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二百四十八章 揭秘青銅箱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銅燈如豆,燈影斑駁。

  當鋪內,蘇奕慵懶地坐在藤椅中。

  度星算盤屁顛屁顛取出一壺酒。

  叩心鐘準備了兩碟可口的零食。

  裁量秤祭出秤盤,充當小桌子,載著酒水和零食,乖巧地呈在了蘇奕身旁。

  那殷勤的姿態,讓孟長云都不禁大開眼界,這些小家伙……竟也知道討好觀主大人!?

  老朝奉端立在旁邊,輕聲解釋起來。

  三百多年前,當鋪老板帶著當鋪,橫移星空來到了這冥羅星海,說是要探尋那只存在于傳聞中的神幻天國,取走一件寶貝。

  而在抵達冥羅星海不久,當鋪老板便獨自離開。

  直至一個月后,老虬龍忽然出現在當鋪外,帶來一封信箋。

  信箋內,是當鋪老板的一縷意志力量。

  她告訴老朝奉,接下來的很長一段時間,她要和一個名叫“戲法師”的家伙斗法!

  什么時候結束,什么時候就會歸來。

  同時,當鋪老板說,那老虬龍乃是“戲法師”的奴仆,按照當鋪老板和戲法師的約定,老虬龍會在接下來的時間中幫忙照看諸天當鋪。

  這一晃,就過去了三百多年。

  當鋪老板卻一直杳無音訊,直至如今。

  而原本幫忙照看當鋪的老虬龍,卻在百年前的時候忽然翻臉,直接插手當鋪的交易,并把老朝奉、度星算盤他們當做下人來使喚。

  談起此事,老朝奉不禁憤慨,指著跪在那的老虬龍,痛心疾首道:“就是這老東西,在這近百年中,糟蹋了當鋪不知多少奇珍異寶,行徑之卑劣,令人發指!”

  老虬龍神色平靜淡漠,不曾反駁。

  蘇奕飲了一口酒,道:“別動怒,待會我自會幫你出口氣。”

  他還是頭一次見到老朝奉被氣成這樣。

  老朝奉深呼吸一口氣,按捺住內心的怒火,道:“蘇大人,老朽之所以阻止您殺這老虬龍,就是因為他乃是戲法師的奴仆,輕易殺不得。”

  蘇奕沉吟道:“戲法師究竟是何方神圣?如今又在哪里?”

  老朝奉道:“我家主人曾言,那戲法師就藏身在神幻天國內,疑似是不屬于這個時代的一個強者。”

  蘇奕不禁驚訝。

  傳說中的神幻天國,被視作星空深處的七大禁地!

  古來至今的歲月中,幾乎不曾聽說,有誰真正進入其中。

  可現在,疑似一個不屬于這個時代的強者,卻藏于其中,這任誰能不吃驚?

  跪在地上的老虬龍忽地抬頭,眼神狂熱道:“錯,我家大人乃是真正的仙之后裔!!”

  仙之后裔!?

  蘇奕眉頭微挑,道:“何以見得?”

  老虬龍傲然道:“因為我家大人身上,流淌著仙的血脈,執掌著真正的仙術!若非被困神幻天國,以我家大人的手段,足可凌駕星空各界之上,讓舉世顫抖!”

  聽到這,孟長云都不禁動容,仙人后裔?仙術?

  難道,世上真的有仙!?

  蘇奕卻一聲哂笑,輕聲自語:“天上若有仙神,見我也須盡低眉……”

  這是觀主很久以前曾說的一番話。

  而擁有觀主的閱歷,讓蘇奕很清楚,放眼整個東玄域星空各界,根本沒有仙人!

  換而言,世間無仙!

  若有,也注定不再東玄域。

  而如今,一個被稱作戲法師的家伙,卻以仙之后裔自居,很有可能是個老騙子!

  當然,退一萬步說,哪怕對方是仙之后裔,可不也被困在神幻天國內,至今無法脫困?

  蘇奕看向老朝奉,道:“這些年來,你一直等待在此,如何判斷你家主人還活著?”

  叩心鐘忽地道:“蘇大人,您可還記得,當初在蒼青大陸時,您曾從當鋪取走一只紙鶴?”

  蘇奕一怔,微微頷首。

  他掌心翻開,一只紙鶴浮現而出。

  它通體淡銀色,眼眸似一對晶瑩剔透的血鉆,頭顱低垂,鳥喙在梳理羽翼,栩栩如生,活靈活現。

  而在紙鶴背上,則馱著一口僅僅米粒大小的青銅箱子。

  此物,正是當初在蒼青大陸,蘇奕覺醒前世記憶之后第一次進入當鋪的時候所獲得。

  他還清楚記得,當時,那米粒大小的青銅箱上,還封印著一張來自當鋪老板的紙條。

  上邊寫著:

  “蘇老賊,替我保管好這口箱子。”

  “倘若你有一天遇到性命之憂,就開啟這口箱子。”

  “我知道你肯定不聽勸,很想知道那箱子中是什么,但這次給我個面子,千萬別這么做,行不行?”

