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二百五十一章 碧游海 蓬萊山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碧海浩渺,波瀾起伏。

  海邊怪石嶙峋,驚濤拍岸。

  蘇奕佇足在一塊碣石上,放眼遠眺。

  這就是神幻天國?

  傳聞中,從天界遺落的一方國度?

  蘇奕有些怔然。

  從進入那一道入口之后,就如進行了一場斗轉星移般的時空挪移,而后便抵達這里。

  一眼望去,碧海無垠,天高云淡,根本就不像是一方國度,反倒像是一方秘境世界!

  蘇奕用神念感應。

  很快就捕捉到,虛空中涌動著一縷縷神妙無比的靈氣。

  寥寥一縷,就仿佛能壓塌山脈,充盈著厚重磅礴的大道氣息!

  這讓蘇奕驚訝。

  他探手一抓。

  天地間,一縷靈氣被牽引而來,在蘇奕指尖縈繞。

  “這難道是仙氣?”

  蘇奕驚訝。

  就見這一縷氣息,質若剔透琥珀,內蘊著一股澎湃無比的大道力量,精純厚重。

  似這樣的力量,遠超世間所見的靈氣!

  這讓蘇奕動容,想起一些傳說。

  傳聞中,踏天登仙之輩,可抵達仙界修行,吞納仙靈之氣,筑不朽之道業,壽與天齊。

  也有傳聞說,真正的仙人,吞吐仙元,執掌仙道法則,一念之間,可傾天覆地。

  總之,在那些傳聞中,成仙儼然成為最強大、最至高的境界。

  當然,這些傳聞大多當不得真,牽強附會,經不起推敲。

  甚至很多傳聞,都是憑空杜撰出來,不切實際。

  不過,蘇奕倒是可以肯定,若這世上真有修仙之途、存在著仙人。

  那么仙道之路的根本,就在于修煉時,所汲取的必然是遠超一般意義上的天地力量。

  或許也可稱作是“仙道力量”!

  “這若是真正的仙界氣息,或許就足以證明,此地還真有可能是從仙界遺落的一塊凈土。”

  蘇奕暗道。

  思忖時,他環顧四周,干脆盤膝而坐,運轉道行。

  四面八方的天地中,一縷縷仿似飛仙光雨的大道氣息似受到牽引般,朝蘇奕體內涌去。

  這一瞬,蘇奕道軀一震,眉梢浮現異色。

  那些大道氣息涌入體內后,簡直如山崩海嘯般,磅礴厚重,讓他一身氣機都隨之沸騰起來。

  連周身肌膚、血肉、筋骨、經絡、穴竅、臟腑……都得到一種前所未有的滋養。

  而他那一身修為,簡直像天地洪爐般燃燒轟鳴!

  僅僅半刻鐘不到。

  蘇奕就感受到,自身的修為境界精進了一截!

  隱隱都有突破至同壽境中期的跡象!

  這種翻天覆地的變化,讓蘇奕都不由為之驚嘆。

  可遺憾的是,這方天地分布的大道氣息太過稀薄,到此時已經被蘇奕煉化一空。

  很快,蘇奕又有新的發現。

  自己那一身道行經由這種類似“仙氣”的大道力量淬煉之后,明顯多出一絲獨特的氣息。

  “這是屬于仙道的神韻?”

  蘇奕眉頭微挑。

  遠處碧海中,忽地涌起滔天的浪潮。

  一頭巨大的老龜乘風破浪而來,它的軀殼堪比一方千丈道場,頭顱都有房屋大小。

  “小友此來,莫非是要探尋仙途?”

  老龜發出渾厚的聲音,隆隆響徹天地間。

  蘇奕上下打量了那老龜一番,道:“此話怎講?”

  老龜道:“此地名喚碧游海,大海之上,有列仙遺跡,也有仙道凈土,有緣者可得之。”

  頓了頓,老龜道:“而老朽,則是碧游海的引渡者,專門接引能夠抵達此地的有緣者,快上來吧。”

  說著,它軀體挪動,轉過身去。

  “也罷,我就去看看。”

  蘇奕笑了笑,邁步掠出,輕飄飄落在那老龜的背上。

  老龜四肢劃動,朝這片碧海深處游去。

  “小友如何稱呼?”

  老龜問道。

  蘇奕報出自己名字,道:“你說這片海域中分布有列仙遺跡,莫非……真的是仙人所留?”

  老龜道:“這是自然,老朽從小在這碧游海長大,受六合仙宮的仙長撫頂,點化靈智,自那時起,便成為了六合仙宮的引渡者,在那無數歲月中,曾接引過許許多多像小友一樣的求仙者。”

  碧游海、六合仙宮?

  蘇奕若有所思,道:“那些仙人如今尚在否?”

  老龜搖了搖頭顱,嘆息道:“很久以前,列仙就離開了,老朽也不清楚,他們究竟去了哪里。”

  碧海浩渺,老龜載著蘇奕不斷深入,路途上,隨著閑談,蘇奕很快就發現。

  這老龜記憶出了嚴重的問題。

  很多事情都想不起來了。

  甚至,它都不清楚,接引了求仙者之后,該前往何處……

  連六合仙宮的遺跡在何處,都完全記不起來了。

  若非這老龜自始至終都不曾流露出惡意,蘇奕差點懷疑,這老妖物是個騙子。

  “我想到了,碧游海上最厲害的地方,名喚蓬萊!”

