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二百四十章 彈指斬界王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藍晴兒憤怒,恨意十足。

  就在剛才,目睹那些皇者灰飛煙滅的景象,她差點被嚇死。

  “小姐別慌,老朽自會為您出口氣。”

  黑袍老者聲音溫和。

  而當他的目光看向蘇奕和孟長云時,已變得無比懾人。

  他周身法則力量澎湃,如潮起潮落,壓迫得附近虛空塌陷。

  在場界王境之下的角色,皆呼吸一窒,下意識遠遠退避。

  “老夫手下,不斬無名之輩,報上名來。”

  黑袍老者淡漠出聲。

  說話時,他邁步而出。

  天地劇顫,恐怖的殺機如翻山倒海,籠罩向蘇奕和孟長云。

  “瞑老還是這脾氣。”

  藍氏族長藍浩云輕語。

  瞑老,他們藍氏古族一位老古董身旁的侍道者,為他們藍家效命已不知多少歲月。

  雖然是侍道者,可輩分卻高的嚇人。

  并且,連身為族長的藍浩云,也得禮讓三分。

  而此時,眼見瞑老出動,藍浩云心中大定。

  另一側——

  商文正心中發緊,下意識站出來,要進行勸阻。

  卻被孟長云直接攔住,聲音溫和道:“道友,我家公子心里不痛快,你若出手,不免掃興,咱們啊……就看著此地血流成河便可。”

  商文正一呆。

  身為一族之長,他什么大風大浪沒見過。

  可當聽到孟長云這番話,依舊感到說不出的驚愕,感覺很不真實。

  這可是古族藍氏的地盤!

  在場更匯聚著十多位來自各大古族的界王!

  這沈牧身旁的老仆,究竟有什么底氣,才敢妄言今夜此地將血流成河?

  商青娉和姚雪呆滯在那,明顯傻眼了。

  “血流成河?”

  黑袍老者嗤地笑了一聲,懶得再廢話,直接出手。

  他并指如刀,當空斬來。

  一抹刀氣裹挾著刺目的雷芒,破碎虛空,怒斬而下。

  夜幕像被撕碎,山河被照得亮若白晝。

  許多人的眼睛都睜不開。

  而這一道充斥的霸道威能,更讓人為之膽寒。

  界王境一怒,斗轉星移。

  這等一刀,讓在場不少界王境人物都感到驚艷。

  而面對這樣一刀,蘇奕看都不看,徑自邁步上前。

  霸烈的刀氣,碾碎長空而至,可當距離蘇奕頭頂三尺之地時,就猛地停頓在那,似被一只無形的大手牢牢攥住。

  再無法寸進分毫。

  而隨著蘇奕邁步。

  砰!!

  足有十多丈長的刀氣,直接爆碎裂開。

  瞑老瞳孔驟然一縮,臉色頓變。

  可還不等他反應,蘇奕的身影已宛如瞬移般,出現在他身前。

  “我的名字,你還不夠資格知道。”

  淡然的聲音響起,蘇奕抬手捏住了瞑老的脖頸。

  喀嚓!

  掌指發力,瞑老脖頸斷裂。

  那可怕的力量,將這位同壽境初期界王的軀體和神魂都碾碎。

  在其他人眼中,就見瞑老的身影,在蘇奕的掌指間化作了一捧飛灰,撲簌簌飄灑一空。

  全場死寂。

  落針可聞。

  眾人皆驚駭,差點懵掉。

  一位同壽境界王,竟如小雞似的,被捏斷脖頸,灰飛煙滅!

  砰的一聲,藍浩云手中的酒杯破碎,酒水灑在衣襟上。

  他自己卻渾然不覺,一對眸死死盯著蘇奕,那張威嚴的臉龐上盡是驚疑之色。

  一擊,滅殺界王?

  此人究竟是誰?

  “原來,沈公子他是一位深藏不露的高人……”

  商青娉喃喃,震撼到心神顫栗。

  蘇奕太年輕了,且身上毫無修為氣息,讓見到他的人,根本無法把他當做前輩高人看待。

  之前,商青娉就是下意識把蘇奕視作同輩人。

  可現在,她才意識到,自己從一開始就錯了。

  “他他他……”

  姚雪語無倫次,說不出話來。

  何止他們這些小輩,商文正這等一族之長,都驚得頭皮發麻。

  唯有他這等大人物,才最清楚,界王境是何等恐怖的存在。

  偌大的紫霄星界,囊括大小世界上千個,分布億萬萬修士,可也僅僅只有數十位界王境人物而已!

  每一位界王,皆如若擎天之柱,足以決定一方大勢力的興衰,足以改變一方世界的格局。

  哪怕是在古族藍氏這樣的當世頂級大勢力中,也僅僅只有六七位界王境坐鎮。

  可現在,古族藍氏的一位界王,如草芥般被抹殺!

  這任誰能不驚?

  那些之前還曾譏諷挖苦商青娉的年輕一代子弟,此刻全都嚇傻了,亡魂大冒。

  那些前來觀禮的大人物們,無不色變,驚疑重重。

  這夜色下的寒山之巔,就如掀起一場無聲的風暴,狠狠沖擊著每個人的心神。

  而蘇奕,則一下子成為全場矚目的焦點。

  噗通!