  當時看到這番話,蘇奕根本沒當回事,也從沒放在心上。

  只當這紙鶴背上的青銅箱內,是那女瘋子所留的一件殺手锏寶物,到如今也不曾派上用場。

  以至于,若非叩心鐘此刻提起,他差點就把這只紙鶴給忘了。

  “這紙鶴難道和你主人的生死有關?”

  蘇奕挑眉道。

  這只紙鶴的確很不凡,用‘星魂絲’‘玄魔血晶’等天材地寶煉制而成,極盡奢華。

  可也僅僅如此。

  “蘇大人有所不知。”

  老朝奉干咳一聲,道,“這只紙鶴談不上什么,紙鶴背上的青銅箱,則大有講究,其內封印著我家主人的一股‘性靈本源’,只要這青銅箱在,我家主人就是遭難而亡,憑借這一股性靈本源,也可以重活過來。”

  蘇奕眉頭皺起,“如此重要的東西,為何你們當初不曾告訴我?”

  老朝奉低著頭,訕訕道:“這是我家主人的命令,主人曾說,蘇大人這等人物,絕不可能遭難,把這青銅箱交由蘇大人保管,她也根本不擔心會遺失……”

  蘇奕唇角抽搐,合著自己是被那女瘋子利用了?

  叩心鐘連忙解釋道:“蘇大人,事實上那青銅箱的確可稱作是主人留給您的殺手锏,您只需揭開封印,其中蘊藏的力量,足可輕易滅殺界王!”

  蘇奕動容,心生波瀾。

  身為玄鈞劍主時,他曾不止一次和當鋪老板打交道。

  很清楚那美麗到過分,但性情卻極為暴躁的女人,手中有著許許多多神秘不可知的寶物。

  她就仿似一個神秘的寶藏般,隨時都能拿出一些匪夷所思的古怪寶物出來。

  像當鋪中的“叩心鐘”

  “度星算盤”“裁量秤”,便堪稱是世間不可多得的先天神物。

  而這,僅僅只是那瘋女人所的寶物中的九牛一毛而已。

  可蘇奕還是沒想到,這女人當初贈予自己的紙鶴上,竟有著足以滅殺界王的力量!

  蘇奕目光一掃老朝奉和那三個小家伙,道:“從一開始,你們就配合著你們主人對我隱瞞了許多真相,對否?”

  “蘇大人,我們絕沒有惡意!”

  “說起來,其實……這都是主人命令我們這么做的……”

  “蘇大人,您可千萬別生氣。”

  老朝奉他們都急忙解釋起來。

  蘇奕擺手道:“行了,以后見到你家主人,我自會好好跟她聊一聊。”

  老朝奉他們頓時都松了口氣。

  蘇奕收起紙鶴,若有所思道:“也就是說,如今連你們也不清楚,你們主人如今是生是死?”

  老朝奉嘆息道:“正是。”

  頓了頓,他看著老虬龍,道:“不過,我們都預感到,主人應該還活著,否則,這老東西恐怕早已霸占這座當鋪,根本不可能留我們到現在。”

  蘇奕也看向老虬龍,道:“當鋪主人是否還活著?”

  老虬龍冷冷道:“我活著,興許你們還能得到答案,我若死了,你們注定什么也得不到,并且,還會被我家大人第一時間知道!那樣的后果,你們注定承受不住!”

  蘇奕哦了一聲,探手一抓。

  光焰蒸騰中,老虬龍忽地縮小無數倍,并且顯露出原形,化作一條尺許長的虬龍。

  頭生獨角,周身覆蓋墨色龍鱗,四爪呈銀色,活靈活現。

  可此時,老虬龍似預感到不妙,驚叫道:“你要做什么?!”

  蘇奕淡然道:“抽筋扒皮,挫骨揚灰,順便讓你家大人知道,你已經死了。”

  老虬龍:“???”

  它登時急眼,再無法淡定,嘶吼連連。

  可蘇奕根本不搭理它,很快,就將其一身龍鱗皮肉扒下來、而后開始抽筋……

  在此期間,孟長云都看得一陣心寒。

  這可是一位歸一境虬龍,天賦異稟,底蘊和實力遠超人類修士。

  可現在,卻被抽筋扒皮!

  那血淋淋的一幕,任誰看到怕都無法淡定。

  “好耶!”

  度星算盤、裁量秤和叩心鐘都歡呼起來,感到很痛快。

  老朝奉都激動得連連叫好。

  過往百年間,他們可被這老虬龍奴役慘了,都恨不得生啖其肉,渴飲其血!

  最終,蘇奕掌指發力,直接將這頭老虬龍挫骨揚灰。

  而后,他把龍鱗、龍皮、龍筋收了起來,這些可是世間難得一見的神材,價值不可估量。

  出乎蘇奕意料,在老虬龍的遺物中,竟讓他發現了數以千計的一堆空界神晶!

  這些可都是蘊含空間力量的稀罕寶貝!

  寥寥一顆,便價值連城。

  可現在,這些寶物堆積如小山!

  “你們可知道,這小蚯蚓為何要搜集這么多空界神晶?”

  蘇奕不禁問道。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