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二百三十八章 清算名單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一個萍水相逢的陌生人,卻愿意伸以援手!

  商青娉心中涌起一絲暖意,道:“沈公子的好意,青娉心領了,不過這件事,還請公子莫要摻合,以免遭受牽連。”

  “依我看,只要你能治好青娉的傷勢,就是對她最大的幫忙了。”

  姚雪輕聲道。

  她的態度產生微妙的變化,對待蘇奕的態度溫柔不少,不再像之前那般警惕。

  鴻伯也點了點頭。

  無疑,三人雖然很感謝蘇奕的仗義之舉,但都不認為,蘇奕能解決此事。

  孟長云一直默不作聲,心中卻一陣異樣。

  這星空深處,還有觀主大人解決不了的事情?

  蘇奕笑了笑,沒有說什么。

  天云世界。

  一個在紫霄星界數一數二的大世界。

  此地,也是古族藍氏的地盤。

  在七大古族中,藍氏的地位和權勢,隱隱有獨占鰲頭之勢,不是其他古族可比。

  寒山,則是天云世界第一名山福地。

  同樣,此地也是古族藍氏的盤踞之地。

  自三萬年前開始,每千年一次的寒山夜宴,皆是由古族藍氏來操辦。

  寒山腳下。

  一座占地極廣的莊園內,來自七大古族的大人物,都早已攜帶各自宗族的年輕一代族人到齊。

  除此,還有許多來自天南海北的貴客。

  有老一輩名宿,也有名震一方的風流人物。

  莊園內很熱鬧,來往賓客,皆是紫薇星域的貴胄人物。

  那些或執掌一族大權,或身為一方宗門掌教的界王境大人物,匯聚在大殿之內,言笑晏晏,觥籌交錯。

  那些年輕一代的風流兒,則都在莊園中呼朋引伴,言笑甚歡。

  在這地方,隨便拎出一人,就有著非凡的來歷。

  蘇奕獨坐在一株花樹下,他躺在自己的藤椅中,拎著一壺酒自飲,偶爾有清風吹來,花樹落英繽紛,晶瑩的花瓣灑落在蘇奕衣袍上。

  許多人都已知曉,他是跟隨商氏一族的少主商青娉而來,只當他是商氏一族的子弟,幾乎沒人主動上前攀談。

  蘇奕自不會在意這些。

  這樣的聚會,在他眼中,未免很無趣。

  還好,此地的景致還算不俗,勉強可供玩賞。

  “聽說了嗎,這次商青娉若能躋身前三名,就會和藍家少主成婚,結為道侶。”

  “無非是想抱藍家的大腿罷了,畢竟,如今這紫霄星界,誰不知道商氏一族的處境何等不堪?”

  “唉,以前時候,我對商青娉可是敬慕之極,視其如仙子般的人物,誰曾想,她竟會干出這等事情,著實令人失望。”

  “在今晚的寒山夜宴上,商青娉可不見得能夠躋身前三之列!還攀附藍家的高枝兒,絕對是癡心妄想!”

  ……遠處,傳來一陣議論聲。

  那些皆是來自其他古族年輕一代中的子弟,根本不避諱什么,直接在議論商青娉。

  言辭之間,多有不屑。

  而像這樣的議論,在整個莊園中到處可聽到。

  哪怕處境再落魄,境況再不堪,商氏一族也是七大古族之一。

而商青娉乃是商氏一族年輕一代的天驕  之女,身懷九陰玄脈天賦,早在以前就聲名在外。

  想不引發關注都難。

  不過,大多數的議論,皆帶著不屑和非議。

  原因就和那一樁聯姻有關。

  蘇奕聽到這些議論時,心緒也微微有些低沉。

  他已經清楚,按照輩分算,商青娉是商劍樓的曾孫!

  是商劍樓這一脈唯一一個擁有九陰玄脈的后裔!

  “若小樓泉下有知,還不知道會多傷心……”

  蘇奕暗道。

  將近傍晚時,姚雪和一個中年男子前來。

  “鄙人商文正,多謝道友贈予法門,幫我女兒化解傷勢。”

  中年男子感激出聲。

  蘇奕這才知道,這模樣清瘦的中年男子,是古族商氏當今族長。

  算起來,還是商劍樓的孫輩。

  “舉手之勞,不足掛齒。”

  蘇奕微微頷首。

  在抵達天云世界不久,商青娉就獲知消息,其父親帶著至陽仙露前來,于是,蘇奕便將一門煉化幽玄神漿的秘法交給了商青娉。

  此時看來,商青娉已徹底修復傷勢。

  商文正鄭重說道:“等寒山夜宴落幕,鄙人自會親自安排宴席,以表達心中謝意,還望道友莫要推辭。”

  又寒暄片刻,商文正便匆匆離去。

  寒山夜宴很快就將拉開帷幕,他作為商氏族長,還有許多事情要做。

  姚雪則留下來,陪在蘇奕一側。

  “沈牧,青娉叮囑我,讓我好好感謝你。”

  姚雪柔聲道,“她還說,這次的恩情,她會牢牢記在心中,畢生不忘。”

  蘇奕飲了一口酒,道:“這本就是我該做的。”