  在蘇奕身前,藍晴兒似承受不住那等驚嚇,活生生暈死過去,癱在了地上。

  蘇奕沒有理會,他抬眼看向在場那些大人物,道:“一起上吧,否則,殺爾等如殺待宰羔羊,終究無趣。”

  輕飄飄一句話,在這死寂的氛圍中,顯得格外清晰,也格外的震撼人心!

  藍浩云深呼吸一口氣,臉色鐵青,抬手指著商文正,厲聲道:“好你個商文正,竟包藏禍心,欲在今晚掀起禍事!其心可誅!”

  無疑,他認為蘇奕的舉動,是來自商氏一族的陰謀。

  “我……”

  商文正張嘴欲言。

  孟長云搖頭道:“道友,無須理會一個死人的遺言。”

  眾人:“?”

  “猖狂!”

  一個古族藍氏的中年男子憤怒,“在我藍家的地盤上,老夫就不信,我們這么多人,還拿不下他一個狂徒!”

  這位一個同壽境后期老怪物。

  隨著他出聲,那些大人物紛紛附和。

  “聒噪。”

  蘇奕掌指當空一點。

  如潮劍吟響徹九霄。

  一抹劍氣直似飛光乍現,斬向那中年男子。

  太快了!

  比瞬移都快三分。

  那中年男子雖早已做足準備,可面對這一劍,卻依舊來不及多想,近乎時憑借本能,全力抵擋。

  可剎那間,他一身的防御寶物爆碎。

  軀體轟然炸開,四分五裂。

  迸濺的血肉尚在半空中,就化作灰燼飄灑。

  更霸道的是,這位中年男子的神魂,都來不及逃逸,甚至慘叫都來不及發出,便暴斃而亡。

  一劍,斬同壽境后期界王!

這等恐怖  一幕,讓場中眾人驚駭欲絕,徹底驚慌,混亂一片。

  就是那些大人物們,也一個個驚得面無血色,背脊直冒寒氣。

  這也太強了!

  他們捫心自問,若換做是自己,都注定擋不住這一劍!

  根本沒有任何猶豫,這些界王境層次的大人物,全都在第一時間運轉全部修為,祭出各自秘寶,嚴陣以待。

  其中有一位界王更是果斷,直接挪移虛空,要從此地撤離。

  可迎接他的,是一道煌煌如日,燦若神虹的劍氣,橫空而起,將他攔腰斬殺在天穹之下。

  血灑夜空,魂飛魄散。

  不堪一擊!

  眾人都認出,那是來自古族胡氏的一位界王境老輩人物。

  可轉瞬間,都來不及逃遁,就被當空斬殺!

  而這,已經是今晚隕落的第三位界王!

  恐懼的氛圍,如潮水般在場中蔓延,不知多少人嚇得面如土色。

  本是千年一度的寒山夜宴,天下矚目,高朋滿座。

  可誰曾想,還未真正開始,一場震撼人心的血腥殺劫,就在一個來歷神秘的年輕人手底下,拉開了帷幕!

  三位界王,陸續隕落,誰能不驚慌?

  “我已說過,今晚要在此地進行清算,清算結束之前,無論是誰,都不得離開,否則,死。”

  蘇奕淡然開口。

  他青袍如玉,身影峻拔,周身毫無任何修為波動,可在夜宴燈影的照耀下,卻為他平添一份令人心悸的神秘氣息。

  而他那番話,則如萬鈞巨石般,壓得眾人都有窒息之感。

  清算!

  這來歷神秘的年輕人,竟真的要血洗此地!!

  “道友,冤有頭債有主,我們并非古族藍氏之人,能否給我等一個離開的機會?”

  一個白袍男子沉聲開口。

  不少人跟著點頭,恨不得立刻離開這片是非之地。

  “你來自哪個勢力?”

  蘇奕問道。

  “鄙人岳庸,來自岳氏一族。”

  白袍男子眸子中泛起一絲喜色,連忙回復。

  “抱歉,你必須死。”

  蘇奕的聲音還在回蕩,一道劍氣騰空而起,斬了過去。

  白袍男子駭然,第一時間閃避。

  可終究晚了一步,被劍氣掃中,軀體瞬息炸開,魂飛魄散。

  第四位界王,殞!

  那干脆利索的手段,直似比殺雞宰狗還輕松。

  可要知道,被殺的是真正的界王!

  尋常時候,如若天上主宰般威風,受盡天下修士崇拜。

  可如今,陸續四位界王,皆不堪一擊,伏誅當場,那等震撼可想而知有多大。

  就好像一位位神明,從天上墜落深淵,帶給人們的,是發自心靈深處的震撼和惶恐。

  而這一切,也襯托得蘇奕威勢愈發恐怖。

  “怪我沒說清楚。”

  蘇奕語氣帶著一絲歉然,道,“不過,現在說清楚也不晚。”

  他目光從在場眾人身上掃過,認真說道,“我不喜歡麻煩,所以,趁此機會,在過往歲月中和商氏一族有關的賬,今夜都要清算。”

  頓了頓,蘇奕道:“現在,爾等都聽明白了吧?”

  氣氛死寂,唯有蘇奕的聲音在回蕩。

  那些來自其他古族的大人物手腳發涼,心都沉入谷底。

ps:晚上再搞個2連更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