘忍的拋棄師叔,讓宗門上下如何看待你們?”

  猛地,遠處響起一道憤怒的大吼。

  一個魁梧戰袍男子沖來,滿臉鐵青,嘶聲道,“此事一出,外界又將如何看待我們化陽道庭?以后,誰還敢前來我們宗門拜師修行?”

  “連太上長老都被你們這般作踐,不怕宗門上下都寒心嗎?”

  一番話,讓場中騷動。

  那些大人物們皆臉色一沉,露出不悅之色。

  “掌嘴。”

  薛長衣冷冷道。

  鏡闕老祖一巴掌抽在戰袍男子臉上,打得他一屁股蹲坐在地,面龐紅腫。

  鏡闕老祖冷冷道:“行風,再敢多嘴,嚴懲不貸!”

  “我才不怕死!”

  戰袍男子擦掉唇角鮮血。

  “你……”

  鏡闕老祖眸子中冷芒一閃,正要說什么。

  一道淡然的聲音響起:

  “行了,這一場鬧劇該結束了,老孟,只要你點頭,我幫你殺了這些人。”

  這聲音杳渺飄忽,在天地間回蕩。

  眾人皆驚疑。

  而孟長云則露出苦澀之色,低聲道:“讓公子見笑了。”

  “何方鼠輩,竟敢擅自潛入我化陽道庭,還不滾出來?”

  那矮胖黃袍老者大喝,聲如雷霆,響徹天地。

  “就憑這句話,當誅。”

  那一道淡然的聲音再次響起。

  無聲無息地,一道劍氣憑空乍現,從矮胖黃袍老者頭頂插入。

  矮胖黃袍老者軀體崩滅,魂飛魄散。

  眾人皆驚,第一時間退避。

  那黃袍老者,乃是化陽道庭一位玄合境長老,僅次于界王。

  他修為雖入不了界王境人物的法眼,可要知道,在場不乏界王境大能,可卻都沒有察覺到,那一道劍氣如何出現的!

  “閣下是何人,為何要摻合我化陽道庭的事情?”

  溫知新臉色陰沉,抬頭看向云端。

  眾人下意識也看過去,就見天穹下方的一朵雪白祥云上,不知何時坐了一個青袍男子。

  他雙腿垂落祥云外,一手拎著酒壺,儀態愜意悠閑,清俊的面容,在天光下泛起一層超然出塵的光澤。

  正是蘇奕。

  眾人心中皆凜然。

  這里是云橋神山,他們化陽道庭的地盤,覆蓋著足足四十九重護山大陣。

  可現在,卻有人無聲息之間潛入,坐于云端之上!

  蘇奕沒有理會溫知新。

  他目光看向孟長云,溫聲道:“老孟,你可做出決斷?”

  到了此時,誰還能看不出,這青袍年輕人是為孟長云而來?

  “我……”

  孟長云剛要開口。

  一個老態龍鐘的白袍老者已冷哼出聲,道:“年輕人,不管你是誰,擅闖我化陽道庭,行兇殺人,未免也太放肆了吧?”

  說著,他猛地縱身而起,抬手朝蘇奕抓去,“給我下來!”

他看蘇奕恨不順眼,高高坐在云端上,俯視著他  們,再加上蘇奕之前隨手殺了那黃袍老者,已徹底激怒了他。

  白袍老者身上爆綻出恐怖的界王境威能,翻手之間,法則力量迸發,無比霸道。

  “蚍蜉而已,不自量力。”

  蘇奕眉頭微微搖頭,隨手一按。

  砰!!

  漫天光雨爆綻中,白袍老者沖過來的身影猛地一顫,而后像遭受神山轟砸,整個人倒射出去,狠狠地砸在原先佇足的位置,地面都砸出一個大坑,巖石迸濺。

  全場一寂,眾人皆被驚到,徹底變色。

  一位界王,竟不堪一擊?

  “先跪在那,等老孟做出決斷,再決定你的生死。”

  蘇奕隨口道。

  自始至終,他愜意坐在那,儀態慵懶自若。

  而眾人看向他的目光已徹底變了。

  “都不要再擅自出手!”

  溫知新沉聲提醒。

  善者不來,來者不善。

  一個年輕人敢堂而皇之地出現在他們化陽道庭,本就很反常。

  而當看到擁有同壽境修為的白袍老者,都被一掌鎮壓在地,誰還能不清楚,這年輕人是個極可怕的角色?

  這一刻,鏡闕老祖都不禁瞇了瞇眼睛,神色明滅不定。

  “孟師叔,此人莫非是你請來的幫手?”

  溫知新看向孟長云。

  孟長云沒有理會。

  他喟嘆一嘆,似做出了決斷,低頭朝蘇奕行禮道:“公子,小老不欲和這些人計較。”

  少年時,他就在化陽道庭修行,能夠擁有今天的成就,和宗門的栽培分不開。

  縱使他滿腔的憤怒和失望,可也不忍心讓此地血流成河。

  不管如何,這里于他而言,就如故鄉。

  宗門上下,還有許多他所在意的人!

