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二百四十六章 本座讓他跪著聽話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我要天香補魂葉!”

  柳相冥君幾乎是不假思索便做出決斷。

  龍袍老者笑道:“果然如此,若我沒看錯,道友距離歸一境后期,已只剩一步之遙。”

  說著,把一個青銅盒遞了過去。

  柳相冥君收起青銅盒,道:“一步之遙,不亞于登天。”

  說著,他退到了一側。

  宛如翩翩美少年的三眼老魔第二個來到柜臺前,語氣急切道:“我要上次見到的那一枚先天道種!”

  “不行!”

  柜臺上,度星算盤和裁量秤齊齊叫出聲,直接拒絕。

  三眼老魔俊秀如少年的面頰一下子變得難看。

  他沒有理會,目光只看著龍袍老者。

  龍袍老者笑著問道:“空界神晶可湊足了?”

  三眼老魔把一堆空界神晶擱在柜臺上,道:“總計四十九顆,按道兄上次所言,足夠換那一顆先天道種了。”

  “不行!”

  裁量秤叫道,“上次說了不行,這次依舊不行!”

  龍袍老者露出一抹不悅之色,屈指敲了一下裁量秤。

  裁量秤渾身顫抖,秤砣、秤桿、秤盤劇烈搖晃,似遭受雷擊般,發出吃痛的慘叫。

  度星算盤怒叫道:“你就是殺了我們,那先天道種,也絕對不能交易!”

  龍袍老者臉色一沉,狠狠一巴掌拍下。

  度星算盤嘩嘩作響,痛苦地劇烈搖晃,算珠都快崩散。

  “在你們主人不曾歸來之前,這當鋪的一切,本座說了算。”

  龍袍老者冷冷訓斥,“再敢抗拒,小心本座不按這當鋪的規矩辦事!”

  度星算盤和裁量秤氣得渾身哆嗦,敢怒不敢言。

  龍袍老者笑著看向三眼老魔,道:“道友,你也看到了,那一顆先天道種可寶貴的很,你若想換,必須加價。”

  三眼老魔眉頭一皺,最終不情不愿道:“我身上只剩下七顆空界神晶……”

  龍袍老者笑道:“夠了!”

  他扭頭看向角落處的老朝奉,道:“去,把貨架上的先天道種取過來。”

  “萬萬不可!”

  度星算盤大叫。

  “老朝奉,那可是蘇大人寄存在咱們當鋪的寶貝,憑蘇大人和老板的交情,若弄丟了此物,老板非把我們拆了不可!”

  裁量秤也很焦急。

  龍袍老者探出雙手,分別按在度星算盤和裁量秤上。

  頓時,兩者發出痛不欲生的慘叫。

  而龍袍老者笑著看向老朝奉,“快,該你了。”

  老朝奉緩緩從地上起身,一字一頓道:“老蚯蚓,老子忍你很久了!來,有種就殺了我!”

  他神色堅狠,明顯豁出去。

  龍袍老者一怔。

  三眼老魔則臉色陰沉,抬手指著老朝奉,“老東西,再不配合,老子讓你生不如死!”

  不遠處,柳相冥君和荼蘼夫人皆優哉游哉地看熱鬧。

  “老朝奉好樣的!早該如此了!他大爺的,老子早受夠了這窩囊氣!”

  度星算盤罕見地破口大罵。

  “是極是極!”

  裁量秤也叫起來。

  這一切,讓龍袍老者臉色也變得陰沉下來。

  他掌指發力。

  度星算盤和裁量秤頓時慘叫。

  老朝奉不為所動,眼眸冰冷地看著龍袍老者。

  “呵,一顆先天道種而已,竟讓你們不惜違逆本座的命令!”

  龍袍老者語氣森然,目光一轉,看向另一側,“小家伙,你呢,是否同意這一樁交易?”

  那里有著一口古樸的道鐘,此刻傳出一縷清脆冰冷的聲音,“不同意!”

  擲地有聲。

  龍袍老者頓感顏面無光,面頰也鐵青許多。

  “道兄,這些年我一直不明白,為何你非要按照這當鋪的規矩做事,把這些不聽話的家伙滅了,不是更好?”

  柳相冥君慢條斯理道。

  龍袍老者沒有理會。

  他沉默片刻,道:“規矩就是規矩,我曾答應不破壞,自然不能食言。”

  此話一出,其他三位老妖物皆一怔。

  卻見龍袍老者笑了笑,“不過,交易還是要進行的。”

  說著,他走到老朝奉身前,一把攥住其脖頸,眼神淡漠道:“我不會讓你死,更不會給你自殺的機會。”

  說著,他抓住老朝奉右手,朝貨架處走去,“你不想取貨,我只能用一下你的手,親自取貨了。”

  老朝奉劇烈掙扎,可卻無濟于事。

  他面頰鐵青,目眥欲裂,道:“老蚯蚓,待我家老板回來時,必將你抽筋扒皮,挫骨揚灰!!”

  龍袍老者不以為意地笑了起來,道:“你家老板已經消失三百多年,雖然她還活著,可在本座看來,她此生此世,休想脫困!”

  說著,他抓住老朝奉的手,從貨架上取出一個青銅盒。

  而后,直接把老朝奉扔了出去,自己拿著青銅盒,返回柜臺前。

  他笑著對三眼老魔道:“道友,交出剩下的七顆空界神晶,這盒子內的先天道種就是你的。”

  三眼老魔面露喜色,道:“好!”

