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二百三十九章 今夜,需要血洗此地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就在孟長云思忖今夜的寒山之巔,注定將血流成河時。

  商青娉走了過來。

  “沈公子,我思來想去,還是得親口跟你說一聲謝謝。”

  商青娉神色鄭重認真,“等這次寒山夜宴落幕,希望公子能給我一個機會,讓我擺設宴席,以表心意。”

  她傷勢愈合,并且隨著煉化至陽仙露和幽玄神漿,一身修為又精進一些,只差一個契機,便可證道玄合境!

  蘇奕隨口道:“以后好好修煉,莫要辜負身上的九陰玄脈天賦,便是對我最好的報答。”

  商青娉一怔,總感覺蘇奕這番話有些突兀,像長輩語重心長的諄諄教誨。

  旁邊的姚雪忍不住道:“青娉,論道爭鋒馬上要開始,你莫要再想這些事情,以免影響心境。”

  “沒事的。”

  商青娉道,“我剛才得知,今晚古族藍氏還邀請了一位身份特殊的尊貴人物,說是等這位尊貴人物抵達,才會開始這一場論道爭鋒。”

  姚雪好奇道:“竟讓古族藍氏都只能老老實實等著,那位尊貴人物究竟是什么來歷?”

  商青娉搖頭道:“不清楚。”

  便在此時,遠處響起一道冰冷的聲音:

  “商青娉,原來你在這里!”

  人群騷動,許多目光都被吸引過來。

  就見一個身著鵝黃長裙的女子從遠處走來。

  眾人都認出,來者赫然是古族藍氏的大小姐藍晴兒!

  藍氏少主藍天啟,便是她的親哥哥。

  此時,藍晴兒臉色冷若冰霜,眼神厭憎地看著商青娉,氣沖沖道:“就你……也想成為我哥的道侶?癡心妄想!”

  此話一出,全場嘩然。

  一些年輕一代的男女,更是露出幸災樂禍之色。

  “這下有熱鬧看了!”

  “商氏一族這次可丟臉丟大了,聯姻還沒開始呢,就被藍氏古族的大小姐當眾拒絕,這一下,不止商青娉將顏面掃地,她背后的商氏一族,也將蒙羞!”

  “不惜作踐自己,去攀附高枝兒,何苦呢?”

  ……人們議論,不乏一些冷嘲熱諷的話語。

  商青娉俏臉一下變得蒼白起來,攏在袖中的雙手悄然攥緊。

  過往那段時間,因為這一樁聯姻,讓她也承受著極大壓力,遭受到不知多少冷眼和嘲笑。

  可為了替宗族分憂,她忍住了。

  而現在,在這寒山夜宴上,被藍晴兒在眾目睽睽之下諷刺和排斥,簡直就如一把刀般,深深扎進她的心中。

  藍晴兒卻顯得極為不客氣,冷冷道:“我告訴你,哪怕你今晚躋身前三名,也休想進我家的大門!也不看看你什么身份,也配成為我哥的道侶?可笑!”

  場中頓時響起哄笑聲。

  一些古族的子弟,更是為藍晴兒喝彩。

  一股說不出的屈辱滋味涌上心頭,讓商青娉臉色蒼白失血,綽約的嬌軀都在微微顫抖,明顯被氣壞了。

  “藍晴兒,這一樁聯姻,乃是你們藍家和商家之間的事情,豈容你來拒絕?”

  姚雪憤怒出聲。

  藍晴兒不屑,冷冷道:“有你說話的份嗎?再敢多說一字,別怪我把你轟出去。”

  姚雪面頰漲紅,氣得貝齒都快咬碎。

“丫頭,別  氣惱。”

  商氏族長商文正急匆匆來了,溫聲勸慰商青娉,“這一樁聯姻,咱們家不要了!”

  他滿臉心疼,也很憤怒,直接豁出去了。

  “父親……”

  商青娉眼眶泛紅,幾欲淚流。

  藍晴兒一怔。

  而在遠處,一直冷眼旁觀的藍氏族長藍浩云笑了笑,慢條斯理道:“商兄,你可莫要意氣用事,年輕人之間的爭執罷了,你何須在意?”

  在座其他大人物也紛紛笑著勸起來。

  都顯得很不以為意。

  “不管如何,我既然答應過此事,自然不會食言,只要你女兒躋身前三,便可前來我藍家提親。”

  藍浩云淡淡開口。

  那語氣和神態,如若施舍般。

  一位大人物不由感嘆道:“藍族長言出必踐,著實令我等欽佩。”

  頓時,不少人皆紛紛趁機拍馬屁。

  而這一切,也襯得商文正和商青娉處境愈發窘迫和難堪。

  而這時候,遠處的藍氏少主藍天啟忽地開口:“此次寒山夜宴上,我保證,不會讓商青娉有機會躋身前三之列!”

  這番話一出,全場的聲音都被壓下去,鴉雀無聲。

  都被藍天啟話中流露出的態度驚到。

  到了此時,誰還能不清楚,這位被名動紫霄星界的藍氏少主,也在抗拒和排斥這樁聯姻?

  許多人看向商青娉的眼神都變了。

  憐憫、戲謔、不屑、玩味、嘲弄……

  不一而足。

  眼巴巴想要攀高枝,卻被人無情拒絕,這丟臉可丟大了!