  猛地,老龜大叫起來,“對,就是蓬萊仙山,可是……”

  旋即,它垂頭喪氣道,“我卻再想不起,蓬萊仙山究竟在哪里了……”

  “那你現在要帶我去哪里?”

  蘇奕問道。

  老龜一怔,努力思忖起來。

  “算了,憑著你的直覺走就是了。”

  蘇奕盤膝坐在了龜甲上。

  “也好。”

  老龜點了點頭。

  時間推移,遠處天穹忽然暗淡下去,烏云滾滾,像肆虐的墨汁般,把天幕涂抹成黑暗之色。

  碧海之上,海浪轟鳴,電閃雷鳴,變得狂暴而動蕩。

  老龜困惑道:“古來至今的歲月中,碧游海一向風平浪靜,便是有風暴肆虐,也會被仙人鎮平,不至于發生不可測的天災,而今,怎會變成這樣……”

  蘇奕眼神微妙,輕嘆道:“還不明白嗎,時代不一樣了。”

  老龜不解道:“時代不一樣?敢問小友,今夕是何年?”

  蘇奕沉吟道:“很難跟你說清楚,總之,你記憶中的一切,早已風吹雨打去,消散于未知的古老歲月中。”

  “唉,我的確老了,很多時候神智渾渾噩噩的,關于以往的事情,也很難再想起來……”

  老龜喟嘆,充滿蕭索悵然之意。

  蘇奕沉默了。

  遠處,碧海翻騰,雷霆洶涌,隱隱約約,還有一陣陣廝殺震天的聲音傳出。

  “就到這里吧。”

  蘇奕長身而起。

  “小友莫非害怕,不敢前行了?”

  老龜溫聲安慰道,“別怕,我是接引使,不會讓你出意外的。”

  道:“我相信你不會害我,但……戲法師可不會像你這般良善。”

  老龜一呆,“戲法師?”

  一道劍吟響徹。

  蘇奕掌指如劍,斬在老龜那房屋大小的頭顱上。

  剎那間,老龜的頭顱斷落。

  它龐大的軀體隨之轟然崩碎。

  “小友,你為何對老朽動手!?”

  憤怒的大吼響徹。

  一縷屬于老龜的魂影,映現碧海之上。

  它面容上寫滿怒意和不解。

  蘇奕輕嘆一聲,道:“其實,你早已經死去,而你之所以現在還能和我交談,是因為被人利用,喚醒了你的一些執念和意志碎片。”

  老龜眼神惘然,“當真?”

  蘇奕點了點頭,道:“你看。”

  說著,他驀地縱身而起,袖袍鼓蕩,掌間驟然凝結出一道通天徹地的劍氣,一斬而下。

  轟!!

  天穹驟然崩碎、這片碧海都被劈開。

  那遠處的烏云、雷霆、風暴……皆如若泡影般,在這一劍之下轟然崩碎。

  整個世界,隨之轟然傾塌。

  景象隨之一變。

  一片荒蕪冷寂的大地,出現在視野中。

  天穹昏暗,大地之上,到處是殘破的廢墟,寸草不生,生機枯竭。

  空氣中,縈繞著連歲月都沖不算的濃郁死氣,就如一方廢棄的死地!

  而在蘇奕身前,出現一具破碎的殘骸。

  依稀可辨認,那是一個個殘碎的龜甲碎片,散落一地。

  老龜那一縷魂影,就是從其中一塊龜甲碎片上幻化而出。

  “這……”

  老龜瞪大眼睛,猛地顫聲道,“老朽……老朽真的已經……死了?”

  聲音透著彷徨和惘然。

  “你我相逢,恰似古今對談,我自會給你一個真正解脫的機會。”

  蘇奕輕聲道。

  說著,他指尖一挑,一縷彼岸奧義凝結為一朵神焰,飄落在老龜身上。

  剎那間,老龜的眼神變得恍惚,仿佛看到了一條鋪滿彼岸花的歸途,神色間的惘然、彷徨皆消失。

  取而代之的,是一種釋然和從容。

  “多謝小友!”

  老龜搖頭晃腦,其魂影緩緩消散不見。

  而蘇奕,目光看向遠處。

  那里有著一道巨大的溝壑,溝壑深處,煞霧彌漫,有可怖的雷霆之音響徹,隆隆作響。

  哪怕遠遠看著,就讓蘇奕感受到一股凜冽刺骨的危險氣息。

  之前的碧游海和老龜,皆像是海市蜃樓,被人利用,重現了往昔歲月的一角景象。

  而之前,若不是他制止老龜繼續前行,極可能會被帶往那一條巨大的溝壑中!

  那樣的后果,注定不堪設想。

  猛地,一道神虹從遠處溝壑中掠出,耀眼奪目,閃爍著懾人的仙光,朝蘇奕暴殺而至。

  仔細看,那神虹赫然是一口腐朽的斷劍!

  而這把斷劍斬來時,威勢之盛,直似要將這片天地劈開。

  蘇奕眼眸驟然一凝。

  在他掌間,玄黃造化藤悄然浮現,猛地化作一面樸實無華的滕盾,擋在身前。

  砰!!!

  驚天動地的碰撞聲相冊。

  蘇奕連同手中滕盾,被狠狠劈飛出去。

  還不等蘇奕站穩,那一把斷劍,已再次斬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