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二百五十五章 終結過往 戲法成空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天誅殿內,分布著神幻天國第一殺陣。

  過往歲月中,紅袍蓮冠男子曾推演過無數次。

  最終的出一個結論——

  此陣足可斬殺列仙之下一切敵!

  然而現在,不到一刻鐘的時間,此陣卻被毀掉。

  并且,是毀在一個同壽境界王手中。

  這讓紅袍蓮冠男子都差點懵掉,內心徹底無法淡定。

  “你……如何做到的?”

  他禁不住問。

  他實在好奇,感到無比費解。

  “你試試就知道了。”

  大殿內,蘇奕邁步走了出來。

  他峻拔的身影上,有沛然的劍意在涌動。

  之前,斬殺三十六個羽化登仙者的意志力量,也讓他的修為從同壽境初期,連續突破,最終邁入同壽境后期!

  修為的暴漲,也讓蘇奕實力發生驚人的蛻變。

  尤其是自身大道混洞內,混沌地內仙光氤氳,如若混沌樹般的天地根上,烙印著諸般大道奧義的本源痕跡。

  天地根,被視作是登天三境至強的大道根基。

  玄而又玄,玄牝之門,谷神不死,是謂天地根。

  一些洞宇境界王,都不見得能夠在大道混洞內筑就天地根,而蘇奕的天地根上,已開始烙印其自身的大道奧義。

  這是一種新的蛻變。

  意味著隨著他修為精進,天地根上的大道奧義也會像樹木一樣成長,開枝散葉,扶搖參天!

  而現在,隨著修為突破,實力蛻變,蘇奕心生強烈的斗志,要稱量一下這戲法師的強弱!

  “且慢。”

  紅袍蓮冠男子身影憑空一閃,退到了遠處虛空,皺眉道,“你我有緣在此相見,為何不能合作,而非要打打殺殺?”

  蘇奕直接無視,一劍橫空斬出,其勢如電,快若飛光。

  紅袍蓮冠男子身影爆碎,化作血光飄灑。

  可下一刻,他身影就在另一側虛空出現。

  只不過那張俊秀的臉龐上,已盡是濃郁森然的殺機。

  “敬酒不吃吃罰酒,簡直和當年那名叫沈牧的狂徒一模一樣!”

  聲音響起時,他雙袖鼓蕩,十指結印,當空一砸。

  似仙神擂動天鼓。

  虛空裂開,天地忽地墜入永夜,無數星辰像火把般,點綴在黑暗的天幕之上。

  而紅袍蓮冠男子,則搖身化作一尊魔神。

  身高足有百丈,眸似日月,腳踏黑云,軀體如青銅汁液澆筑,肌膚上魔焰洶涌。

  而在他手中,則握著一把雪亮的戰戟,繚繞劫光。

  蘇奕頓時露出異色。

  無疑,這是戲法師施展秘術,重塑了以往歲月中曾發生的一幕,而戲法師自身,化作了這一幕中的主角——

  一位威能恐怖的神魔!

  “黑暗為幕,加持吾身,繁星為引,為吾所驅!”

  虛空中,戲法師手中戰戟一抖,牽引著漫天星辰,當空朝蘇奕斬去。

  蘇奕凌空而起,與之硬撼。

  劍氣迸發,輪回光影橫空,轟碎漫天星辰,和那一桿戰戟碰撞在一起。

  鐺!!!

  恐怖的毀滅威能,從兩者之間擴散。

  肉眼可見,隨著輪回的力量擴散,這片黑暗天幕驟然坍塌一大片,虛空中有一顆顆星辰墜落。

  戲法師所化的魔神身影一個踉蹌,倒退數步。

  “終結過往?這……難道是輪回之力!?”

  戲法師震驚。

  還不等他反應,蘇奕已揮劍斬來。

  轟隆!

  僅僅幾個眨眼間,這片黑暗天幕便四分五裂,漫天星辰崩壞消弭。

  而足有百丈高宛如魔神般的戲法師,則像一道泡影般,轟然破碎。

  光雨飛灑中,天地恢復如初。

  而在遠處虛空,重新映現出一襲紅袍、頭戴蓮冠的戲法師身影。

  “我明白了,原來真的是輪回!!”

  戲法師輕語,眸光駭人,“怪不得你可以殺出碧游海,擊碎那消逝在過往歲月中的神兵,甚至……連那些舉霞飛升者的意志力量,都奈何不得你……”

  他明白了。

  一切,都因為輪回!

  可終結過去,磨滅消逝在過往的力量!

  “現在才明白,不覺得太晚了?”

  蘇奕揮劍再次殺來。

  幽暗神秘的光影,在劍氣中衍化出六道輪回,遮天蔽日,直似要把這天地斬斷,打入輪回!

  “去!”

  戲法師舌綻春雷。

  下一刻,一片凈土世界映現,梵光浩瀚,禪音如雷。

  一位位尊者、菩薩、羅漢如若從神圣中走出,身綻萬丈寶光,一起朝蘇奕殺過去。

  而戲法師則化作一尊腳踏十二品蓮臺的佛陀,寶相莊嚴,雙手結印,朝蘇奕鎮去。

  那等一幕,無疑太恐怖。

  直似諸佛問世,要蕩滅世間一切魔!

