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二百五十六章 羽化之路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戲法師驚得頭皮發麻,眼珠子差點掉出來。

  一口道劍的虛影而已,卻鎮壓這片天地,讓“焚仙尺”都瑟瑟發抖?

  焚仙尺乃是一件禁忌秘寶!

  當初,戲法師在神幻天國苦苦尋覓不知多少年,才終于勘破一樁大玄機,從那座道場中央的祭壇之下,把此寶挖了出來。

  按照他推測,這焚仙尺極可能是一件真正的仙兵,威能強大到無法想象的地步。

  雖然,此寶之上有許多裂痕,但一擊之下,依舊可焚滅日月星辰,可煉化一方大界!

  不過,當初就是因為要煉化這件寶物,才讓戲法師被困在這神幻天國,直至如今也無法脫困。

  原因很簡單,這神幻天國就好比一座囚籠,為的就是鎮壓這一件焚仙尺。

  而戲法師雖然將此寶煉化,據為己有,可也遭受牽累,被神幻天國的天地規則困住!

  除非他能打破這神幻天國的規則力量,亦或者放棄焚仙尺。

  否則,此生都不可能從這一處神幻天國脫身。

  然而現在,焚仙尺這件疑似仙兵的寶物,卻在瑟瑟發抖,被那一口道劍的虛影震懾,這讓戲法師如何不驚?

  還不等他回神——

  遠處虛空中,九獄劍虛影輕輕一劃。

  熟悉的一幕,出現在蘇奕視野中,那一把焚仙尺像餐桌上肥美的肉塊般,被切割成一塊塊,而后被九獄劍虛影盡數吞噬。

  恰似長鯨吞水。

  蘇奕不禁輕嘆,感到很遺憾。

  根本不用懷疑,那把火紅的玉尺極為神異和恐怖,不弱于被鎮壓在仙隕禁區混沌海深處的那一把“神劫戰矛”!

  畢竟,能夠引起九獄劍主動捕食,豈可能是尋常寶貝?

  像那“神劫戰矛”,就是屬于幻之紀元的一件神器,曾被秦沖虛掌控,引來一場浩劫,一舉重創玄黃星界的周天規則。

  由此,也可以推斷出,由戲法師掌控的火紅玉尺,是何等恐怖!

  可讓蘇奕遺憾的也在這里。

  寶貝再逆天,當看到被九獄劍當做食物吃掉時,難免讓人心疼啊……

  遠處虛空中,戲法師咳出一大口血。

  焚天尺遭難,讓他也遭受到反噬,受到嚴重沖擊,整個人渾身顫抖,臉色煞白。

  “都沒了……都沒了……”

  戲法師雙目失神,似乎承受不住這等打擊,快要崩潰。

  當初,他為了尋覓焚仙尺,苦苦尋覓了許久,為了煉化此寶,更付出不知多少心血和代價。

  甚至,也因為此寶,讓他被困在這神幻天國不知多少年!

  可現在,這件被他視若性命的仙兵,卻像食物一般被吞掉了……

  這打擊太大。

  讓戲法師簡直比死了父母還難受。

  畢竟,付出了漫長的歲月和心血為代價,誰能想到,有朝一日,會一口道劍輕而易舉吃掉?

  “我要殺了你,殺了你——!!”

  猛地,戲法師眼睛充血,怒發沖冠,發出震天的嘶吼。

  他氣息狂暴,橫移虛空,朝蘇奕殺去。

  蘇奕微微搖頭。

  他看得出,戲法師的心態崩了。

  沒有再留手,蘇奕揮劍與之廝殺。

  僅僅須臾間,戲法師便負傷累累,渾身被鮮血染紅。最終,一道輪回劍影垂落,將戲法師徹底鎮壓在地,軀體都碎裂,披頭散發,凄慘無比。

  “告訴我,當鋪老板在哪里,我給你個痛快。”

  蘇奕走上前,俯視著對方。

  戲法師仰天大笑,眼神涌動著癲狂之意,道:“你可知道,為何我以戲法師自稱?”

  蘇奕眉頭微挑。

  就見戲法師笑容恣肆張揚,道:“人生如戲,生死無常,永遠讓人猜不透,才是戲法師的拿手好戲!”

  “就像現在,你以為眼前所見,是真正的我?”

  聲音還在回蕩,戲法師的軀體忽地碎裂,化作無數細碎的血色光雨飄灑。

  而在極遠處虛空中,映現出一道透明般虛幻的影子。

  赫然是戲法師!

  他遠遠望著蘇奕,語氣平靜淡漠,“你執掌輪回,又毀我至寶,三年之內,當我本體歸來時,再給你玩一出好戲!”

  而后,他這一道虛幻般的影子像泡沫似的,眨眼間消失得一干二凈。

  “一具分身而已,還故弄玄虛,著實可笑。”

  蘇奕很是鄙夷。

  戲法師的道行的確很恐怖,所掌握的大道法則,也堪稱詭異之極。

  但,萬變不離其宗,所謂戲法,核心無非是幻術罷了。

  若之前的一切,真的只是一場如夢泡影的戲法,他戲法師何至于會那般癲狂?

  連心態都差點崩了?

  原因很簡單,他受到的打擊太嚴重,損失也太大!

