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二百四十一章 殺人于我如閑庭信步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氣氛沉悶壓抑,四野無聲。

  眾人都徹底膽寒。

  那些界王境大人物彼此對視,毫不猶豫聯手出擊。

  天搖地晃。

  各種寶物帶著耀眼的神焰沖霄。

  諸般驚世秘法橫空乍現,壓塌虛空。

  如墨般的夜色,被照得炫亮刺眼。

  一眾界王出擊,那等威勢,豈是尋常?

  剎那間而已,眾人都有末日浩劫降臨的錯覺,心生大恐怖。

  而這一切攻擊,皆直奔蘇奕一人而去。

  蘇奕神色波瀾不驚。

  他邁步上前。

  那輕盈的腳步聲,此刻卻像悶雷響徹。

  那狂暴動蕩的天地,像被一只無形的大手禁錮,那漫天肆虐的神焰、瑰麗懾人的寶光、毀滅氣息驚天動地的秘法……

  皆猛地停滯在那。

  就像畫面突然靜止。

  一股晦澀中充斥著無上威能的大道法則氣息,仿似一道天幕般,籠罩在這寒山之巔。

  那是玄禁法則的奧義!

  禁錮周虛六合、壓制萬靈變化!

  任何大道力量,除非擁有能夠和玄禁法則對抗的威能,否則,都將被壓制。

  這一剎,仿佛連聲音都被禁錮,靜悄悄的。

  所有人驚駭,瞪大眼睛。

  在他們視野中,天地像陷入停滯中,一切畫面靜止,那些界王境大人物,皆保持著各種奇怪的戰斗動作。

  他們臉上的神色,都能被清楚地看到,或驚怒、或錯愕、或駭然……

  那些寶物和道法,皆像一幅幅不真實的斑斕畫卷,靜靜懸浮在那,一動不動。

  “這……”

  不知多少人頭皮發麻,亡魂大冒。

  這等一幕,太過詭異!

  那些界王,更是如遭雷擊,差點崩潰。

  他們瘋狂般運轉一身道行,可卻驚恐發現,根本無濟于事,完全無法擺脫那種被禁錮的狀態。

  “這是何等大道力量?”

  有人亡魂大冒。

  “那家伙究竟是誰?怎會擁有如此匪夷所思的力量?他明明……才二十余歲啊!”

  有人驚駭欲絕。

  而對商文正、商青娉、姚雪等人而言,卻渾然沒有受到任何影響。

  可當他們看到,這天地萬象、以及場中所有人皆如泥塑般定格在那里不動。

  當看到那些界王境祭出的寶物和施展的秘法,都靜止在半空中的時候,他們也悚然一驚,被深深震撼到。

  這是……何等神異的手段?

  沓、沓、沓、

  這寂靜靜止般的天地間,蘇奕那輕盈的腳步聲響起。

  就如來自地獄催命的音符。

  所有人的心都懸在嗓子眼,眼睜睜看著蘇奕如閑庭信步,來到那些停頓在虛空中的寶物前。

  袖袍一拂。

  十余件寶物憑空消失。

  一種種神妙莫測的道法,如泡影般爆碎。

  那些界王境人物皆目眥欲裂,驚恐絕望,心神都快要崩潰。

  這究竟是何方神圣!?

  竟強大到讓他們都連一絲掙扎的力氣都沒有!

  “這紫霄星界的周天規則,的確要遜色一些,怪不得當年小樓在證道界王境之后,便不得不離開,前往其他星界磨煉劍道……”

  蘇奕輕語,有些感慨。

這若換做是執掌類似天祈、星寂、涅靈這等星空法則的  界王,斷不可能連一點掙扎抵抗的力量都沒有。

  當然,歸根到底,也和蘇奕道行太過恐怖有關。

  證道界王境之前,都能輕易斬殺同壽境界王!

  能去和歸一境界王對抗!

  而在證道界王境之后,他一舉在體內開辟混沌地、筑就天地根,這等底蘊,足可堪稱萬古未有!

  反觀那些界王境對手,最強的也僅僅只是同壽境后期的角色,哪可能會是蘇奕對手?

  搖了搖頭,蘇奕沒有過多感慨,目光看向那些界王。

  當被他目光掃中,那些界王皆不寒而栗,徹底色變,許多人眼神中都寫滿乞求。

  蘇奕笑了笑,袖袍一拂。

  砰!砰!砰!

  一個又一個界王境大人物,像被巨錘砸碎的冰雕似的,轟然四分五裂,化作灰燼飄灑。

  “住手——!”

  猛地,一道震怒的大喝響徹。

  整座寒山劇烈搖晃。

  無數禁陣力量如若被喚醒般,爆發出洶涌的力量波動。

  就見一個紅袍男子,如若天神下凡般,揮劍怒斬。

  剎那間,籠罩在這片天地的玄禁法則力量轟然裂開。

  原本靜止的畫面,也就此被打破。

  場中所有被禁錮的人,就像從冰層中掙脫的魚兒,一個個“活”了過來。

  每個人皆急促喘息,驚慌尖叫。

  之前,被完全壓制和禁錮,那種遭遇,簡直如若夢魘,讓人快要崩潰。

  而此時,場中僅剩下藍浩云以及其他兩位界王。

  他們在脫困后,第一時間暴退!

