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二百五十二章 一步一天地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那一把斷劍,腐朽殘破,幾如破銅爛鐵。

  可當它發威時,卻凌厲到極致,霸道無匹!

  就如之前那一擊,已堪比洞宇境界王的威能。

  砰!!

  又是一道悶響。

  蘇奕和玄黃造化藤所變的滕盾再次被劈飛出去,顯得頗為狼狽。

  可這把斷劍不依不饒,又一次斬來。

  “哼!”

  蘇奕眸子中泛起冷冽光澤。

  滕盾直接化作道劍,被他掌控在手,以飛光法則揮劍斬出。

  明明是被迫還擊。

  可在飛光法則的力量加持下,卻讓蘇奕這一劍快到不可思議的地步,后發先至,斬在那一把短劍上。

  鐺!!!

  震耳欲聾的爆鳴聲中,蘇奕身影踉蹌,又一次被震退。

  “這斷劍的力量……竟似是烙印著屬于仙道的威能……”

  蘇奕眼眸微凝。

  根本不等他多想,斷劍再次斬來。

  幾個呼吸間,就連續震退蘇奕十多次,每一次,都震得蘇奕氣血翻騰。

  但很快,隨著蘇奕動用輪回奧義施展劍道力量,不可思議的一幕出現了。

  在那如若六道輪回般的劍影籠罩下,那一口斷劍似遇到了克星般,驟然被鎮壓!

  它劇烈哀鳴,本就腐朽不堪的劍身,幾個眨眼間就被磨滅,徹底崩散消失。

  這樣的變化,讓蘇奕都不禁意外。

  輪回奧義,竟能克制這等蘊積著仙道威能的兵刃?

  遠處溝壑深處,雷霆般的轟震聲接連響徹。

  而后,就見十多道寶物沖霄而出。

  有道印、拂塵、寶瓶、缽盂等等。

  氣息皆恐怖無比,彌漫著仙道威能,可那些寶物皆殘破不堪,烙印著腐朽的痕跡。

  和之前那一口斷劍相似。

  這些寶物呼嘯而出,直接朝蘇奕殺去。

  不過,蘇奕已不像最初時硬拼,直接動用輪回奧義,玄黃造化藤所化的道劍之上,六道輪回浮沉,光影如幻,神秘而令人心悸。

  那十多種寶物皆遭受鎮壓,劇烈哀鳴。

  眨眼間而已,就被輪回的力量磨滅!

  “過去的,都注定被終結,縱使被喚醒,也不過是曇花一現,如幻泡影。”

  蘇奕明白了。

  這些腐朽殘碎的寶物,應當和那老龜一樣,被人用秘法喚醒,故而才會顯露出那等恐怖的威能。

  可在輪回力量面前,這一切都將被終結!

  畢竟,過去的都已流逝,成為歲月下的腐朽之物!

  “以秘術來喚醒此地所遺留的一切,從而衍化出往昔之景,這就是那戲法師的力量?”

  蘇奕若有所思。

  何謂戲法?

  以假亂真,虛實相生!

  那老虬龍的主人,號稱仙之后裔,身懷仙之血脈,執掌仙術,可為何會被當鋪老板稱作戲法師?

  答案不言而喻,這家伙掌握的力量,能夠喚醒這神幻天國中所遺留的古老力量!

  無論是那頭老龜,還是那些殘碎腐朽的寶物,皆成了戲法師手中的道具!

  想到這,蘇奕目光一掃四周,縱身而起,揮劍斬十方。

  轟隆!

輪回奧義如若黃昏般,隨著劍氣降臨天地間  ,六道虛影交錯,似要把天地拖拽進去。

  剎那間,這方冷寂荒蕪的天地,再度崩碎坍塌。

  而蘇奕眼前的景象,再次發生變化。

  視野中看到的,是一座巍峨古老的殿宇,擎天而立,直似仙神居住之所。

  而在那座殿宇前,是一座道場。

  道場內,仙霞氤氳、霧靄裊娜。

  中央位置,矗立著一座古老的祭壇。

  而蘇奕,就立在這座祭壇不遠處。

  蘇奕目光一掃道場四周,不由動容。

  這座道場,蘊藏大玄機!

  “九宮、八卦、七星、六合、五行、四象、三才、兩儀、一元……九九衍生,周而復始。”

  “在這座道場,稍微挪動一步,便會進入一重天地!”

  “所謂一步一天地,當如是。”

  蘇奕徹底明白。

  之前無論是自己所見到的碧游海,還是之后見到的那片殘破荒蕪天地,皆是這座道場的力量所化!

  那并非幻象,而是真正存在的天地。

  唯有打破了,才能從中脫身。

  “一花一世界,一葉一菩提,這座道場看似不足千丈范圍,可卻囊括著諸多秘境地帶,如海市蜃樓般,虛實相生,真真假假,布設這座道場的人,堪稱禁陣一道的大才。”

  蘇奕暗道。

  他佇足在那沒動,抬眼看向不遠處的祭壇。

  那座祭壇彌漫著古老滄桑的歲月氣息,四周鐫刻著花鳥蟲魚、天經地緯等圖騰。

  祭壇上方,涌動著一個漩渦似的時空門戶。

  無疑,這一道門戶通往外界,和冥羅星海相連!

