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二百四十三章 又見鐘聲響起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星輝燦然,夜風習習。

  一座山野湖泊之畔。

  蘇奕躺在藤椅中,放松下來。

  “多謝前輩仗義出手,此等大恩,我商氏一族定永世不忘!”

  商文正躬身見禮。

  這位商氏一族的族長,臉上寫滿了感激。

  連對蘇奕的稱謂都變了!

  商青娉和姚雪連忙跟著躬身致謝。

  兩女的態度也發生變化,面對蘇奕時,拘謹而敬畏,如視神人在前!

  再不敢像之前那般,視其為同輩。

  “這些都是我應該做的。”

  蘇奕拿出酒壺,輕飲了一口,道,“等你們此次返回宗門后,替我給商劍樓上一炷香,敬一壺酒。”

  商文正軀體一震,難以置信道:“前輩莫非和我祖父相識?”

  蘇奕微微搖頭,道:“都是過去的事情了,不提也罷。”

  商文正心緒翻騰。

  他敢確信,眼前這看似年輕的沈牧,極可能和自己那故去的祖父有著非同一般的關系!

  蘇奕從袖袍拿出玉瓶,遞給商青娉,道:“在你證道界王境之前,把這十斤幽玄神漿煉化了。”

  “等踏足界王境,就去神武星域‘紫河劍庭’,你曾祖當初曾將其生前最得意的一部劍經留在這個宗門,你身懷九陰玄脈,只要抵達,便可得到這部劍經傳承。”

  “什么時候掌握了這門劍經的全部奧義,什么時候再離開紫河劍庭。”

  蘇奕聲音溫和,顯得格外有耐心,對商青娉諄諄教誨。

  “你曾祖當初,縱橫星空各界,核心在于蹚出了屬于自己的一條劍途,我希望,你以后可以在你曾祖的劍途上,另辟蹊徑,青出于藍。”

  “如此,足可慰藉你曾祖在天之靈。”

  說到這,蘇奕心中輕語,“如此,也可讓我不再心存遺憾……”

  前世,他只收青棠一人為徒。

  可對商劍樓的才情和稟賦,也發自內心的欣賞。

  否則,當初怎會親自帶著皇境層次的商劍樓,去黑湮風帶中尋覓幽玄神漿?

  又怎會悉心指點其劍道修行?

  遺憾的是,商劍樓死了。

  死在星空深處七大禁地之一的“萬魔嶺”中。

  當年,蘇奕得知這個噩耗,曾仗劍殺入萬魔嶺,縱使一口氣屠戮十萬魔怪,幫商劍樓復仇雪恨,最終也沒能挽救商劍樓的性命。

  這,也成為他心中為數不多的遺憾之一。

  而今,見到商劍樓的后裔,見到和商劍樓一樣擁有九陰玄脈的商青娉,蘇奕難免愛屋及烏。

  “證道界王、紫河劍庭、曾祖最得意的劍經、青出于藍……”

  商青娉愣在那,心神恍惚。

  這位前輩,原來都已經為自己安排好了以后的修行之路!!

  商文正更是心緒激蕩,低喝道:“丫頭,愣著做什么,還不趕緊謝恩?”

  商青娉如夢初醒,正欲拜謝,蘇奕已擺手道:“我跟你說過,莫要辜負了九陰玄脈這等天賦,如此,足夠了。”

  商青娉深呼吸第一口氣,鄭重答應。

  蘇奕目光看向商文正,道:“自今夜以后,這紫霄星界當再沒有哪個勢力能夠威脅到你們宗族,不過,我能幫你們一時,不可能幫你們一世,以后的路,要由你們自己來走。”

  商文正肅然行禮道:“晚輩商文正,謹遵前輩教誨!”

  這時候,孟長云和莊霄云從遠處掠來。

  “公子,事情已經解決。”

  孟長云上前,把寒山夜宴的事情如實稟報。

  蘇奕微微頷首,抬眼看向莊霄云,道:“你為何又跟來了?”

  莊霄云呃了一聲,連忙笑道:“我來跟閣下打個招呼,然后就會啟程返回宗族。”

  蘇奕道:“那你現在可以走了。”

  莊霄云:“……”

  他干笑一聲,道:“臨走前,我能否請教閣下一個問題?”

  蘇奕瞥了他一眼,道:“我知道你對我的身份好奇,回去見了你曾祖,他或許會告訴你答案。”

  莊霄云明顯有些氣餒,道:“那……好吧。”

  旋即,他又露出笑容,對商文正說道:“今晚的事情,我都已經了解,以后若有用得上我莊霄云的地方,盡管說話。”

  說著,他摘下一塊腰牌,雙手遞給商文正,“這是我族嫡系一脈的配飾,還請閣下收好。”

  商文正頓時有些受寵若驚。

  他目光下意識看向蘇奕。

  蘇奕似笑非笑,道:“當著我的面做人情?也罷,就給你小子一個機會,收下吧。”

  商文正這才收下。

  莊霄云也如釋重負,笑著拱手:“那我便不叨擾了,告辭!”