  經此一事,恐怕無須等到明天,商青娉注定將成為天下人的笑柄!

  此刻,

  席間那些大人物皆神色玩味。

  藍浩云笑了笑,只看了兒子藍天啟一眼,沒有說什么。

  此刻,

  商文正滿臉鐵青,怒不可遏。

  商青娉羞憤欲死,嘴唇都被咬破,淌出一絲血水。

  姚雪悲憤交加,驚慌失措。

  也是此刻,

  一直冷眼旁觀的蘇奕,從藤椅中站起身來,對商青娉說道:

  “當實力不對等時,聯姻這種事情,從來都是弱者最不堪的選擇,我希望,經此一事,你可以勘破這一點。”

  而后,他目光一掃全場,道:“至于今晚你們遭受的羞辱,以及過往歲月中,你們商氏一族所遭受的損失,就由我來解決吧。”

  輕飄飄一番話,在這寂靜的氛圍中響起,顯得格外突兀。

  眾人皆錯愕。

  什么情況?

  還有人膽敢在古族藍氏的地盤上,要為商氏一族打抱不平?

  這年輕人是誰?

  怕是瘋了吧?

  商文正、商青娉、姚雪也都愣住,都沒想到,在這等最不堪最窘迫的時刻,這個名叫沈牧的年輕人,會選擇站出來。

  并且,不止要替他們出口氣,還要為他們商氏一族進行清算!

  這太讓人意外。

  以至于,他們都有猝不及防之感。

  沉悶死寂的氣氛并未持續多久,就被一陣哄堂大笑取代。

  那些來自其他古族的貴胄子弟,像聽到最荒唐的笑話,捧腹大笑,樂不可支。

  在座那些大人物都不禁搖頭失笑。

  便是場中那些侍從、女婢一類的角色,都不禁偷笑。

  如此喪心病狂的年輕人,他們還是頭一次遇到。

  蘇奕沒有笑,他好整以暇地看著這一幕,飲了一口酒。

  孟長云也沒笑,只不過眼神中,已寫滿憐憫。

  “商青娉,你從哪里找來這樣一個活寶,怕是非把人笑死不可。”

  藍晴兒距離最近,聽得也最清楚,當看到蘇奕還一副淡然平靜的姿態時,她笑得眼淚都快流下來。

  商文正、商青娉和姚雪的臉色,都愈發難看起來。

  而此時,孟長云走上前,一巴掌抽在藍晴兒臉上。

  脆亮的耳光聲,甚至壓住場中那刺耳的哄笑聲,清清楚楚響在每個人耳畔。

  緊跟著,藍晴兒發出一聲殺豬般的凄厲慘叫,整個人飛出去,蹲坐在十多丈外,披頭散發,一半臉頰都紅腫起來。

  全場死寂,眾人皆驚。

  孟長云低著頭,面無表情看著藍晴兒,慢吞吞說道:“喜歡笑?那老夫給你一個機會,今晚你若不笑死自己,我讓你生不如死!”

  被他那淡漠的眼神盯著,藍晴兒渾身一哆嗦,激靈靈打了個寒顫。

  孟長云則躬身看向蘇奕,低聲道:“公子,這小丫頭面目可憎,詆毀您的尊威,小老心中不忿,擅自出手,還請公子莫怪。”

  蘇奕淡然道:“情有可原,接下來不要再出手了,我心中不痛快,需要血洗此地,才能紓解。”

  “是!”

  孟長云躬身領命。

  這時候,場中已是嘩然聲四起。

  “那老家伙是誰,竟敢打藍晴兒姑娘?”

  “絕對是不要命了,否則,誰會干出這等喪盡天良的事情?”

  ……這個變故,也讓在場那些大人物吃驚,皆紛紛把目光看過來。

  “找死!”

  一群古族藍氏的護衛,齊齊沖了過來。

  為首的,更是一位皇極境老者。

  蘇奕看都不看,袖袍輕揮。

  那十多位擁有著皇境修為的藍家強者,軀體皆轟然炸開,化作灰燼飄灑。

  場中轟動,眾皆震顫。

  輕輕一拂袖,便抹殺十多位皇者!?

  便是在場那些大人物也再坐不住,噌地起身,眸子如電般看向蘇奕。

  藍氏族長藍浩云的臉色,更是陰沉下去。

  竟真的有人敢在他們藍氏地盤上鬧事,何其找死!

  商文正、商青娉、姚雪他們也都齊齊受驚,萬沒想到,蘇奕說殺人就殺人,根本不帶遲疑的!

  而此時,癱坐在地的藍晴兒似被刺激到,發出驚恐的尖叫:“快!快救我——!”

  “小姐別怕,有老朽在。”

  伴隨著一道沙啞的聲音響起,一個黑袍老者鬼魅般憑空出現在藍晴兒身前,渾身彌漫著屬于同壽境界王的氣息。

  隨著他出動,天地氛圍驟變,空氣中充斥森然凜冽的殺機。

  “瞑老出手了。”

  藍氏古族的人皆暗松口氣。

  而那些賓客皆露出期待之色。

  藍晴兒更是精神一振,眸子中盡是怨毒,大叫道:“瞑老,一定要把他們抽筋扒皮,挫骨揚灰!!”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