  “看來,之前時候,自己就是從這座祭壇上方走出,在毫無察覺之下,被困在了這座道場內的秘境中。”

  蘇奕徹底明白過來。

  這一刻,他忽地有一種沖動,想去這道場中所有的秘境中走一遍,去看看是否能尋覓到和列仙有關的線索。

  可最終,蘇奕忍住了。

  他這次是為營救當鋪老板而來,要先解決這件正事。

  蘇奕抬眼看向遠處。

  那座巍峨的殿宇,仿似仙神的居所,恢弘神圣,沐浴在如霧靄般的仙氣之中。

  遠遠看著,便讓人感到渺小,心生震撼。

  沒有遲疑,蘇奕運轉輪回奧義,身影憑空而起,朝遠處的殿宇掠去。

  直至抵達那座巍峨殿宇前,蘇奕忽地頓足,飄然落地。

  他察覺到,這座巍峨殿宇四周,覆蓋著極端恐怖的規則力量,若是憑空飛過去,會第一時間遭受鎮壓!

  換而言之,要前往這座殿宇,只能步行。

  蘇奕想了想,取出當鋪老板的緋紅玉佩,而后徑自拾階而上。

  沓沓沓……

  天地俱寂,四野無聲,只有蘇奕那輕盈的腳步聲,在宮殿前的石階上悄然回蕩。

  每一層石階,皆由一種雪白晶瑩的秘玉煉制而成,雕刻著一幅幅地獄般的圖案。

  有尸山血海、白骨如林、有兇神惡煞、妖魔鬼怪,也有許許多多觸目驚心的血腥景象。

  雖然那些圖案在歲月侵蝕下都已變得模糊,可依舊顯得栩栩如生!

  蘇奕憑生一種感觸,行走在這石階之上,就如把煉獄踩在腳下,步步登天!

“這殿宇的主人  ,氣魄倒是不小。”

  蘇奕思忖時,已來到石階盡頭的宮殿大門前。

  大門內,癱坐著一道倩影。

  她身上染血,披頭散發,背對著大門外。

  當蘇奕出現,這女子似有察覺般,艱難地扭過頭,她的模樣頓時映入蘇奕眼簾。

  她五官生的極美,清艷絕俗、明眸皓齒,肌膚如雪般晶瑩剔透,嬌軀曲線起伏。

  只是,她明顯負傷嚴重,臉龐蒼白,明眸黯然,鮮紅的唇都失去血色。

  蘇奕眼眸驟然一瞇,這女人赫然是當鋪老板,那個秉性凜冽如刀,脾氣霸道驕橫的瘋女人!

  “你……你是……”

  女子開口,聲音虛弱,眼神帶著困惑。

  蘇奕一聲輕嘆,走上前,掌指如劍,輕輕一抹。

  女子人頭滾落。

  這一幕若被老朝奉看到,怕非驚壞不可。

  但旋即,不可思議的一幕出現。

  女子滾落的人頭和軀體,砰的一聲化作一片煙霞消失不見,原地只留下一張燃燒的秘符,很快就化作一地灰燼。

  “這都瞞不過你?”

  大殿內,響起一道驚訝的聲音。

  就見一個身著火紅長袍的男子,端坐在宮殿中央處的一張寶座上。

  他頭戴一頂蓮冠,容貌俊秀如少年,瀟灑倜儻,唯有一對眼眸中涌動著濃得化不開的歲月滄桑氣息。

  此時,他翹著二郎腿,一手撐著下巴,看著大殿門口處的蘇奕,臉上浮現一抹驚訝。

  “你能把那瘋女人的模樣、神態皆重現出來,但唯獨缺少了一股神韻,畫皮畫骨難畫心,便是如此。”

  蘇奕把玩著手中的緋紅色玉佩,“更何況,我手中有她的玉佩,之前時候,可根本沒有感應到一絲反應。”

  “看來,這次可著實是獻丑了。”

  紅袍蓮冠男子自嘲似的摸了摸鼻子。

  說話時,他從寶座上起身。

  這一瞬,一股無形的威勢隨之彌漫這座大殿,也襯得那紅袍蓮冠男子威勢極為睥睨和傲岸。

  他眼眸幽邃,像一對漩渦似的看著蘇奕,輕語道:“那老虬龍是被你殺的吧?”

  蘇奕點了點頭。

  紅袍蓮冠男子想了想,嘆息道:“他死在你這等人物眼中,不冤枉,就是有些遺憾,過往歲月中,我讓他搜集的空界神晶,怕是都已經落入你手中了。”

  旋即,他俊秀的臉龐露出一抹微笑,“不過,禍兮福之所倚,你來了,于我而言,便是一樁天大的福緣到了。”

  他伸出右手,作出一個請的動作,“道友,不介意的話,進來聊一聊如何?”

  蘇奕隨口道:“先回答我,當鋪老板在哪里。”

  自始至終,他手握那塊緋紅玉佩,可卻一直沒能感應到那瘋女人的氣息,這讓他心中有些不踏實的感覺。

  “她?”

  紅袍蓮冠男子笑了笑,道,“不著急,等會我自會告訴你答案。”

  說著,他抬起雙手,輕輕拍了一下。

  原本灰暗陰沉的大殿,亮起一盞盞青銅燈,而在大殿中央出現一張石桌、兩把座椅。

  石桌之上,擺著一壺酒、兩只酒杯。

  “簡陋了一些,還請道友別介意,請。”

  紅袍蓮冠男子笑吟吟的,再次朝蘇奕發出邀請。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