  姚雪想了想,輕嘆道:“可惜,青娉主意已決,否則,我倒是認為,你有機會追到她的。”

  蘇奕:“……”

  姚雪目光一掃遠處那些貴胄人物,輕嘆道:“以前時候,在場那些豪杰俊才,大多是青娉的愛慕者,可隨著商氏一族沒落,他們對待青娉的態度也發生變化,甚至都敢肆意地嘲弄和挖苦青娉,人情冷暖,不外如是。”

  說到這,她露出欣賞之色,“反倒是你,卻在關鍵時刻雪中送炭,著實讓人刮目相看。”

  蘇奕揉了揉眉宇,道:“我做這一切,可從不是為了追求商青娉那丫頭。”

  論輩分,商劍樓也得稱他一聲“前輩”。

  這等情況下,蘇奕哪可能會對商劍樓的曾孫女產生想法?

  事實上,從見到商青娉那一刻,蘇奕早已她視作自己的晚輩看待。

  姚雪聞言,明顯不相信,道:“你……是不是害怕被古族藍氏報復,才會選擇退步?”

  蘇奕愕然,這女人怎么越說越不著調了?

  “這就是世事的無奈之處,我理解。”

  姚雪感嘆,“無論是誰,當得知青娉要和古族藍氏的少主聯姻時,都注定要面對這個現實。”

  蘇奕搖頭,啼笑皆非。

  無疑,這姚雪明顯想多了。

  夜幕來臨后,莊園中的賓客,皆被邀請前往寒山之巔。

  七大古族年輕一代的頂尖人物,就將在寒山之巔展開論道爭鋒。

  而這,也是此次寒山夜宴的重頭戲!

  寒山之巔。

  此地修建著一座巨大的道場,覆蓋有禁陣,足可抵擋同壽境界王的攻擊。

  論道爭鋒,就將在這座道場上演。

  此時,道場四周,人頭攢動,七大古族的大人物,以及那來自天南海北的貴客,悉數來到了場中。

  “你看,那就是古族藍氏的少主,藍天啟,紫霄星域年輕一代最耀眼的奇才之一,天賦異稟,才情曠世。”

  姚雪傳音開口。

  “哦。”

  蘇奕心不在焉地回應了一聲。

  他兀自坐在自己的藤椅中。

  從他目光看去,那藍天啟的確一表人才,身著玉袍,容貌俊朗,隨意立在那,直似鶴立雞群。

  在場許多目光,都匯聚在他身上,更襯得他身份不凡。

  可在蘇奕眼中,這也僅僅只是個皇者罷了。

  似這種所謂的“奇才”,或許在紫霄星界很少見,可在一些星空巨頭勢力中,這樣的奇才,不要太多。

  倒是在場那些界王境人物,引起了蘇奕一些注意。

  不得不說,這古族藍氏的威勢的確很不凡,在這樣一場宴會上,竟匯聚了十余位界王境強者。

  其中還有幾個,是歸一境修為!

  藍氏族長藍浩峰也在其中。

  此人須發如墨,儀態威嚴,一舉一動,皆吸引在場眾人關注。

  “公子,小老已經查清楚了。”

  孟長云悄無聲息地來到蘇奕身旁。

  蘇奕道:“說來聽聽。”

  孟長云道:“過往歲月中,曾蠶食和吞并過商氏一族地盤的勢力,不在少數,其中,就有其他六大古族,并且,也是這六大古族侵占商氏一族的地盤最多。”

  “可以說,商氏一族之所以衰敗的這么快,和這六大古族分不開關系。”

  “畢竟,一般的勢力,也不敢輕易對商氏一族動手。”

  聽到這,蘇奕打斷道,“古族藍氏也參與過這樣的事情?”

  孟長云道:“古族藍氏沒有直接參與,但其他古族在搶占到商氏一族的地盤后,都會分給古族藍氏一份。”

  蘇奕撫摸著下巴,道:“坐享漁利?這古族藍氏可很不地道啊。”

  孟長云點頭道:“小老甚至懷疑,過往那些年,在侵占商氏地盤的事情上,也有古族藍氏在暗中推波助瀾。”

  說著,他取出一個玉簡,遞給蘇奕,“公子,這是小老匯總的清單,上邊記載的,都是在過往歲月中,曾侵占過商氏一族地盤的勢力,每一筆賬,小老都打探得清清楚楚,不虞出差池,請您過目。”

  蘇奕拿過玉簡,略一打量,點頭道:“有心了。”

  玉簡內的記載很詳細,何年何月,在什么地方,哪個勢力曾侵占商氏一族的地盤,寫的清清楚楚。

  孟長云連忙謙虛笑道:“這本就是小老的分內事。”

  蘇奕把玩著那枚玉簡,目光一掃在場眾人,輕語道:“老孟,你不覺得,今晚正是幫商氏一族清算過往恩怨的好時候?”

  輕飄飄一句話,讓孟長云心中一震。

  他嗅到了那平淡話語下所蘊藏的凜冽殺機!

  無疑,觀主大人一直在等待自己所搜集的這一份清單。

  為的,就是要在今夜,進行清算!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