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二百四十九章 不聽勸?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老虬龍說過,是其主人戲法師命令他這么做的,為的是幫戲法師從神幻天國脫困。”

  老朝奉給出了答案。

  “原來如此。”

  蘇奕想起來,當初身為觀主的他,曾探尋到前往神幻天國的入口。

  可在那入口的地方,充斥著恐怖的時空潮汐力量,動輒可碾碎洞宇境界王的軀體!

  正因如此,他當初只能止步,沒能一睹神幻天國的真容。

  可現在,他忽然就明白了。

  老虬龍所搜集的空界神晶,分明是要布設一條空間隧道,去接引被困在神幻天國的戲法師!

  “也有可能,是因為那一處入口發生了變化,和我當初所見已經不一樣了……”

  蘇奕暗道。

  如今,距離他當初前往神幻天國的入口,早已過去不知多少歲月。

  他可不敢確定,那一處入口還和當初一樣。

  又閑聊了片刻,蘇奕當即決定,再去那神幻天國的入口走一遭!

  “蘇大人萬萬不可!”

  老朝奉頓時緊張起來,“那戲法師疑似不屬于這個時代,也很可能是仙之后裔,連我家主人至今都不曾歸來,您若前往,還不知要歷經何等兇險的事情。”

  度星算盤等先天神物也紛紛出聲勸阻。

  蘇奕見此,不由好奇道:“你家主人究竟是什么修為?”

  “呃……”

  老朝奉撓了撓頭,道,“老朽也不清楚,主人總說,從過去到現在,還沒有碰到她打不過的對手……”

  蘇奕哂笑,“那她為何在和戲法師的斗法中,至今杳無音訊?”

  老朝奉頓時尷尬,道:“這次……可能是個例外。”

  蘇奕拿出那只紙鶴,遞給老朝奉,“此物暫且由你來保管,這樣一來,我便是萬一被困在神幻天國,你主人也不必擔心生死之事。”

  “蘇大人真要前往?”

  老朝奉吃驚道。

  “好歹和你家主人相識一場,眼見她落難,我豈能袖手旁觀?”

  蘇奕說著,面朝孟長云,“你留在此地,等我回來。”

  孟長云領命。

  他了解蘇奕的秉性,也清楚自己在這等事情上根本幫不上忙,唯一能做的,就是不給蘇奕添亂。

  “蘇大人稍等!”

  老朝奉轉身來到那一處貨架前,取出一個青銅盒。

  “蘇大人,這青銅盒內,是我家主人所留的一塊玉佩,憑借此物,或許能幫您感應到我家主人的氣息。”

  老朝奉打開玉盒,拿出一塊泛著緋紅色光澤的圓形玉佩,雙手呈給蘇奕。

  蘇奕拿在手中一看,不禁感慨,“你家主人可真是財大氣粗,竟用‘鳳火靈玉’來煉制玉佩,若讓一些界王境老家伙見到,怕是非罵她暴殄天物不可。”

  鳳火靈玉,一種可遇不可求的曠世神料。

  只需在煉器時稍稍摻一些,便可淬煉出最上乘的界王級道兵!

  可現在,巴掌大小的一塊鳳火靈玉,卻被當鋪老板煉成了一件飾品……

  同時,蘇奕的確感應到,這玉佩內有著一股獨特的氣息,凜冽如刀,霸道無邊。

  正是當鋪老板身上獨有的氣息。

  “在我離開后,就莫要再開門待客了。”

  蘇奕輕輕敲了一下叩心鐘。

  “嗯!”

  叩心鐘脆生生答應。

  蘇奕笑了笑,負手于背,徑自走出了當鋪。

  目送他離開,老朝奉這才把當鋪大門關上。

  這座諸天當鋪的神奇之處就在于,沒有叩心鐘接引,無論是誰,都無法找到當鋪。

  哪怕近在咫尺,也如鏡花水月,不可靠近。

  霧靄彌漫。

  天地一片寂靜。

  這是老虬龍的地盤,如若禁區。

  “我#!他他……活著出來了!?”

  遠處的霧靄中,青魔鳥所化的光頭男子眼珠子瞪大,驚得下巴差點掉下來。

  半刻鐘前,他曾目睹柳相冥君、三眼老魔、荼蘼夫人陸續進入那座當鋪。

  也曾目睹那兩個人類修士不知死活般跟隨著進入其中。

  青魔鳥本以為,那兩個人類修士必死無疑。

  可現在,那青袍男子卻率先出來了!

  并且毫發無損!

  “荼蘼夫人可最喜歡拿人族修士的血來釀酒啊,遇到如此強大的一個人族修士,怎可能不下手?”

  “還有三眼老魔,對人族修士最是仇恨,見之必殺,可怎會也沒有動手?”

  “太反常了!”

  光頭男子正自驚疑,視野中忽地看到一幕血腥畫面。

  當鋪外,本來駐守著一支屬于三眼老魔的儀仗隊伍。

  當那青袍男子走出當鋪后,隨手一揮,這支儀仗隊伍所有妖修,齊齊化作飛灰飄散!

  “竟然對三眼老魔的屬下下狠手了!?”

  光頭男子直冒冷汗。

  這人族修士不免也太可怕了!