  蘇奕都不禁感慨,這戲法師掌握的大道法則力量,的確很不可思議,能夠重塑過往中消逝的力量,在今世重新演繹。

  真真假假,虛實相生!

  這并非不堪一擊的幻術,而是被重塑出的真實力量,故而才會顯得恐怖無邊。

  就像眼前呈現的這一片諸佛出征的景象,是過往歲月中真實發生過的事情,只不過如今被戲法師動用力量,重塑了出來。

  面對這等殺劫,縱使換做當世那些洞宇境人物,都注定難以抗衡!

  蘇奕捫心自問,若非執掌輪回奧義,以他如今的實力,要戰勝戲法師的話,注定很難!

  這家伙道行深不可測,且執掌的大道詭異無比,絕對是蘇奕今世修行以來,所遇到的最強的一個對手。

  幸好,輪回奧義天生克制戲法師所掌握的力量!

  心念轉動間,蘇奕已揮劍出擊。

  劍氣縱橫呼嘯,將這一片宛如佛國般的天地都撕裂。

  那一位位尊者、菩薩、羅漢之輩,皆被輪回的力量磨滅,就此消散。

  最后,戲法師所化的佛陀,都隨之四分五裂。

  漫天光雨飄灑。

  虛空中,一襲紅袍,頭戴蓮冠的戲法師踉蹌倒退。

  他所施展的詭異秘術,連續兩次被蘇奕擊潰,讓他也負傷,俊秀的臉龐都蒼白三分!

  “按照諸神契約,世間根本無人能夠再演輪回,為何你能掌控此道?”

  戲法師徹底無法淡定,又驚又怒。

  “我也很好奇,為何諸神要制訂契約,不允許輪回重演。”

  蘇奕道,“你可知道為什么?”

  戲法師冷冷道:“這是諸神的意志,何須緣由?”

蘇奕哦了  一聲,道:“你口中的諸神,又是誰?”

  戲法師沉默了。

  “你也不知道?”

  蘇奕臉上露出一絲失望。

  戲法師冷哼,一字一頓道:

  “諸神,代表著無上的秩序和鐵律。”

  “諸神的意志,貫穿過去、今世、未來!”

  “諸神的力量,凌駕于不同的時代和紀元之上!”

  “諸神所制訂的契約,又豈是隨便誰能揣度?”

  聲如洪鐘大呂,響徹天地。

  蘇奕卻一聲哂笑,道:“什么諸神,若阻我道途,必讓他們煙消云散!”

  戲法師憑生荒謬之感,這家伙,竟敢這般褻瀆諸神,是真的什么不懂嗎?

  就見蘇奕自語道:“我輩修士,自當遇神殺神,遇佛殺佛,若無此氣魄,還談什么修行,求什么大道?”

  說話時,他袖袍鼓蕩,持劍殺出。

  大戰再度上演。

  戲法師施展秘術,不斷重塑過往歲月中的景象。

  就宛如戲法般,讓過往歲月中的蓋世強者重現,讓消散在歷史長河中的絕世大兇重臨……

  可任憑他千變萬化,在輪回的力量之下,皆被磨滅!

  很快,戲法師就負傷嚴重,臉色愈發蒼白。

  “去!”

  蘇奕驀地一聲輕喝,一座輪回奧義所化的劍山鎮壓而去。

  戲法師眸子中泛起狠色,道:“真以為,本座就這點能耐?”

  他掌指一翻,一把火紅如燃的玉尺浮現,隨手一擊之下,蘇奕斬出的劍山,驟然四分五裂。

  神輝肆虐,虛空紊亂。

  那恐怖的力量,震得蘇奕身影一個踉蹌,倒退出去。

  他眼眸悄然一凝。

  那把火紅玉尺的氣息,極端恐怖,烙印著奇異扭曲的秘紋,壓迫得這片天地搖晃,虛空都有被焚煉的跡象。

  也就在此時,遠處那座道場中央,寂靜不動的道壇猛地產生轟鳴。

  頓時,這片天地中,涌現出飛仙光雨,一道道充斥莫大威能的秩序力量,轟然垂落。

  而這一切,竟是為了壓制那一把火紅玉尺的力量!

  戲法師明顯吃力,承受著難以想象的壓力,唇角都在淌血。

  可他明顯豁出去,不顧一切催動那一柄火紅玉尺。

  他眼神瘋狂般遙遙看著蘇奕,唇邊泛起殘忍的弧度,道:“只要能殺了你,奪得輪回奧義,便是付出一些代價又何妨?”

  他揮動火紅玉尺,破空殺來。

  那一瞬,天地一片火紅,明耀刺目。

  連那虛空中垂落的飛仙光雨和秩序力量,都被沖破,無法阻止戲法師!

  這一切,襯得他手中那柄火紅玉尺愈發恐怖,簡直就像一件禁忌神器般,有毀天滅地之威。

  面對這一幕,蘇奕眸子中卻泛起一絲惋惜和遺憾。

  下一刻,一道蒼茫的劍吟轟然響徹。

  九獄劍的虛影橫空而出。

  就像迫不及待飽餐一頓般,劍吟激昂,劍威恐怖。

  這片天地被徹底壓制。

  那些飛仙光雨和秩序力量,皆陷入死寂般的停滯狀態。

  戲法師暴殺而來的身影,猛地僵硬在那。

  而他手中的火紅玉尺,則在瑟瑟發抖、哀鳴亂顫!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