  不止是被滅掉了一具分身,連那件堪稱禁忌的火紅玉尺,也被吞噬掉。

  自然地,之前才會那般氣急敗壞。

  “三年之內,他的本體會歸來?”

  蘇奕沉吟。

  戲法師這句話,讓他想起了兩個人。

  一個是那一塊手骨的主人“珞瑤”。

  一個是那來歷神秘的女槍客!

  兩者皆曾言,三年內會歸來。

  并且,女槍客曾專門提醒,三年之內,那消失萬古歲月的域外戰場,也會重啟。

  一場被稱作“接引之戰”的風波,屆時就會在域外戰場上演。

  若能把握住,就能真正從這個時代超脫!

  這些事情,早引起蘇奕注意。

  除此,女槍客還曾點破,那手骨的主人珞瑤,不屬于東玄域,也不屬于這個時代!

  而現在,戲法師的分身臨死前,竟也說他的本尊會在三年內歸來,這讓蘇奕焉能不留意?

  三年之內,域外戰場會重啟,而像珞瑤、女槍客、戲法師這些來歷神秘的家伙,也會陸續出現!

  這一切,究竟意味著什么?

  難道這東玄域,將要變天了?

  蘇奕沉思許久,搖了搖頭,不再多想。

  他邁步來到戲法師分身隕落之地,這里遺留一塊金色玉簡。

  之前,戲法師曾說,此物名喚“列仙遺秘”,記載著有關神幻天國有關的一切秘密。

  諸如列仙之秘、蓬萊之秘等等。

  可當蘇奕將神識探入其中,卻愕然發現,玉簡一片空白,什么都沒記載。

  “這老騙子,死一百次都不冤。”

  蘇奕嘀咕了一聲。

  很快,他眉頭就皺起,那女瘋子究竟在何處,難道……真的已經遭遇不測?

  蘇奕沉默片刻,取出那塊緋色玉佩,重新進入那座恢弘巍峨的宮殿,仔細尋找。

  可最終一無所獲。

  蘇奕不甘心,走出宮殿后,又前往其他地方尋找。

  一炷香后。

  蘇奕重新返回,來到宮殿前的那座道場附近。

  道場占地千丈,內蘊大玄機,一步一天地,分布著不知多少曾湮滅在過往歲月中的秘境世界。

  而在道場中央,矗立著一座祭壇。

  祭壇上空,是一道時空門戶,那是離開神幻天國的出口。

  蘇奕凝視那座祭壇,靜心感應。

  最終,僅僅在祭壇底部位置,勘破一處秘紋所記載的一番話:

  “老祖說,有未知的禁忌力量,斬斷了羽化飛升的仙途,自此以后,仙界歸仙界,人間歸人間,絕地天通,舉世再無仙。”

  “老祖泄露天機,暴斃而亡。”

  “自此,我蓬萊仙島,再無人間仙。”

  “之后的歲月,果然應驗了老祖的預測,再沒有人踏上舉霞飛升的仙途。”

  “羽化之路,就此湮滅于世。”

  “而我蓬萊仙島一脈,因老祖當年泄露天機,遭受不可測的詭異詛咒,一夜之間,淪為廢墟……”

  “吾乃佩萊一脈第四十九任掌教‘樸虛子’,性命垂危之際,留鎮派仙寶焚仙尺于此,以待此寶重現天日,可讓道統延續,薪火相傳。”

  當洞察到這一番話,蘇奕不禁怔住,心生波瀾。

  原來,在某一段未知的歲月,世間有人間仙!

  原來,那一條羽化登天的仙途,真的存在!

  原來,之前那頭老龜載著自己遨游的碧游海上,的確有一個名叫蓬萊仙島的宗門!

  原來,曾經有一種未知的禁忌力量,斬斷了羽化登仙之路,自此以后,絕地天通,仙界與人間,就此隔絕!

  原來,在登天之路和仙道之路中間,的確還有一條道途,名喚“羽化之路”!

  這一個個真相,揭開了蘇奕心中諸多的謎團和困惑。

  讓他豁然開朗。

  登天成仙?

  不,應該是舉霞飛升,羽化成仙!

  “蓬萊仙島的那位老祖,明顯是一位人間仙,可卻因為泄露天機,暴斃而亡!”

  “是有人要故意抹去世間一切和羽化成仙的事情?”

  “還是因為在那時候,不允許人間有仙,故而讓那位老祖遭難而亡?”

  “竟然有某種未知的力量,斬斷了羽化成仙之路,這其中又藏著何等禁忌的玄機和隱情?”

  ……蘇奕陷入思忖中。

  最終,他搖了搖頭。

  線索太少,這些謎團注定得不到答案。

  “或許,等那塊手骨的主人“珞瑤”歸來時,能夠從她口中得到這些答案。”

  蘇奕暗道,“或許,也能從女槍客那里問出一些玄機,不過,前提是在同等境界的對決中,先把她打敗。”

  思忖時,蘇奕也終于明白。

  之前,戲法師所動用的那一柄火紅玉尺,名喚焚仙尺,乃是蓬萊仙島一脈的鎮派至寶。

  并且此寶內,還有蓬萊仙島一脈的傳承!

  想到這,蘇奕內心都不禁有些隱隱作痛,第一次對九獄劍產生一絲埋怨。

  這破劍,尋常時候沉寂不動,一遇到了不得的好寶貝,就控制不住自己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