  蘇奕點了點頭。

  孟長云的抉擇,雖然出人意料,但也在情理之中。

  “不欲計較?師侄,你一個叛徒,有什么資格和我們計較?”

  這一刻,鏡闕老祖忍不住冷冷開口。

  說話時,他一指云層上的蘇奕,“憑這個年輕人嗎?可本座保證,他今天注定走不出此地!”

  聲音殺機縈繞,震天動地。

  孟長云面無表情道:“師伯,勸你莫要自誤,若讓我家公子不悅,不止你會沒命,在場其他人也會受到牽累!”

  眾人錯愕,都差點不敢相信自己耳朵。

  鏡闕老祖臉色都陰沉下來,道:“那我可真想見識見識!”

  他袖袍一甩,一口明晃晃的道劍沖霄而起,朝蘇奕斬去。

  劍氣如烈日耀眼,劍意貫沖十方!

  那歸一境層次的力量,讓在場許多人驚艷,為之振奮。

  可旋即,他們臉上的亢奮便凝固住。

  就見祥云之上,蘇奕隨意屈指一敲。

  似仙人輕叩天門。

  那一道煌煌如日的劍氣,頓時像被打中七寸的蛇,轟然崩碎。

  全場皆驚,響起一陣倒吸涼氣的聲音。

  所有人毛骨悚然。

  在化陽道庭,擁有歸一境修為的鏡闕老祖,已是最巔峰的戰力,擱在整個千機星界,也是界王境層次的中流砥柱!

  可現在,他斬出的一劍,卻被彈指擊破,誰能不驚?

  “你也試試我這一劍。”

  蘇奕漫不經心一揮手。

  虛空裂開一道痕跡。

  一道劍氣憑空一閃,便消失不見。

  就在眾人一頭霧水時,鏡闕老祖忽地驚愕出聲:“你……你……”

  聲音斷斷續續。

  眾人駭然看到,鏡闕老祖的眉心之地,忽地裂開一道縫隙。

  緊跟著,那一道裂縫順著鼻梁、下巴、咽喉、胸腔蔓延而下。

  整個人如一張紙般,被分成兩半!

  那被斬成兩半的軀體,隨之炸開,化作漫天灰燼飄灑。

  一位歸一境界王,就此斃命!

  自始至終,他甚至都來不及抵擋,就被一劍斬殺!

  那詭異恐怖的一幕,讓所有人亡魂大冒,徹底被嚇到。

  打破腦袋,也沒人能想到,鏡闕老祖這等存在,會敗得如此快,如此不堪!

  掌門溫知新都呆滯在那,面如土色。

  這年輕人究竟是誰?

  其實力為何會如此恐怖?

  “我已提醒過師伯,不要自誤,可您偏偏不聽。”

  孟長云輕語,“何苦呢。”

  氣氛壓抑死寂。

  恐懼的情緒,如山崩海嘯般在所有大人物心中蔓延。

  一些人的軀體更是不受控制地瑟瑟發抖。

  尤其是那之前被蘇奕鎮壓在地的白袍老者,衣裳都被冷汗浸透,心神顫栗。

  他終于意識到,剛才沒死,是何等慶幸的一件事!

  “公子,我們走吧。”

  孟長云不想再待下去。

  他這輩子也不想再回到這片傷心地。

  哀莫大于心死,大抵如此。

  沒有人敢吭聲阻止。

  在宗門中,鏡闕老祖這等存在,已是最頂尖的戰力。

  可卻在一劍之間被斬殺當場。

  這讓誰敢阻止?

  “稍等。”

  蘇奕目光忽地看向薛長衣。

  薛長衣剛才一直很沉默,斂眉低目,顯得無比低調,似生恐被蘇奕看到。

  可此時,當察覺到蘇奕的目光看過來,他渾身一哆嗦,猛地叫道:

  “你想干什么?!”

  他一副受驚的惶恐樣子,扭頭對溫知新大喝道,“還愣著做什么,我若死了,你們化陽道庭難逃其咎!”

  溫知新臉色一變。

  的確,若讓來自太乙道門的一位長老死在這里,注定將承受來自太乙道門的怒火!

  這一剎,溫知新似抓住救命稻草般,看著孟長云,苦澀道,“孟師叔,能否勸勸那位前輩,就此止手?我們化陽道庭……可承受不住這樣的后果啊!”

  全場死寂。

  誰都沒想到,掌門會在此時此刻向孟長云求助!

  可仔細一想,卻不得不承認,掌門此舉才是最正確的,只要能讓孟長云點頭,這一場殺劫,或許就能就此止住!

  孟長云怔住了,感到說不出的荒謬和悲涼。

  之前,這些同門斥責自己為叛徒,一個個恨不得親自把自己扭送到太乙道門領賞。

  自己沒有計較,都已夠容忍,可誰曾想,他們此時此刻卻跟自己求助,要自己幫太乙道門的人化解紛爭。

  這簡直滑天下之大稽!

  見到這一幕,蘇奕也不禁一陣搖頭。

  幫太乙道門對付孟長云時,絕不手軟。

  現在,還想讓孟長云幫太乙道門的人化解災劫,這樣的宗門,何其可悲!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