  說罷,似生怕引起蘇奕反感般,轉身就走。

  孟長云感慨道:“我還當這小子桀驁狂妄,不通人情世故,誰曾想,也是個心眼透亮的人精啊。”

  連他都對莊霄云贈送令牌的舉動拍案叫絕。

  看似是收買來自商氏一族的人情,實則,何嘗不也間接獲得了公子的另眼看待?

  這一手玩的,漂亮!

  “似這樣的大世家子弟,他們的狂妄和桀驁,從來只展露在實力和身份不如自己的人面前,當實力和地位超越他們時,他們就會第一時間調整姿態,變得溫謙恭讓。”

  蘇奕淡然道,“這既是他們的優勢,也是他們的臭毛病。”

  說話時,他長身而起,收起藤椅,道:“該走了。”

  商文正連忙出聲挽留。

  但被蘇奕拒絕了。

  很快,蘇奕就帶著孟長云破空而去。

  “父親,您可認出那位前輩究竟是誰?”

  商青娉禁不住道。

  姚雪也豎起耳朵。

  商文正苦笑搖頭:“我心中也猜不透。”

  頓了頓,他露出敬重之色,道:“不過,我敢肯定,那位沈牧前輩定然和你曾祖認識,并且關系不一般!”

  姚雪訕訕道:“最初時候,我還當那位前輩是青娉的愛慕者,以至于言辭間頗有些不敬,而那位前輩自始至終不曾與我計較,現在想來,著實讓我汗顏。”

  商文正暗道,一位輕松能斬殺歸一境界王的存在,何須跟你一個小姑娘計較。

  浩瀚冷寂的星空中。

  一葉扁舟穿梭其上。

  蘇奕頭枕雙臂,躺在船尾處,看著萬千星辰從自己眼前呼嘯掠過,心境也徹底放松下來。

  “公子。”

  路上,正自駕馭扁舟的孟長云遲疑了一下,這才低聲道,“小老想回宗門,跟那些親友見一面,就當是辭別了。”

  說起來尷尬。

  當初,太乙道門和其他星空巨頭勢力聯手,一起派遣力量殺往玄黃星界。

  可最終,卻落一個近乎全軍覆沒的下場。

  而孟長云,便是當初跟隨在太乙道門的勢力中,一起前往玄黃星界,并在仙隕禁區中,投誠于蘇奕的麾下。

  孟長云并不認為自己是叛徒。

  因為他并非來自太乙道門,而是作為太乙道門附庸勢力中的一個界王境力量,被召集著一起出征。

  更別提,他投誠的對象,乃是觀主!

  這讓孟長云完全沒有任何負罪感,甚至為此感到無比慶幸和自豪,能吹一輩子!

  而此次重返星空深處,孟長云畢竟不是孤家寡人,他也有自己的宗門和親友。

  故而,想回去一趟,與之辭別,然后就安安分分地跟隨在蘇奕身邊行走。

  蘇奕想了想,道:“也好,我陪你走一遭。”

  從玄黃星界啟程,直至如今,才過去兩個月,接下來有著足夠的時間去九天閣。

  并且,前往九天閣時,會經過太乙道門所在的千機星界,恰好順路,并不會耽擱多少時間。

  除此,蘇奕也想起了阿采。

  那個由金蠶所化的神秘少女。

  同樣,蘇奕可不會忘了,千機星界第一道統‘太乙道門’當初曾派遣力量前往玄黃星界,欲滅殺自己,搶奪輪回!

  甚至,再細究的話,當初在輪回萬道樹前,抬棺老鬼還曾被太乙道門一個名叫“青霄”的家伙用箭矢射傷!

  “大人要和小老一起前往?”

  孟長云似難以置信,露出驚喜之色。

  蘇奕笑了笑,道:“就當游山玩水了,順便……也去太乙道門看一看。”

  他話說的隨意,孟長云心中卻猛地一哆嗦,掀起驚濤駭浪。

  觀主大人這是要對太乙道門開刀!?

  出乎蘇奕意料,計劃趕不上變化。

  半個月后。

  在經過一片名喚“冥羅星海”的星空地帶時,蘇奕忽地從扁舟上起身。

  他聽到了一縷奇異的鐘聲,遙遙從冥羅星海深處傳出,若隱若現,幾不可聞。

  “那座當鋪怎會出現在此地?”

  蘇奕一怔。

  那鐘聲,他很熟悉,根本不會認錯,分明是從諸天當鋪中傳出來!

  “公子,您莫非察覺到什么了?”

  孟長云眼眸微凝,低聲問詢。

  冥羅星海。

  星空深處赫赫有名的一片混亂黑暗地帶,此地堪比一方星界般廣袤,妖魔橫行,盜寇肆虐,動蕩不安。

  這里秩序崩壞,如若血腥煉獄。

  別說一般的修士,就是來自頂級大勢力中的強者,都對此地忌憚重重,輕易不敢進入!

  而據孟長云所了解,過往漫長歲月中,不乏一些界王境人物,都栽在了這冥羅星海!

  “老孟,去那個方向。”

  蘇奕沒有解釋什么,抬手一指鐘聲傳出的地方。

  那里,位于冥羅星海深處,霧靄重重。

  ps:第二更晚上6點左右。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