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二百五十章 隨手為之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蘇奕忽地頓足。

  “要動手?”

  他頭也不回問道。

  極遠處那片殘破大地上,原本盤膝而坐的枯瘦男子緩緩起身,道:“我念你是人族修士,才出聲相勸,可你……怎么就不聽呢?”

  他身影憑空一閃。

  突兀間,就出現在蘇奕不遠處。

  他須發凌亂,如若青年般的面容冷峻如石,一對眸似犀利的劍鋒,涌動著可怕的劍意。

  仔細看,這枯瘦男子佇足在那,就如撐起一方天地的山岳,給人不可撼動之感。

  更可怕的是,一股凝練到極致的劍意,如長江大河般在他周身涌動,呈現出周而復始,完滿無漏的神韻!

  一般的界王境人物,面對這等對手,剎那間就會被震懾心神,憑生絕望之感。

  蘇奕眼眸微凝,深深看了此人一眼,道:“很不錯的劍道造詣,不過,我也勸你一句,別把路走偏了。”

  說著,他邁步上前。

  一步之下,虛空猛地沉陷,十方周虛劇烈震顫。

  而在蘇奕身上,有著一道劍意扶搖而起。

  接天通地,曠達逍遙!

  而隨著蘇奕邁步,其身上的劍意愈發強盛,讓天地亂顫,虛空扭曲,似承受不住那等劍道威能。

  遠處,枯瘦男子動容,眸子中神芒暴涌,道:“是我走眼了,沒想到閣下竟是一位強大的劍修!”

  “讓路。”

  蘇奕唇中輕輕吐出兩個字。

  枯瘦男子搖頭,道:“八千年前,我受人點撥,得授劍道秘訣,也答應對方,為他鎮守此地,直至其脫困。身為劍修,斷不會食言!”

  語氣鏗鏘,眸光堅定。

  而在他身上,迸發出滔天的劍意,如肆虐張揚的火焰,焚燒天穹,明耀九霄。

  轟隆!

  兩人身上的劍道威勢,攪亂風云,附近天地之間,盡是肅殺之氣。

  “受人之托?”

  蘇奕若有所思,“莫非是那自稱仙之后裔的戲法師?”

  枯瘦男子道:“不錯。”

  蘇奕止步,問道:“數百年前,曾有一個女人進入神幻天國,你可知道?”

  “知道。”

  枯瘦男子眼神罕見地泛起一絲波瀾,道,“那女人很厲害,更厲害的是,她手中有一樣寶物,可讓她對抗時空潮汐力量。”

  蘇奕道:“你是否阻止她?”

  “沒有。”

  枯瘦男子道,“當那女人抵達此地時,戲法師曾下達旨意,允許那女人進入神幻天國。”

  蘇奕點了點頭,道:“這么說,我要進入神幻天國,就必須先打敗你了?”

  枯瘦男子略一沉默,眸光犀利如電,道:“我的劍道,只分生死,絕不留情。”

  蘇奕笑起來,道:“我的劍道,隨心所欲,無所掛礙。”

  “拔劍。”

  蘇奕袖袍鼓蕩,邁步上前。

  直似閑庭信步。

  可落入枯瘦男子眼中,此刻那青袍年輕人,直似跳出了這天地樊籠,逍遙于九天之外。

  而他身上的劍意,則似無所不至,無所不在,大而無量!

  “好!”

  枯瘦男子一身道行澎湃,劍意洶涌。

  他掌心一翻,一口道劍掠出,當空斬出。

  剎那間,無數劍影乍現,無數劍氣轟鳴而起,無數暴烈如火的法則奧義,交織在劍氣中,驟然迸發。

恰似無盡火焰劍  雨,覆蓋周虛十方。

  更恐怖的是,層層疊疊的空間力量,排山倒海般奔涌,讓這無數的火焰劍雨,呈現出一種無法言喻的恐怖大勢。

  “這是把空間奧義和火行大道徹底融合了,以劍勢化乾坤,以劍意御神焰,難得的是融為一爐,不分彼此……”

  蘇奕暗道。

  他看得出,枯瘦男子沒有留手,一劍之下,傾盡全力,要分生死!

  這等劍道正因為極端,故而才極致的霸道。

  蘇奕沒有留手。

  他右臂揚起,掌指如劍,橫空一挑。

  僅僅是這么個尋常不過的細微動作,便如仙神演法,一身劍意如江河決堤,傾天覆地,劍意之中充盈著大若無量、無堅不摧般的神韻。

  而當這等力量,從蘇奕指尖挑動。

  天穹劇顫,大地轟震。

  十方虛空,像被巨錘砸中的琉璃,驟然龜裂成無數塊,如若蛛網般的裂痕蔓延而開。

  那由枯瘦男子斬出的無數火焰劍雨,更是像遭受一場風暴碾壓,轟然湮滅。

  那無數重重疊疊的空間之力,則隨之轟然粉碎。

  而天穹下,蘇奕挑起的一抹劍氣,儼然有撩天之勢,撕裂天宇,成為這片天地唯一的一抹光。

  而劍氣盡頭,直至枯瘦男子!

  枯瘦男子似遭受到不可抵御的沖擊,身影猛地倒退一步,那冷硬如堅石的臉龐變得蒼白。

  那一身的衣袍和長發,都遭受到劍氣沖擊,獵獵作響,肌膚上出現無數細密的血色裂痕。

  “敢問閣下,這一劍有何名堂?”