  尤其是藍浩云,更是嘶聲大叫道:“老祖,快,快殺了此獠!”

  那紅袍男子,正是古族藍氏的歸一境老古董藍山渡。

  藍山渡臉色陰沉,語氣森然道:“放心,他今夜必死無疑!!”

  恐怖的殺機,從這位歸一境大能身上席卷擴散,令天地色變,十方皆黯。

  “孽障,可敢前來一戰?”

  猛地,又一道聲音響起。

  就見遠處天穹上,立著一個滿頭銀發的美婦人,手握長槍,冷眸如電。

  藍裳水!

  古族藍氏兩位歸一境界王之一!

  場中轟動。

  那些藍氏族人,簡直就如見到救星,一個個都亢奮狂喜起來。

  不少人甚至有流淚的沖動。

  那些原本驚慌失措的賓客,也一個個心中松了口氣。

  歸一境大能,已是當今紫霄星界最巔峰的戰力!

  更何況,眼下可是兩位歸一境大能一起出動!

  商文正、商青娉、姚雪都心情沉重,下意識把目光看向了蘇奕。

  就見蘇奕拿出酒壺,輕啜了一口,道:“等你們很久了。”

  眾人:“?”

  這是何意?

  難道……

  不等人們回過神,就見蘇奕探出右臂,骨節分明的白皙五指當空一抓。

  天穹下。

  手握長槍的白發美婦人藍裳水忽地嬌軀一僵。

  而后,她猛地劇烈掙扎起來,渾身道光洶涌,光焰蒸騰。

  但僅僅眨眼間,她的軀體就像被上蒼之手牢牢攥住,再無法動彈分毫。

  “不——!”

  藍裳水似意識到什么,驚恐尖叫。

  聲音還在回蕩,她軀體在夜空中炸開,如瀑鮮血飛灑,染出一幅滾燙猩紅的畫面。

  眾人皆驚得魂兒差點冒出來。

  一位歸一境大能,就這般被抓爆了!?

  遠處,一襲紅袍、手握道劍的藍山渡如遭雷擊,軀體蹬蹬蹬倒退數步。

  而后,他轉身就逃!

  之前,他如天神臨塵,一劍破開玄禁法則,威風八面,睥睨全場。

  可現在,就像被嚇破膽逃竄的老兔子,連在場那些族人都不顧了!

  這反差太大。

  以至于,許多人一時都沒反應過來。

  但,蘇奕自不會讓他逃了。

  他抬指一抹。

  數千丈外,一道劍氣在夜空中乍現,一閃即逝。

  緊跟著,藍山渡軀體忽地分作上下兩截,如瀑般的鮮血頓時噴灑而出。

  “你……你究竟是誰?!”

  他艱難轉身,發出充滿不甘的嘶聲。

  可聲音還在回蕩,他那兩截軀體都已撲簌簌化作灰燼,消散在夜風中。

  在他死去的地方,一道千丈長的筆直裂痕,卻久久不曾彌散。

  那是被劍氣鑿破的痕跡!

  至此,輕描淡寫之間,兩位藍氏古族的歸一境大能,暴斃當場!

  和之前滅殺那些同壽境界王,并沒有多少區別。

  依舊是一擊致命,隨手抹殺!

  “公子如今的道行,已足可碾壓歸一境角色了……”

  孟長云油然感慨。

  全場死寂。

  所有人都呆滯在那。

  界王!

  何等恐怖的存在,可在今晚的寒山之巔,卻似草芥般,陸續隕落在眼前。

  同壽境不行!

  歸一境也不行!

  “怎……怎會這樣……”

  藍浩云的心態徹底崩了,欲哭無淚。

  這位古族藍氏的族長,在整個紫霄星界都稱得上權柄滔天,威勢如海,無人敢不敬。

  可此時,卻仿佛一下子蒼老無數歲,失魂落魄,如喪考妣!

  在場那些賓客,也早已嚇得六神無主,面如土色。

  也是這一刻,他們才深刻意識到,所謂的清算,是何等恐怖血腥的一場殺戮!!

  界王境如雨隕落!

  這在紫霄星界過往歲月中,都幾乎不曾發生過。

  何止是血腥,都足以扭轉天下局勢,改變紫霄星界修行勢力的格局!

  噗通一聲。

  遠處,藍氏古族少主藍天啟忽地面朝商文正,跪倒在地,苦澀出聲:“商伯父,小侄兒愿意迎娶青娉姑娘為妻,還請您息怒,讓那位前輩就此止手!”

  全場一寂。

  眾人皆露出難以置信之色。

  打破腦袋,都沒想到,這位藍家少主,會用這種方式來止戈。

  這顯得很荒謬。

  難道,他認為今夜的一場清算,是因為他拒絕和商氏一族結親所致?

  “這小子……腦子莫非有毛病?”

  孟長云一陣驚詫。

  商文正冷著臉,沒有理會。

  商青娉和姚雪看著藍天啟的目光,完全像看一個傻子一般。

  蘇奕也不禁怔了一下。

  這位藍家少主該有多絕望和無助,才會想到用這等荒誕的理由來化解這一場殺劫?

  就在此時,一道狂喜的聲音忽地響起:

  “族長,咱們有救了!那位身份尊貴的客人馬上就將駕臨!”

  一個老仆從遠處跑來,滿臉激動地朝藍浩云稟報。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