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二百四十五章 老妖物紛至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循著鐘聲傳出的方向,青魔鳥載著蘇奕和孟長云朝遠處掠去。

  盞茶時間后。

  遠處星空中,涌現出濃濃的霧靄,如黑色的幕布,遮蔽那片地帶。

  “大人,前方是老虬龍的地盤,那老東西冷血殘酷,不經允許,任何人闖入,必被其生啖血肉、吞吃神魂。”

  青魔鳥悚然一驚,在不遠處頓足。

  老虬龍,自封“長河天君”,在冥羅星海這片混亂星空中,是最頂尖的霸主之一。

  這虬龍修行漫長歲月,擁有歸一境道行,曾多次生撕同境的對手,冷酷霸道之極。

  它所盤踞之地,儼然就是一方禁地!

  了解了老虬龍的底細,蘇奕不以為意道:“一條蚯蚓而已,你只需前行便可。”

  青魔鳥一呆,這年輕人究竟是誰,竟連歸一境老妖物都不放在眼中?

  它不敢遲疑,硬著頭皮,振翅掠向遠處霧靄中。

  濃稠的霧靄如潮水般分開。

  又前行足有上千里之遙,遠處霧靄中,忽地出現一座雄渾大山,足有萬丈高,橫陳在那,似能撐起一方星空。

  “那……那是天河神山,老虬龍的老巢!”

  青魔鳥忐忑開口,明顯無比畏懼。

  與此同時,蘇奕則遙遙看到,在那天河神山之前,一座竹樓矗立在霧靄彌漫的夜幕中。

  竹樓只有二層,只在大門屋檐前掛著一盞孤零零的燈籠,燈火橘黃,灑下的光影卻充滿溫煦的味道。

  天地皆暗,一燈長明。

  而在竹樓大門上,掛著一個牌匾。

  其上寫著兩個大字:當鋪!

  在那一盞橘黃燈籠照耀下,這兩個字忽明忽滅,平添一份神秘的色彩。

  “你可以走了。”

  蘇奕從青魔鳥背上走下。

  “多謝大人不殺之恩!”

  青魔鳥長松一口氣,轉瞬間化作光頭男子的形象,朝蘇奕躬身行禮,而后這才匆匆離開。

  蘇奕和孟長云徑自朝遠處的天河神山行去。

  “公子,那家伙并未真正離開,似是在觀望,打算看我們的熱鬧。”

  孟長云忽地說道。

  “無須理會。”

  蘇奕心不在焉地回了一句。

  事實上,那光頭男子的確不曾離開,躲在遠處的霧靄深處,看著蘇奕和孟長云漸行漸遠。

  “過往那些年,老虬龍最喜歡的,就是獵殺人族修士,你們就這般送上門,和自投羅網有何區別?”

  光頭男子眸光閃爍,“我倒要看看,你們究竟能否活著離開天河神山!”

  忽地,他心中生出壓抑危險之感,下意識縮了縮腦袋。

  而后就看到,遠處霧靄中,掠出一個骨瘦嶙峋的身影。

  他一身白色麻衣,頭戴高冠,手拎碧綠燈籠,如鬼魂似的,無聲無息地飄向遠處的天河神山。

  光頭男子倒吸涼氣,手腳發涼。

  柳相冥君!

  一個早在很久以前就盤踞在冥羅星海中的頂尖級霸主,傳聞其每天都要吸食上千條神魂,乃是鬼修一脈活化石級的存在!

  還不等光頭男子反應,一陣敲鑼打鼓的聲音響起。

  遠處霧靄中,一支儀仗隊伍出現,走在最前邊的兩個妖修,一個吹法螺,一個擂法鼓,奏出宛如金戈鐵馬般的戰陣樂曲。

  后方,則是八個美麗的侍女一起抬著的血紅轎子。

  這樣的一支隊伍,在霧靄中出現,顯得尤為詭異懾人。

  “三眼老魔的手下!”

  光頭男子頭皮發麻,認出那血紅轎子中坐著的,定然是三眼老魔,那是一只老蛤蟆,本體是上古異種“背山蟾”。

  而在冥羅星海,皆稱呼其為“三眼老魔”,是一位地位和身份,不遜色柳相冥君和老虬龍的恐怖存在。

  “今晚這是怎么了,兩位老怪物都出現了……”

  光頭男子心顫。

  他忽地想起了之前見過的那兩個人類修士,當即抬眼望去,卻發現早已沒了對方的蹤跡。

  “他們肯定也是察覺到不妙,躲起來了!”

  光禿男子暗道。

  剛想到這,他肩膀上忽地被人拍了一下。

  軀體猛地一僵。

  眼角余光處,看到了一只纖細晶瑩的玉手。

  “小禿子,你怎地跑這里來了,不怕被老虬龍吃了么?”

  一道軟糯溫柔的女子聲音響起。

  光禿男子毛骨悚然,背脊直冒寒氣,根本不敢亂動,結結巴巴道:“我……我……”

  “行了,無須跟我解釋。”

  那柔糯的聲音再次響起,細聲細語道,“你可要當心一些,老虬龍脾氣不好,不像我,從不吃妖類。”

  聲音還在回蕩,搭在光頭男子肩膀上的玉手消失。

  而在光頭男子前方,憑空出現一道曼妙窈窕的倩影,一襲黑色裙裳,如瀑青絲垂落腰際。

  她手撐一把血傘,漸行漸遠。

  光頭男子驚魂甫定,禁不住擦了擦冷汗,面龐都早已變得慘白沒有血色。

  他的確被嚇到了。

  那手握血傘,身著黑色裙裳的女子,乃是冥羅星海最恐怖的角色之一,稱號“荼蘼夫人”。

  她的來歷,無人可知。

  但在過往漫長歲月中,她的強大、殘忍、冷血,足以讓冥羅星海中那些最兇狂的惡徒談而色變,聞風喪膽!