  枯瘦男子眼神恍惚,低語出聲。

  “隨手為之,沒名堂。”

  蘇奕淡然道。

  說話時,他心念一動,那一道橫亙天宇,直指枯瘦男子的劍氣悄然彌散消失。

  “隨手為之……”

  枯瘦男子自語,“好一個隨手為之!”

  他神色微妙,眼神泛起震撼之意。

  隨手一劍,便有劍破天宇、橫壓周虛之勢,其中充盈的劍道奧義,更是強大到不可揣測地步。

  似此等劍道,簡直匪夷所思!

  枯瘦男子潛心修煉至今,歷經漫長歲月的求索和參悟,才終于蹚出一條屬于自己的劍途。

  他自忖以自己的劍道力量,哪怕是歸一境層次的修為,也足可以去和當世一些洞宇境大能一較高低。

  可現在……

  他敗了。

  敗在一劍之間!

  而對手,分明僅僅只是一個同壽境初期的界王,并且骨齡分明才只有二十余歲……

  深呼吸一口氣,枯瘦男子雙手抱拳,道:“技不如人,甘拜下風。不過,閣下便是不殺我,我也寧死不讓!”

  神色堅定。

  蘇奕眸子中泛起一絲欣賞,道:“你不是說,戲法師曾傳授你劍道秘訣,為何不曾施展?”

  枯瘦男子搖頭道:“那等劍道秘訣,至今還不曾被我徹底融入自身劍道,若是施展,畫虎不成反類犬,徒增笑料。”

  蘇奕深以為然道:“此言大善。”

  枯瘦男子一怔,遲疑道:“那在閣下看來,我的劍道如何?”

  蘇奕認真想了想,道:“在當世,可稱作是第一流,在我眼中,也可擔得起不俗二字。”

  “僅僅只是……不俗?”

  枯瘦男子眼神復雜,默然不語。

他可不知道,在過往歲月的星  空深處,能夠在劍道上被觀主點評“不俗”者,掰著手指都能數的過來!

  “既然已走出一條屬于自己的劍途,為何還要在意他人評判?”

  蘇奕輕聲道,“你身上的修為或許有瑕疵,所執掌的大道力量或許還不曾臻至更強大的地步,但這些以后都可以彌補,若只論劍道修行,你的道心還不夠自信,這才是你一身劍道最大的一個缺陷。”

  “自信?”

  枯瘦男子錯愕。

  “不錯,是自信!”

  蘇奕道,“身為劍修,當出劍那一瞬,自當有睥睨一切的心境,并非狂妄、并非自負,而是一種氣魄。”

  頓了頓,道,“或許,你可以看淡生死,無懼一切,可當你向我請教,自身劍道如何時,就已經證明,你對自己的劍道,還做不到絕對的自信。”

  一番話,讓枯瘦男子不由愣住。

  于無聲處聽驚雷。

  看似淺顯易懂的一番話,可唯有他清楚,這番話針針見血,直指自己的道心!

  半響,枯瘦男子嘆服道:“聽君一席話,讓我大有撥云見日之感。”

  說著,他朝蘇奕躬身行了一個大禮。

  “那你是否還要阻擋我?”

  蘇奕問道。

  枯瘦男子歉然道:“忠人之事,不能食言。”

  蘇奕禁不住笑起來,頷首道:“真不錯。”

  他打了個響指。

  頓時,玄禁法則的力量涌現,在無聲息之間,壓制在枯瘦男子身上,讓他再無法動彈分毫。

  枯瘦男子悚然一驚。

  若剛才對方就動用這等大道奧義,自己怕是會輸得更快!

  蘇奕邁步朝遠處行去。

  走道半途,他忽地想起一件事,道:“對了,你叫什么名字?”

  “聶劍城。”

  枯瘦男子道。

  “我記住了。”

  蘇奕點了點頭,邁步而去。

  時空潮汐肆虐,威能恐怖無邊。

  蘇奕袖袍鼓蕩,上千顆空界神晶炸開,所蘊積的空間力量凝聚為一道劍氣,落入蘇奕掌中。

  隨著他揮劍斬落。

  如風暴般肆虐的時空力量,被硬生生鑿劈開一道路徑。

  而蘇奕的身影憑空一閃,已趁此時機,一步邁入那通往神幻天國的入口,眨眼消失不見。

  虛空中,那一道被劍氣劈出的路徑,緩緩被時空潮汐的力量侵蝕一空。

  “星空深處,何時出現了這樣一個堪稱恐怖逆天的年輕劍修?”

  “假以時日,以此人的劍道造詣,怕是能打破觀主大人以往所締造的種種劍道記錄!”

  遠處,自稱聶劍城的枯瘦男子已從禁錮中脫困。

  他眉梢眼角,盡是感慨。

  作為劍修,他畢生只尊重和推崇一人,他就是人間觀觀主!

  對于觀主過往的傳奇事跡,他更是了如指掌,如數家珍。

  可現在,他卻心生一種強烈的預感——

  剛才那個年輕的劍修,在以后的歲月中,極可能有資格去比肩觀主。

  甚至……是超越!

  “只希望,他可以活著從神幻天國歸來,千萬別出事……”

  聶劍城心中輕語。

  ps:被一位書友提醒,諸天當鋪出現的時間線出了bug。

這的確是個硬傷,金魚會抽空重新修一下,幸虧只是時間線出問題,不影響劇情哈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