  光頭男子轉身就走。

  他不敢再待下去。

  “站住。”

  一道輕飄飄的聲音在耳畔響起,可卻似驚雷般轟得光頭男子心神亂顫,他戛然止步,再不敢亂動。

  旋即,眼前一花,就見那青袍年輕人已出現在面前。

  “既然你還沒離開,就載我去一個地方。”

  蘇奕吩咐道。

  光頭男子頓時松了口氣,賠笑道:“能夠為大人充當坐騎,小的著實受寵若驚。”

  說話時,他身影一晃,已化作一頭青魔鳥,“大人,請上座!”

  蘇奕哪會跟它一個扁毛畜生客氣,徑自踏上其背,拿出藤椅,舒服地躺在其上。

  青魔鳥載著藤椅中的蘇奕破空而去。

  路上,蘇奕憑借記憶,給青魔鳥指路。

  而隨著時間推移,青魔鳥也漸漸放寬心,不再那般緊張,道:“大人,小的冒昧問一句,之前那些老妖物……”

  不等說完,蘇奕已心不在焉道:“死了。”

  死了!??

  青魔鳥翅膀顫抖,驚得魂兒差點冒出來。

  那三位,無一不是冥羅星海中最頂尖的霸主,可竟然……全死在了!?

  青魔鳥內心顫栗,惶恐極了。

  自己背上載著的,該是何等恐怖的一位存在?

  就這般胡思亂想著,在接下來的路上,青魔鳥顯得越發乖順了。

  一炷香后。

  轟隆!

  遠處傳來震天動地的轟鳴。

  肉眼可見,極遠處天地間,流光如瀑,從天穹傾瀉而下,耀眼奪目。

那是時空的力量,磅礴浩蕩,讓那片  天地扭曲,彌散著恐怖的毀滅氣息。

  遠遠地,青魔鳥都感到膽寒,這是什么鬼地方!?

  那片混跡在冥羅星海多年,它還是第一次見到如此禁忌的區域。

  “行了,就到這里吧。”

  蘇奕收起藤椅,身影掠空而起。

  “大人,小的能否離開了?”

  青魔鳥鼓足勇氣問道。

  “走吧。”

  蘇奕頭也不回地揮了揮手。

  青魔鳥轉身就逃,瘋狂拍打著雙翅,眨眼間就消失不見。

  明顯是被嚇壞了。

  “果然和我當初所見不一樣了。”

  很快,蘇奕來到那一片時空亂流肆虐的天地,負手于背,遠遠眺望。

  轟隆!

  洶涌狂暴的時空亂流,像汪洋大海中的潮汐般涌動,也讓這片天地處于一種扭曲、紊亂、崩壞般的景象中。

  依稀可見,在時空潮汐深處,有著一道若隱若現的門戶,極為模糊縹緲。

  那就是進入神幻天國的入口!

  和以前不一樣的是,這片天地的時空潮汐,明顯弱了許多,遠遠法和當初相比。

  當初,哪怕僅僅遠遠立著,就讓佇足在最巔峰時的觀主感到撲面的致命威脅,根本不敢越雷池一步。

  可現在不同,不止是時空潮汐的力量弱了太多,連那通往神幻天國的入口,都變得穩固和清晰了起來!

  “怪不得那戲法師命令老虬龍收集空界神晶,隨著時空潮汐的力量變弱,神幻天國的入口,以后遲早會真正和這冥羅星海連在一起,而這,也正是戲法師脫困的機會。”

  蘇奕暗道。

  思忖時,他已邁步朝前掠去。

  掌指間,一顆顆空界神晶燃燒,迸發出的空間力量,猶如一縷縷神焰般縈繞在蘇奕周身。

  這種神妙的空間力量,直接抵消了大部分時空亂流力量的威脅。

  “年輕人,以你的修為,若硬闖此地,注定兇多吉少,還是就此止步吧。”

  忽地,一道蒼老艱澀的聲音響起。

  蘇奕頓時佇足,扭頭看向極遠處。

  就見那一片被時空潮汐沖刷的崩壞的大地上,盤膝坐著一個披頭散發的枯瘦男子。

  恐怖的時空亂流肆虐,時不時會有一片時空力量沖來,狠狠拍在枯瘦男子身上,打得他肌體破損裂開,血肉焦糊,筋骨斷裂。

  可他卻紋絲不動,如磐石般坐在那,給人以不可撼動之感。

  而在沒有時空力量奔襲而來時,他身上的傷勢則如枯木逢春,很快就愈合。

  那等一幕,也顯得格外震撼人心。

  “借時空潮汐之力來淬煉肉身和大道,這家伙……夠狠!”

  蘇奕眼眸微凝,不禁驚訝。

  他一眼看出,這枯坐不動的瘦削男子,修為僅僅只在歸一境后期層次。

  可此人身上的意志和氣息,卻恐怖無邊。

  甚至,比一些洞宇境層次的界王也不逞多讓!

  這絕對是個高手!

  這樣的界王境角色,擱在排名前十的星界中,也是第一流的界王,擁有蓋世底蘊和氣魄!

  旋即,蘇奕笑了笑,微微頷首道:“多謝提醒。”

  他收起目光,徑自前行。

  而在遠處,枯瘦男子眉頭皺起,不聽勸?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