  據傳,她喜歡采集不同修士的血水來釀酒。

  她居住的洞天福地中,有著一個萬丈范圍的酒窖,其內盛放著各種各樣的血酒,密密麻麻。

  甚至,還有界王的血水所釀的酒!

  “這三個老妖物,竟都來了,今晚……怕是有大事要發生啊!”

  光頭男子心中喃喃。

  同一時間——

  距離天河神山不遠的霧靄中。

  蘇奕和孟長云靜靜佇足在那。

  一縷縷玄妙晦澀的道光,如若無形的光幕,將兩人的身影籠罩其中。

  這是一門斂息秘術。

  經由蘇奕用玄禁法則的奧義施展,完全不虞被歸一境層次的角色識破。

  兩人也看到了挑著燈籠獨行的柳相冥君、帶著一只儀仗隊伍出現的三眼老魔、以及那撐著一把血傘的荼蘼夫人。

  尤其當看到荼蘼夫人的容貌時,孟長云心中都不禁一寒。

  那是一張絕美如少女的臉龐,可眼眶空洞洞的,淌出兩行血淚,滴滴答答地落在她的衣襟上。

  可她似早已習慣,神色恬靜而悠然。

  只看著,就讓人不寒而栗。

  “一個鬼修、一個妖修……”

當蘇奕看到荼蘼夫人時,也怔了怔,仔細辨認,才判斷出來,“還  有一個尸靈。”

  尸靈!

  修為強大之輩,神魂寂滅、肉身不死,歷經漫長歲月的變化,就會化作尸靈。

  不過,這荼蘼夫人明顯不是一般的尸靈,除了沒有眼睛,軀體近乎完好無損。

  并且,其修為也極端強大,乃是歸一境中期!

  “此地還真是烏煙瘴氣、群魔亂舞。”

  蘇奕輕語。

  在他注視下,那三個老妖物抵達天河神山腳下后,皆陸續進入了諸天當鋪。

  尤為醒目的是,那一支儀仗隊伍中,三眼老魔的形象頗為醒目,化作了一個翩翩美少年,手握玉扇,風流倜儻。

  其額心處,睜著一只碧油油的豎目。

  “走,我們也去瞧一瞧。”

  蘇奕不打算再隱匿蹤跡。

  他實在好奇,諸天當鋪究竟發生了什么。

  當即,他和孟長云一起,朝當鋪行去。

  “我#(一種植物),那兩人竟還敢去那座當鋪?不怕死嗎?”

  極遠處霧靄中,光頭漢子吃驚,難以置信。

  當鋪內。

  一張柜臺橫陳,其上擺著一副算盤、一盞青銅燈、一桿秤。

  柜臺后方,則陳列著一座堆滿物品的貨架。

  銅燈如豆,光影暗淡,讓當鋪其他地方也籠罩在灰暗的陰影中。

  一個身著龍袍,相貌威嚴的老者,立在柜臺后方。

  當柳相冥君、三眼老魔和荼蘼夫人陸續走進來,龍袍老者微微一笑,道:“各位這次又搜集到多少‘空界神晶’?”

  身影枯瘦,身著白色麻衣,頭戴高冠的柳相冥君第一個走到柜臺前,拿出一個儲物寶貝,輕輕一倒。

  一堆核桃大小的空界神晶滾落而出。

  此物璀璨晶瑩,宛如透明,其內涌動著玄奧莫測的空間力量。

  “共計三十八顆,還請天河兄過目。”

  柳相冥君微微拱手道。

  那龍袍老者,正是長河天君,一頭活了不知多少歲月的老虬龍!

  “小家伙,該你了。”

  龍袍老者抬手敲了敲裁量秤。

  裁量秤微顫,搖晃了一下秤砣,那一堆空界神晶頓時飛入秤盤內。

  而后,另一側的度星算盤噼里啪啦響起來。

  很快,有關這一堆空界神晶的價值就浮現在度星算盤上。

  “老朝奉,該你了。”

  龍袍老者扭頭,看向當鋪角落處的陰影中。

  那里蹲坐著一個耄耋老者,面容枯槁憔悴,眼窩都凹陷下去。

  正是老朝奉。

  聞言,他抬眼看了看那龍袍老者,眸子中毫不掩飾厭憎和恨意。

  但最終,他忍住了。

  默默起身,從貨架上取出三個青銅盒,放在了柜臺上。

  而后,一語不發返回角落處。

  龍袍老者不以為意地笑了笑。

  他目光重新看向柳相冥君,道:“道友,這三個青銅盒內,各有一件寶物,分別是一塊火融鳳髓、一片天香補魂葉、一塊星斑神鐵,你來選一個吧。”

  聞言,在不遠處觀望的三眼老魔和荼蘼夫人都不禁動容,眼神深處泛起一絲熾熱。

  他們已不是第一次前來。

  可直至現在,依舊無法想象,這諸天當鋪內究竟還藏有多少不為人知的奇珍異寶!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