  度星算盤、裁量秤、叩心鐘齊齊大叫,沖起來要阻止。

  可龍袍老者拂袖之間,便將它們一一鎮壓,動彈不得。

  老朝奉面容猙獰,瘋狂般沖上來,“老子和你拼了!”

  龍袍老者一腳把老朝奉踹飛出去,狠狠砸在墻壁上,唇中咳血。

  見此,荼蘼夫人和柳相冥君皆笑了笑,當做一個笑話看待。

  三眼老魔則拿出剩下的七顆空界神晶,遞了過去:“道兄,請收好。”

  “多謝。”

  龍袍老者笑著頷首。

  三眼老魔抬手取走了那青銅盒。

  “老板若知道,我們沒能守住蘇大人的寶物,也不知會多憤怒和傷心……”

  度星算盤苦澀出聲。

  “你們說的蘇大人,究竟是誰?”

  龍袍老者饒有興趣道。

  度星算盤一字一頓道:“是你這輩子都比肩不了的人!”

  龍袍老者不禁一聲大笑,道:“本座可不是嚇大的,管他什么蘇大人,他若敢來此地,本座讓他跪著聽話!”

  柳相冥君、三眼老魔、荼蘼夫人也都笑起來。

  這冥羅星海,乃是他們的地盤!

  擱在這星空深處,縱使那些頂級道統的修士,都不敢輕易前來!

  目睹這一幕,老朝奉和那些先天靈物皆憤怒難當。

  忽地,一道淡然的聲音響起:

  “一只小蚯蚓,竟然鴆占鵲巢,猖獗到這等地步,著實出乎我的意料。”

  氣氛猛地寂靜。

  眾人目光都看向當鋪大門處。

  就見一個身著青袍,氣質出塵的男子負手于背,施施然走了進來。

  在其身后,還跟著一個低眉斂目的老仆。

  正是蘇奕和孟長云。

  兩個人類修士?

  柳相冥君、三眼老魔他們皆驚訝。

  這可是老虬龍的地盤!

  在冥羅星海中宛如禁地,不經他的允許,連他們這些老妖物都不敢越雷池一步!

  可現在,卻有兩個人類修士登門。

  誰能不感到意外?

  并且,聽語氣,竟還視老虬龍為蚯蚓,狂的不得了!

  龍袍老者皺了皺眉,淡褐色的眼眸神芒涌動,上下打量蘇奕和孟長云。

  還不等他反應,度星算盤就已激動尖叫起來:

  “蘇大人來了!當鋪就有救了!”

  裁量秤也跟著狂喜吶喊:“蘇大人來了!青天就有了——!”

  叩心鐘歡喜地搖搖晃晃,似手舞足蹈。

  角落處,神色慘淡的老朝奉霍然起身,滿臉盡是驚喜。

  打破腦袋,他也沒想到,蘇奕會出現在此地。

  實在太不可思議。

  須知,這里不是大荒,不是幽冥界,而是星空深處大兇之地冥羅星海。

  是歸一境界王老虬龍的地盤!

  “難道說……蘇大人已在輪回中覺醒,登臨界王之境?一定是這樣!否則,哪可能有能耐橫穿冥羅星海,進入老虬龍的地盤?”

  老朝奉內心激動,渾身都在微微顫抖。

  蘇大人?

  那些老妖物皆驚。

  可旋即,他們眼神就變得玩味起來。

  “蘇大人?一個二十余歲的小小后生,卻被你們視作大人尊敬,還欣喜若狂?哈哈哈哈哈……”

  三眼老魔禁不住抱著肚子狂笑。

  “別笑得這么過分,我可已經很多年沒有見過人類修士出現在長河道兄的地盤上了。”

  柳相冥君輕語,“不過,這位蘇大人……的確太年輕了一些,像只主動送上門的小羔羊似的。”

  荼蘼夫人空洞的眼眶冷幽幽看向蘇奕,聲音柔糯甜潤,道:“你們收斂一些,別嚇壞了這位小友。”

  龍袍老者敲了敲柜臺,笑道:“荼蘼說的不錯,來了就是當鋪的客人,自當好生招待。”

  頓了頓,他淡褐色的瞳孔看向蘇奕,慢條斯理道,“當然,本座之前說了,若他們口中的‘蘇大人’敢來,就讓其跪著聽話。”

  說著,他抬手一指蘇奕腳下,“喏,你先跪在那。”

  其他老妖物皆露出戲謔之色。

  老朝奉憤怒,這無疑是在詆毀蘇大人的尊嚴!

  孟長云眼神冰冷,這小蚯蚓,可真是活得不耐煩了。

  蘇奕神色恬淡,眸光一一從那些老妖物身上掃過,最終看向那龍袍老者。

  被蘇奕目光盯到這一瞬,龍袍老者眉頭一皺,心生一種莫名的不舒服感覺。

  他冷哼一聲,正欲說什么。

  蘇奕忽地笑起來,道:“老朝奉,姑且委屈你一陣,待我弄清楚狀況,再幫你把這小蚯蚓抽筋扒皮,挫骨揚灰。”

  說著,他右手抬起,隔空一抓。

  柜臺后方,龍袍老者脖頸被牢牢攥住,如小雞似的被拎了起來。

ps:今晚加一更,翻頁就能看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